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章:三十二强与十六强 - 最强妖孽

第1290章:三十二强与十六强

说完,他再不由阿尔法开口,无限之真运转,他所有可以操控的符文全部涌向阿尔法,形成一个厚达十几米的巨大符文之茧。 阿尔法的怒吼被层层包裹在里面。就在符文之茧要合拢之时,他忽然开口道:“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吗?” “如果我们推测正确,那里是恶魔烘炉所有规则爆发之地!一旦验证,你就算败给神孽,也可以抹去魔神印记!你进入能活,不进入你以为没有我的帮助你可以击败神孽!?” “你还是死!神孽不会让你活着!还有新路雅德!它比神孽更加可怕!那是货真价实的太虚魔王!就算压制到尊圣,它的眼力,经验,阅历,也绝非你可比!你侥幸赢了神孽,怎么面对新路雅德!它可是和你同一组!” “你……就不给自己留后路吗?” 徐阳逸猛然一握,符文之茧完全合拢,他平静道:“这条后路,比正路更加危险。” 没有人开口,他神识中问道:“我做错了吗?” “没有。”鱼肠摇头:“阿尔法……他藏在骨子里的是疯狂。这里确实不是现在可以进入的。如果你再让其他雅威注意到,后果不堪设想。你已经知道了太多不该知道的东西。” 徐阳逸点了点头,检查了数次,原地打坐。 符文之茧中,阿尔法终于冷静了下来。 事态的发展谁都没想到,他也明白,自己无法禁止徐阳逸对自己动手,只要不下杀手,他几乎不能反击。 “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他舒了一口气,冷笑道:“在真知面前却步,我看错你了……” “既然你不敢去,我就自己去!” “无论如何,这里的秘密晚一天解开,我都夜不能寐。” 他眉心爆发出一点晶莹的绿光,诡异地没有引动任何禁制,随后……化为了另一颗芙蕾雅之种。 强迫自己忘记这里的事情,他全力投入了接下来的备战之中。 十天后,第十一场比赛,横扫对手。四十七分钟!全场沸腾,赏金四亿三千万! 第十二场比赛,再次横扫对手,五十四分钟。赏金四亿九千万! 十三场比赛,六十七分钟结束,这是他第一次进行一小时以上的比赛,然而对手是大热门选手,欺骗之间南方最强势力,辛德伟亲王麾下种子选手。这一战的留影石成为本次最热销的留影石之一,至此,整个深渊角斗场无人不知这个人类的名字。 十四场比赛,他以三十二分的时间,无伤击溃另一位选手,费勒斯家族三甲,苍白之眼。斩获五亿四千万魔晶,正式朝着大热门选手冲击。 从这一场比赛之后,深渊角斗场停赛两个月,而下一场,所有角斗场同时进入三十二强战! 届时,规模将再一次提高。三十二强赛开始……所有的赛场将同时播放!而只有每一个角斗场的第一第二名,才能进入最后的决战地,百强的争战地点。 永生之城,徐阳逸缓缓睁开了眼睛,感受了一下身体,握拳之中,灵气流通无比流畅,肉体上虽然有所疲惫,他却感觉自己处于一个巅峰状态。 同级之中,除了苏星瑶,还没有人能在他手下撑过十分钟。七界所有同阶几乎都是被他秒杀,但是在提拉冈底斯,从第十场开始,任何一个对手都绝不简单,他将自己所学融会贯通,灵气和肉体进一步切合,现在的他比刚刚进阶中期之时更强。 他就如同海绵,拼命汲取着尊圣期间的战斗知识。因为太强而给自己带上无形的镣铐,在这里彻底被轰开,上一场的苍白之眼甚至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这也让他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闭门造车,永远不为修士所取。”他悠然看向洞府顶部,似乎要看穿一般:“这十几场比赛,胜过数十年苦修。” “但是还不够。” 他手一挥之下,光幕悄然出现,上面正是永生之城中心,那幅巨大的树形图熠熠生辉。 下方密密麻麻的根系图标已经暗淡了一大半,只有四道金线笔直向上。上方越来越窄,这条狭路,已经无限逼近勇者相逢的时候。 掩盖下眼中炽热的战意,他闭上眼睛,继续回味着自己每一场战斗,寻找着自己可能存在的漏洞。 时间过得非常之快,两个月转瞬即逝,积累了整整六十天的激情和战火重新点燃天际,十八地狱上空全部化为沸腾的火海。 