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冲顶(二) - 最强妖孽

第1310章:冲顶(二)

它不知道用什么手法看到了徐阳逸的处境,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体内一个衰弱无比的太虚,体外还有一个压制到尊圣境界的真正太虚,他的所有隐患,已经完全爆发了出来! “你想过去,只有一个办法。”感觉到他居然立刻恢复了神智,熵魔之心仿佛愣了愣,不过立刻说道:“我来帮你。” “将你的身体交给我……我能做到!我也是太虚,我也是魔王!我……可以和它一战!” 徐阳逸没有开口,同一时间,苏维斯已经连续斩出数十道神通,魔气滔天,绽放着最后的疯狂。 他拼命判断着。但是得出来的结果并不乐观。 苏维斯……魔气还在攀升!已经越来越接近神孽的程度! 就算以生命为代价,却可以阻拦住徐阳逸不知道多久!起码五六个小时! 该死…… 怎么办? 心如乱麻,就在此刻,一个黑白相间的身影忽然站到了徐阳逸前方,人立而起,胸口同样鼓起,陡然发出一声惊天怒吼,一道同样凶暴的魔息疯狂喷出! 两道魔息在空中绽放出璀璨的火花。徐阳逸狠狠磨了磨牙,又过去了十分钟了…… 被阻拦在第二平台下方又十分钟! 他还有几个十分钟?! “你走吧。”猫八二的声音很平静,同一时间,全身毛发根根竖起,肩膀鼓起,两个硕大的狗头冲出,单翼扬起,腹部侧面长出六根手臂,左手干戚,右手巨盾,不比苏维斯差多少的魔气冲天而起,和对方针锋相对。 “你……”徐阳逸愣了愣,正要说什么,猫八二的生意懒洋洋地响起:“哎呀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作呢?” “让你走就走,哪来这么多屁话?你能挤出来几十分钟?三十?二十?” 徐阳逸没有开口,咬了咬牙,转身之后,却没有动,仍然问了一句:“我在七界等你。” “谁说我要去七界了?”猫八二满脸震撼:“我在这里过得很好,我不是说过吗?你以为开玩笑?” “有你打下来的基业,还有刑天,这里比该死的七界舒服多了!而且……我作为你的团 队手里还握着数亿魔晶,这破东西去七界能用?” 徐阳逸喉结动了动,背着它点了点头:“保重。” 随后,化为黑光冲向第四层。 “想走?”苏维斯尖笑出声,四翼挥洒,一颗璀璨的晨星幻化在徐阳逸一行人的面前。然而就在同时,一斧破天地,晨星骤然碎裂! “刚才,老夫说的可是真心话啊……”猫八二玩世不恭的神色已经威严起来,金色魔纹游走全身,魔气恢弘如火山,冷笑道:“小家伙,听说过数万年前战神刑天的名号吗?” “东方系谱?”苏维斯也正色了起来,对方的魔气浩瀚如海,磅礴若云,已经将两人完全围拢,不打败它,根本无法追踪其他人。 “听说过啊……”它脸上带着一抹炽热的笑容,飞翔半空:“不就是那个没头的蛆虫吗……也敢在西方系谱面前作孽?我苏维斯被创造出来的时候,你的狗主子蚩尤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话音未落,道道斧影斩开天地,三界妖灵一起尖啸,这里瞬间成为死亡的海洋。 魔舞三千! 徐阳逸的牙齿磨得咔咔响,但是他没有办法停下,现在不走,就是辜负了猫八二的苦心。 “我在七界等你……”他带着发红的目光,嘴唇都被咬出了血痕,死死看着顶峰的新路雅得,全速冲向顶峰。 “何必呢?”肯德拉莫的声音响彻神识,但即便不仔细去听,也能感觉到对方话语中无比的炽热,以及……貌似平静之下的波澜起伏。 对方……同样按捺不住了。 就连肯德拉莫也不知道,徐阳逸恶魔形态的无限之真,可以看穿一切,他已经发现,体内肯德拉莫的银灰色瘢痕癌细胞一样扩散,比起之前肉眼难辨,现在几乎是毫不遮掩,撕下了最后一块遮羞布! 图穷匕见。 他和肯德拉莫,他和新路雅得,三方纠缠,最终只有一方能龙出生天。 “该死……”即便是他,心中也难得地乱了,两位太虚,自己……真的有希望吗? “别急!”阿尔法忽然冲到身旁,低声道:“还有机会!” “熵……混乱系数的代表。熵魔,特别是熵魔之心这个魔法,它们无法看到封禁之外的一切。它是依靠魔气的混乱系数,判断你遇到了极度难缠的对手!” “它是不是知道你身上有魔神印记?” 徐阳逸深呼吸了几口,第四层近在眼前,而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十五分钟,距离顶峰还有一半,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要沉下心来。 