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1章:欺骗之间的神引者 - 最强妖孽

第1291章:欺骗之间的神引者

出线之战一旦打开,就不会停歇。十六场,十七场战斗接踵而至。 十六场,十六强战,徐阳逸三小时一分斩杀对手,战斗至今,已经没有人能够收住手,根本不可能存在点到为止的可能。 虽然深渊角斗场不提倡杀死对手,但是不禁生死,走到这一步,如果没有你死我活的觉悟,抱着切磋的想法,根本走不到下一轮。 他也一样。 对方的家族什么都没说,默默收走尸体,而他的魔晶突破九亿,达到了恐怖的九亿八千万!直逼十亿大关! 十七场,对方弃权。是一位魅魔对手,身后家族不强,为了保存珍贵的妖孽种子,它们不敢尝试徐阳逸能否收得住手。 除开神孽,本届深渊角斗场唯一的几场弃权,全都发生在徐阳逸身上。 漫天魔晶券雨飞撒而下,徐阳逸站在台上,已然可以平静地迎接属于自己的荣耀。 但是很诡异,在这一场胜利之后,现场一片寂静。 从第十场开始,每一场都回荡着他的名字,到后面越来越响亮,忽然间的寂静,还真的让他有些不习惯,仿佛回到了当初第一场第二场的时候。 魔晶券雨仍然在飘扬,却给不出人欢愉的感觉,仿佛是祭奠上的纸钱,零落飘飞,没有沸腾,只有寂渺。 “真是一群势利的野狗。”他并不奇怪,淡淡说了一句,目光不动声色地看向了围绕整个角斗场的至高王冠。仿佛看到了他的目光,全部观众都无声地看着过去。 十七场鏖战,所有选手的头像都灰暗了,如今,只有四个头像还如同太阳一般闪耀! 左半场:无名氏。从未从斗篷下出现过。第二位,骸骨之门虚无王子。 右半场,费勒斯世家候补席,逸.费勒斯。神孽卡兰.罪孽者。 四强敲定,下一场,就是四强双龙会!也是他和神孽正式碰面的时候! 时间,一周后。 “终于到了么……”事到临头,他反而非常平静,披上斗篷,化为漫天黑影被虚空吞噬。 至此,正选大赛全部结束,第十八场四强赛将在一周后举行,决定本组的出线名额资格赛。 届时,所有角斗场正选结束,于一月之后进入巅峰战。 投注已经到了最炽热的时刻,无论大小资本全都出场了,整个角斗场的投注已经达到了巅峰战之外的最高峰值。每一位选手身后都跟着数亿魔晶。甚至大家族已经开始想方设法和看重的选手接触,它们投注的资本绝对非同小可,必须知道对方心中的打算。 徐阳逸根本不管这些,他手头已经握着几十亿的魔晶,万年一度的盛典,赌资绝非寻常小打小闹可比。即便他回到七界,也足够用上几百年。 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他就准备去寻找文森特和霍格。以最巅峰的状态迎战神孽。 所以,任何想和他接触的势力全部都被排斥门外。猫八二自告奋勇地守在门外,实则想监守自盗,被他严正地拒绝了。 一天的调息,已经重临巅峰。凌晨,他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心脏都在为之后的那一战加速跳动,深吸一口气,就在他要离开这里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逸.费勒斯。” 很古老,很空灵。对方没有隐藏自己的派系,浓郁无比的欺骗魔力瞬间笼罩四周。他从未感受过这股魔力,而且……居然看不出它的深浅。 明明不像太虚,却给他一种太虚……不,甚至比太虚更可怕的压力。 “你是谁?”他正要撕裂空间的手停了下来,抬眉问道。 “我们的存在,是被禁止知道的。”声音仿佛非常苍老,缓缓道:“只有某些特殊的时候,我们才会出现。而且所有和我们接触过的人,全都禁止提起我们。甚至……欺骗之间的大公都不清楚。” “我们也是特别的,可以无视永生之城的规则。也所以,你能在这里感受到我的神识。” 徐阳逸沉吟了数秒,看似是在思索,脑海中已经用过目不忘仔细考虑了一遍。 从未感受过的魔气,实际上,如此空灵古老的魔气,感受过一次也根本不会忘记。 “你身上有雅威的味道……而且不止一位。也好,这样我不用花太多的口舌。”声音沙哑说道:“初次见面,我是欺骗之间的神引者。” 神引者? 徐阳逸目光霍然闪烁,神引者,能直接和雅威沟通的生灵!为什么一位神引者会找到自己? “长话短说,我已经数千年没有开口了……首先,看你的表情你应该知道神引者是什么。但是,你知道神引者的具体职能么?” 不等徐阳逸摇头,它就继续说道:“你不知道,因为除了我们没有人知道。