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6章:龙争虎斗(一) - 最强妖孽

第1296章:龙争虎斗(一)

就在同时,神孽猛然抬起头,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这一声是如此恐怖,声浪在它头顶形成磅礴的波纹,层层叠叠展开,整个第一百角斗场的恶魔,身上的魔气和火焰被吹得笔直往后扬起,就连第一排的魔王,都有些衣角动了动。 卡拉拉……它下方数百米的场地如同被看不见的巨拳击中,层层下陷,徐阳逸的剑雨瞬间崩溃,他目光一凝,立刻再次升高,而原地的虚空骤然破碎。 吼声回荡,半秒后,神孽身边已经出现了一个千米的真空地带!地面,虚空,被切割成一个巨大的圆形。一吼之威,乃至于此。 它身上所有嘴都伸出舌头舔了舔,身体野兽一样趴下去,嘶哑开口:“不错的对手……” “所以,我给你全力迎战的尊严。” 卡卡卡……剧烈的骨节响动之声,响起全身,一股扭曲至极的魔气轰然而起。 “杀戮基因……第一序列解锁。” 无穷无尽的骨刺从它身上暴起,一道道漆黑的符箓玄奥非常,在它体表下若隐若现。银灰色的火焰升腾全身。那本来是一个个细小符文凝聚成的一个完美符文,居然再次进化!朝着更加完美自我完善! 简直就像三叶虫一瞬间变成了爬行动物,超越几百万年的进化。 “噢!!!”“杀!杀!杀!!”“你是无敌的!你从无败绩!!”“让那个强大的人类对你臣服!让你的名字铭刻在恶魔烘炉之上!!” 无穷无尽的观众恶魔或许感觉不到这一刻神孽本质的变化,但是那种横扫天穹的恢弘魔气,那种让人从心底升起的折服感,却让它们瞬间沸腾。 山崩海啸的欢呼如同雷霆笼罩天际,一百二十亿,不知道多少人压了神孽,这是稳赢不赔的战斗。魔晶入袋的叮当声,足以让它们疯狂。 就连第一排所有费勒斯家族的魔王,神色也凝重了起来。它们的境界看的更清楚,神孽解开基因序列,只代表了一个答案。 两人实力差距远不到天地之差的地步,仅仅是试探性的攻击根本无法彻底击溃对方。前菜已经吃过,大家心中有数,现在,进入正餐时间。 真正的杀戮序曲。 轰!!恐怖的魔气在虚空中形成漩涡,其中响起漫天悲鸣,无穷的罪孽云集,吹动八荒烈风。徐阳逸的衣袂,头发几乎被吹得笔直飘起,瞳孔中无限之真运转到了顶峰,沉吟之中,一道璀璨的剑光分云破浪,直斩魔气漩涡。 就在触及到漩涡前的一瞬,忽然之间,虚空中仿佛什么被引动了,紧接着,一片片繁杂无比的符箓,竟然形成一个巨大的六芒星,将神孽完全保护在内,他的剑光好似蚍蜉撼树,骤然被弹开。 刹那之间,四面八方的喧哗好似天际崩塌,沸腾苍穹。 “规则?”徐阳逸倒抽了一口凉气。世界的准则,如人要吃饭,位面要自转,如春夏秋冬,冷热寒暑。这根本不是尊圣可以触及的范围,无论尊圣再强都不可能!这是质的变化,是太虚才能接触的事情。而对方偏偏做到了! “是欺骗魔力……”鱼肠难以置信地道:“它居然会有规则庇护……这……怎么可能?” 徐阳逸将剑握得更紧,漩涡之中,魔气已经达到了一个让人心跳都停止的可怕地步。他忽然想起了神引者的叮嘱,神孽不能死……神孽被规则加护……难道有什么关系? 轰!!想法未落,漩涡陡然炸开,一道高大的身影已经于滚滚魔气之中缓缓踏出。 典型的恶魔,上半身是腐烂的羊,下半身是反曲的恶魔腿,浑身骨刺,布满眼和嘴巴。然而狰狞的外形根本比不过对方身上浩瀚的魔气,如渊,如海,锋锐的魔气如同在身形后打开刀剑地狱,呼吸之间连周围虚空都在轻轻震动。 无数观众席上的恶魔竟然停止了它们的尖叫,那种窒息般的压迫感,让现场骤然一片死寂。 在这片心脏停跳的宁静之中,神孽微微蹲下身,沙哑道:“希望你能支撑得更久一点。”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如同炮弹一样直冲过来。 太快,以至于肉眼根本无法捕捉。只能看到天际的流光。 太迅猛,它所在的原地,虚空响起阵阵哀鸣,坍塌一样层层陷落。 徐阳逸瞳孔骤然缩紧,双手一挥,鱼肠骤然幻化出无数剑影,在这枚魔气的核弹之前形成遮天蔽日的浩瀚剑海。 “轰!!!”惊天巨响,魔气与灵光齐飞,剑幕外层仿佛纸张一样片片碎裂,他全身灵气全面爆发,天穹中掀开一片方圆万米的巨大白潮,如雾锁汪洋,鱼肠一剑凌空,身边莫邪,干将,龙渊虚影环绕,似出海游龙,带起万道白光,咆哮着冲向无尽黑暗。 