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0章:神孽之陨,神禁之门(一) - 最强妖孽

第1300章:神孽之陨,神禁之门(一)

明天回老家……过年期间一更……到时候恢复会通知……望大家见谅…… 囧死!我本来说,过年的时候2,然后……2不出来! 我果然是个井! 这几天心神不宁……莫非我更年期到了…… ………………………………………………………………………………………………………… 神孽瞳孔骤然竖起,随后毫不犹豫地停下这道恐怖的神通,因为魔力传输的中断,那只剖开天穹的巨眼缓缓闭上,它立刻双翼一振冲向天空。而同时,徐阳逸打响了响指。 哒…… 如此清脆,紧接着,四面八方爆发出漫天金光,魂狩已经不知何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将神孽完全包裹在内!朝着中央全力一缩! 魂狩! 金色的世界,金色的神国,吞噬的海洋。魂狩表面,无数黑色符文旋转,那是吞噬符箓已经包裹其上,一旦被触到,无论是谁,就算当初苏星瑶也逃不过这一招! 神孽深吸了一口气,这片金色它不是没有击退过,然而这一次,居然让它感到了强烈的危机! “魔神侧身像!!”随着它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喝,虚空法阵之中,所有魔神同时睁开了眼睛,刷刷刷……五颜六色的目光如同实质,全部照射到了金色太阳之上。 它们是如此的恢弘,好似诸天星光。 它们是如此的浩瀚,仿佛穿透时空,勘破一切。 徐阳逸视周围为无物,就在这一瞬间,殖入装甲再次变化,一层层骨质的甲胄吞噬全身,同时,手肘部以下,已经化为两把锋锐无比的透明之剑。 杀! 鱼肠化为漫天剑雨,如同苏星瑶的一剑飞花,将魂狩包围为一个巨大的剑球,下一秒,铺天盖地的剑雨江河倒倾,天地翻覆,而徐阳逸的身形已经化为一道璀璨的流光,对着神孽全速冲去。 对方只有一条路。 冲破魂狩的顶峰,而自己,将会在那里迎接它。 然而就在他刚冲出去的一秒,瞳孔倏然睁大,无往不破的吞噬符箓,居然……停住了! 空间神则都无法打破的吞噬符箓,竟然在无数顶尖魔王虚影的注视下,放缓了吞噬! 卡卡卡……庞大的压力压得神孽颤动不已,若位面压身,只有它清楚这个金球有多么可怕,它已经看到对方所过之处虚空完全被抹消,此刻它感觉就像在一头巨龙的胃袋,一旦抵挡不住,恐怕它都最少重伤! “这到底是什么宝藏?”他全身肌肉鼓起,符文游走,双手飞快结印:“但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 “我……是尊圣中独一无二……十万年都无人可胜的最强者!!” “给我破!” 无数的恶魔虚影目光大炙,欺骗,毁灭,恶毒,嫉妒……狂暴的情绪疯狂注入吞噬符箓之中,魂狩顿时膨胀起来,越来越大,灵气越来越紊乱。前冲的徐阳逸毫不犹豫停住了身形,陡然暴退数百米。 自己判断错了。 对方……居然要以它庞大无边的魔气,硬生生撑“饱”吞噬符箓! 不可能做到吗? 苏星瑶都无法做到,那是因为对方的灵气还不够浩瀚,而现在……魂狩居然在可怕的魔气下渐渐被撑开,可以看到里面几乎凝结汹涌为实质的魔气帝国。 “该死的怪物……”他反应何其之快,当吞噬符箓哀嚎着回到丹田,进入下一个轮回的时候,立刻放弃了原本的战术。双手掐诀之下,杀生之门再度打开,黑潮疯狂蔓延。就在下一刻,随着一声惊天巨响,魂狩光球完全炸开! 第一次。 第一次有怪物能抵抗吞噬符箓,徐阳逸也上了一课,吞噬符箓并非万能,当遇到一些真正的怪物,人力有穷时。 同时,不等徐阳逸开口,漫天剑雨已经倾泻而下,神孽深吸了一口气,爆发出一声剧烈的咆哮,天穹震荡中,一圈圈漆黑的符文横扫空间,所有灵剑刚刚进入它方圆千米,立刻化为灵光飘散。 这一幕是如此华美,华美到带着死亡的寒冷。 若群星坠落,似灵蝶翩飞。然而在这绝美的一幕落定之后,神孽的目光骤然一闪。 飘飞的光点照耀一切,为后方深邃的黑暗做了最好的铺垫。这是虚招,现在四面八方已经没有光华,黑暗的混沌。也没有对手,只有杀戮的森林在沉寂中轻轻摇曳,整个角斗场一片漆黑,白日转夜,暗夜无星。于群星寂渺中,透出一种令人心悸的杀意。 仿佛在召唤:来吧,来到杀戮的王国。 “你的底牌也用完了吗?”它舔了舔嘴唇,如同捕食的老虎一样缓缓伏下身子:“这是在叫我……和你进行最后的一搏吗?” “我应允你。” “以你的实力,应该得到我的尊重。虽然,你会在绝望中落败。” 沙……一片谁也看不到的黑潮,从它脚下缓缓扩散。无声无息。 安静,绝对的安静。 兔起鹘落,极动化为极静。现场无一人敢喧哗。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终于有恶魔坐不住了,疑惑道:“他在做什么?为什么不动?” 