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气海(一) - 最强妖孽

第13章:气海(一)

足足一个小时,房门才再次打开。哧溜一声,猫八二立刻串了进去,恶狠狠地看着徐阳逸:“姓徐的……我忍你很久了!” “那就别忍了。”徐阳逸慢悠悠地喝着糖水。 “想绝交?!”猫八二炸毛了。 徐阳逸肯定地点了点头。 “做梦!”猫八二在地上打了个滚:“如果不是我这十几天在你身旁悉心照顾,你可能这么快醒过来?你知不知道你的伤有多重?气海受损,全身骨头断了几十根!灵识萎缩到了最小范围!和活死人没两样……” 徐阳逸挥了挥手打断对方:“帮我把笔记本拿过来。” “凭什么!”猫八二条件反射,吊着眼睛看他:“包就在你床底下,自己动手!” 沉默,数秒后,徐阳逸笑着搓了搓狗头:“悉心照顾?嗯?” 猫八二顿时语塞,吭哧了半天才伸出一只前爪刨着地板:“随便说说你也信……你真天真……” 房间里回复了宁静。过了好几分钟,猫八二才问道:“你……身体感觉没问题吧?” “没问题。” “那就好……”猫八二貌似松了口气,狗头搭到了床上:“还有四天毕业成绩汇报,你网购了云鹤老骗子的教程?不是我说你……他一个视频卖三万,武藤兰都没他贵!这样,我留在这里帮你处理和多宝阁的交易。你先回分舵?” “不用了。”徐阳逸点了根烟:“八岁我就被带到天道。今天算是第一次出世,我也想看看号称‘修行超市’‘有修士的地方就有多宝阁’的买卖到底是什么样子。另外,还有点小事要解决。” “小事?什么小事?不能先去报道?别忘了毕业考试的成绩提交时间,两个月,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你真想留给未来的工作单位一个恃才傲物的印象?” 徐阳逸夹着烟的手停了停,转头看向猫八二。对方麻溜地翻了个身,只剩下尾巴在摇晃。 “你记不记得,我十五岁的时候,当时我进行野外训练,伤好像比这次还重。你问了我没事之后,还趁机抢了我一块下品灵石?” 狗脸上浮现出陶醉的神色:“那是我这辈子用过最好用的灵石……在你手里抢到东西,一次就够我吹一辈子了……” 三秒,陶醉完毕,狗头不屑地扫了对方一眼:“……你这个心胸狭隘的小人,这么多年还记得这么清。朋友的事,能叫偷么?” 徐阳逸抽了口烟,微笑着接着说:“十八岁的时候,实弹演习,对面有个学了枪斗术的同学,他一枪打到了我肩膀,粉碎性骨折。你帮我舔了两口然后就忙着和另一只母狗约会?” “嗯哼?”尾巴不耐烦地乱拍了徐阳逸两下,哈士奇同志很生气,这些陈年旧事,还提他干嘛?他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前年,我在……” “你有完没完!”哈士奇愤怒翻身,怒视徐阳逸:“怎么?忆苦思甜大会?烦不烦!” 徐阳逸悠然吐了口烟圈,手轻轻在对方油光水滑的皮毛上摸了摸,冷笑道:“我要说的是,只要我不是遇到了重大危机,不会影响到修行的根基。你绝对不会有心情来过问我……别那么看着我,咱们也搭档学习十年了,你什么脾气我很清楚。” “你关心的,是钱,钱,以及钱。如果还有,那就是吃喝嫖赌。这么多年……你是第一次赶着我走,我三万块钱的教学材料你都不问……” “刷!”哈士奇猛然从床上弹了起来,惊讶地看着徐阳逸。 它感觉到了莫名的杀气。 “所以……”徐阳逸的手摸到了对方耳朵上,突然用力,伴随着凄厉的狗叫一把把这条贱狗拉了过来,盯着对方的眼睛:“来,告诉我,你在瞒我什么?” 他的眼睛危险的眯了眯:“发生了……什么事?” “汪汪汪!”猫八二声嘶力竭地尖叫,换来只有更大的力度,它硬着头皮干笑道:“没事,我这不是关心你吗?你可是我的第一个认证人士呢……我能不关心?” 徐阳逸没回答,看似淡然地松开了手,目光带着锐利和逼迫,一字一句地说:“是我?” “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需要我立刻回天道解决?” “真没事!”平时很喜欢被顺毛的猫八二一下子跳了起来,烦躁地绕到一边:“小白脸你哪来这么多废话?我都是为你好!为你好!” “猫八二。”徐阳逸摁灭了烟头,沉声道:“我可以容忍你犯贱,容忍你欠揍,但是,我唯一无法容忍的就是欺骗。” 再次沉默。 过了许久,猫八二哀怨地叹了口气:“你这个人……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你这种动物一样的敏锐!都快赶上我了!” 