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7章:雅威的较量 - 最强妖孽

第1307章:雅威的较量

四小时…… 徐阳逸无声握了握拳头,刚刚平静的心,瞬间凝重无比。 二百四十分钟。 他再看了看顶峰,还有至少数百万米。 很幸运,在这里,他就是巅峰,无人敢挑衅自己。斩杀神孽的威名成为一道光环加身。 很不幸,没人阻碍,但绝不代表没有“东西”会阻碍,这个诡异的巨大墓穴,本身就是最大的阻碍。 无人可以预料这中央还有什么,这可是黄昏源头的墓葬!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涉足的地方! “走。”没有一分钟可以拖延,斗篷幻化而出,它化为一道黑光疾冲过去,所有挡路的恶魔全都被冲开。 一马当先,法海同样知道事态有多么紧急,这位从来不曾发力的老牌阴尊念了一声佛号,随后足下生莲,居然不比徐阳逸慢! “等,等等我!”猫八二张开恶魔翼,随之跟上。 最后的二百四十分钟…… 谋划如此之久参加深渊角斗场,底牌尽出斩杀神孽……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一旦出现任何纰漏,他就得做好在提拉冈底斯永眠的准备。 谁敢挡,杀无赦! 刷刷刷,几个人身似闪电,一马当先,直奔最近的一道大门,而身后的所有恶魔,全都目光闪烁。 “怎么办?”一位恶魔咬牙看着其他选手:“各位应该看出来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但是……” 它指了指头顶:“那里应该是恶魔烘炉,这种灵魂中的悸动不会作假。往年,恶魔烘炉只会给前百强洗礼,如今……就这么看着他过去?” “你想找死吗?”另一位高大的恶魔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徐阳逸的方向:“那可是斩杀了神孽的怪物……堕天使不在,他就是毫无疑问的最强者。啊……你是想挑唆我们共同对付他?别开玩笑了,就算和往届一样,这里也还有九十九个席位。” 一位魅魔一样的选手深吸了一口气:“收起你的小心思,如果不是必要,我绝对不会碰那个人类一下!” “我也是。”“不要试图去挑战能击败神孽的怪物,除非你不懂神孽二字代表什么。”“我完全没有和这种怪物为敌的想法。”“如果你想死,这是一条捷径,但是我并不想同行。” 徐阳逸一行人身形如电,很快就来到了通道之前,这才看清,通道大门中波涛一样翻涌,仿佛有无数星图沉浮其中,门后什么都看不见,他好像要踏入宇宙未知的深处,一种浩大的神秘感威严加身。化为一片玄奥而静谧的光幕。 就在他要进入大门之中的时候,忽然愣了愣,随后倒抽一口凉气,猛地单膝跪地,身后的法海惊呼一声,同样半跪下来,而阿尔法早在同一时候就以额触地,浑身颤抖。 恢弘如海,瑰丽似星,星穹的光幕缓缓旋转,百米大门瞬间成为百米的星辰黑洞。就在其中,一道头发丝粗细的光华,灵蛇一般蔓延出来。 很轻微,出现之时,整个金字塔的最底层,却陡然洒下铺天盖地的极光,极致而绚烂,带起令人沉醉的天象。剖开天幕的极光分割线,于浮华中寂静,于寂静中璀璨。 “这是……”正在议论纷纷的恶魔选手全都一愣,下一秒,一种生命中本能的敬畏海潮一样冲上心头。根本没有一丝抵抗的心态,随着一片片压抑的惊呼,全部咚咚跪了下来。 刹那之间,整个金字塔底层鸦雀无声。 “雅威……”距离最近的徐阳逸已经冷汗淋漓,那道丝线自然而然,毫无做作,化为一只纤长的手,随着每一次变化,虚空中极光同时舞动,美丽到极致。 “这……是雅威的投影?”神识之中,鱼肠死死咬着牙开口。徐阳逸的声音带着压抑的喘息回答:“不……这不是投影……” “这是神识……对方数万年前留下的一道的神识……你见过能化形,且有自我意识,已经形成触发开关的神识吗?” “没有……我都没有见过……等等……该死!!” 他愣了一秒之后,猛然在神识中大吼道。因为就在此刻,那只手随意地掐出数个印诀,紧接着,极光天幕轰然震荡! 刷……一刻看不见的星辰亮起虚空,极光骤然剧烈波动,那美丽到极致的一幕带上了一丝森寒杀意,化为摇曳的刀剑。还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又是第二颗星辰,极光之手轻柔而灵动,整片空间却随着它的每一个动作,从天堂化为地狱! 第二颗,第三颗!一个印诀一颗星辰,七个手印之后,北斗七星横陈天穹! 地球的天域! 当七星闪耀的同时,恐怖的杀气终于海潮一样爆发!然而……无人可动! 徐阳逸死死咬着牙,拼尽全力,灵气疯狂游走全身,但却根本无法行动!不……别说动,他脖子都抬不起来! 