我们的职责,是传达雅威的神谕,以及……预言。” 四面八方虚空仿佛震颤了一下,一道道银白色的魔气从周围展开,在徐阳逸面前凝聚出一张苍老的面孔:“逸,你记住,你一定要记住。将我下面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刻在心里,决不能忘记!哪怕在生死边缘,也千万不可越界。” 徐阳逸无声眨了眨眼睛,不置可否。然而这位不知名的神引者已经不想等待了,它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神孽不能死。” “你可以重伤它,可以击溃它,但是……无论如何,你决不能杀死它!” “这是一条铁律,历史上,神孽战败过,甚至伤的很重,但没有一位死亡……” “等等。”徐阳逸终于打断了它,沉声道:“为什么你会对我说这个?” “第二,你说你是神引者?证据呢?” 神引者仿佛愣了愣,数秒后才说:“你以为什么是原初家族?” “你应该看到了,很多古魔家族的单兵战力并不比原初家族弱。更有一些古老的家族势力并不比原初家族弱多少。为什么它们都认原初家族为执政恶魔?无一异议?” “你也应该知道原初家族的由来,每一位都参加过天堂地狱的神战,战功赫赫,得封原初。但是除了那些大家族的族长,没有任何人知道,原初……其实是一项特权。” “一项可以和雅威沟通的特权!”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微微颔首,原来如此,十八原初家族,实际上是十八只神引者世家。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很多不能解释的地方,都解释得通了。比如在深渊角斗场爆发之际,为什么忽然出现如此多强大的古魔家族,它们却对费勒斯没有敌意。再比如,地狱混乱到极点的秩序,他却从未听说过有人挑战原初家族。 其实,十八位魔君的存在,很早就已经隐晦地告诉了一切。 “那么,第二个问题呢?”他饶有兴趣地看着神引者:“你为什么对我说那句话?” 神引者深深看着徐阳逸,许久才说:“你相信宿命吗?” 徐阳逸摇了摇头。 追求真知,就是打破宿命。 “我相信。”神引者垂下虚幻的眼眸:“所谓宿命,是无可更改的轮回。神引者可以看到准确的未来。尤其……是在有极大危险发生的时候……” “我看到了……”它微微叹了口气,忽然用古老的魔语说道:“宏大的角斗场……” “那不是深渊角斗场,远比深渊角斗场更加恢弘,观众……是历代的恶魔英灵……它……是一座巨大的,三角形的建筑……一层一层……无穷无尽,而你们,处在最下方的一层……” “顶端,有一只巨大的星辰之龙,杀戮……毁灭……新生……我还看到了精灵,看到了你,看到了一位东方的苦行僧,你们和恶魔在这里不停轮回……我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我看到了它的开始……” 它倏然抬起头,直视着徐阳逸:“因为你杀死了神孽。” 徐阳逸的心猛然加快了数拍,数秒后,才平静开口:“你没有看错?” “我都没有把握击败它,更别提杀死它。” 虚幻的面容没有再开口,而是缓缓开始消散,声音如风送入徐阳逸耳中:“没错……神孽是不死的,永生的,能杀死它们的只有时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给我这样的预知,但是它出现了……” “以往,任何面对神孽的对手,我都会将这句话告诉它。但从未如此慎重过,这一次,我是警告你,因为以往的选手我从未看到过这一幕,神孽之陨……我只在你身上看到了……” “切记……不要杀死它,否则……你会后悔……” 虚幻的面容要彻底消失,徐阳逸提高声音喊了一句:“为什么?” 没有回答,就在最后消失的时候,对方的话才幽幽传来。 “没有为什么。” “提拉冈底斯隐藏了太多太多的秘密,我只是传话人,为神代言,却不是神……” 刷……神引者完全飘散,徐阳逸斟酌了数秒,摇了摇头。 不可能的,自己有信心和神孽放手一战,但是说胜利,自己都不好说。更不要提杀死对方,而且,没有杀死对方的心,怎么上这个角斗场? 莫名其妙的对话。 他皱了皱眉头,撕裂空间,数秒后,已经出现在城门之外。 文森特和霍格,如同万古不易的雕塑,一动不动矗立虚空,身后巨大的恶魔翼如同死神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