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四强赛开始 - 最强妖孽

第1295章:四强赛开始

“滋啦……”随着修长的手指划过,一只火焰的精灵飞舞指间,照亮周围所有空间。 “只要不出去护身光罩,我们就是被保护的。”阿尔法站在和徐阳逸一起进来的地方,身侧数道笼罩在白袍中的身影,震撼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好强烈的雅威气息……”“这是墓葬?你确定?”“我们怎么解开它?” 阿尔法摆了摆手:“我想了很久,终于想出来一个办法。按照道理,雅威的神禁就算是不强,我们也毫无办法。但是……这里有芙蕾雅的禁制。” “你是说……”一位真知者目光眯了起来:“用那个东西?” “只有用它。”阿尔法咬牙道:“芙蕾雅之种,来自于精灵族王庭,而这枚种子长出来的东西,就是精灵族的本源,芙蕾雅的生命之树。它代表一切生命,相反,也能侦测出一切无生命的物体。我们每一位都有生命树的果实……” 他停住了嘴,所有人的脸上都闪过一抹肉疼。 “五千年三枚果实……我们花了极大的代价才得到……”一位真知者极为不舍地看了看已经布满芙蕾雅蔓藤的虚空,舔着嘴唇说道:“用它和雅威的禁制形成共鸣,从而打开……可行。” “那就做吧。”另一位年长的真知者毫不犹豫,手一挥之下,一枚闪耀着七彩光芒,萦绕着无穷无尽生命气息的种子出现在手中。 他深吸了一口气,打出复杂的法诀,种子崩裂开一道道裂痕,他轻柔说道:“以法拉孔的名义。” “以法拉孔的名义。”所有真知者复述,一共五枚种子,咚咚咚全部进入了地面,下一秒,铺天盖地的七色光华,从地下喷涌而出。 时间在这里没有意义,不知道过去多久。阿尔法忽然站了起来,目光一闪:“有反应了!” 一股难言的震慑出现虚空,那座看不见的金字塔上,海潮一样的符文翻涌,仿佛要从虚空中走出来一样。 “可行!”数位真知者目光灼灼,就在此刻,一声濒死的声音,夹杂着无尽的痛苦,从金字塔顶端的太阳中微弱地出现。 “救……救我……” 黑暗,广袤,诡异。 所有真知者面面相觑,汗湿重衣,一句濒死的呼唤,话都说不完全,竟然让他们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 ……………………………………………… 第一百角斗场,徐阳逸面对着神孽的冲锋,仿佛狂奔的坦克,恶魔体还没有到,那种碾压一切的压迫感已经让周围地皮都翻涌起来。 轰!!一声惊天巨响,碎石纷飞,硝烟漫天,徐阳逸所在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足足数百米的蛛网纹裂缝可怕地蔓延。而神孽在中心缓缓地直起身子。 “还挺能跑的嘛……”他身体慢慢伏下来,四肢蜘蛛一样趴在地上,就在同时,天空中漫天剑雨洒下。 刷刷刷,剑落如雨,在神孽身侧轰然作响,地面上层层地表飞溅,金色的剑气刺入地面就是深不见底的坑洞。神孽背后猛地爆发出蝴蝶一样的黑光,下一秒,两只巨大的恶魔翼已经将它包裹起来。 它的恶魔翼非常独特,仿佛能随意扭曲关节,只不过瞬间就形成了一面巨大的盾牌,所有剑气刺在上面,灵光四溅,却根本无法突入。 天穹之上,徐阳逸没有一点慌乱,现在大家都还在试探的范畴,神孽同样知道自己不好惹,谁都没有开始就甩出杀手锏。他手中不停,一道道金色的剑气如同游龙出海,奔走九霄,而目光已经完全凝重起来。 神孽在适应自己的力量……当它适应得差不多了,就是它进攻的时候。 就在此刻,他瞳孔微微一缩,毫不犹豫高喊道:“鱼肠!” 刷……器灵出现,虚幻无踪,飘渺无痕。只听一声清脆的剑鸣,若龙出深渊,万众瞩目中,一把三尺青锋旭日初升。 与此同时,地面上响起一片恐怖的嗡鸣,一圈浩大的冲击波足足有数千米,从神孽所在之处层层推散,所过之处,蛛网纹猛然蔓延,数千米地面无比壮观地化为碎块,齐齐悬浮,然后在半空化为灰烬。 就在这片灰烬之中,神孽的影子已经好似流星赶月,疯狂冲了上来。速度之快,根本看不到本体,只能看到半空中一点流光。 徐阳逸呼吸都减缓了,虚空中灵气奔走,迅速上升,随着他的身体电射升空,鱼肠的影子双目尽赤,双手猛然一合,左右走出无数影子。