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9章:龙争虎斗(四) - 最强妖孽

第1299章:龙争虎斗(四)

鲜血模糊眼睛,徐阳逸喘着气看上去,虚空之中魔气翻涌,成为浩瀚的天穹,层层叠叠的死海中心,一个不高的虚影,燃烧着赤红的火焰,如同神祗一般傲立虚空。 和人类已经别无二致,除了背后的恶魔翼,下半身的反曲关节之外。明明娇小了,魔气却前所未有的庞大。就像自己站在一个巨大的黑洞面前,扭曲,不详的魔气,足以令人神智为之疯狂。 无法言说的强大,极致的完美。 沙……对方展开双翼,天使降临一样缓缓落下,虚空中无尽的魔气竟然汇聚成一个巨大的漏斗,伴随着漫天哀鸣同时降落。 它一个人,仿佛拉扯下一整片天际。 “呵……”鱼肠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绽放光芒。悬浮在徐阳逸身侧,沉声道:“还行吗?” 徐阳逸无声点了点头,鲜血已经顺着额头蔓延,浸染了他的双眼,然而他的眼睛却无比雪亮,战意从未消失。 他在等,等待最合适的机会。 “还有遗言吗?”罪孽降临,恐怖的化身看了他一眼,手缓缓抬起:“如果没有,就准备上路吧。” “这个姿态,除了堕天使,还没有人逼出来过,你应该感到荣幸。” 最后一个字落下,天国打开,辉光凝结,在虚空中构筑成数百个巨**阵,每一个法阵中都出现一位闻名遐迩的恶魔虚影,阿米,欧塞,吉蒙里,瓦布拉,塞贡……一位位让无数位面颤抖的魔王虚影傲立于真实与虚假的裂缝,宛若诸天星辰,星罗棋布。 万魔凝视,魔王侧身像。 神引者长长舒了一口气,再次坐了下去。 “呵……”无数倒抽凉气的声音,所有恶魔都抬起僵硬的脖子,呆滞地看着这一片震撼的天象。没有惊呼,没有咆哮,只有来自心灵最原始的膜拜。 对极致力量的膜拜。 “看来没有遗言了。”神孽垂下目光,手猛然往下一压,就在同时,一个法阵之中的魔王虚影骤然睁开眼睛,嘴瞬间张开到一个夸张的程度,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一圈圈漆黑的波纹扩散虚空,震碎虚空,撕裂虚空,再湮灭虚空。 一道紫色的魔息于寂灭的黑夜中喷薄而出,形成永耀的斑痕。 就在同时,看似已经风吹即倒的徐阳逸猛然一拍地面,于无数震撼的眼光中猎豹一般冲出,险些溃散的殖入装甲爆发出万丈金光,于前冲中飞快地重新组装,不过眨眼,他的速度就化为一片残影,空中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虚影掠过,瞬间超越百米! 神通运转之时,对方魔力抽出,他已经无法等待下一个机会了。 “找死!!”神孽双手猛然抬起,下一秒,数十尊魔王虚影同时睁开双眼,同时张开深渊一样的大嘴,同时……喷发出撕裂天穹的魔息! 果然还有一战之力!这个狡猾的人类! 刚才它都不知道对方还能否一战,只是本能地感觉对方的强度这一击还不至于让他倒地不起,现在这一幕虽然出乎预料之外,它却感觉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仿佛这个人类就应该做到这一点。 做不到这一点,对方不配站在它面前。 数十道可怕的魔息横贯天际,封锁所有通道,形成一片恒固的魔息之网,绞杀任何妄图通过的生灵。神孽的目光死死盯着那道若隐若现的虚影,然而,下一秒虚影突兀消失! “巴尔的毁灭之雷!”神孽反应同样快到极致,一声无声的尖啸,双翼展开,魔神君临,虚空法阵之中一尊巨大的魔神虚影凝实,一片方圆千米的云洞,惊雷疾走,青白的电龙呼啸天穹,下降为魔神的雷霆暴雨! 魔罚天降! 轰隆隆……撼天裂地的雷龙暴雨落下,穷搜天地。神孽的神经倏然绷紧。 没有? 完美形态的它有多强大,没人比自己更清楚。它不相信有人能在神明的凝视下逃脱恢恢天网,但现在雷霆所致,神识所及,根本没有对方的踪迹! 无形死神藏匿虚空,几乎就在它愣住的千分之一秒,身后轰然爆发出一片恐怖的灵海,时机掌握妙到巅毫。刺骨的杀意从虚无中陡然爆发。极静与极动的瞬间转换,一圈白色的波纹凌空炸裂,虚空崩塌。它浑身骨节都响了响,于间不容发的刹那全身肌肉骨质化,被这一拳直接打出数百米,然而只是全身肌肉鼓起,符文闪耀,魔气都没有溃散。 身体的密度,强度,已经在这短短零点几秒之内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然,这只是开始。 动与静的结合无比自然,行云流水,羚羊挂角。庸者用剑,强者写意。