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3章:巨大的反差(一) - 最强妖孽

第1293章:巨大的反差(一)

修炼室寂静了下来。 就在他飞入虚空之后十分钟,那片包裹着阿尔法的灵气之茧忽然动了动,紧接着冰雪消融。 “该死的……”阿尔法喘着气撕裂开灵气之茧,深深看了一眼徐阳逸离开的方向:“他明明不是真知者,对于组成万物的符文却仿佛无比了解,这个毫无章法的禁制居然困了我整整一周!” 他舒了口气,弹了个响指,顿时,一片一米见方的金色光幕旋转扭曲,他侧耳细听,数分钟后,光幕中传来一个声音:“需要我帮忙吗?” “我已经出来了。”阿尔法咬牙切齿地说道:“别管他,什么东西都没有我们这一次的发现重要。我们的存在就是为历史的真相奉献一切,哪怕是我们的生命!” 顿了顿,他深深抿了抿嘴唇:“我绝不会像某些人那样,在困难面前却步!即便面对雅威。” “阿尔法……”对面的声音有些激动:“你的继承者指定了吗?我们这一去……恐怕没有出来的机会,一位雅威的墓葬……天哪,想起来就让我无法自已……我们首先要保证发现的东西可以传达……” “已经准备完毕了。”阿尔法闭上了眼睛,缓缓道:“半小时以后,在废料场我的禁制处集合。所有大学者都会来到。” 没有再说话,光幕缓缓地消失,他拉了拉一尘不染的白袍,正要离开,忽然发现这里竟然有其他生物在看着他。 一条黑白相间的狗。 “滚。”阿尔法淡漠地说:“我和你的主人签订了生命女神契约,并不是和你,如果你想阻拦我,我不介意送你归西。” “你在和我说话?”猫八二七窍中喷出道道魔息,刑天的声音响起,冷笑道:“小家伙,如果我是完全体,你没有胜利的机会。” 阿尔法冰冷开口:“可惜,你不是。而我,是真知者。你确定想和我交手?” 刑天的声音一消失,猫八二人立而起,耸了耸肩:“哎呀呀……真是烦人啊,洋芋给了我一个很讨厌的任务,你这个人我更不喜欢,不过算了,本来还说你给我点好处放你过去,但还是把他的东西给你吧。” 话音刚落,一块留影魔晶飞了出来,化为另一片光幕,徐阳逸的面容出现,目光毫无感情,仿佛直视着阿尔法:“我知道,我困不住你。” “但是我也不可能请人困住你,这会带来太多的麻烦,我们的秘密更多。被知道了,就是死路一条。” “呵……”阿尔法收回了脚步,平静地看着光幕。 “我的禁制没有一点波动,但是我也知道,你应该已经打开了,在等待我离开的时候。阿尔法,我无意与真知圣所为敌,但是你要想清楚,听明白。那是一个第一代雅威的墓葬,而且……” 光幕中的徐阳逸仿佛有些犹豫,许久才说:“是诸神黄昏的源头……一位极其接近至高神的存在。” 阿尔法目光一亮,更加炽热了。 “不要去探索他,阿尔法,我希望你没有愚蠢地邀请其他大学者。这不是我们能介入的,我们对比雅威还太渺小了,微不足道,我觉得我们知道了这些还活着,是因为我们根本没有撼动这一切的实力。雅威们就算知道了我们的存在,也毫不在意。” “它们掩盖了真相不想让人知道,而我们远不到知道了就能传播诸天万界的地步,这是我们活下去的前提。别试图去挑战它们的神经。朋友。” “不过就算如此,我也魔神印记加身,我不想走在这条真知之路上的人得到同样的结局。我为了我的所知付出了代价,单枪匹马来到提拉冈底斯。而你们的代价,难道是整个真知圣所被覆灭?就算你们有活着的雅威,也是那些留下神禁的名字的对手?” 徐阳逸不是话多的人,但是为了说清楚,他格外多说了几句:“我希望你安静地坐在这里,等我回来,我会告诉你所有一切。前提是你没有愚蠢地去探索它,你根本不知道那里有多危险,而且……那里还有活着的生物。永恒精金的碎末都散落在那里。” “日中则昃(ze),月盈则亏。知道得太多太满,就是死路一条。” 说完,他的影像点了点头,倏然消失。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许久,阿尔法才摇了摇头,愤然之色已经隐去,叹了口气说道:“逸……我们从来不是一类人……” “目的相同,理念却完全不同,你是真正的修士,我是真正的学者,我们处理的方式也绝不一样……” “无关对错,只是立场……我无法等待你回来,你和神孽的战斗……凶多吉少,到时候我该去找谁问这些?” 