同时那把旭日之剑一花二,二化三,三化无数!下一秒,万千刺客身影凌空握剑,随着一声震颤天际的“杀!”声,铺天盖地,四面八方,万剑光寒。 所有恶魔的眼睛都直了,此刻徐阳逸一道身影往上,下方是无穷剑雨,将神孽完全笼罩其中,已经看不清是人握着剑,还是剑带着人,一位位灵气所化,带着斗笠的华夏古代剑客出现空中,每一剑都秒到巅毫,每一剑都有进无退。就连虚空的云都被这漫天剑气割裂! “你只会逃吗。”神孽的声音从笼罩数千米的剑气中发出,飞快地旋转起来,瞬间形成一片黑色的风暴,以力破巧,它要用自己浩瀚无边的灵气完全震散这些虚影,但就在此刻,只见所有虚影陡然加速,竟然全部穿过这道黑色的龙卷,透体而出! “嗯?”神孽微微一愣,这些人影居然长了眼睛一样,防御完全不起作用,可惜,并不太强,还不能打破自己的防御。 但是,防御是有极限的,这就是蚂蚁在啃自己的防护罩,迟早也会被啃完。那时候,这些看似不强的剑就会成为致命的杀手。 完全锁定! 鱼肠吞噬三剑之后得到的天赋,和无限之真配合起来,没有任何招数是不能被打出破绽的,除了真正的完美。 神孽一愣,但马上抬起头来,因为它感觉到了,就在头顶,一片浩瀚的灵气正在疯狂凝聚! “呵……”“这是……”“我的天……这,这太可怕了……” 观众席上,不知道多少恶魔已经倒抽一口凉气,震惊地看着虚空,就在那里,徐阳逸一手持剑,竖立面前,灵气甚至形成了璀璨的风暴,天地之间被魔气和灵气割裂为黑白的疆界。身边四把利剑虚影悬浮,越来越快,越来越狂暴,形成剑雨的狂潮。 龙渊,鱼肠,干将莫邪,四大古剑完全显出虚影,徐阳逸手上青筋凸显,就在神孽抬头的一刹那,舌战春雷:“皆杀!” 四剑皆杀! 轰……这次的皆杀无比的恐怖,天穹倒倾,一剑开天,肉眼可见,在尊圣可怕的灵力下,天空被撕扯为两片,看不到出手,看不到入鞘,只能看到残留在视网膜中的一道残光,漫无边际。 若鸿雁飞过,似白龙横空。神孽全身斗篷轰然残破了一大半,身体毫不犹豫地响起一片咔咔之声,立刻往下坠落。但就在此时,它瞳孔倏然缩了缩。因为就在下面,另一股恐怖的灵气,居然不比徐阳逸弱,正在飞快汇聚,正对它的躯体! “这是……” 年轻版本的鱼肠,虎步龙骧,一手摁剑,身形微微低伏,好似云中青龙,就在同时,一道同样辉煌的剑光从它手中爆射而出。 上有星落九天,下有剑瀑倒悬,一上一下两道剑气竟然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十字,而中心就是神孽。 刷…… 飞起玉龙三百万,一剑横空星斗寒。 现场在一瞬间寂静了,那些永生之城中看着这一幕的选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人和器灵分开的一剑,鱼肠吞噬到现在已经完全爆发了出来,人剑交错,不分彼此,这还是刚刚开始! 角斗场边缘的费勒斯魔王们,眼睛都微微眯了眯,上限……它们仿佛已经感觉到了徐阳逸的上限。 在试探的过程中能出现这样凌厉的两剑,上限不问可知! 一片死寂中,神孽的身体在半空中顿了顿,紧接着,全身黑袍在满场惊呼中陡然爆开! 神孽的真容! 无人可以窥见的,比赛已经进行了这么久,所有人第一次看到这一届神孽的真容。 它极其奇特,仿佛是一个丑陋的魔鬼,却从嘴部裂开,一直到胯部,而里面无数经络连接着一只巨大的眼睛,全身长着骨刺,其他恶魔的头颅,还有巨大的恶魔翼,左手是三根触手,右手却是锋锐的爪子。眼珠,嘴巴,出现在身上各个角落。完全就像各种恶魔的杂交体。 它没有开口,而是抬起手,看着自己挂在触须上的破布,再看向了自己的身体,喃喃道:“难以置信……” “你让我兴奋起来了……” “我还以为只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野狗,居然能一口咬得我这么痛……” 但是徐阳逸根本没有给它一点点喘息的时间,皆杀居然连对方的防御都砍不破!这是怎样的力度?在神孽出神的时候,身边剑气漩涡已经化为一柄巨大的天剑,足足百米之大,随着他用力一挥,银河落九天。 天光璀璨,群魔尽扫,这一刻,整片天际都是剑的海洋,剑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