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3章:正选大赛(二) - 最强妖孽

第1283章:正选大赛(二)

刷……随着这句话落下,一片纯白的灵气仙云一般升起,铺满整个赛场,虚空打开一扇大门,笼罩在黑色斗篷中徐阳逸从中缓缓走出。 很安静,对比萨马里斯的咆哮,他的出场没有半点声音。只是轻轻拔出了鱼肠,一汪秋水折射阳光,甚至可以听到锋锐的剑身割开虚空的嗤嗤声。 没有沸腾,只有刺骨的寒意。 现场沉寂了一秒钟,但下一刻,那些买过他获胜的恶魔顿时激动起来,买定离手,既然选择,它们就再不会管这人是不是异族。 “半小时撕碎它!”一位高大的恶魔,喷涌着火焰在位置上竭嘶底里地大喊道:“你身上可压了我三千魔晶!” 它不是一个人,零零落落不少恶魔都站了起来,此起彼伏的助威响彻这方天穹,尽管人少,尽管只有十之一二,但是基数太大,第一次,为他的助威声形成了一片连绵的海浪。 “烧尽它!人类!”“就像你击败双生恶魔那样!干脆利落地将对方撕成碎片!”“用它的血来兑换你的魔晶!”“人类,你站在这里,就应该胜利!” 不过,这终究是少数。 更多的恶魔,它们带着傲慢与偏见站在这里。它们根本不希望一个异族走到现在。就在为徐阳逸欢呼的微小浪头刚刚炸起,顿时,一片远超这个浪头的声音,几乎是全方位压制,从更多的恶魔口中爆发。 “滚出去!人族!”“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走狗屎运打败一个小热门选手就自以为是?!妄图染指我们恶魔的盛宴?”“狂妄自大,你不配冠有费勒斯家族的名字!”“取下你的斗篷!异族,你是见不得人吗!” 如果说徐阳逸的助威是海浪,现在就是海啸!一点点的助威声根本听不到了,不过十几秒,全场罕见的形成了一个声音,其他闲杂的声音全部被吞没。 “萨马里斯!”“萨马里斯!” 四面八方,震天动地,响彻在恶魔的王冠之下。如果是心理素质不好的选手,此刻心都会乱了。 “所谓人红是非多。”徐阳逸缓缓一抖剑身,根本不在意:“既然不服……” “那就打到它们服气为止。” 恶魔的禀性就是力量崇拜,只要他赢下去,一直赢下去,最后,他的浪头同样会化为海啸,席卷整个深渊角斗场! 他期待着那一天。 “刷!”就在徐阳逸出现的同时,一副光幕亮起,他静静拔出剑的一幕顷刻间倒映其上,同时,诸天星辰闪耀,无数银白色的光华自天穹飞来,在他身后形成了一面巨大的家徽。 非常大,远比血腥沼泽更大,黑色,家徽之上,一只咆哮公羊喷吐魔焰,成为整个角斗场最耀眼的旗帜! 这是掌权的原初家族才有的待遇。 轰!两旁火炬燃起,形成暗夜灯塔,照耀天穹,所有徽记都在这只公羊下暗淡。奇拉高昂着脖子,无比激动地喊道:“双方选手登场,现在……比赛开始!!” 欢呼声,咆哮声,伴随漫天魔晶雨洒下,仿佛盛会的礼花。礼花之中,一人一魔遥遥相对,居然谁都没有出手。 萨马里斯无比凝重,耳中什么都听不到了,这段时间它又研究过徐阳逸的数次留影,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类打败双生恶魔绝非偶然。对方很强……比它更强!它没有任何获胜的手法! 瞳孔已经竖起,呼吸极其有节奏。五感已经打到了最开,它死死盯着徐阳逸的一举一动。就在这时,对方轻轻抬起了手。 汗毛倒竖,它几乎下意识地就要掐诀,手刚刚抬起,却愣住了。 对方没有动,而是比了一个v的手势。 萨马里斯心中怒火猛然升腾,还没有开始,就宣布自己的胜利?还是用这么幼稚的方法? 然而它没有动,它知道,自己动的越快,输的越快,长期的作战经验告诉它,不动,才有一点点赢的机会。 但是,徐阳逸看它没有动,居然抬起了手,比着v字再次摇了摇。 他到底在做什么? 所有观众都愣住了,当徐阳逸摇晃第三次v的时候,萨马里斯瞳孔骤然睁大,身体所有毛孔陡然喷出一片火雾,两道粗长的火焰毫无预兆地喷出,瞬间达到了狂怒。 “你找死!!”随着一声爆喝,它的身体如同闪电,陨石一样朝前方冲去,所过之处,虚空竟然被焚毁,形成一片焦黑的通道。 它明白了…… 这不是v…… 这是2,是两亿!是对方要它输的体面代价! 