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5章:规则宝藏 - 最强妖孽

第1285章:规则宝藏

不是真正无声,而是仿佛大音希声。万千雷电被阻隔在这一门之外,将这扇巨大的门冲出一个恐怖的弧度,无数的狼毒根系层层破碎,木屑乱飞。而门后徐阳逸神色甚至有些狰狞,肌肉鼓起,完全不顾身上的伤口,全身魔气不要钱地灌注到杀生之内。 十米……二十米……五十米!狼毒之门已经被冲出一个巨大的拱形,漫天雷蛇从根系缝隙中冲出来,将徐阳逸全身都电为焦黑,须发皆立,而疯狂生长的狼毒根系拼命拖住它。竟然形成了难得的僵持! 这份僵持不会太长,徐阳逸立刻看出了端倪,雷电燃烧炽热的高温,所有根系正在飞快焦黑。他咬了咬牙,力量全面爆发,不再顾忌隐藏,全力催动吞噬符箓。 嗡……虚空微微颤动,吞噬符箓形成数米大的黑洞。就在刚刚凝结之际,轰然巨响,狼毒之门全面破碎!化为漫天灵光飞溅。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别说杀生,能突破魂狩的都没有,而今,在规则法宝之下,他的防御居然被连破三关! “扑!”又是一口鲜血,领域被破,和神识灵魂完全相连,伤势不能说不严重,然而他的眼睛却从未有过的闪亮。 暗淡了…… 那只无往不破的长枪,终于暗淡了! 之前,是如同雷霆……不,它就是雷霆!而现在,已经能看到其中的长枪形状。 来去如电,快捷如风,威如神恩,厉如神罚。 它以最后的疯狂冲入吞噬符箓之中。刹那之间,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鸣。吞噬符箓四周一圈细小无比的玄奥符文在周围亮起,四面八方一道道漆黑的气息汇聚其中,形成黑洞的漩涡。硬生生顶住了那道煌煌闪电。 黑洞与雷霆的战争,新生与毁灭,在他面前十米不停交替。十米外,煌煌雷海,若天之威。规则宝藏,破灭之枪,在这里终于停住了脚步。 它是太虚出品,然而吞噬符箓来头更大,能连破徐阳逸三道压箱底的防御,最后停在吞噬符箓面前,它的威力简直难以想象。正面被击中,只能是死路一条。 飞速的旋转,抹灭,雷神之矛终于只剩最后一点亮光。这一切仅仅发生在三秒之内,徐阳逸心脏还在耳边狂跳,没有一丝松懈,紧紧盯着吞噬符箓。 就在此刻! 沙……吞噬符箓骤然消散,这个来历不明的神物,居然也吞噬到了它的极限。下一秒,雷神之矛全身微微一震,爆发出最后的璀璨,以一种眼睛神识根本捕捉不到的速度,电射而去。 徐阳逸仿佛已经预料到了,身形骤然消失半空,只听一声闷哼,他整个左臂瞬间消失。 没有血,是抹消,不是撕裂。 而同时,那只可怕的长矛足足射出三千米,终于化为漫天灵光,消失虚空。 恐怖的爆炸,还有规则宝藏的符文阻挡了一切,无人可以透过这片恢弘的冲击波看到内部,就在此刻,角落的新路雅德猛然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 它的左手掌中,一个银白的符文正在闪耀。但是已经暗淡无光。 “这……怎么可能?”它愣了愣,随后猛然抬头,看向冲击波中心。 可惜,什么都看不到。 “他居然阻挡了破灭之枪?” “他再怎么强,也不过尊圣!虽然我给那个蠢货的是一个赝品,但性质和尊圣完全不同!根本不是尊圣可以阻挡的!他……他怎么做到的?!” 骤然之间,它心中杀意密布。 从未有人让它起这种杀意,最开始对徐阳逸,它只不过是遵守魔神的契约,有魔神印记者,有死无生。但到了这一刻,它竟然生出自己都难以遏制的杀意。 它知道,这是忌惮。 如果杀不死这个人,对方成长起来,达到太虚,就是它东躲西藏的时候! 爆炸的中心,现在只余一片寂静。 周围轰隆的爆炸声,仿佛听不到了,徐阳逸闭着眼睛深呼吸了好几口,耳中只有一片嗡鸣,全身血流如注,额角冷汗滴下,速度太快了……快到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如果不是自己神经一直紧绷,刚才放松了一丝,恐怕现在还是个死人。 刷拉拉……满场雷雨散去,破碎的虚空重新组合。剧痛从手臂传来,他咬牙恢复神智,无限之真立刻运转,这一次进化恶魔体后,他已经有了一些恶魔的不灭体质。伤口处飞快愈合,断臂有重新再生的迹象。 不过他知道,这还要至少一周。 身形立刻恢复人形,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底牌,这些底牌只为神孽准备。刚刚恢复原貌,四面八方符文齐齐闪耀,朦胧之中,宛若隔世的角斗场依稀出现。 外面也是寂静。 