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8章:异面空间(二) - 最强妖孽

第1278章:异面空间(二)

“那……到底是什么?”阿尔法压低了声音,脸色因为过度兴奋红得不正常:“那股神识……比太虚更加强大!这里的守护者?雅威们到底封印了什么?这……真的是恶魔烘炉?” “有可能。”徐阳逸的声音也非常低沉:“但我注意到,刚才那个怪物应该是触发性的,只要不离开这层光罩,它就不会出现。” 修行到他们这一步,如果有如此恐怖的生物专注他们,他们一定能感觉到,但除了刚才光罩出现些微裂痕之外,他们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足足半个小时,鬼影都没有再度出现。两人的心终于放下,一片沉默中,徐阳逸背靠阿尔法轻声开口:“我想上去。” “上去找死?”阿尔法挑眉道。 徐阳逸摇了摇头:“要它真的是恶魔烘炉,这就是最好的机会。它从来都在爆发,不过以前的爆发力量根本无法达到提拉冈底斯。” “如果有一条道路直接到达恶魔烘炉面前,我最近距离接触烘炉,哪怕最小的爆发都足以化为滔天巨浪,洗去我的玛门印记。而且……”他舔了舔嘴唇:“我在这个该死的地方真的呆够了。” “彼此。”阿尔法耸了耸肩,两人不约而同地收起架势,对视了一眼,咬了咬牙,小心翼翼地地迈出一步。 刷……就在这一步落下的瞬间,一圈淡金色波纹从他们脚下荡漾而起,以极快的速度刷过整片黑夜。 就在这一刹那,徐阳逸眼前陡然一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了一片巨大的建筑,他们所站的地方只不过是沧海一粟,可惜,太快了,就连过目不忘都记不清楚。 不只是他,阿尔法也愣了愣,两人对视了一眼,徐阳逸沉声道:“你看见了吗?” “不是错觉……”阿尔法深吸一口气,舔了舔因为心情激荡而干燥的嘴唇:“如果我没猜错,这里是一个无限禁制组成的空间。它们相互交错,掩盖了这里的真容。而且……如此多复杂的禁制居然达成了一个规则……简直是匪夷所思。” 他深深凝视四周:“那就是不得以任何形态离开这片光幕。” 徐阳逸微微颔首,正要往前走,却发现再也走不动了。 前方仿佛有一堵无形的墙,死死拦住了他们。 阿尔法缓缓摸了上去,一道道金色符箓随着他的指间涌入面前虚空凝实,一点点勾勒,数秒后,面前竟然出现了一扇金线构成的数米高大门。 “奇怪。”他缩回手,沉吟道:“这扇阻挡我们的大门……不强。” “打开它。”徐阳逸言简意赅。 阿尔法点了点头,拿出一个金色的盒子,大约只有一寸大小,轻轻一捏,盒子带着万道金光四散打开,其中一颗青翠欲滴的种子,正散发着一股强大的灵力在两指间旋转不已。 “芙蕾雅的种子,亲自被芙蕾雅祝福过的一千枚种子之一。它会像生长的树苗一样破坏所有禁制,希望能对这里有效。这是我最后的手段。”他脸上划过一抹极其肉疼的神色,手轻轻一松,那枚种子如同陨石落地,轰然刺入地面。 从它落地的地方开始,一道道微不可查的蛛网纹蔓延,里面透出莹莹绿光。 阿尔法沉声道:“距离它发挥效果还要半个月以上。我们先离开这里,把你的事情处理完。我也要准备一点东西,随后……我准备长时间留在这里。” 徐阳逸颔首,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做,他等着听结果就好。 意外的是,随着两人脑海中萌生离开的念头,眼前微微一花,他们已经回到了洞穴之中。 “一切都是因果……”阿尔法有些出神地看着面前的雅威神禁,许久后才复杂地说道:“尊圣能接触到雅威,已经是亿不存一。如果不是今天的一切,恐怕我一辈子都看不到这一幕。今天果然是我的幸运日……” 刚才发生的一切风云突变,谁都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徐阳逸不无感慨地点了点头。对方的声音再度响起:“我忽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首先,玛门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晨星魔龙,所以他不知道。这是前提。” 他竖起第二根指头:“诱因:你不知道知道了什么,被玛门种下魔神印记。所以你参加了深渊角斗场,也所以晨星魔龙追了过来。” “最后是爆发:晨星魔龙虽然被永生之城一些规则豁免,却不得不遵守最大的规则,也就是不能对选手动手----起码是明目张胆地动手,所以它选择了这里。然而……” 他自言自语地说了下去:“它可以破坏圣城,这是被法则豁免的一部分。它也没想到,圣城之下还藏着某些玛门都不愿提起的东西!最后……它的爆发无意中打开了这条通道……这应该是玛门本尊都始料未及的。” 徐阳逸想起了入口数米大的洞穴,沉声道:“是晨星魔龙?” 