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8章:龙争虎斗(三) - 最强妖孽

第1298章:龙争虎斗(三)

,,! 轰隆隆……剧烈的震颤从虚空中传来,阿尔法和数位真知者震撼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无数的巨大石块从虚空中浮现,一块块缓缓堆砌成金字塔的形状。 而它们面前,一条铺满黄沙的道路已经出现星河。虚空中,那个不知名的虚影再次闪烁了一下,甚至,那个之前呼救的声音,将死未死的呼吸,也于永恒的时间长河中急促了一点点。 刷……狂风吹动黄沙,卷起漫天沙尘。数位真知者心脏狂跳,阿尔法正要抬脚往前走,一位真知者却说道:“等等。” 对方蹲了下来,摸索着黄沙的地面,那里已经只剩下薄薄一层,对方手指拂过,下方居然出现了…… 痕迹! “这是?”阿尔法目光一亮,灵气舞动如龙,刹那之间,这条黄沙的石路已经被一扫而空,而上面竟然浮现了满满的浮雕! 所有人都蹲下研究了起来,阿尔法只看了几秒,眼睛忽然一跳。 树形图…… 这里,居然是一副巨大的树形图! 他立刻抬起头,看向四面八方,仔仔细细,一点都不放过,然而数秒后,就倒抽了一口凉气。 十八个入口…… 这个金字塔有十八个入口。十八次恶魔烘炉的爆发,十八次树形图…… 隐约之间,他有一种极其不详的预感。 他没有说话,而是仔仔细细地看起这些树形图来。越看,他心跳的越快,这些树形图上光华流转,显然有无数的魔力流通这里。 然而,这是哪里? 他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环顾四周,这里是孤寂的虚空,一个被众神撕裂的位面。作为真知者,他从来不会为雅威这个名头减少猜测。大胆猜测,小心求证,是他们的原则。也所以,他非常清楚,能量,力量,动能,绝不可能凭空产生。 换句话说,这个巨大的金字塔无数万年都在运行,它的力量从哪里来?这些运走于树形图中的魔气怎么还在运转?这不可能。 “难道……”他心中有了个可怕的猜测:“每一次的恶魔烘炉爆发,实际上是为了增强这座金字塔的能量?让它永远运转,永远囚禁住这个怪物?” 虚空中没有人回答,诸多真知者已经顺着这条路往前,当走到最后的时候,树形图达到了巅峰,而那上面,居然刻着一个名字。 “又是雅威的共通文字。”一位真知者仔细地看着,沉声念道:“远古的后来者,你们踏足了一个难以想象的所在。我以守陵人的身份问你,是否还要继续下去?” 这句话下面,是一行古老的文字,非常苍劲,透露着历史的厚重。 “蚩……尤?”阿尔法缓缓念完,皱眉询问其他人:“传说,蚩尤来到提拉冈底斯已经很久,甚至引起了数位魔神的大战,第三地狱成为一片废墟……怎么会有它的名字?” 就在他们前方,无数的符箓汇聚成一堵符文之墙,阻拦所有一切。 所有真知者都摇了摇头,这个问题无从解答。一位白袍换了个话题:“你怎么进来的?有可能读出神之真名,才有进入这里的资格。” 阿尔法摇头:“我并不认识……之前是逸.费勒斯带我进来。不过你们感觉一下,这里的禁制仍然不强,还是属于可以强行破开的地步?” 所有真知者感受了一下,确实如此。同时,一种另类的疑惑涌现众人心中。 为什么……雅威墓葬禁制如此简单?居然不限制生灵出入? “强行打开或许会遇到其他问题,不过,管不了这么多了,我相信站在这里的任何人,都有为‘真实’奉献生命的觉悟。”一位年老的真知者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吧……站在这个巨大的密藏前方,我已经……无法抑制了……” 周围沉默了下去,数十分钟后,一声轻微的咔擦声响起,面前的符文之墙上,一点金光闪烁,仿佛历史的尘埃终于打开了一道裂缝。 所有真知者都激动地看着后方,他们太过投入,没有看到……就在他们身后,那些树形图悄悄闪了闪,已经开始以一种肉眼难辨的速度运动起来。 ……………………………………………… 嗤!虚空中两道身影交叉而过,白驹过隙,惊鸿翩飞。神孽的胸口出现一个人头大的空洞,目光难以置信地看着胸口,身体如同抽去灵魂的布偶一样,缓缓落下。 空中只剩一道璀璨的青光,贯通苍穹,许久不熄。 吼……无声的嘶吼,漫天魔气从它胸口/爆发,整个角斗场都一片死寂。 输了? 神孽输了?那个不可战胜的恶魔居然输在一个异族手中? 不…… 没有人的感觉能比徐阳逸更清楚,他知道,神孽还没有败! 