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2章:神孽之陨,历史之门(三) - 最强妖孽

第1302章:神孽之陨,历史之门(三)

过完年前一更……各位读者老爷,抱歉了…… ¥¥¥¥¥¥¥¥¥¥¥¥¥¥¥¥¥¥¥ 徐阳逸看到了下方魔气的海洋,然而,根本没有退! 无路可退,自己已经倾尽全力,这仅仅是一击,却汇聚了他现在为止所有实力,堪称神来之笔。 **符箓爆发,混乱对方的思维。真实的欺骗发动,连续骗了对方两次,自己才打了一个时间差,他战斗经验何等丰富,看到的一刻就知道,自己冲下去的时候,这些神通还无法达到爆发的顶峰! 这一击不中,所有底牌暴露,面对如此谨慎的神孽,他再无胜算。 “杀!!”声若霹雳,他不退反进,朝着下方魔气的漩涡直冲过去。 冲锋之势,有进无退。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万雷随着雷神的冲击而疯狂,拼尽全力撕裂者下方无数准禁术。准禁术盘旋缠绕,竟然形成了一只磅礴千米的,雕刻着无数恶魔面容的古老盾牌! “禁术环……九环魔法……魔神的加护!!”神孽也彻底疯狂了,所有魔气之手汇聚为一个古怪的法诀,那些看似不相连的禁术完全汇聚,让这面横空巨盾更加凝实。如海纠结的恶魔目光正在缓缓睁开,这是它的底牌,只有它能做到同时展现数十道准禁术! 不是不想躲,而是不能躲!对方的气势死死锁定它,规则宝藏的威力钉死它的中心,自天而来,笼罩大地,整个角斗场都在对方一击范围! 恶魔们呆滞了,这一幕天象是如此可怕,布满天穹的哀嚎,极度不详扭曲的魔气,随着恶魔的睁眼,已经开始幻化出一张巨大的面容。 威严,神圣,巍峨……一切形容词都无法形容,因为,所有恶魔都知道它是谁。 愤怒的萨麦尔,地狱七君主曾经排行第一的魔神!直到路西法的出现,才退位第二! 萨麦尔的愤怒之盾,将胜负,天地,分割为两个极端。盾牌上空万雷奔腾,银蛇乱舞,规则对魔神虚影,已经无人可以猜测是谁能胜。 下一秒,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响彻虚空,那面还没有完全凝结的盾牌居然被闪电一击而溃!还不等恶魔们惊呼出声,就看到盾牌的残余化为漫天冲击波,海洋一样扩散开来! 扑!徐阳逸猛然吐出一口鲜血,魔神的加护化为层峦叠嶂的层层爆炸,威力绝对不输任何核武之王! 充斥天际的爆炸瞬间吞没他,以他身体的强度,也骤然出现十几道巨大的裂痕,深可见骨,无数的血液彪飞,又瞬间被恐怖的冲击波蒸发。 但是…… 不能退! 一往无前,矛光如电,剑似飞星,迎面而来的第二冲冲击,浩瀚的魔气撕裂一切,他全身都嗡然震动,脑海,胸口,五脏,好似被看不见的巨锤砸中,血从他牙缝中决堤一样冲出。然而他憋住这一口气,没有痛呼出一声。 他眼睛从未有过的闪耀,他已经看到了,自己距离对方,只有最后的五百米! 五百米外,神孽无声松了口气,魔神的加护不仅仅是防御,一旦有人敢于打破它,它凝聚的准禁术完全炸开,足以毁灭一切。 心中那种被死亡笼罩的恐怖感抽离,它看到对方已经冲入了爆炸的中心,所有准禁术撕裂虚空的绝对空间,身形都在湮灭。距离自己仅仅五百米,但,这对于修士短短的五百米,如今就是天堑鸿沟。 “你输了。”两人目光隔着魔气炸裂的海洋看到了一起,神孽无声开口。 不过诡异的,它却看到对方的嘴角翘了翘。 笑了? 这种情况,他竟然笑了? 就算他冲破这层足以湮灭太虚之下一切生物的神通,肉身已经收到抹灭程度的重创,即便倾尽全力,又有多快?又有多强? 但就在这一刻,徐阳逸身形骤然炸开无数黑气,紧接着,速度不减反增,用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直扑神孽! 刷……旋转如同漩涡的黑色魔海中,一道流星璀璨冲出,牵动亿万目光,照耀满天星辰。 紧接着,疯狂的雷海撕裂魔气,随着雷神的降临横扫诸天! 怎么可能! 神孽的瞳孔都尖锐了,这不可能的,受到足以抹灭肉身的重创,根本不可能如此发力! 它的脑海一瞬间出现了空白,紧接着就是尖叫的危险,眼球周围的魔手疯了一样蔓延天际,形成最后一道屏障。紧接着……它看到了,对方背后,竟然展开恶魔的双翼,身体完全苍白,独属于恶魔的恶魔角也长了出来。 **符箓在手,一直等到这个时候,徐阳逸才选择了完全毫无保留的爆发。 两大符箓,规则宝藏,杀生领域,欺骗的真实,四大底牌尽出,他都不知道这一击如果不中,会是怎样的后果。 “你是……”太大的震惊,接二连三,它再次愣了愣,当它要操控神通的时候,全身**沸腾,疯狂尖叫了起来。 躲开! 躲开!! 