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9章:畏惧(一) - 最强妖孽

第1279章:畏惧(一)

唔……要过年了,真心不敢加更…… ¥¥¥¥¥¥¥¥¥¥¥¥¥¥¥¥¥¥¥¥¥¥¥¥¥ 还是沉默。 数十秒后,才有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没把握,他很强。” “我该庆幸我看过留影魔晶,他的强大……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不亚于任何三甲,真的难以想象这仅仅是个候补席!”“不止三甲,费勒斯的三甲是本届最弱的三甲之一。他就算比起排名靠前的原初之间三甲,死亡之间三甲,恐怕也毫不逊色。”“人类怎么能出这种怪物?现在晋级成功……我真的不想面对他。” 目光彼此交错,谁都在捕捉对方眼中有没有杀意----对于徐阳逸的杀意,不过很快,全都失望了。 没有。 或许之前有,徐阳逸上一场表现的强大已经让太多的选手暗自忌惮。但在看到阿尔法的瞬间,它们就知道不可能成功。非要强行动手,损了魔晶不说,让阿尔法真正发怒的话,它们的团队恐怕就要风雨飘摇了。 一个极为不起眼的角落中,一只剥皮骷髅一样的恶魔眼眶中跳动着灵魂之火,沙哑道:“怎么样?” 它耳边响起一个轻微的声音:“很强,大约和你不相上下,你距离神孽的差距在12%左右,他是20%。但是……他应该更胜一筹。” 恶魔眼眶中的魂火狠狠跳动了两下,没有开口。 “你在怀疑我的判断?”声音仿佛笑了笑:“别怀疑真知之眼第四席的大学者。我告诉你,人族最强大的地方在领域上,他们所有的精华都是在搭建领域。如果以神孽作为标杆,你的12%是全部爆发的12%,但是他一旦用出领域,这个差距会缩小到10%之间!” 魂火再次猛然跳动,随后不敢相信地说:“确定?” “我很确定,领域爆发是质的飞跃,10-15%,呵呵……你们都有击败神孽的可能,但是输的可能更大。对比起其他选手,你们已经可以称得上绝代天骄。所幸,你和神孽不是一个半场,如果你没有失误,最后这一组将是你和神孽共同进入下一轮。四强或许被筛选,但是冠亚军已经稳稳晋级。” 其它选手的想法,徐阳逸根本没有理会,既然决定一剑孤行,又何惧大风大浪? 唯有强者方能被敬畏。 他们已经走到永生之城中心,那幅巨大的树形图下方。 金光如海,巨树如山,无数金色的根须蔓延上来,形成第二层,最下方一层已经变为灰色成为过去。选手的头像不再变换,自此开始,任何人的对手都在可以推算之中。 四面八方无数的恶魔悄然隐没在黑暗中,一双双炽热的眼睛盯着这座无上的王冠,齐齐落在最高的巅峰上。不时响起粗重的呼吸声。 “只有弱者,才会期待。”阿尔法轻蔑地扫过那些隐藏阴影之中的身影,嗤笑道:“因为强者从来知道,除了自己,没人能得到这个殊荣。” 一路走到自己的修炼室,然而意外的是,门口的禁制已经被解开,同时,有数道人影站在那里。 “逸.费勒斯?”他人还没有走进,一个低沉的声音就缓缓响起。 “你是?” “终于见到你了!尊敬的选手阁下!”来人一共有三位,全都笼罩在斗篷之中。最后方的人没有开口,前方的肥胖人影立刻快步走了上来,热情地伸出双手。然而还没有走进,阿尔法就淡漠地对徐阳逸说道:“生存法则之二,永远不要和对方有任何身体接触。就算对话,也保持在五米开外。” 肥胖人影顿了顿,无比尴尬:“尊贵的大学者阁下……我……我们是带着极大的诚意而来……” “收起你拙劣的表演,你身上的气息和之前门上的禁制一模一样。”阿尔法一步走在徐阳逸前方,一把握住了那只黑色的手,直视着斗篷下抖了一下的躯体,一字一句道:“自我介绍一下,你或许听说过我,亮琴馆长阿尔法,很荣幸见到你。” “恶毒而傲慢……不,伟大而真知的阿尔法?!”肥胖的身体触电一样抖了起来,声音几乎都是尖叫了,拼命想甩开对方的手:“非,非,非常荣幸!” 阿尔法如同石雕,眼睛微微眯了眯:“你刚才说了一个我很不想听到的词,你是哪个派系的真知学徒?还是……想来捞一把就走的咸鱼?” 他靠近身体,在对方斗篷边上寒声道:“我的人你也敢动,你的手是不是伸得太长了一些?或者说,你们给影歌兄弟会的开价太低?” “我,我……”肥胖的身影抖了数秒,还没有开口,忽然之间,它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就在手接触的地方,一片火星已经开始冒出。 徐阳逸有些惊讶,怎么做到的?仅仅是接触就能制造杀局? “阁下!”“大学者大人!”身后两位恶魔顿时惊呼出声,然而,没有一个人敢上来,那种想往前又不敢往前的架势,畏畏缩缩,可笑至极。 “你还有三秒钟的时间。”