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7章:龙争虎斗(二) - 最强妖孽

第1297章:龙争虎斗(二)

卡卡卡……骨节爆响,符文的锁链齐齐朝着中心一合,仅仅一秒,一道同样巍峨的人影从光芒万丈中踏出。 还是他本来的面貌,但是全身覆盖着一种骨质的甲胄。不,不是覆盖,而是长在他身上那样,左手肘部以下成为一根长矛,右手化为一面等高巨盾。如同神话中走出的屠龙勇士。 甲胄威严,灵气浩荡,长枪斜指,直指神孽咽喉。 这是真正的怪物之间的战斗。 神孽眼睛眯了起来,一上一下,四只眼睛火焰一般对视。许久,神孽才沙哑地开了口:“殖入装甲?来自于哪个虫巢?” 它捕猎的猎豹一样伏下了身子:“很好……你果然值得我多玩一玩。” “呵……”徐阳逸脸上浮现一抹笑容,转瞬即逝,这个形态,他能感到自己有多么强大,浑身的肌肉,血脉,骨骼,都达到了一个几近尊圣最完美的形态。身体微微一顿,紧接着,第一次率先吹响进攻的号角。 虚空中爆发一圈剧烈的冲击波,轰的一声,利箭离弦! 同样的快! 同样的极致迅速! 居然不逊于神孽解开第一基因序列! 极速带来的狂风吹动四野,神孽的瞳孔骤然尖锐,然而就在同时,徐阳逸的身影瞬间化为虚无,融入自然,空荡的捕猎之森中只能听到凛冽风响,树林奏响杀戮的序曲。 “这是……”第一排所有魔王,身子全都坐直了。 看不到。 以他们都难以捕捉到徐阳逸的行动轨迹,只能看到一道追星赶月的流光!这不是真正的消失,这是彻底融入四周。 殖入装甲第一要素:拟态! 神孽深吸了一口气,猛然一踩大地,顿时,四面八方齐齐崩溃,无穷无尽的碎石倒悬天际,紧接着,它立刻看到了其中一道矫若游龙的光华。 好快…… 距离自己只有百米! “罪孽之门!!”一声爆喝,密布于它全身的眼球绽放出亿万紫芒,这些紫芒飞腾交错,竟然在半秒内形成一面巨大的门扉。七君主的头颅浮雕围绕在侧,威严的魔气滔天而起。而就在同时,拿到看不到的人影已经冲到三十米禁区,毫无退避,正对那一面巨大的门扉。 时间仿佛寂静了,所有恶魔都能看到满天沙尘中,一个虚无的影像高高跃起,于漫天阳光之下,对着巨门倾力一枪! 灭神之枪。 这一幕定格于它们心中。 下一秒,时间再转,轰然巨响中,那道巨大的门扉竟然碎裂为漫天魔气。七君主的魔气虚化浮雕炸裂全场,掠过每一位震撼的恶魔的眼睛。 神孽的神通被一击击溃…… 这怎么可能! 神孽也愣住了,然而根本没空去思考为什么,那看不见的锋芒已经逼近十米范围,直指自己咽喉! 千钧一发之中,它身体倏然爆发一圈银灰色的魔光,然而…… 还是破碎! 这片魔光纸糊的一样,刚刚形成盾牌,立刻被击破,而那柄长枪,已经深深刺入神孽连忙阻挡的胸膛! 殖入装甲第二要素:攻坚之矛。 任何盾牌,都无法起作用。无论任何形式,灵气,魔气,或者实物的法宝。这是虫族顶尖杰作的自傲! 现场鸦雀无声,如果说刚才还是死寂,现在,无数的恶魔已经颤抖着站了起来,它们想尖叫,想咆哮,想为神孽助威,然而根本喊不出来。喉咙像堵住了那样,发不出一个音节。 这个……对神孽说不的异族……居然真的刺进了神孽的胸膛? 除了堕天使,第一次有恶魔做到这一步!就算曾经恶魔还没有兴起弃权热时,也从未有人做到! 刷……徐阳逸的身形已经再次显现,左手用力,矛尖透体而出贯穿神孽,一切抵挡在殖入装甲面前都仿佛不存在,紧接着,爆发出一声大喝,左臂肌肉块块鼓起,用尽全力将神孽朝着空中一挑。 孤独的身影飞上半空,杀生完全漆黑,白日转夜,万古长夜拉开血腥的序幕,而他的身体已经闪电一样冲向天际。鱼肠的虚影同时出现,然后,是龙渊,干将,莫邪,四大圣剑虚影横空,上下左右,齐齐将神孽包围。 “这是……”已经有恶魔明白了,它们心都在颤抖:“这是……那璀璨的十五秒的前奏……” 无人可以忘记,斩杀双生恶魔那永生难忘的十五秒。 刹那芳华,暗夜飞星,难道要于此刻重现? 事实立刻给予了它们回答。 杀! 无声的杀意瞬间爆发,天空中首先亮起一片雪白的剑光。经久不衰,残留视网膜。 杀戮的华尔兹已经舞动,不等这一道剑光消失,四大圣剑长虹贯日,四面八方的协奏同时敲响。