冷静……只有绝对的冷静,才能抓住巨大危机中的缥缈生机。 “没错,它知道。”他沉声道。 第四层已经近在眼前,阿尔法咬牙道:“那就对了!它仍然看不到一切,但是它对局势的把握无比敏锐!这可是积年的老太虚!你和神孽大战的波动,它感觉到了,肯定猜测到你不是遇到了神孽就是堕天使!” “而现在你遇到了第二个强大的对手,甚至比神孽更强,它很容易就猜测是遇到了魔神印记。激发魔神印记的必定是序列靠前的化身,这些化身也必定是太虚。它认准了你现在无法抽身对付它,这才肆无忌惮。” 徐阳逸感受着体内飞快蔓延的瘢痕,所过之处,体内基因符箓的抵抗越来越弱,这是从根基上吞噬自己。 “怎么做?”专业事情就得询问专业人员,随着这一声落下,剩下四人身形骤然飞跃,猛地冲上第四层台阶。 刷拉拉!铺天盖地的毒蛇之海掀起腥臭的海啸,疯狂的魔云形成罪孽的旋涡。四人的身形如同云中游龙,纷纷躲过,这才看清了万蛇之巢中恶魔的真面容。 “无尽之蛇,阿曼地狱领主!”所有的毒蛇盘踞在一颗巨大而丑陋的头颅上,成为毒蛇的头发,无数的火焰跳动蛇群之中,巨大的恶魔角上万蛇缠绕,浑身布满鳞甲,双手,下半身都是毒蛇。 “人类,你的脚步将在这里停顿!!”随着它疯狂的咆哮,百万千万的毒蛇齐齐怒吼。一行人的脸色都凝重无比。 如果说,刚才的苏维斯还差神孽一些,现在……阿曼已经和神孽没有太大的差别。 倾尽所有,燃烧生命,只为阻挡他冲向巅峰。 “人类……你考虑好了吗!”肯德拉莫急促的声音已经无法隐藏,嘶哑开口。 徐阳逸目光和阿尔法交接,两人默默点了点头,还没说什么,随着一声佛号,法海已经一步迈出。手轻轻转动佛珠,目光威严而森寒地看着阿曼,一言不发。 “所以……你是第一条送死的野狗吗?”阿曼眼中爆射出嗜血的光芒,一声尖锐的鸣叫之中,数百万闪电再次爆发,万蛇之云席卷法海而来。 轰!!就在毒蛇即将碰到法海的瞬间,铺天盖地的金光自法海背后爆发,海上明月共潮生,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明月当空下,一座孤傲的古塔傲立山顶。 镇江。 金山寺! 法海的领域! “说起来,老衲和蛇可真是有缘呢。”法海搓动着念珠,眼中爆发出徐阳逸都没有看到过的威严:“不过,你比起那条蛇,差的实在太远了。” 阿曼没有开口,身体趴在地面,百万毒蛇响起令人心颤的丝丝之声。它感觉到了,这个老头或许不是现在的他的对手,但绝对是一个不可轻视的敌人! 尊圣之威,哪怕他在徐阳逸面前甘愿低头,那也是一方尊圣,任何大千世界都要仰视的存在,任何上界都不可轻视的巨擘。 “你……”徐阳逸愕然地看着法海,还没开口,法海就淡淡道:“别搞错了,我可不是忠于你什么幼稚的理由。” 他深深看着顶峰那只庞大的魔龙:“老衲……不是那个怪物的对手。只有你有可能击败它,二则,阿尔法也不可能帮我。三则,就算你没离开,留在这里,你一个人活下去也可以保我们所有人无虞。” “四则,我还没去过七界,只有你到了,才有可能建立传送阵,拉我们过去。” “无论任何情况,你走都比我走好得多。”他看了徐阳逸一眼:“老衲没你想的那么伟大,我们还不太熟。不过你需答应老衲,一旦有机会到达七界,日后必定带我离开。” “我答应你。”徐阳逸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猛然睁开眼:“走!!” 鱼肠,他,阿尔法,五人只剩三人,朝着第五层飞快冲去。 “想走?问过我了吗?”阿曼哈哈大笑,黑蛇飞空,奔雷走电,然而就在同时,一片巨大的红色骤然从方圆万米内升起,将两人全部包在其中。 那是一件看不到边际的袈裟。 “想留,问过老衲了吗?”法海冷笑着看着阿曼,掩盖许久的杀意潮水奔腾,丹霞宫中的苦,提拉冈底斯的憋屈,这一刻全都找到了发泄的对象。 “你……犯了嗔念。” 一朵朵金色无根莲缓缓绽放虚空,万丈金光之中,法海左足搭右腿,一手指天,一手拈花,竟然呈现雌雄莫辩观音之态,身后九大法阵铭刻无数梵文威严无妨,神威赫赫。 “净土莲开,一花一佛一世界。”随着他手指轻转,声音亦非男非女,雷音贯空之中,所有莲花齐齐摇曳。 “有两下子嘛……”阿曼完全凝重了起来,舔了舔舌头说道。 这片金色袈裟之内的领域非常强大,它能感觉到,不击败这个老头无法出去。 法海伸出一指,点向阿曼:“牟尼珠献,三摩三藐三菩提。” 轰隆隆……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莲海爆射出万丈金光,道道恢弘的梵音笼罩虚空,让这里成为佛门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