第一排,灰熊亲王谨慎地和圣炎余孽大公对视了一眼。率先说道:“他们的战斗,已经超过十小时了。” “如此高强度的作战,对于人类,十小时已经是极限,我有预感,逸大师在寻找着一击必杀的机会。” 它斟酌了一下词语:“我想,他比我们更清楚自身的状况。” 圣炎余孽大公眯起眼睛:“他的领域构筑非常精妙,用的是暗杀理论。暗杀神孽这种对象,就得看谁先沉不住气,抓住转瞬即逝的,对方精神唯一放松的瞬间。不动,就是动。同时,他在借用这些时间疗伤。相当聪明。” 另一边的千喉之王插嘴道:“神孽也知道,但是你说,它为什么也不出手呢?” 灰熊亲王呼吸炽热,从牙缝中喷出火焰:“因为……它也找不到!” “整整一个小时,它没有找出对方藏匿的地点!而且出于谨慎,它没有敢摧毁领域。”它目光灼灼地说:“双方都在等着刹那芳华。” “这一刹那,将被历史铭记。” 第二个小时过去了,第三个小时,徐阳逸就如同最稳妥的猎人,死死盯着对方的行动。他相信神孽也知道,自己三个小时都在同一个地方。 不得不佩服对方的战斗经验,没有尝试破坏杀生,否则……弑神之毒杀尽一切。而他无法主动破坏领域,这是一种规则,否则他的领域是无敌的。 “怎么样?”鱼肠在神识中凝重问道。 “不太好。”徐阳逸回答:“之前那一击,等于我自己给了自己全力一拳,之后根本没有时间调息,我看似和它战得不分上下,实际上……” 他苦笑了一下:“我的灵力还剩下仅仅五分之一……” 鱼肠倒抽了一口凉气,徐阳逸的灵力多么磅礴它是知道的,神孽之前,同境界从未出现过能让他战斗到山穷水尽的妖孽。而徐阳逸在刷新神孽一次次认为的“不可能”的时候,神孽又何尝不是在刷新着他们的认知? 磅礴如海的魔力……到现在没有哪怕一点点颓然的迹象。 狡诈如狐的战术……明明有着可怕的魔气,但是却根本不会以势压人,它就在那里,无论狂风或者暴雨,永远不倒,形成巍峨的山峦,战斗时间越长,他们越感觉到心中压抑的沉重。 还有恐怖的瞬间爆发力,吞噬符箓……这枚苏星瑶都想得到的东西,居然能被对方硬生生撑爆!当时对方的瞬间爆发魔气恐怕已经无限逼近太虚! 怎样的怪物,才能做到这一步? 徐阳逸大概知道鱼肠在想什么,他沉声说道:“不仅如此,而且……它现在看似不动,神识却在一寸寸地搜索整个杀生。它太谨慎了,哪怕它破坏了一点点杀生,我都有翻盘的可能。但它没有。” 鱼肠磨牙道:“谁能穷搜领域? 徐阳逸脸色如冰:“它就可以。” “它的神识……我就算曾经吃过无根九曲水,再用丹道淬炼,现在……居然也仅仅是不上不下,大约还有一个小时,它就会搜索到这里。而我……” 他闭上眼睛,顿了顿:“那时候大约能恢复十之三四的灵力。” 睁开眼,两人目光对视,都看到了对方眼中一抹炽热的决绝。 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办法。 毕其功于一役! 拖下去,没有胜机。对方太稳了,仿佛移动的山峦,不破的位面,再强,再猛,它永远站立。战斗至今,看似场面不相上下,然而细数神孽,可有半点伤痕? 没有。 反而是徐阳逸现在浑身浴血,灵力下降到警戒线。对方仍然用无边的压力碾压过来,不徐不疾,缓慢,却稳妥无比。 没有人再开口,两人死死盯着神孽,对方的神识在无限之真的监视下,是一片漆黑的海潮,无声覆盖黑白的双色世界,正在滴水不漏地朝着他们的所在地包围。 只等一瞬。 时间仿佛停止,五十分钟,距离还有一万米。 四十分钟,八千米! 三十分钟,六千米……二十分钟四千米! 十分钟。 最后两千米,属于双方的神通都可以直接伤害的超级警戒线! 在这种无声的压力下,其他修士恐怕已经发疯,一个永不倒下,全身毫无伤痕的完美神话造物,悄然缩紧它的牢笼,那种窒息感绝对让人头皮发麻,而徐阳逸死死咬着嘴唇,毛孔收敛,呼吸微不可闻,就连心跳都减缓了几分。 五分钟,一千米,两分钟,五百米……整个领域只剩下这最后的五百米,神孽的目光已经如同看到猎物的猛虎,微微波动,然而表面的神色,却波澜不兴。 双方的利剑已经在无声中擦亮,只等亮剑的一刻。 它知道,他亦知道。 一分钟……三百米,神孽已经转过了身子,恶魔翼缓缓扬起。接下来一击,就是双方最巅峰的交手,也能决定这一场战斗谁能站到最后。 它很确信,不是那个人类。 零分钟。 零米! 就在这一瞬间,神孽压抑在身体中的魔气骤然爆发,正要冲向最后一点的时候,却忽然愣住了。 没有! 他愣住了,意外地看向这个死寂的领域,脑海中有点乱,穷搜天地,为什么没有对方的踪迹? “不好!!”它猛然醒悟过来,十分钟的轮回,对方就在那里,然而在它神识刚刚扫过的瞬间,开启了那种能让自己完全消失的异能! 而这一瞬间,它的神经已经完全松懈,根本没有捕捉到哪怕一点蛛丝马迹。 徐阳逸等待的,正是这一刹那! 警惕无比,稳妥无比的神孽,在本能的意识下放松的一刹那。 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