第1275章:远古的神禁 - 最强妖孽

第1275章:远古的神禁

震怒。 难以言说的震怒。 身为魔神化身,太虚魔王,居然压制境界之后连一个尊圣都拿不下! 更憋屈的是,不是打不败对手,而是对方动作太诡异,将它用一种莫名的方法传送走了! 它的传送已经无可逆转,但是它无论如何也忍不下这口气,呼唤魔神的真名,要将这个挑衅神威的真知者就地正法! 然而就在此刻。 刚刚形成的文字竟然再一次诡异消失,亮起的星辰一颗颗倒退,归于寂静。新路雅德简直不敢相信!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一招都用不出来? “从开始你就注定了离开。”银白之手距离新路雅德只有五十米,虽然速度不快,却根本毫无停顿,展开十六翼的阿尔法在手掌中心好似天使降临,缓缓道:“你还没有发现吗?” 新路雅德陡然低下头,目光闪烁中终于看到,就在组成它身体的星云之中,一个个诡异的符箓奔走,居然形成了秩序的链条,将群星完全锁死。 是对方之前斩击的每一剑,全都化为一个个符箓,刻印它体内。 “所罗门王封魔法……居然是这种失传千年的禁术……很好……”它眼中差点喷出火来,深深看了阿尔法一眼:“我新路雅德活了这么久,还从没有栽在一只蛆虫手中……我记住你了……” “别再出现在本王面前!否则本王绝不会管什么真知避难所的规则,势必将你斩杀!!”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它根本没有蓄势,一道和之前完全不同的魔息,屠神之矛一样喷薄而出! 银白色。 周围缠绕着紫色的电芒,星辰孕育其中,在阿尔法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瞬间穿过了银白之手,那只手只是波动了一下,完全没有溃散,紧接着,他身后闪现无穷白光,这道诡异的魔息竟然穿透神通直接击中到后面的结晶之茧上! 与此同时,银白之手捏住了新路雅德庞大的身躯,它冷笑着看向阿尔法,爪子死死抓住地面。那只手就好像一个黑洞,疯狂吞噬着它的身体,就算它再怎么用力,在不想走,也止不住朝着黑洞中滑去。 “想保护他?呋呋……那你就祈祷他最好不要再本王的真实身体的魔息下灰飞烟灭吧……晨星升起,永夜退散,任何我认为‘不应该存在’的东西,都不可能在我的吐息下无损……哈哈哈哈!!” “就算不死,我也在尊圣角斗场等着他!!” 刷……黑洞猛然旋转,带着新路雅德暴怒的嘶吼消失这片天地。 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阿尔法没有回头,而是目光凝重地看着地面,那里被气的发疯的新路雅德抓出无数数米深的裂痕。他身后的十六翼全部收拢,手中的匕首用力往地面一掷,然而当的一声弹开,地面丝毫无损,匕首却化为流光没入他的体内。 “果然如此。”他蹲下身,手指一点点抚摸着战斗后的痕迹:“它……是被这里的规则‘允许’的。” “恶魔烘炉和七君主有着莫大的关系,这里的任何东西都无法带走,更无法破坏。我没听说过谁做得到,只有它……”他抬起头,拍了拍手,深深看了看天空:“真是个怪物啊……” 话音刚落,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越来越苍白。立刻运转灵气调息了片刻,站起来的时候,手上居然已经布满皱纹。 “动用禁术,果然受到反噬了,我对这个体系的了解还是不到位……”他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后立刻看向后方。 但是,刚看一眼,他的瞳孔骤然睁大。倒抽一口凉气,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好几步。 “这……这是什么?”他震撼地看着后方。那里结晶之茧依旧,气息越来越强大,已经攀登上了尊圣中期,甚至朝着后期挺近。然而对徐阳逸视若珍宝的他,此刻根本没有看一眼,而是立刻冲到茧的后方,死死盯着那片火焰山。 刚才的魔息没有命中茧,此刻对方身上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绿色光幕。这是何物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茧的后方,那片连绵不绝的废料火焰山上,被魔息喷出了一条数米宽大的通道。 魔息带有极强的火焰,哪怕看上去如同星光一般灿烂。喷过的痕迹如同被切割,所有天材地宝都化为七彩的汁水,然而……这条人为的通道最深处,他竟然发现了一些极其微小的闪光。 