反击的序曲一旦打开,若长江大河,奔腾不息。 虚灵仙体大成,出招隐匿,吞噬符箓运转,行走虚空,暗夜的死神张开它雪亮的獠牙,猛然咬向神孽的咽喉。 死神在身边。 排山倒海的灵力在身后掀起暴怒的狂潮,雷霆暴雨中没有声息,只有粗重的喘息,拳拳到肉,刺刀见红的战意沸腾雷海。神孽咬牙深吸了一口气,恶魔翼瞬间收拢,全身长出数米长的倒刺,符文闪耀,锁一样锁住全身肌肉。然而一招落后,招招落后,已经反映到极致的防御却无法阻止一路炸开绚烂的火花。 数不尽的波纹连番爆开,下方的恶魔已经完全呆滞了,那个人类……不知何时已经冲过了封锁线,居然于谁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反守为攻。 而神孽明明感觉不到,却以一种惊人的战斗敏锐度捕捉到了对方的想法,这种毫无征兆的风暴,居然被它硬生生防御了下来! 一拳,震惊百里。再一拳,千米轰鸣! 拳风凛冽,神孽牙齿咔咔作响,然而却更加精细地操控着所有魔气,随着每一拳,咬牙吐出一个数字。 “九秒……十秒?” “中间相隔了十分钟……这应该是他最大的底牌之一,无形隐匿,居然连我都找不到,现在的他已经是困兽犹斗。灵力无法突破我完美形态的防御,这……应该就是他最后的爆发了。” 十一,十二秒,就在十三秒刚到的时候,它敏锐地捕捉到了对方这一拳力量居然下降了微不可查的一丝,就在这一瞬,刺猬一样的身躯骤然展开,一道道漆黑的符文汇聚为锁链,轰然爆发。同时双翼根本看不到影子的挥舞,以一种极其诡异的角度,将周围百米虚空完全切割。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随着一片闷响,一道身影终于从虚空中飞出,喘着粗气在空中拉出长长的火花,低伏着身子滑到千米之外。 所有恶魔终于看到了这个无形死神的实体,殖入装甲的形态已经完全变化,双手是两把举剑,此刻合拢为盾,而背后,居然长出两片昆虫一样的晶莹羽翼来。 死寂。 四面片死寂。 “魔神在上……”数秒后,一位男爵喉咙干涩,回味着这激烈到眼球都跟不上的攻防战,大张着嘴,摇着头震撼说道:“这……到底谁才是怪物……” “根本想不到角度的攻击……两人思路仿佛在同一水平……如果换了其他选手,无论哪一分钟,都足以让它们碎尸万段……同样意想不到的攻击,同样毫无先兆……而两人居然全部防御住了……不,不只是防御,它们的进攻和防御是一体的,只要抓住一点机会,就像闻到血的鲨鱼……太可怕了……” 神孽和徐阳逸目光对视,徐阳逸的目光是极度的凝重,而神孽只有压抑的兴奋和杀戮欲。 “你总是一次次地让我刷新对你的评估。”神孽舒了口气,沉声道:“12.8秒的完全隐匿。这就是你的底限。” “说真的,如果不是遇到我,你踏足百强绝无问题。恶魔烘炉之巅,一定会刻上一个异族的名字。你……真的能创造历史。” “我尊重你,所以,我给你最盛大的葬礼。” 卡拉……卡拉……徐阳逸目光微眯,丹药的作用已经缓缓发挥了,他身体中的剧痛好了一点点,不过恢复如初还要很长时间。同时,他敏锐地注意到,神孽周围的碎石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恐怖的力量,不安地躁动起来。 如同活物。 一股难以言喻的压力笼罩心头,神孽缓缓抬起右手,在虚空中留下数百道手的残影,右手指间绽放一点血红的光芒,似永夜的灯塔,似苦海的方舟,似群星的火炬,低沉的声音萦绕天际:“迪亚波罗的回声。”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天地之间,悄然出现一道血红的丝线,不知从何而起,从何而终。 开天辟地,仿佛打开了新的次元,无尽的红光从里面喷射而出,所过之处,虚空溶解,神孽傲立于红光的中心,好似神祗一般存在。而红线越来越大,终于……完全打开。 那是一只血红的眼睛,苍老,威严,带着不可一世的目光,瞳孔,如同神明之眼。睁开之时,全场都好似刮起一片剧烈的风暴,飞沙走石。 就在这时候,远处的徐阳逸忽然站了起来。 “十五秒。”他的手缓缓举起,全身因为刚才的剧烈运动更加血流如注,喘息声异常粗重,胸口急剧起伏着说道。 神孽的眼睛眯了起来,他一时间还没拿准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徐阳逸舔了舔嘴角的血,寒声道:“尊圣中期以后,我的穿越虚空已经在十五秒左右。” “那么问题来了。” “少了的三秒,去哪里了?”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