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3章:神孽之陨,历史之门(四) - 最强妖孽

第1303章:神孽之陨,历史之门(四)

它的声音仿佛唤醒了所有人的神智,灰熊亲王深吸了一口气, “魔神在上……”就算是灰熊亲王,此刻也难以压制心中的激动。声音都在发颤,猛然回头,对着另一边的奇拉高喊:“立刻!宣布胜利者!马上!” “马上给我宣布!”圣炎余孽大公也激动万分,它们的旗帜,费勒斯的旗帜,重新飘扬在角斗场上空!这是何等荣耀!哪怕费勒斯三甲俱败,这一场也完全足够打响! “这……绝对能成为深渊之战上最为经典的一战……”千喉之王许久才收回神智,过度的兴奋让它手都握紧,身为太虚都无法避免,沙哑道:“立刻告诉科特,我希望逸先生进入上议院!” 魔王的声音是如此突兀,收到灰熊亲王的命令,奇拉抖了抖,从梦幻一样的抽离中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这一刻,它从未觉得,作为司仪是如此重要的一件事。 重要到这个更重要的消息可以从它这个不重要的恶魔口中说出。 它颤抖地走到前方,颤抖地站在徐阳逸面前,不,不是颤抖,而是虔诚,是膜拜,虽然这个人类已经眼皮都抬不起来。重伤到无以复加,但是它却半跪在地上,致以最高的礼节和最大的尊重。 它的声音非常轻柔,带着压抑到顶点的激动:“逸.费勒斯先生。” “卑微的奇拉想请问您,是您胜利了吗?” 徐阳逸早就吞下了大把的丹药,不是丹药支持,他根本支撑不到这么久。勉强抬了抬眼皮:“最后,它没躲。” “什么?”奇拉有些愕然,数秒后才说:“您是说……” “它能躲开,但是会重伤,不会死……”徐阳逸又闭上了眼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它呆了呆,没有躲闪……” 奇拉没有关注这些,而是更加恭敬:“那么,就是您赢了?先生?” 徐阳逸轻轻点了点头。 心中无比感慨,他的领域,终于有了合适的对手完全展开。但这个对手太强了……殖入装甲,两大符箓,欺骗的真实,红线,苍白魔体,少了任何一环,他都无法击败这个对手。 奇拉不在意对方没有看到,它用最卑微的姿态鞠了一躬,九十度。然后特意飞到距离徐阳逸更远的地方,足足数千米,胸口才再一次鼓起,用尽全力高喊道:“欺骗之间深渊角斗场,第一百角斗场四强赛,胜利者,逸.费勒斯!!!” “可能有人认为这没有什么,但是,他的对手是神孽!从未被人击败过的神孽!深渊之战的传奇!” “逸选手从候补席走来,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做到这一点!他成功了!他击败了这个不可能击败的传说!让我们为逸选手祝贺,他斩获巅峰之战的出线权!!” 随着这个声音,一百角斗场仅剩的四个光幕之一,神孽的光幕暗淡,轰然破碎,而徐阳逸的头像光华大放,身后费勒斯的族徽闪耀天际!熊熊烈焰燃烧左右,仿佛永恒的王冠! “下面,让我们看看逸选手这一场斩获的魔晶……” 数字跳动了起来,买神孽胜利的一百二十亿全部打了水漂,但是,恶魔们没有一个人看光幕,而是所有人齐齐看向了徐阳逸,对它们损失的魔晶,仿佛也不再关心。 喧哗声渐渐波动,很快,形成一片铺天盖地的海潮,下一秒,这片海潮掀起狂猛的浪头,完全淹没一百角斗场! “逸.费勒斯!”“逸.费勒斯!!”“逸.费勒斯!!” 刷拉拉……无数费勒斯家族的咆哮公羊旗帜飘扬,所有银灰色的欺骗恶魔齐齐起立,用尽全力,声嘶力竭地尖叫。 而它们旁边,数不清买神孽胜利的恶魔,忘记了自己的赌资,这一刻,全部为徐阳逸呼喊。 方圆百万米,尽皆是一片狂潮,为这个至今站不起来,靠在神孽尸体上的异族而欢呼,为这个改写深渊决斗的人类而疯狂! 折服。 彻底的折服! 无可想象的战斗,扭转的胜局,不败的假象被打碎,最巅峰,最高水平的战斗!这一幕,足以铭刻深渊决斗的历史!日后的深渊之战留影石,最珍贵的一定有这个人类的名字! 以异族的身份,在提拉冈底斯,万魔之巢留名青史! 千古以来第一人! 不知是否后无来者,但绝对前无古人! “漂亮!!”邪眼之王大喊一声,顿时,虚空中打开十几个箱子,飘飞的魔晶券雨立刻倾倒而下。 它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就在同时,整个百万米的角斗场,无数的恶魔贵族,无论是来自那个地狱,全都兴奋着,尖叫着,为它们心中无敌的偶像,倾倒下数不尽的魔晶券。 这不是看比赛。 而是它们只有用这种最拙劣,最原始的方法,才能表达自己有幸看到了这一场龙争虎斗的心情。 