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9章:神禁之门(二) - 最强妖孽

第1289章:神禁之门(二)

“是了……鸿蒙契约之书上写过,它被‘击败,’但并非杀死……神格也没有出现,它……被关押在某个地方数千万上亿万年……” “为了封印它,需要一个巨大的囚牢,这个囚牢……很可能就是恶魔烘炉……” “所以,雅威们不得不在这里,所以,它们必须经历无尽长的时间铸就烘炉,也所以,铸造的时候不能离开,最后却肯定会离开,它们才这样敷衍地修筑了斯克提奥斯……” “这里,就是恶魔烘炉所有法则发源之地……” 这个猜测太可怕了,就算是他,都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一身冷汗。 斯克提奥斯一切古怪都得到了解答……恶魔烘炉为谁所铸,为什么铸造也得到了解答。 这是连鸿蒙契约之书都不敢记载的东西……它只是隐晦地提及了这件事,或许下半本书有。这个想法刚刚划过,他立刻涌上了一层疑惑。 “这里面封印着一位雅威。”这个疑惑他自己无法解开,转头对阿尔法说:“它很可能没有死,或者……半死。而这位雅威,就是诸神黄昏的罪魁祸首之一。甚至是最大的那个。” 阿尔法的耳朵尖到不可思议,立刻跳了起来,抓出一张纸,满脸激动地看着徐阳逸:“你知道了埋葬在这里的生物的身份?就是所谓的欲望第一柱神?为什么没有死?又为什么会失败?” “这不重要。”徐阳逸沉吟着开口:“你有没有发现,这里面出现了一个极大的悖论?” 阿尔法眉头微皱,埋下头深思了数分钟,猛然抬头道:“禁制的强弱代表雅威们的意识,如果它们不允许,这里的禁制会强大到让我们绝望。” “但是它们没有!也就是说,它们允许我们进入这里?” “这不可能。”他立刻自己解释道:“这里关押着的是一位可能还没有死的罪孽之王,这种地方怎么可能允许任何人进入?” “知道雅威名字的生物不算绝迹吧?它们入口只设下了自己的名字的神禁,我们都能解开,它们就不怕其他人进来?” 徐阳逸目光灼灼:“没错,它们的做法和想法是相悖的,为什么?” “你有什么猜测?”阿尔法问道。 徐阳逸抿了抿嘴唇,看向巨大的无形建筑:“如果将自己代入雅威,这个怪物的囚禁必定是万无一失的,其中每一个环节都不可能或缺。然而现在,却多出了一个环节。” 阿尔法何等聪明,立刻说道:“深渊之战?” “没错,你说过,提拉冈底斯的历史没有提起过深渊角斗场是如何出现,所有人都认为它应当存在,从恶魔之始,就有这个习俗,然而这个习俗却没有一丝记录。这可能吗?”徐阳逸抽丝剥茧地说道:“除非……是被人刻意抹去了。” 阿尔法目光透露出一种睿智的疯狂:“这就是它们多出的一步?所以……就连恶魔烘炉的规则都是这一步的填充内容?” 他浑身抖了抖:“甚至……整个提拉冈底斯都因此而存在?” 徐阳逸目光幽深地看着虚空:“谁知道呢……” 沉默,无人开口。许久,阿尔法才下定决心一般说道:“是的,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走进去,必定会知道。” 徐阳逸不置可否。 一位雅威的墓葬……天知道前方有什么。有些东西他可以去触碰,有的却不能。 而且,他比阿尔法更清楚欲望第一柱神是什么,那可是至高神王的唯一手下败将,也是第二次诸神黄昏的挑起者,可以说,它手下起码有数百雅威的生命,它甚至改变了宇宙的生物发展走向,势力分布图! 枭雄,英雄? 这里埋葬着对方的几率高达90%以上,犹豫数十分钟之后,他终于摇了摇头。 “不行。”他看着阿尔法说道:“立刻离开,忘了这里。这不是我们能参与的。” “你疯了?!”阿尔法顿时跳了起来:“这可是雅威的秘密!和诸神黄昏有关!乃至整个提拉冈底斯!甚至恶魔的起源!烘炉的法则!这是一个学者值得用一生去研究的超级课题!这扇大门就在我们面前,你却想要离开?!你这个懦夫!!” 徐阳逸声音冰冷了下来:“我再说一次,我不是学者。我已经被一道神魔印记逼得硬闯恶魔烘炉,你还想重蹈我的覆辙?” “那是你!”阿尔法第一次反抗徐阳逸,而且态度异常激烈坚决,浑身都在微颤:“你知道什么是真知圣殿吗!