对方的生命气息依旧恢弘如炉,反而越来越旺盛。他咬了咬牙,刚才一击几乎耗尽了自己一半的灵力,在空中硬生生停住身躯,左手长矛抬起,无尽的青光又一次凝聚。 比之前更加强大,更加狂猛,他一口吞下了数枚丹药,强行抽取着剩余的灵气,就连天穹数万米,都在拼命哀鸣。而四面八方浮现出一颗颗青色的灵光点,在他身边旋转如海,疯狂汇聚到他左臂之上。 “不……”神引者颤了颤,猛然站了起来,再也顾不上了,怒喝道:“你不能杀了他!停手!异族!!” 话音未落,徐阳逸左手已经凝聚出十几米长的青色巨、枪,同时,身形完全消失,下一秒,全场扬起一片恐怖的风暴! 所有魔王都微微站起,目光闪烁地看着这一幕,历史的创造……而且,这一次就连它们都没看到徐阳逸的踪迹! 和拟态不一样,拟态是完全消失虚空,却还有蛛丝马迹可寻,现在却是和虚空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这是什么? 所有魔王都面面相觑,它们漫长的生命中,从未见过尊圣能在太虚眼皮下消失,且不露痕迹。 吞噬符箓发动。 这是最好的机会,徐阳逸务必追求一击必杀,世界化为原初的黑与白,虚空破碎,朝两边塌陷,硬生生被撕裂出百米长的裂隙。奔行于虚空,取上将首级。左手之上,**符箓凝聚长枪全身,真正成为青色的雷霆! 所有恶魔都呆滞了,这一击天象太过可怕,他……真的要完成无数万年无人做到的战绩? 就在此刻! 枪尖落在神孽身上的瞬间,一片耀眼的金光炸裂。一个震怒的声音响彻全场。 “很好……” “我真的没有想到……万万没想到,还有你这样的对手!” “这本来是我为了堕天使一雪前耻的魔法……现在,就让你成为它的磨刀石!” “完美基因……启动……” 刷刷刷!从神孽身上,一道道金光似乎要撕裂它,在无穷无尽的光之海洋中,一道身影正在飞快凝聚。与此同时,随着一声闷哼,它前方百米处一道人影倒飞而出,徐阳逸竟然从虚空中被硬生生弹了出来! 全力一击反噬,刹那之间,只觉得气血翻涌如海,全身毛孔都喷出道道血液,立刻将他染成一个血人。 有那么几秒,他脑海中几乎什么想法都没有,一片空白,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漂浮在空中,朝着地面下坠。 直到鱼肠焦急的呼喊传入耳际,他才猛然清醒过来,灵气勉强运走全身,首先传来的是撕裂一样的剧痛。骨骸,肌肉,筋血……无一处不在哀鸣,灵气紊乱地毫无章法,刚才就像打在了一片无尽之墙上,自己的力量全部回馈过来。 “我……”他停住身形,刚张嘴,嘴里血液瀑布一样流下,幸好提前吞服了丹药,现在正在拼命修复着他支离破碎的**。 鱼肠咬牙道:“它……在开启基因的时候,完全受到规则保护,刚才……你就等于是用自己的力量挑战了恶魔世界的规则,没死已经算好的了……提拉冈底斯太过强大,它的规则足以将任何挑战者撕成碎片!” 这是真正有雅威存在的世界。 这是雅威定下的规则! 以人力弑神,徐阳逸还没有当场粉碎,已经足以骄傲了。 徐阳逸眼前发黑,无限之真都保持不住,立刻落到了地面,单手撑地,身体上殖入装甲都在若隐若现,几近消失。 受伤太重了。 “卡……卡,卡兰!”情况急转直下,谁也没想到,刚才保持全面优势的徐阳逸忽然受创,当第一位观众震撼着,吞吞吐吐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立刻形成一片排山倒海的尖叫,响彻九霄。 “卡兰!罪孽者!神孽!你果然是无敌的!!杀了他!杀了这个挑衅你的异族!用他的血液来证明他的功绩!我的全部身家都压在你身上!上!撕碎他!” 震耳欲聋,徐阳逸感觉经脉都嗡鸣不已。体内一点点温热顺着经脉蔓延,是丹药的功劳,但现在受创太重,根本不是一时半会儿恢复得了的。 “仅此而已?”上空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逸.费勒斯……我记住你的名字了。” 它并没有立刻动手,徐阳逸的状态它同样感受得到,如果没有其他意外,现在就是它为刀俎,他为鱼肉。 “漫长的生命里,你是第一个能将我逼到这一步的生物。” 它深深看着喘息着半跪在地上,身下已经血流成河的徐阳逸,幽幽道:“除了神话造物,你是第一个。你应该荣幸,真的,从未有人……” “所以,你应该自豪。” “也所以,让我亲自摘下你的头颅,为你祭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