刷拉拉……如雪如雨,徐阳逸沉默中感受着全场为他跳动的沸腾。漫天魔晶券飘扬如礼炮的花朵,四面八方入耳之处都是他的名字。 没有谩骂,只有尖叫。 没有抵触,只有臣服。 这一刻,他就是这里的偶像,这里的唯一。 铺天盖地的声音远比任何一场都来的可怕,震慑九天,撕裂云层,数千万恶魔齐齐呼唤一个人类的名字,这种景象根本无可想象。 永生之城,不知道多少选手看着这一幕,寂静无声。 它们在神孽倒下的一刻,就将徐阳逸作为第二个神孽,不……比神孽还要可怕的存在! 对方已经预定恶魔烘炉巅峰的一个位置。而它们心中悄悄做了个对比……实际上不需要对比。 “太强了……”一个恶魔选手闭着眼睛,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心性,实力,无一不是走在最巅峰。” 另一位恶魔选手张着嘴,吸毒一样陶醉在脑海的回顾中:“能在提拉冈底斯拼杀出来,做到史无前例的第一人……如果一些小上界,恐怕太虚都奈何不得他……” 树形图下,已经聚拢了无数的人,当看到神孽灰暗的一刹那,看到上方浮现的战斗光幕,没有质问,没有猜疑,只有无尽的折服。 心折。 更多的恶魔,抽身离开。它们要去购买这一场的留影魔晶,它们有预感,观摩之后,自己实力还能增进一步! “难以置信……”永生之城门口,霍格和文森特面面相觑,同样惊讶地看着树形图:“我真的没有想到……最后胜利的会是他。” “何止没想到。”霍格无限感慨地说:“斩杀神孽,它的名字会永远停留提拉冈底斯。会进入深渊之战的文献馆,能在提拉冈底斯出头,诸天万界,他尽可去得!” 文森特正要说什么,忽然眉头动了动,看向霍格:“你感觉到了么?” “什么?”霍格疑惑,仔细感受了一下,摇了摇头:“你怎么了?我们身为魔王,永生之城有任何异动都逃不过我们的目光。” “不……”文森特拉了拉斗篷:“可能是我感觉错了……就在刚才,我感到了一股可怕的威压。那是我从未感觉过的……甚至比墨菲斯托费勒斯大人更强大的存在……” “那你肯定感觉错了。”霍格淡淡道:“魔神不出,还有比大人更强的存在?” 文森特点了点头,正要开口,忽然之间,树形图一端再次亮起。它微微一笑:“看来,一百场的上半场也决出胜负了……轮空?” 两位魔王面面相觑,很奇怪,上半场居然是轮空,那位从没露面的恶魔不见了,对手直接晋级。更古怪的是,那位斗篷中的恶魔,却没显示失败,反而同样晋级? “刷拉拉……”一只黑色的蝙蝠飞了过来,停在霍格手上,他仔细听了听,猛然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神色。 “堕天使出现了……” 文森特平静开口:“这有什么惊讶?” 霍格深吸了一口气:“这不惊讶……惊讶的是,三十分钟前,第七角斗场,堕天使战败,被对手斩杀。时间……竟然比一百角斗场更快!” “什么?!” 没有任何人知道,此刻,还有一个角斗场,同样鸦雀无声。 第七角斗场,这里的角斗场已经完全被损毁,太虚禁制早就化为碎片,可想而知这里经过了怎样的战斗。 就在中心,一个十六翼的恶魔,羽翼全被一柄星辰之剑钉在地面上,血几乎将它染成了陨落的蝴蝶,它扭曲的面容抬起,看了一眼面前笼罩在斗篷中的生物,用生命最后一丝力量问道:“你……到底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新路雅德的声音从斗篷下传来,它没有多看堕天使一眼,而是看向了自己的手:“原来是这样……我躲避了规则,规则却并不会被完全躲避,它只是被打乱,我寻找到了乱入的缝隙,所以,规则轮回,将我送到了这个角斗场。” 它看向了堕天使:“你很不幸,事实上,恐怕之前都没人猜出你的身份。” “可惜,遇到了我。” 堕天使咬了咬牙,彻底闭上了眼睛。 就在同时,第七角斗场,第一百决斗场,相隔不知道亿万里,已经死去的堕天使和神孽,身躯微微一震。靠在神孽身上的徐阳逸陡然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神孽。 与此同时,神引者同时站起,随后,它猛然抱住了头,痛苦地呼喊起来。 “快跑……快跑!!”从指缝中能看到对方赤红的眼睛,它身上燃烧起熊熊银灰色火焰,眉心符箓闪耀如太阳,猛然冲上去,抓着围栏对徐阳逸怒喝道:“走!!离开角斗场!!” “大门……大门打开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神谕……我,我听到了神谕!立刻离开!!” “就在刚才,堕天使也倒下了!大门的两边完全打开……再不走……你们都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