刷刷刷……一片片光幕打开各大角斗场上空,十八地狱,每个地狱上百角斗场,所有能挺近这一轮的势力,无论是原初家族还是其他势力,已经赤红的目光无时无刻不在准备着打量对手。 能走到这一步的,都有希望进入百强,多了解对手一分,就多一分机会。随着三十二强战开始,整个地狱顶级势力全部运作了起来。 哗!炽热的喧哗燃烧天际,在这片浩大的助威声中,徐阳逸仍然一人一剑,沉默地从虚空走出。 就在他踏出的一瞬间,整个角斗场的呼喊达到了顶峰!上一场击溃苍白之眼余威仍在,他的助威声第一次压下了对方的大热门选手。不是在比赛之后,而是在比赛之前! “逸.费勒斯!”“我听说费勒斯世家只剩你了!一定要走到百强之内!站在恶魔烘炉之前!”“你就是费勒斯家族最后的荣耀!”“撕碎你的对手!费勒斯!你无愧这个姓氏!” 咆哮公羊的家徽升腾天际,点燃四野激情。徐阳逸缓缓抽出剑,随着每抽出一分,对面那只绿色的恶魔就凝重一分,但是,它没有退却。 走到这一步,谁身后都带着家族的荣耀和希望,它同样对自己的实力有极大自信。虽然它知道对方很强,超出恶魔对于人类理解的强,但它绝不认为自己毫无一搏之力! “三十二强战,原初家族逸.费勒斯,对阵慕勒斯大元帅,森寒古堡种子选手安德.慕勒斯,开始!!” 无穷飘飞的魔晶券雨中,徐阳逸目光闪过一道隐晦的电芒,紧接着龙飞于天,剑走幽冥。 欺骗之间无数的眼睛在看着这一幕。费勒斯家族的所有顶级贵族,灰熊亲王,圣炎余孽,千喉之王……以及各大议员,没有一个人错过。 费勒斯家族唯一的种子居然是这个人类?这让它们脸面无光,然而它们所有的希望,家族的荣耀,却全部在这个人类身上。 它们不得不,也必须为这个人类站台。 更多其他地狱的贵族也在看着每一位选手,它们的力量,上限下限被记录成一张张波形图,汇聚到一位位魔王的手上。 第一地狱,原初之间,这里的三十二强比赛已经结束一轮,永生大公的目光从光幕上移开,看向四面八方的数十位奋笔疾书的团队。 永生深渊,种子选手艾德维信突入十六强,确定! 它更关心下一个对手! 很快,一份份波形图就刻录在羊皮纸上送了上来,永生大公一张张看过,沉吟不语。直到看到某一张的时候,终于开口了。 “你们是嫌太闲了吗?”羊皮纸在手中化为灰烬,随风消逝,它冷冷道:“谁将逸.费勒斯,这个费勒斯家族的死剩种给本王报上来的?” “不需要这个人类吗?”送上来的管家有些疑惑。 永生大公招了招手,顿时,管家直接飞到它面前,被它死死捏住双翼,看到了下方冒火的丑陋面孔。 “记住,我看过他了。” “然而,仅仅是看。” “看,不是分析,只不过是在脑海中过一过。我承认,他很强,我从未想过有如此强大的人类,但是,他和神孽一组。” 听到神孽这两个字,管家浑身抖了抖。 “他能威胁神孽,却无法战胜神孽。只能说……”永生大公手一挥,管家飞走,它淡淡说道:“生不逢时。” 同一时间,场地的角落,新路雅德冷漠地看着光幕,难掩眼中杀意。 “如果仅仅是这样,你会输的……”许久,他才舔了舔嘴唇:“真是让我毛骨悚然,一个人类居然达到了神孽70%的地步,但是你没有机会再成长了。” “在你失去参赛者身份的时候,恶魔烘炉保护就开始削弱……安心等死吧,蛆虫……” 永生之城修炼室中,神孽没有看别人,同样看向了徐阳逸。 “明明可以隐藏实力,却没有。”它斗篷下的手捏了捏:“用最快的速度,最无可逆转的优势击溃对手,你……在向我挑衅吗?” 它的手猛然一握,四面八方虚空轰然碎裂,孤坐于杀戮的死寂中,一只血红的眼睛亮起:“不过,我认可你的挑衅。” “如果无敌也是一种寂寞,希望你能让我不再寂寞。” “从知道我的名字以来,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出手,我会给你一场难忘的失败……反正……你也不可能杀死我。” 欺骗之间角斗场,徐阳逸以三小时四十七分钟击溃大热门选手,安德.慕勒斯,慕勒斯大元帅当场拂袖而去。同时,这一场徐阳逸斩获的魔晶大幅度飙升,达到了恐怖的八亿六千万魔晶! 十四场的破茧成蝶,上一场的费勒斯内战,终于让他以一个异族的身份,正式踏入大热门选手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