阿尔法根本没理它们,看着肥胖的恶魔冰冷开口道。 肥胖恶魔浑身抖得如同筛糠,终于终于牵着阿尔法的手虔诚地跪了下来,颤声道:“无尽裂谷……没落的真知世家苏维尔潘……拜见大学者阁下……” 它没有再否认禁制的事情,在大学者面前,这种拙劣的谎言如同纸一样苍白。 “原来是同道中人。”阿尔法微笑着缩回手:“你捡回一条命。” 火焰顿时熄灭,肥胖恶魔已经如同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 阿尔法掏出一方丝巾擦了擦手,淡然对徐阳逸说道:“永生之城杀人的方式有很多,你不知道对方手上是否有转移火元素并且限时激发的禁制。并且,面对面交谈的时候,有些发音古怪的词语,可以按照时间不同发动咒法,这里存在的灵异远超你的想象。不过……” 他轻飘飘地将丝巾抛下,正好覆盖在肥胖恶魔头上,对方身体动都不敢动,阿尔法缓缓道:“从你遇到我的一开始,除非序列比我还高的真知者,你已经毫无危险了。” 徐阳逸很好奇对方的两张面孔,在比自己更精通的人面前,对方谦卑如同苦行者。在比自己弱的人面前,又高傲地如同国王。 根本难以想象,数小时之前,对方还在拼命讨好自己,只为了让自己多说一句话。 他不由得笑了:“我算是知道你恶毒的外号怎么来的了。” “很奇怪吗?”阿尔法根本不以为然:“我为什么要在无用的废物身上浪费时间?” “啪啪啪……”一片寂静中,三位恶魔中最后的一位终于轻轻鼓起掌来,仿佛没听到刚才的废物言论,恭敬开口道:“不愧是通过真知殿堂认证的大学者,和其他派系完全不同。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我们好好谈一谈?或许我们之前有些误会,不过我想,我们完全有机会化解。” “它很紧张。”徐阳逸神识之中,鱼肠缓缓道:“班门弄斧,在一位刺客面前,就算掩饰的再好,也会露出蛛丝马迹。” 这一次,阿尔法没有点头,而是看向了徐阳逸。徐阳逸沉吟片刻,手一挥打开禁制,一行人缓缓进入。 刚进去,就看到一个黑白相间的身影,正带着眼镜非常儒雅地卧在修炼室中心看书,一条狗竟然摆出了一条龙的气势。就在众人进来之后,它推了推眼镜,感慨道:“啊……我似乎闻到了魔晶的味道。” 法海不知何时也过来了,盘膝坐在它身旁,手中金色念珠转动不已,看到众人不过微微抬了抬眉。 “这就是你的团队?”阿尔法扫了一眼:“老弱病残,可真不怎么样。” “注意你说话的方式,精灵。”猫八二高贵而优雅地放下书:“你在面对一位高贵的大恶魔说话。老和弱有,病和残还请你按照事实说话。” “呵……”阿尔法嗤笑了一声,徐阳逸打了个响指,顿时,一片白骨虚空出现,形成数个座位,猫八二也合上了书,貌似正经地坐到了上面。 宾主落座,最后开口的恶魔刚坐下,就急促地说道:“非常感谢您抽空相见,闲话我就不多说了。我来,是有笔生意想和逸先生商谈。” “生意?”猫八二尾巴顿时竖了起来:“你应该找我?” “它是?”阿尔法挑了挑眉。 “逸先生的首席经纪人!”猫八二昂首道。 阿尔法收回目光:“垃圾。” “死人妖!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本神犬关门放洋芋!” “好了。”徐阳逸皱眉开口,朝着恶魔抬了抬下巴:“继续。” “是这样……”恶魔拉下了自己斗篷,赤红色的身体,光头,两只巨大的恶魔角,全身布满黑色的经络,它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是你的下一次对手,血腥沼泽,坎培亚家族的萨马里斯.坎培亚,永恒之钻等级。我想您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 “没有。”徐阳逸淡淡道:“有事说事,我的时间不多。” 萨马里斯憋了一口气,没有?自己就一点不被他看在眼里?他连自己下一场对手都没有关注? 是没时间?不需要?没必要? 无论哪一种,都让他心中怒火直冲天灵盖,太狂了……一个区区人类,他的目光难道放在神孽身上吗? 但是……自己却不得不低声下气地赔笑!心中再大的无名火也只能憋着。 “没关系……现在就认识了。”他咬牙切齿地强颜欢笑,竖起七根手指:“七亿。” 他磨了磨牙:“买……逸先生输下一场。” 沉默。 话音刚落,全场沉默。 阿尔法挑了挑眉毛,冷笑一声不开口,徐阳逸看白痴一样看着对方,猫八二已经被亿这个单位打的天花乱坠。 假赛。 徐阳逸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畏惧到要来买通自己打假赛!一开口还是七亿的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