在这么多人面前……这个v……就像一巴掌扇到他脸上,如果说刚才还能保持一丝冷静,现在脑海中名为理智的弦刹那间绷断。 随着它的爆发,四面八方高喊萨马里斯的声音瞬间大炽,如山如海压制过来,数不清的尖叫和咆哮,仿佛能以它们的声音为萨马里斯增强力量。 “看来是不接受啊……”徐阳逸遗憾地叹了口气,就在看似平静的气氛之下,一道剑光陡然闪耀。瞳孔立刻化为黑洞。 轰!陨石天外而来,萨马里斯带着怒极的咆哮,一拳轰出,一圈圈血色的波纹绽放,竟然形成一只巨大的血手,燃烧着漆黑的火焰,方圆数百米都被囊括在内。 越来越近,越来越快!所有恶魔呼吸都急促了,声音都嘶哑了,它们看到萨马里斯如同天神降临,然而它的对手身前只有一道剑光,如同游龙,防御都没有,魔气护罩都没有撑开。 顿时,呼喊声直破云霄,然而就在这一片惊天动地的声浪之中,徐阳逸身前慢悠悠的剑光陡然炸起,画出鬼神般的一道剑光。 所有呼喊声如同被捏住脖子的鸭子,瞬间寂静。 它太绚烂。 如同夏日之花,冬日飞雪。 它太刺目。 天地之间雁过留痕,经久不衰。 轰隆隆!一声巨响,血色巨手与这道剑光刹那间交接,一圈白色和红色的冲击波绽放虚空,孱弱却锋利,刀子一样无情撕碎四周,空间支离破碎。看似恢弘的血色大手,竟然在这一道剑光之下层层崩溃! 势如破竹,一剑冲霄,接触的瞬间,萨马里斯就感觉到一股几乎不可力敌的伟力海啸一般扑来,明明只是一道剑痕,却让它生出无法抵御之感。根本没有犹豫,它的咆哮陡然化为尖叫。身体立刻后仰,那道剑光瞬间斩破苍穹,化为天穹流星。 每一位恶魔都抬起头,有些呆滞地看着一剑飞星。 这……真的是剑? 大巧若拙,举重若轻,看起来威势滔天的血色巨掌,已经化作漫天蝴蝶一样的红光飘散,那轻轻巧巧的一剑,却于平静中乍起怒海狂潮,一剑开天。 而萨马里斯……携无穷狂怒而来,最后却以虎头蛇尾的尖叫躲闪结束? 正面交锋都没出现? “厉……厉害……”愣了数秒,一位支持徐阳逸的恶魔终于反应了过来,因为过度激动而颤抖地抬起手,嘶哑着轻轻喊道:“厉害……厉害!太厉害了!!” 喧哗声来的如此自然,从一点点,数秒后汇聚成一片恢弘的音浪,所有买徐阳逸胜的恶魔,全都因为这一剑被注入了无穷的信心。如果说开始是兴奋,现在就是狂热! “逸.费勒斯!”“逸.费勒斯!!”又过了三秒,全场都只听见它们不高的支持声。 却是唯一的声音。 傲慢而偏见的其他恶魔,没有一人开口。 这些声音终于唤醒了萨马里斯的神经,之前它支持声有多高,现在就有多丢脸,这是无声的耻辱。它的眼睛瞬间血红,一声咆哮:“杀!!” 身形已经再次挟裹着无数火焰,疯狂冲来! 这种丢人,只能用对手的血来偿还! “不见棺材不掉泪。”徐阳逸淡淡开口,最后一个字落下之时,鱼肠轻轻一颤,无数灵光之剑喷薄天际,徐徐旋转。居然在他身后形成一朵巨大的灵光剑莲。 下一秒,万千剑雨风起,带动杀戮的狂潮,一片银光从徐阳逸身侧莲花一样爆发,无穷无尽,若群星倒飞,银河璀璨。 世界安静了。 只剩下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完全爆发的灵力笼罩天穹,方圆数万米都只能看到万剑飞仙,一道道流光划过那些观众恶魔的面孔,就算是支持徐阳逸的恶魔,此刻都微张着嘴,瞪着眼睛地看着这一幕。 剑的世界,剑道海洋。而那个人从始至终没有动一下,却好似剑中帝王,万剑听命。 它们不明白这种意境,却能感觉到无声胜有声的震撼。 时间仿佛停止了零点一秒,紧接着,萨马里斯倒抽了一口凉气,根本不敢说第二句话,刚才的疯狂杀意冰雪消融,双翼猛然一合,无数的血色符箓蔓延全身,身体立刻成为一种金属的颜色。 同样的狂怒而来,同样的虎头蛇尾。 同时,数十件法宝一起飞出体外,一圈浓郁的魔气护罩开启。一招,仅仅一招,徐阳逸就让对方打开了全部防御。 当当当! 密集的声音雨点一般响起,剑雨横空三分钟。当漫天灵光烟花一般同时消散的时候。全场没有一个恶魔说得出话来。 只有一双双呆滞的眼睛,死死盯着天空。 “呵……”第一排,一位大公看了看天际,再看了看地面闲庭信步的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超越永恒之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