一种无形的威压,说不清道不明,远远超越他见过的任何太虚,甚至墨菲斯托费勒斯这种独步,这是意识形态,生命境界上的完全碾压,就像婴儿面对暴龙王,万兽面对真龙,本能的臣服。 这道雅威的神识……要杀了所有人! “动啊……动啊!”他心中拼命嘶吼着,对方的神识冰冷而无穷,就在同时,七星同闪,璀璨的光华铺天盖地! 轰隆隆!无数的恶魔瞬间湮灭,那是真正的抹消,原地消失,不留痕迹。 只有十分之一不到的恶魔幸存下来。它们面容是无比的震撼惊恐,身体却根本动不了一下。一种玄奥无比的符箓瞬间从它们体内冲出,抵挡一切。但下一秒,七星之上,另一颗星辰倏然亮起。 北辰! 北极星! 要死了吗…… 徐阳逸眼中闪过一抹绝望,太强大了,根本无法抵抗,为什么……自己拼尽一切走到这里,会是这样的结局? 一道神识,道斩苍穹,这种东西……这根本就不是尊圣可以涉足的地方! 他已经知道了,这是北辰……是昊天,自己……在异界陨落在不归仙界原初雅威之手?算不算讽刺? 极致的恐怖,无法超越的强大,让恐惧感和不甘都来的如此缓慢,这是死亡的艺术。他耳中几乎都听到了虚空无声的碎裂。就在极光洒落他身上的瞬间,他胸口骤然爆发出一片绿色的光华。 刷……绿色的潮水铺天盖地,形成一片巨大的混沌,那巍峨的极光天象竟然开始嗡鸣起来,压抑在众人身上的如山威压骤然消失,他目光一闪,立刻跳了起来,毫不犹豫暴退百米。 “这是……”劫后余生的狂喜涌上心头,他还没仔细看,阿尔法尖叫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雅威遗物?!” “你居然带着雅威遗物?!” 卡俄斯之种! 在刚才无声的生死一瞬之际,从未主动响应过他的卡俄斯之种动了,只有雅威,才能对抗雅威。 那只可能是北辰的手停下了,仿佛在感觉什么,数秒后,一个空灵无比,带着无穷回声的声音在这一层响起:“最后的机会。” “说出埋葬在这里的六位雅威其中一位的名字。” 徐阳逸心有余悸地舒了口气,随后立刻看向了阿尔法,目光冒火,对方肯定触动了什么! 阿尔法脸色铁青,这是他心中最大的隐秘。那位名为北辰的雅威曾经问过他们一个问题,他们无人能回答上来,然而,大门偏偏开了! 他们知道有古怪,却一直没有发生,没想到在所有选手汇聚之后,于此刻爆发了出来! “你有三分钟时间。” “阿尔法。”徐阳逸死死盯着对方:“说。” “蚩尤……”阿尔法再也不敢隐瞒,嘶声道:“它之前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但我发誓,什么都没有发生!大门仍然打开!它只说过,蚩尤埋葬在这里!” “姜赐启!!”徐阳逸立刻回头,朝着大门大喝道。 刷……大门震了震,随着这三个字响起,星云层层裂开,漫天极光消失,露出后面深邃的虚空,无穷无尽的巨石随着轰隆巨响,从虚空的底部浮现出来,组成一条蜿蜒向上的道路。 回答正确! 呵……徐阳逸闭上眼睛,无声舒了口气,当年知道蚩尤的真名,没想到这里用到了。 这是地狱…… 雅威的地狱。 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件事,死路一条,绝无幸免! 他睁开眼,心中还残留着刚才那种极度的后怕,这条路通向第二层,随后每一层都有同样的路,螺旋上升,直达最顶峰。 “走!”不敢再多想什么,他一拉披风,正要冲上去,就在这时,他的眉心骤然爆发出万丈光芒,一道堪称恐怖的魔气,在他额头形成冲天光柱。 这里是雅威的禁制。 但是这道光华万丈的神圣关注却无视了这种禁制!越升越高,越来越恢弘,一直冲到了恶魔烘炉之上,随着一片璀璨的白光炸裂,一个清晰无比的晨星符号闪烁虚空。 “这是……”所有的恶魔都呆滞了,这里发生的一切已经完全出乎它们的了解。这个符号带着太过强烈的恶魔标志,一种堪比神孽……不,比神孽更加可怕的魔气,正随着符号的闪烁,从虚空中缓缓凝聚。 “超,超高阶恶魔单向召唤法阵?!”阿尔法震撼地看着头顶,再看看徐阳逸,脸色比哭还难看:“魔神印记……开始反抗了……” “这是雅威的战斗,贪婪的玛门……同样是一位雅威,就算弱,也不可能比刚才的雅威弱太多……它预感到自己将被清除,已经爆发出了最后的抵抗……” 仿佛印证他的话语,那些围绕在符号周围的魔气越来越强大,越来越伟岸,最后……成为一片滔天汪洋!洒落漫天星光! 刷……一团璀璨的星云荡漾金字塔顶峰,透明的羽翼中无数星辰闪耀,数千只眼睛缓缓睁开,庞大的身影抬起优雅的脖子,展开星云的双翼,随着一声巨大的咆哮。远古的噩梦再现神灵墓葬! 晨星魔龙!新路雅德! 从久远的传说中,响应魔神印记的呼唤而来,穿越不知道多少光年,被贪婪的玛门瞬间召唤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