就在这一刻,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划过大脑。他立刻放弃所有神通,身体千斤坠一样冲向地面。 然而他刚刚下落百米,立刻如同失重一样悬浮半空,虚空之中仿佛有看不见的锁链将他钉在了空中。一股极度强烈的危险涌上心头,根本没有半点犹豫,魂狩呼啸而出,形成一个金色的圆球,与此同时,八荒六合,无数蜂巢一样的魔气漩涡打开,一只只虚幻的手,不知所起,不知所终。星辰一样密布虚空。将他死死包围其中。 以他为基点,一片巨大的黑色漩涡毫无征兆地形成,周围三千米骤然陷入深邃的黑暗,光不可入,力不能出。 没有灵气,没有重力,只有属于神孽的绝对领域。 “没有人能逃过罪孽的囚牢。”神孽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如同神祗一样傲立虚空,缓缓伸出一只手:“虚空撕裂。” 轰隆隆…… 整个虚空中如同升起一尊漆黑的太阳,绽放出万丈光华。周围空间玻璃一般层层破碎,光耀万米。恐怖的冲击波改天换地,地面上瞬间尘土飞扬,一个数千米的球形切面光滑如镜。漩涡越来越大,越来越恐怖,那些粉碎的巨石齐齐被吸入漩涡之中,数秒后,居然形成了一个恐怖的黑洞! 卡卡卡……黑洞中心,徐阳逸浑身斗篷倏然碎裂,周遭雄浑的魔气压迫得他骨头咔咔作响。黑发乱舞之中,他的眼神如同孤鹰一样锐利,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反而平静了下来。 “全力出手了吗?”四面八方吞噬一切的黑芒铺天盖地,他就如同这片冲击波中唯一的落叶。他深吸了一口气,灵力完全爆发:“那就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 刷……同样璀璨的青黑色光华,从他体内海潮一样涌出。 以全力迎战全力! 黑洞横空,数千米内绝对死域,天穹崩塌,万物寂灭。所有恶魔都深吸了一口气,如此恐怖的神通,在这招之下还有人能够活下来? “那个费勒斯家族的选手还活着吗?会不会被黑洞给撕成碎片?”一位恶魔喃喃自语,震撼地看着这一幕,谁都没想到,两位顶尖尊圣的动手,简直是火星撞地球,从一开始就让人目不暇接。 “太可怕了……”另一位恶魔呆滞地看着头顶:“这一招……简直如同灭世,没有人能活得下来……等等……这,这,这是?!” 刚刚还震撼的恶魔,这一刻全都张大了嘴,倒抽一口凉气。 坍塌,破碎,毁灭,黑洞中心电闪雷鸣,就在这一刹那,黑洞的中心,一片比黑洞更深邃的黑暗陡然爆发,随后铺满全场,形成层峦叠嶂的海啸。 一点光华骤然升空,化为一只灵巧的蝴蝶,浑身绽放出璀璨的光华。青黑色的灵气撕裂永寂的黑夜,无穷无尽的黑影巨龙一样从黑雾中涌起,弥漫全场。 “这是……”灰熊亲王眼睛一眯,感慨道:“他的领域?” 刷拉拉……强大的灵气完全爆发,黑洞被生生撕裂,光华之后,所有恶魔都张大了嘴,震撼看着场中。 一株株参天古树从地面冲出,形成蓬勃的森林,日光照耀,树叶轻摇,恢弘的日光从树叶间投射下来,拉扯出摇曳的阴影。 没有黑暗,只剩下一片宁静中带着无尽杀意的狩猎之森。 杀生再现,改天换地。 “魔神在上……”一位恶魔大张着嘴开口:“这,这就是顶尖尊圣的交锋?” 徐阳逸喘着气,站在一株树枝之上,死死盯着中央的神孽,擦了擦嘴角。 斗篷已经完全破碎,衣服也破了太多地方,刚才对方的虚空撕裂极其强大,尤其是出现地更加诡异,如果不是他用领域强硬撕开,当场就会重伤。 无声的交锋,看似势均力敌,但是他的底牌先被逼出来了一张。 身体中血液沸腾,骨骼咔咔作响,他立刻掏出一枚丹药服下。精纯的药力化为热流满布全身,神孽意外地看着这片巨大的森林,随后看向徐阳逸点了点头:“不错。” “居然能让我感觉到久违的惊喜,我还以为这种感觉只有到我遇到堕天使的时候才能感到。” “作为热手的对手,你完美地扮演了这个角色。” “呵……”徐阳逸全身奔行一片诡异的力量,仿佛越来越透明,一种不属于魔力,也不属于灵气的恐怖杀意游走四肢百骸,目光如剑,冷笑道:“希望你等下还笑得出来。”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他的全身骤然爆发出无尽金光,一种浩瀚的生命之力如渊如海,一枚从未见过的古怪符箓于胸口、爆发,牵引出数之不尽的符文锁链,瞬间吞没他的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