寂静的死夜,昙花一般的剑芒,将虚空切割成零碎的图案,无形的死神喧嚣着,咆哮着,将正中心的神孽斩杀得魔气四溅,怒吼不已。 这不是神通。 也没有任何一种神通,能像现在这样,成为午夜幽兰,刹那芳华。 这是徐阳逸将所有灵力,武技,神识,攀升到顶峰的呈现,独属于他的战法! 嗤嗤嗤!剑气横空,游走青冥,枪影缤纷,天花乱坠,十五秒,仍然是十五秒,徐阳逸的身影喘息着显出本体,不是他不继续,而是无法继续,这样的战斗方法对于肉体精神要求太高,即便是他也只能用出十五秒。 神孽的影子在虚空中颤抖着,紧接着轰然裂开无数伤口,魔气潮水一样往外喷涌。猛然低下头:“你……这个……” “卑劣的种族!!” 没有重伤! 徐阳逸心中一凛,全身灵气再度凝结,左臂上爆发出无穷青光,几乎是从毛孔中喷发,让他左臂形成一只覆盖着灵气的撼天之枪,身侧碎石纷飞,脚下道道蛛网纹轰然碎裂。须发飘扬中,脖子上青筋都暴突起来。 所有力量凝结于一点…… 自己至今的领悟,肉体强度,神识……一切的一切,化为一片滔天狂潮,漩涡一样旋转长枪之外。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地面震颤不已,方圆千里居然硬生生下陷十米!一道惊心动魄,掠夺所有人眼球的青光,汇聚成隆基努斯之枪,直指神孽头颅。 这种等级的战斗,绝对没有点到为止一说,一招先,就必须招招先! “死!!”神孽目光通红,从未有过这种痛楚,全身撕裂了一样疼痛,魔气都控制不住四处爆发。在它的印象中,除了堕天使,没人够的上敌手两个字,如今却被一个人类伤成这个模样。 魔气汇聚,恢弘如海,凝结成一个巨大的云洞,云洞中心,一张古老威严的面孔飞快凝结,每清晰一分,四面八方的空间就颤抖一下。显现出无上的魔威和神圣。 那是墨菲斯托费勒斯的面容……环绕天穹,万物膜拜,烈烈魔威横扫诸天,诸多恶魔在面容出现的时刻抖了抖,身体中涌起一股先天的膜拜感。而面容口中已然鼓起,滔天烈焰吞吐不定。 魔君的吐息! 不能退! 徐阳逸身形如电,速度不减反增,这是给予神孽最强一击的机会。眼中已经是头顶赤红的海洋,就在此刻,他一声大喝,整个捕猎之森,那些参天大树陡然间拔起根须,扭曲成无数的长矛,竟然在间不容发之间穿透了神孽的躯体!将它死死固定在空中。 “滋!!!”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天空,那张巨大的面容因为魔气传输的忽然中断开始扭曲。开战以来数十分钟,神孽四肢百骸被树木长矛贯穿,终于感觉到了难以忍受的剧痛! “这是……”第一排的魔王们愣了愣,随后异口同声惊呼道:“幻境!” “有真实杀伤力的幻境……”神引者目光颤抖起来:“这是……费勒斯家族血脉魔力……欺骗的真实!” 刹那之间,这些魔王看懂了,但接下来就感到无比的心寒。 强…… 这个人类竟然走到了尊圣的尖峰,除了境界,他已经是尊圣中最强的那一批!就连太虚恐怕都难以彻底灭杀对方! “刚才树木的长矛,我们都没有看到出手,却瞬间刺穿神孽。这做不到,如果说,殖入装甲能破开一切铠甲。但是这些树木不是。它们根本不可能毫无抵抗刺穿神孽。” “二则,没有一点时间的间隙,就像空间神则那样,出必伤敌!没有空间转换的过程!我们都发现不了,只有一个可能,这都是假的,是幻境!” “三则,神孽居然感到了难以忍受的剧痛,说明……这是费勒斯家族独有的,幻境的欺骗!每一个欺骗恶魔都是弄虚作假的大宗师!” 神引者深呼吸了好几口,脑海中已经无比纷乱,这个人类是怎么得到费勒斯家族的血脉的……必须有恶魔基因才可能得到!而且王族血脉怎么融入?一个弄不好就是把自己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它不知道,有种东西叫吞噬符箓,有种东西叫无限之真。 它只能看到,对方的领域展开之后,从战神攀升到了弑神者,真实的欺骗,殖入装甲……他还有什么?这个领域的威力绝非如此简单! 情不自禁地,它握紧了扶手。它有种预感,自己的预言术……可能看到了一些根本难以想象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