明明应该是非常震撼的消息,现在却一点都不惊讶。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阿尔法点了点头,神色非常凝重:“小心……它是个怪物,实力恐怕还在神孽之上。毕竟按照传说,它万年之前就踏足了魔王巅峰。” “压制境界亲身进入这里,你和他之间,只有一方可以活下去。” 徐阳逸平静地点了点头,帐多不愁,虱多不痒,沉吟了数秒,才缓缓道:“那么……你为什么带我来外面的废料场?” “你不该怀疑我。”两人徐徐/向前方走去,阿尔法淡淡道:“因为唯一的永恒精金粉末,就是在这里发现的。现在看来,很可能并非偶然。” 他声音激动了起来:“这里面恐怕藏着天大的秘密……和恶魔烘炉有关的秘密,如果猜测更多,深渊角斗场为什么举行?谁下令的?其实翻遍恶魔史书都没有!仿佛它一开始就存在,和恶魔历史共生!它是如此的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到无人去怀疑……” “但现在,我怀疑了。深渊角斗场……万年一度的深渊之战,真的是自发的吗?” “和这里真的没有关系?” 徐阳逸没有接话,如果按照轻重缓急来分,这里的秘密还不够重要。起码不至于让他放弃深渊角斗场全力投入这里。 第一,上面的太阳到底是不是恶魔烘炉。第二,如果是,他们真的能走到那里? 深渊角斗场是确定可以消除魔神印记的,这里只是可能,是一条后路。当务之急,是拿回红线,因为下一场战斗已经迫在眉睫。一旦在和神孽对决之前无法达到自己的巅峰状态,后果将不堪设想。 永生永世,他都会活在提心吊胆的恐怖阴影之中。 压下心中的好奇,两人已经走到了禁制之前,外面正是被晨星魔龙毁坏的面目全非的大地。正要走出去,他忽然问道:“这里怎么办?” “放心。”阿尔法平静说道:“只要我不撤走禁制,那么就等于在这里盖上了标记,没有任何大学者会来打开它,而其他人……打不开。” “神孽能做到,不过我想它不会愚蠢地和一位大学者结下死仇。另外,一旦它触动禁制,我会立刻收到回馈。永生之城并不大。” 点了点头,两人身影进入禁制之中,很快就出现在了外面。 面前的眩晕感刚刚小时,徐阳逸目光就跳了跳。在他们面前,足足聚集了数百位恶魔,有的倒挂在火焰山上,有的站在原地。全都死死盯着禁制。 “是你?”刚看到他的身影,数百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谁也没有想到出来的会是这个人类! 无数审视的神识扫荡过来,刚才晋级的震动太大,徐阳逸冷哼一声,浩荡的神识波动,顷刻间将周围一切打探的神识震开。所有恶魔目光都随之一凛。 居然是他…… 诡异的是,这一次再没有一个恶魔挑衅,反而谁的目光中都带着极度的慎重。 这是无声的认同。而这种认同,在阿尔法身影出现之后,化为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 仍然没有人开口,但无数的目光从阿尔法身上划过,再落到徐阳逸身上,刚才的慎重已经化为了凝重。谁都清楚,真知之眼绝不会毫无选择地出手,相反,每一次选定选手都极其重视。它们根本没这个资格,如今……居然这个人类拿到了?! 强强联手……这个词立刻浮现在所有人脑海中,没有一个人率先开口,随着两人旁若无人地走出,甚至围在禁制前的恶魔自动分开了一条路。 地位,永远是实力来说话。 “逸.费勒斯。”就在徐阳逸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这是第一次有恶魔选手直呼他的名字,徐阳逸转过头,对方沉声道:“我能问一下,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不仅是称呼,而且相当有礼貌。 “无可奉告。”他淡淡扫了发声的恶魔一眼:“另外,这个地方我借用一下。” 仍然没人开口。 因为第二场的疯狂爆发,它们已经没有人有十足地把握能胜过这个人族的怪物! 之前的蔑视,嘲讽,现在已经化为郑重,嫉妒。一种无声的承认早已充斥在所有人心中。 沉默中,无数的眼睛目送它们离开,居然没有一个恶魔站出来说话。直到他们走后数分钟,才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怎么样?” “我们已经通过自己的渠道拿到了上一场比赛的留影魔晶。各位刚才又看到了本人----虽然我们也完全没有想到晋级的会是他。我现在想问……” “谁有把握胜过他?” ¥¥¥¥¥¥¥¥¥¥¥¥¥ 有的非法字眼啊……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没有一点点预兆,没有一点点防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