徐阳逸只是笑了笑。 “你得有个心理准备……”猫八二舔了舔嘴唇:“无论结果如何……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我知道。” 猫八二没有继续说下去,三秒后,它再次张了张嘴,然而又停住了。又过了十几秒,它猛然甩了甩脖子上的铃铛:“自己看吧!” 一叠资料飞到病床上,徐阳逸看了一眼,整个人都愣住了。 修行界中,有一种技巧,叫做内视。 这是任何修士都会的法术,甚至不能叫做法术,只能叫技能。如果说灵识是触须,那么,这一刻触须回到了自己体内,通过它们,每一位修行者都能“看”清自己的每一个毛孔,每一组器官。 而猫八二,它并不只是一只会说话的哈士奇。每一位搭档,它必须是一位合格的后勤官。医术,经济,如何打造和推销自己的搭档,如何为自己的搭档谋求更多的机会等等……这和演艺圈的经纪人几乎没有区别。 内视,就是它必须会的技能。徐阳逸和它签订过生死契约,它才能从外部内视徐阳逸的身体。 这一叠,就是猫八二视角的内视图片。 “刷……”徐阳逸一言不发轻轻将那一叠资料放下,用力地搓了搓拳头。没有任何区别……从胸口,到丹田……唯一的区别就是!在他丹田气海之中,有一朵莲花的影子在摇曳! “吓到了?”猫八二的声音传来:“气海……那是任何修士的根本,灵气储存的地方,相当于修士的第二个心脏……那里绝不会有任何东西!除了灵气!” “然而,你昏迷的当天,我就在你的气海中发现了这个东西,当时,它是含苞待放的,以至于我没看出那是什么,我只知道,你的气海中出现了一个异物!我的老天!只有金丹期那里才会是金丹!只有现在根本看不到的元婴期那里才会是元婴!而你不是金丹不是元婴,居然是一朵莲花!” “就在昨晚,你的所有身体机能复苏,我竟然发现它开花了!这他妈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锁上了门。 修士,任何修士,不,就算是普通人,身体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没有人会安得下心。 “仔细说一下,你的看法。” “记不记得那只癫狂症?”猫八二头靠在病床上,咬牙道:“它的力量峰值和最低值波动太过厉害……而且境界也不对,尤其……还是从七寸妖核的地方开始波动的。这十几天,我亲自操刀扫描了一下……” “猜猜看,我发现了什么?”它用爪子拨开图片,找到其中一张:“你看!” 徐阳逸仔细一看,手心都泌出了一层冷汗。 对方的妖核位置,有一个清晰的,和他一模一样的莲花印记!就像天生长在上面的一样! “众所周知,任何修士的气海和经脉都是成正比的。”猫八二扒弄着那一叠x光图片:“但是,它不同……它的气海无比庞大,不过经脉却纤细无比。这是不科学的,气海就像一个水泵,经脉就像管道,链接上这个水泵。如果水泵功率太高,而管道太小,你猜,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冲力太大,导致水管爆裂?”徐阳逸沉吟了数秒,这才说道。 “我们可以说直白点……爆体而亡!”猫八二点了点头:“你想想……身体中那种由内而外的胀痛……冲击着你的每一分肌肉,血管,神经……每日每夜……每一分每一秒……不时会有因为冲力而崩溃的血管喷射出大片大片的血液……这在医学上叫做皮下出血?恩,好像是这样----然后,在你的皮肤下形成一片一片紫红色的痕迹,有的还会通过你的毛孔喷射出来……” “别说人,就连大妖都扛不住这种剧痛。所以,剧痛之下,它发疯了,活生生被痛疯的。所以,它才敢攻击你,也所以,它被误诊为癫狂症。” 房间里,忽然安静了。 徐阳逸捧着茶杯,一言不发。一分钟后,才看向猫八二,沉声道:“我?” “从你昏迷开始,你的气海已经扩张了0.05%!”猫八二死死盯着他:“很慢……非常慢……不过绝对能让你死在筑基之前!百年筑基,想想,别说百年,气海一旦扩大三分之一,你就别想安稳运用灵气!” 它焦躁地在地上转了两圈:“我敢打赌,这和那道红光有着百分百的关系!它就像一个寄居蟹!之前寄居在对方身体里,对方承受不住毁灭的时候,它立刻选择了最近的另一个生命体!很不幸,就是你……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邪门儿的东西!” “这几天,我找过所有资料,没有任何一个记载和它有关!甚至相似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