那是符文的光芒。 在这座存在于永生之城不知道多少年的火焰山深处,居然有人悄无声息地铭刻了符文? 为什么? 属于学者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压倒一切,他根本没有想,立刻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温度不算高,各种天材地宝被溶解之后形成一种诡异的平衡。他缓缓走了过去,五米,十米……足足三四百米之后,他震撼地停住了脚步,张大嘴,摇着头感慨道:“天哪……” 里面……居然是一个不算小的空间! 大约二十米大小,没有任何装饰,然而在他面前,却有一个深入地下不知道多深的洞穴!周围铭刻着一圈金色的符箓,过了数十万年都在闪烁! 那些符箓繁杂无比,却好像最动人的姑娘,吸引了阿尔法所有目光,他颤抖地抚摸过去,嘶哑开口:“初代龙族文字……初代精灵族文字……初代人族文字,初代虫族,初代恶魔……初代天使……一共六个种族?” 没有任何时候像现在这样,他觉得自己所知太少,因为,这些符箓写成了一道道磅礴大气的符文,以他的见识,粗略扫过居然一个都看不懂! 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口气,睁开的时候已经一片火焰,根本没有管徐阳逸,而是趴在地上仔仔细细地研究起来。 不知道过去多久,或许一天,或许两天,或许一周,他终于抬起了头,咬牙道:“这不可能……” 他手抖得如同中风,一个个挨着精灵族的文字抚摸过去,眼中一片震撼:“这是……永生之神的神禁……精灵族史书上记载的最高雅威无上封禁……” 手落到一行符文上,终于停住了,他感觉喉咙发干:“这位雅威甚至写下了她的名字……生命之芙蕾雅……和史书上一模一样!” 他站了起来,环顾四周:“六个种族……六位雅威?” “它们……将什么东西封印在了永生之城?” “难道说……恶魔烘炉不是宇宙神器,而是一个封禁这个东西的枢纽?” “它们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无人回答他。 只有跳动的火焰,拉扯出交错的身影,仿佛在嘲笑他的无知。 忽然之间,一股浩瀚的力量激荡起来。 不是灵气,也不是魔气,或者两者都有。开始还是一丝,紧接着越来越强烈!很快,就形成了一片恢弘的海洋。 海洋之中,仿佛有一颗核弹正准备爆发,酝酿不已。 “他醒了?我研究了多久?”阿尔法立刻朝外面冲了出去,刚走出火焰山,他就看到结晶之茧爆发出万丈白光!不是徐阳逸以前的青黑色,而是一种纯粹的白,圣洁的白。让这片天地如同矗立在云端之中。 刷刷刷……一丝丝白色雾霭仙云缭绕。一股比之前徐阳逸强大的多的力量随着白光四散爆发。随着轰的一声,结晶之茧炸为碎片。紧接着一道光柱轰然冲上天际,激荡八方风云! 然而,上方是阿尔法事先布下的禁制,就在光柱接触到这个球面体的瞬间,一圈圈浩瀚的光芒猛然潮水一样倾泻下来,那道看似坚不可摧,至今无一人冲入的禁制骤然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哀鸣,竟然出现了虚幻状! 阿尔法目光缩了缩,双手飞快掐诀。瞬间,笼罩这里的禁制下方,所有树木疯狂生长,一道道差点被冲破的符文再次交缠凝结,形成符箓的锁链,终于再次锁住这一切。 轻轻舒了口气,他有些意外地看向光柱:“虽然知道他很强,但是竟然能冲破我的禁制……还真是罕见。这可是我的钻研范围,就算神孽要冲破我费尽苦心的禁制也不可能比这快多少……” 话音未落,光柱仿佛受到了压抑,下一秒疯狂暴增!如果说上一秒还是圣白,这一刻已经无限接近神圣的银色!并且……一道道白色的雷霆环绕周围,刚刚凝结的封禁居然再一次开始动摇! 下一秒,恢弘的冲击波扫荡四面八方,阿尔法倒抽一口凉气,全身白袍几乎笔直地飞了起来!身体周围无论多大的碎石如同弹珠一样瞬间被吹飞! 轰隆隆……狂暴的灵气爆发横扫六合,他惊呼之中下意识地用双手挡住了自己的面前,被吞噬于漫天银光。紧接着,四面八方响起的咔咔之声震耳欲聋,那是符箓断裂的声音。他猛然抬起头,用力睁开眼,愕然看着光柱。 好强! “尊圣远超下四境,每一次进阶不说太虚的天地感应,但是也异象频发,他的异象……居然可以撑爆我的符箓?” 如此恐怖的灵气爆发堆积在不到四百米的场所,这里已经真正变成了一个核弹,灵气到了超浓缩的地步,并且在疯狂运转,下一秒就是…… 大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