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0章:畏惧(二) - 最强妖孽

第1280章:畏惧(二)

无人说话中,萨马里斯强压住乱跳的心脏,谨慎地开口道:“我调查过逸先生的赔率,虽然高,但是投注的人不多,您再过十五场就会和神孽碰面,您的步伐会在那里终止。五亿,足以赔偿您的一切,而且还有富余。” “我们参加深渊角斗场,自然是为了更高的名次,走不到千强,那么就赚取更多的魔晶,永远用不完的魔晶!我相信你也是这个想法。毕竟……我们和那个怪物在同一组。我这个价格相当有诚意。” 这次,就连猫八二也不开口了,用一种看傻逼的目光看着他。 还是鸦雀无声,萨马里斯犹豫了一下,如果可以,它真的不想来这里!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还有一周左右第二场比赛召开,他绝对不想在这里就倒下! 它们和神孽一组,这堪称死亡之组。除了神孽没有人可以晋级,谁都不可能做到!既然第一名已经内定,那么剩下的就是在这个前提下找好处。对方要钱,它要名,这才是它站在这里的底气。 不过现在的安静让它莫名感觉有些慌乱,咬了咬牙问道:“您是觉得价格太低了?” “七亿五千万……”它磨了磨牙,报出了自己的底线:“逸先生,这是我最高开价,绝对有诚意的报价……” “呵……”话音未落,徐阳逸终于开口了,目光平静地看着自己交叉的手指:“什么时候……我的胜负可以用钱买了?” 萨马里斯没有听出言下之意,谨慎开口:“我查过典籍,每一届都有类似的情况。” 徐阳逸终于抬起了眼睛,迎向对方期待的目光,忽然笑了:“那我也给你报个价。” 萨马里斯仍然没有感觉什么,它只以为对方答应了,心中的狂喜瞬间突破天际,呼吸都开始粗重:“您说,只要不太过分,我都可以商谈。” “别搞错了。”徐阳逸淡笑道:“两亿。” “给你输的体面的资格。” “什么?!”最后一个字落下,萨马里斯七窍中魔气吞吐,死死盯着徐阳逸:“你……疯了吗?!” “你是觉得价格不够?我们……” 轰!!! 话音未落,一片恢弘的灵气瞬间笼罩全场,带着无尽的杀气。萨马里斯瞳孔骤然缩紧,全身斗篷轰然扬起,双手死死握住扶手,身体已经微微悬空。 这是面对强大生物的本能,身体根本不受控制,自己的魔气已经全面爆发!然而,它的魔气刚刚出现,几乎是立刻就被蔓延全场的灵气覆盖,除了它身边五米,居然扩散不了半点! 好强…… 萨马里斯深吸了一口气,尽管看留影魔晶已经知道他很强,但是真正面对完全不同!那种如同怒海狂潮的海中孤岛一样的感觉,足以让任何参赛者自惭形秽! “你……”灵气魔气的交缠中,徐阳逸淡定自若,萨马里斯已经满头冷汗,它正要开口,心中忽然冒起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 “你……难道要挑战神孽?” “不是挑战。”徐阳逸站了起来,微笑着走过去,撑在对方扶手上,如同捕食的老虎一样盯着对方,一字一句地说:“这一组的第一,是……我。” 萨马里斯呼吸都几乎屏住了。 对方的阴影笼罩在它头上,它感觉到了……对方不是放狠话,而是就这么觉得。 疯了……疯了!它遇到了一个疯子! 居然有人敢挑战神孽?挑战第一名? 没有……历史上十七次大爆发,神孽最终成绩十六次百强,百强中十六次连胜,第一次大爆发,三小时斩杀原初之间三甲。第二次爆发,无人在其手下撑过两小时。第三次,斩杀魔君弟子,两小时四十七分。第四次……分在死亡之组,原初家族扎堆的恶毒之间,最后出线的……居然是它和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选手! 无它,这一次,原初家族全部都分在了和它一个半场。结果…… 无人出线! 原初家族几乎全军覆没! 从第五次开始,一旦遇到,除非是原初家族,全部弃权,这已经成为了不成文的惯例。而原初家族因为它们的地位,没有这个选项。否则弃权的更多。 这种惯例一直持续到第八次,神孽终于遇到了最强大的对手,来自寒冰终结之间的十八翼堕天使,共计一百七十二小时天昏地暗的大战,最终堕天使胜利,这也是神孽十七次深渊之战唯一输过的一场。 这一场之后,堕天使伤势太重,宣布弃权。同等级的选手比拼,无人可以收手,根本没有点到为止这一说,出必杀招。没有这种觉悟,只有死路一条。 而这一场,也被誉为恶魔烘炉十大经典战斗,排序第一。 每一届的神孽都不同,这一届的不知道是哪一种,没有的……从来没有人想过去挑战它,看到神孽分在本组,所有选手居然没有怨言。