那里有五位独步大学士!一千多位太虚大学者!还有数万的学者尊圣!至于元婴金丹的学徒更是布满诸天万界!” “我们有同一个梦想,我们全都是走在真实之路上的苦修者!我们愿意为真相付出一切!宇宙的任何推动,哪一次不是以亿万生灵的生命做代价?我们自己的生命根本无足轻重!” “借用我在人类位面听过的一句话,朝闻道,夕可死!为了宇宙的恒古谜题,我的命算的了什么?” 徐阳逸沉默了。 许久,才在阿尔法期盼的目光中平静开口:“崇高的志向,我理解,但不赞同。” “如果你非要解开,请在我离开提拉冈底斯之后,这里非常可怕,甚至会引发整个提拉冈底斯的变动都不一定。阿尔法,相信我,这只是这个墓葬的中枢。一个雅威的藏地,不止有中枢,还有外围。十八地狱很可能就是它的外围,这……是一个以光年计算的超级囚牢,根本不是真知圣所能解开的。” “你在小看真知圣所。”阿尔法的目光挑衅地说道,有些发红。 徐阳逸毫不犹豫朝外面走去,摇头道:“没有,我很高看你们。但是这里太诡异了,好好想想雅威们为什么布下这一切。如果我们的推测正确,恶魔担当的是这座大墓的守门人……不仅我不会参与,而且在我离开之前,我也禁止你参与。” 话音未落,他的手猛地一拉,阿尔法丝毫没有准备,被他的灵气拉着猛然往后一窜,紧接着徐阳逸根本没有给他任何反应,将它拉出了这个空间。 “卡拉拉……”银色的大门在阿尔法身后关闭,他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刚出现在修炼室,紧接着,身后金色羽翼骤然张开,六只金色灵气凝聚的手臂立刻出现,每一只都拿着一件强大的法宝,目呲欲裂地盯着徐阳逸。 “你这个懦夫……”他的银发猎猎飞扬,咬牙切齿地说道:“真实就在眼前!我能感觉到你也是追求真实的生灵!然而你却做出了让真知蒙羞的事情!” 徐阳逸灵气运走全身,死死盯着阿尔法:“不能冒险,你冷静一下,我们有的是时间……” “你在畏惧什么……”阿尔法踏前一步,吃人一样看着徐阳逸,胸口急剧起伏:“你害怕了?你担心了?你害怕你无法走出提拉冈底斯?!” “我对你发誓!就算魔神印记无法消除,我也有办法让玛门找不到你!” “真知圣所也有雅威!活着的雅威!我们能祈求到它的出现!真知之神法拉孔,你没听说过它的名字吗?!” “磨亮你的真知之刃!和我一起进去!我需要你!别在真相面前畏惧!人类!” 说不通。 徐阳逸和阿尔法的理念出现了巨大的分歧,他还有太多事情没解决,绝不愿意进入如此恐怖的地方,但是阿尔法不同。 这是一个纯粹的求知者,他们本质一样,做法却南辕北辙。 话音刚落,无数的灵气飞旋出来,将阿尔法囚禁其中。阿尔法、愣了愣,随后身后爆发出万千灵气,这一次毫不犹豫地杀了出去。 他根本没有留手,每一把剑上都运转了起码七环以上的魔法,这次爆发甚至比面对玛门更甚。刹那之间,风火雷电,大地光暗,几乎是同时出现,整个修炼室都响起剧烈的轰鸣声,身外的禁制几乎立刻就要溃散。 徐阳逸的目光一凛,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阿尔法出手,没想到实力如此可怕。 轰!!一拳击出,他同样没有留手,诸多光晕交杂在修炼室中,形成一片七彩的海洋,地面在巨响中化为粉碎,两人齐齐倒退了数步。 “你疯了吗!”他怒喝道。 阿尔法怒发冲冠:“我没疯!我在把你带向光明!疯的是你!” 刷刷刷……他全身都布满了金色的符文,一股比刚才浩大数倍的灵气疯狂凝聚,徐阳逸暗暗骂了一声,正要出手,忽然,对方的灵气潮水一样褪去。 阿尔法脸色铁青,看了看自己的手。生命女神契约的存在,他不能对徐阳逸动手。 “我不想和你动手。我说过,我认可你的目标,但不认可你们的做法。”徐阳逸走到他面前,一字一句地说道:“既然你去过人类位面,我也送你一句话。”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个秘密一旦进入,我们根本无法预测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