否则,你会死! “该死……”它深吸了一口气,正要调动所有的底牌,然而就在此刻,眼球底部忽然蔓延起无数的符文,顷刻间冲入瞳孔中。 它猛然抖了抖,面临生死一瞬,脑海中却有了一种诡异的感觉。 “门打开了……”一个声音,无比悠久,无比古老,在神识中缓缓开口:“履行你的使命吧……来,来我这里……” “作为守陵人的看护者,打开了门,一切……都将开始……” 这一道陨落的流星,伴随共舞的雷海是如此醒目,所有恶魔都看到了,同样,它们也看到了半空中那个君临一切的人影,居然包裹着滚滚魔气,长出了恶魔翼,身形变大,浑身苍白,魔神的铭文铭刻于身。 无比纯正的魔息,那精粹到极点的魔气,无一不在说明着徐阳逸的身份。 哗!! 喧哗如海,全场沸腾! “魔神在上……恶魔!?我,我没看错?!他,他,他是恶魔?!”所有的恶魔身体前倾,瞠目结舌地看着天际,神恩如海,神威如狱,它们已经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无数的恶魔挤在前一排的围栏上,尖叫,喧哗,咆哮,形成响彻诸天的海洋,与漫天雷海相辅相成,仿佛在共同弹奏这一曲杀戮的华章。 “他是恶魔?!这怎么可能!!他是恶魔!他真的是恶魔!我的老天!我从未见过这种恶魔!好强大……即便看着都感觉心惊胆战!他真的是披着人皮的恶魔?他为什么要伪装人类?” “逸大师,是……是恶魔!?” “这怎么可能?!”圣炎余孽大公同样难以置信,它的反应不比灰熊亲王弱多少,而是更加震撼,声音都情不自禁地拔高了一度:“我和他接触了无数次!他,他居然是恶魔!?” 第一排所有魔王面面相觑,它们猜测了对方每一个可能获胜的步骤,谁也没想到,最后出现的最终底牌,居然是真魔之体! 人类的伤势传达不到恶魔之体身上,他坚持用人类的躯体穿破魔神的加护,恶魔躯体爆发,就是为了这一刻! 嗤! 雷神落地,所有雷海归于寂静,一声沉闷的声音,伴随着神孽凄厉的呼喊响彻天穹,恶魔们脸上的神色完全凝固,刚才一击之威,他们已经看到了,难道……难道这个人类做到了从未有恶魔做到的事情? 轰!!黑光形成闪电的冲击波,刮过天际,引动魔气如潮,彻底遮挡一切。然后归于寂静。 无人开口,一道道炽热的目光全部看向了赛场中心那里已经完全没有角斗场的模样,一道道可怕的蛛网纹布满禁制,还在疯狂蔓延。滚滚魔气汇聚其中。看不到神孽,也看不到徐阳逸。 这一刻,这个角斗场是那么的安静,甚至是死寂。谁都不敢移开眼睛,生怕看漏这改写历史的一幕。 一个异族,一个人类,在深渊角斗场斩杀神孽……吗? 神引者死死抓着围栏,嘴唇颤抖,目光死死盯着中心。 魔气缓缓消散,这一战,太虚禁制都为止崩溃,就算胜利者,也再也无法维持身体正常的魔气运行。 刷……一片狂风,卷走残余的黑雾,当中心出现的一瞬间,所有恶魔眼睛全都直了。紧接着,张大了嘴,摇着头,毫无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它们在寻找安全。 因为它们觉得,靠近中心一点点,都不安全。 “我的老天……”一位魅魔,捂着嘴,嘴唇都在发干,情不自禁地抖了抖,声线颤抖地不成样子:“他……居然……赢了……” “魔神在上……这……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我看错了……” 它们的声音很平静,因为过度的震撼而平静,而第一排的费勒斯顶级贵族,此刻同样张着嘴,难以置信地看着场中。 就在那里,一根长矛刺入神孽的眼球中心,神孽庞大的身体躺在龟裂的地表上,再无声息。 而徐阳逸就连魔体都无法保持,恢复人形,浑身是血地坐在地上,背靠着神孽巨大的躯体,如同屠龙勇士,闭着眼睛,一言不发,胸口微微起伏。 诸天万界,神孽的战斗多少人在关注,这一刻全部看到了这一幕。 神孽……输了…… “神孽输了?”一个光幕前,原初世家的种子选手,永恒之钻,原初的卡勒,此刻木头人一样看着光幕,身边的团队呼喊了几声都没有反应。 输了……输了……输了…… 这不是代表神孽的输,而是代表谁都没有做到的事情,这个异族做到了! 这是在诸天万界面前,给了所有所谓“三甲古魔种子选手”一记响亮的耳光! 另一个光幕前,一位大公端着酒杯,微张着嘴,久久说不出一句话。而它身后的团队,笔都掉到了地上,毫无知觉。 更多的光幕,更多看到这一幕的恶魔,谁都没有开口。过度的震撼让它们无法开口,只能呆滞地看着光幕。 这一刻,所有角斗场沉默。 终于,一百决斗场,徐阳逸所在的角斗场,一个凄厉的声音响起,神引者浑身燃烧着银白色的火焰,脸上表情似哭似笑:“你杀了它……” “你杀了它……你还是杀了它……”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