对方的境界已经不容许它们埋怨,只能安静地接受。 强大到无力,无力到颤抖。 而现在……这个人类居然真的想挑战神孽? “你……你他妈疯了……”萨马里斯感觉心中涌上一丝热血,但立刻被巨大的恐惧吞没,猛然挥开徐阳逸的手,气喘如牛,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留下了最后的一句话。 “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先赢过我再说!!” “走!!” 带着所有人离开,大门轰一声关上。它这才发觉,自己如同逃离了地狱。 “真以为赢了双生恶魔就有挑战神孽的资格?”他一边走,一边朝后方恨恨开口道。目光却闪烁无比。 生物总会以其他方式来掩盖心中的恐惧。 因为就在刚才,它感觉到对方的力量强大到可怕……它,它甚至动摇了一瞬。 快步冲出这片修炼的区域,外面明明是漆黑的夜空,他却感觉忽然开阔了好多,那种被极致的强大、逼迫的压抑感,终于缓缓散去。 它第一件事就是深呼吸了好几口。 然后,就看到了面前的十几位恶魔。 全都藏身斗篷之后,选手一马当先,每人身后都站着数位团队中人。正在凝视着它。 “怎么样?”一位选手看到它出来,立刻死牙开口:“他……有没有这个想法?” “没有!”萨马里斯根本不想回忆起刚才的一切,咬牙道:“要去问自己去!我他妈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类了!” “他……就不是人!而是披着人皮的某种生物!” 说完这句话,它立刻离开了,半秒都不想呆在这里。 看着它的背影,十几位恶魔全都沉默。数秒后,有一位恶魔才开口道:“看样子,这个人类对他的实力非常自信……他想在遇到神孽之前捞足所有好处?” “有大学者加入,我们也只能问问。”另一位恶魔阴森说道:“真要买,不是买不下来,遇到神孽的时候就是他的旅程结束的时候。他应该也明白,但是价格肯定虚高,买下来……恐怕要掏空我们的积蓄,而且还要欠下巨大的债务。” “但是他确实很强。”一位高大的恶魔沉吟着说:“你们谁能估算出他的上限?” “不知道,完全看不出来。”“我只能肯定,上一场他爆发了。但这种爆发是可控的,双生恶魔甚至畸变都没有展开。”“一共三秒的咒文念诵时间,他没有给对方半点机会……绝不是被逼爆发,而是他想爆发。” “以双生恶魔的实力还无法逼出他的细节……但……双生恶魔都做不到,我……也做不到啊……”“它和我们一样,都是小热门选手,我看了赛程表,做过估算,我们这半场没有大热门选手。”“本来红夜使魔比我们略强一分,算是中型热门选手,但是……它不知道输给谁了。” 数分钟,都没有任何结论,得到的都是大家都清楚的事情。 这个人很强……非常强,至于多强,它们的实力看不出来。 但他妈该死的自己马上就要遇到他了啊!! 真以为萨马里斯能拦住对方的脚步? 见鬼去吧! “走一步看一步吧。”一位恶魔终于开口了,摇头离开:“本来以为只有神孽这个大死神,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小死神,这一组……真的是欺骗之间的死亡之组……” 萨马里斯什么都不知道,它的心脏还在乱跳,飞快朝着自己的修炼室走去。 对方不愿卖,他不愿让,那么……唯有一战! “该死的人类……”拐过角就是它的修炼室,然而刚刚拐过,它的目光陡然缩紧。 它购买的是一个宫殿型的修炼室,不只是它一个人,还有其他恶魔,平时这里非常喧闹。但是,现在却安静如死。 沙……有风吹过,带起一片冰寒。 斗篷猎猎作响,它如同猎犬一样趴在了地上,因为无名的恐怖寂静的心瞬间再次狂跳,死牙开口:“谁……” “谁在这里?” “滚出来!” “呵呵……”这片空间仿佛被割开,四周的东西好像蒸汽之中的景色,缓缓漂浮起来,一个让它浑身发寒的声音响起:“几十万年了……还真没有人敢对本王说出滚这个字。” “本……王?”萨马里斯倒抽了一口凉气:“你……不,您……不……这,这不可能……魔王不可能进入尊圣……您,您压制了境界?” “这不重要。”声音缓缓道:“愿意沐浴在晨星的光芒之下吗?” 萨马里斯脑袋轰然炸开。 晨星……晨星! 一个古老的传说,甚至任何恶魔都知道的传说涌上脑海。 魔神代言人……于这方天域第一颗晨星中诞生,晨星魔龙…… “万能的代言人……卑微的萨马里斯为您效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