他转身离开,猫八二在身后说话了:“嘛……虽然我很贪婪,不过我想提醒你,这个姓徐的小子对危险的预测非常准确,直觉惊人,观察力也惊人,我还从没见过他这么郑重其事地告诫一个人。他既然这样说了,那么那里你就十死无生。” 阿尔法头也不回,一扇光门打开:“将我刚才的话带给他,如果他活着回来的话。” ……………………………………………… 徐阳逸已经完全不想这些,面对着神孽的巨大压力,他也根本没空去想阿尔法。 该做的他做了,对方是死是活也和他无关了。他只能做蚂蚁,一点一点搬着掩埋历史的巨石,但是他有预感,这座墓穴是一座大山,动了它的话,雅威的目光立刻就会看过来。 面前一片眩晕之后,他已经步入虚空之中,和前十几场一样,单独被隔离。然而,四面八方的怒海狂潮几乎是刚落地就冲入了他的耳膜。 哗!大海汪洋起波澜,穿云裂石,振聋发聩。那是毫无意义的呼喊,血脉喷张的尖叫,根本听不清所有人喊的什么,但是那连绵如海的声音居然震动得笼罩在角斗场上的光幕都泛出无数涟漪,地面都在嗡鸣作响。 不看到根本无法想象,这一场的氛围和前几场完全无法相比,那是期待已久的激情碰撞,是面对超热门选手最炽热的赞歌。所有恶魔,在比赛还没有开始已经进入了狂热状态。 因为它们知道,这一场,逸.费勒斯不可能弃权! 以一种无敌的架势杀入四强赛,怎么可能在对手面前弃权? 而它的对手,是史上只有一败的神孽!传说中的生物!地狱中堪称罪孽的集合体!同阶中绝对无敌的超级热门! 徐阳逸冷眼看着这一切,四强赛,赛场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比之前大了无数倍,一望无际,仿佛处于一个巨大的平地,蔓延不知道几万米甚至十万米,极远之处,云雾缭绕,魔气升腾,竟然形成白色和黑色的诡异分界线。而诸多光幕正闪烁空中,随时准备将投影传输过去。 角斗场边缘的围栏,都布满了无数的浮雕,一根根巨大的雕塑上燃烧着地狱的火焰。而在更远的地方,四个巨大的,足足千米之高的半身像,正矗立于九天之上,吸引着所有热潮。 原初家族,欺骗恶魔逸.费勒斯。 神孽,卡兰.罪孽者。 笼罩在斗篷之中的无名氏。 骸骨之门虚无王子。 他们四人,在这一百号角斗场上,从无数选手中过五关斩六将脱颖而出,终于在这里面对面。 他现在很平静,意外的平静,目光扫过,在第一排看到了无数的熟人。灰熊亲王,圣炎余孽,千喉之王,邪眼之王,议长悲伤的科特……几乎所有欺骗之间的顶级贵族全部到齐。更有无数的侯爵,男爵,子爵,散发着和黑色魔气完全不同的银灰色魔气,零零落落散步整个观众席。 很多,但放在无穷无尽的恶魔中,实在是沧海一粟。 在这种场合,才能真正看出提拉冈底斯的庞大……他心中暗暗想到,目光随之远去,在第一排中央,忽然停住了。 他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恶魔。 它没有带斗篷,浑身深紫色,长满了胡须,没有恶魔角,布满了黑色的斑纹和皱纹,看起来衰老无比,眉心中一个诡异的符箓闪耀。竟然在魔气中带着一种无上的神圣。 它周围就是灰熊亲王和千喉之王,然而这两位声名赫赫的大公却情不自禁地远离它。不是鄙视,而是由衷地敬重。 “神引者?”徐阳逸眼睛微眯,他在对方身上感觉到了雅威的味道,很淡,但确实存在。 当初对方对他说的话再次浮现脑海,仿佛感觉到了他的注视,对方微微点了点头,嘴唇无声动了动。徐阳逸看的很清楚,对方是说:记得我的话,千万记住,决不可越界…… 该死。 他暗暗骂了一声,并没有去管,就在同时,奇拉的声音响了起来:“各位尊敬的观众,非常第一百号角斗场四强赛!” “噢!!!”刹那间,如同海啸的欢呼骤然爆发,那是让人心脏紧缩的热情,让人根本无法不被渲染的炽热,无数恶魔的欢呼,从四面八方掀起万米海潮,齐齐砸向云端的中心。 那里,就是世界的巅峰。 “现在,首先让我们介绍第一位选手,来自原初家族,欺骗之间的选手,强大的逸.费勒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