却有无数炽热的目光看着这里,当灵光消散,他的身形重新出现的时候,前面所有魔王,齐齐目光一闪。 挡住了…… 他挡住了! “他居然挡住了规则宝藏?”一位魔王不由自主地屁股悬空,愕然看着徐阳逸:“尊圣……挡住了太虚一击……虽然是赝品,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没有人开口,所有魔王的目光交接了一下,仿佛再问其他魔王:大恶魔境界的你,能否挡住赝品的规则宝藏。 然后,所有魔王都避开了对方的目光。 挡不住…… 规则就是规则!所谓规则,是因为必定存在。哪怕是赝品,也存在这种规则! 如光,如空气,如水,这些自然法则,永恒存在,不可磨灭! 这把破灭之枪也是一样,对方的规则是必杀,碰到锁定的部位,谁都得死。蕴含太虚的道,除了神孽,堕天使这种怪物,竟然还有人能挡得住! “抽调其他投注资金。”一位魔王闭上了眼睛,胸口急剧起伏,舒了口气道:“同时,所有团队立刻研究这个选手。在和神孽碰面之前,全部压他!” “我坚信,且肯定。神孽之前,他没有对手!” 它睁开眼,深深看了一眼徐阳逸:“可怕的人类……提拉冈底斯如此强大,和他一样的新一辈强者……屈指可数!” 魔王没有失态,然而,其他恶魔在愣了足足十秒后,开始了低沉的议论。 或者说是无意识的自言自语。 “我的天……”“他……他活下来了……从刚才那恐怖的天象中活下来了……”“魔神在上……魔神在上!谁能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那是什么?在这种恐怖的异象下,他,他怎么活得下来!” 就算没有投注徐阳逸,此刻也完全说不出话来。 折服。 为绝对的实力折服。 这些低沉的议论,渐渐化为浩大的海啸,最后,形成响彻九天的音浪! “厉害!厉害!!”“难以想象!刚才,刚才简直是天空变色!我,我从没见过这种阵势!”“强!绝对的强者!!” 它们忘不了刚才万雷正法的恐怖。 它们忘不了破灭之枪枪出如龙,四野色变的天象。 它们忘不了雷神行走角斗场的畏惧。 然而……这个人类活下来了! 这样都活下来了! 萨马里斯呆滞地看着徐阳逸,大张着嘴,脑海都是空白的,嘴唇抖了好几下,颤声道:“你……你为什么……” “我为什么还活着?”徐阳逸看了看被血染红的衣衫,五脏六腑传来的剧痛,骨头里卡兹卡兹的响声,让他恨不得立刻闭关,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他只是微笑着,满身是血的微笑,一步步缓缓走向前。每走一步,萨马里斯就退一步。 “当然是为了……找你好好讨债了。” 萨马里斯浑身抖得如同中风,它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规则宝藏啊!那可是规则宝藏啊!居然无法杀死这个人类! 退了数步,它猛然仰起头,悲哀而声嘶力竭地哀嚎道:“你骗我!你骗我!!” “说什么规则宝藏是无敌的!说什么规则之下皆蝼蚁!你骗我!你该死!该死!!” 徐阳逸仍然微笑,不过目光渐冷。 他已经猜出是谁给对方的规则宝藏了。 符合所有条件的,只有一个恶魔。 晨星魔龙,玛门三甲化身,新路雅德! “饶命……”萨马里斯已经哭了出来,不是悲伤,而是恐惧,无法抑制的生理泪水。它卑微地匍匐在地面上,尽管现在它的情况比徐阳逸好得多,却根本没有一战之心。能在规则宝藏下幸存的人类,他完全不敢,不想,不愿争锋。 “求你……饶我一命……” “要多少钱都可以……我只希望……能活着走下角斗场……我错了,我就不该来……求您……” 所有恶魔都闭嘴。之前萨马里斯的支持者,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它们的选手,用最卑贱的姿态迎接对手的怜悯,这简直是狠狠抽了它们一巴掌,它们还作声不得。 徐阳逸微笑着走了过去,当那双黑色的靴子站在萨马里斯身前,它巨大的身体抖了抖。听到头顶上温和的声音道:“你有多少魔晶?” 萨马里斯眼睛一亮,绝望的心中再次生出无穷希望,狗一样匍匐向前,亲吻着徐阳逸的鞋子,嘶哑开口:“十亿!身上有四亿,还有六亿……我必须用特殊的方法通知家族,让它们送过来……求您……” “是吗……”它听到了头顶的声音,也听到了沙沙的金属摩挲之声。那是鱼肠缓缓拔出的声音,它瞳孔都缩紧了,却动弹不得。 “给我。” 没有二话,萨马里斯咬牙吐出一枚储物戒,随后被徐阳逸收走。 鱼肠点到了它的脖子上。 剑锋冰寒,萨马里斯颤抖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