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1章:冲顶(三)(恢复更新) - 最强妖孽

第1311章:冲顶(三)(恢复更新)

嘛,想努力下争取一周3更,看看行不行……从今天开始 ¥¥¥¥¥¥¥¥¥¥¥¥¥¥¥¥¥¥¥¥¥¥¥ 徐阳逸已经毫不犹豫冲向第五层。 偶然回顾,第三,第四层,已经光华璀璨。第三层,猫八二+刑天恶斗不灭之魔苏维斯,第四层,法海单挑地狱领主阿曼。 光华璀璨,灵光与魔光共舞,人类和恶魔交缠。已然分不出彼此。 收回目光,他咬了咬牙,全速冲向更上方。他是这些人的希望,现在能做的,就是走到顶峰,而不是忸怩作态。 距离第五层还有数万米,肯德拉莫的声音再次急切地响起:“别犹豫了,人类。你确定自己可以打破太虚的牢笼?” “本王虽然已经衰弱至极,但仍然是太虚境界!我能做到!相信我,我们是盟友,就算魔神化身……本王也杀给你看!” 它的声音已经近乎咆哮了,感觉到了……他完全感觉到,连续数个比神孽弱不了太多的对手,必定是遇到了正牌的魔神化身真身降临,这就是它的机会! “它为什么如此急切?”徐阳逸沉声问道。熵魔之心对于神识和力量的捕捉非常精准,但是对于外界的一切都完全隔阂,比如……声音。 “因为他不想和你打神识之战!”狂风在仅存的两人一剑耳边划过,谁都没有停顿,阿尔法咬牙道:“神识战是同一水平,没有境界之差,除非能完全控制住夺舍对象的肉体,那么对方再发起神识战,你就是无根之萍,无本之木。根本难以为继。” “谋划了这么久的对方,‘伟大的肯德拉莫’‘费勒斯副议长’,又怎么舍得和他眼中‘卑微的人类’来这种凶险的战斗?” 徐阳逸微微颔首,当初自己就是这样击败了新路雅得。也让对方记忆如此之深。 就在此刻,阿尔法忽然停了下来。眨了眨眼睛。 徐阳逸正要开口,阿尔法却神色无比凝重地抬起手,眼睛渐渐睁大,缓缓抬起头,看向对方,忽然没头没脑地说道:“没错……你问的很好,肯德拉莫为什么这么急?” 脑海中火光一闪,徐阳逸目光眯了起来。三人的脚步齐齐一停。 不对…… 肯德拉莫绝对不知道他有无限之真,也就是说,它根本想不到徐阳逸已经窥破了熵魔之心的真相,只要等待,他的躯体迟早是对方的。而没有躯体的神识之战,他绝对不可能有获胜的机会。 沉吟数秒,徐阳逸沉声道:“这次恶魔烘炉爆发太过提前,它……等不到?” “没错!”阿尔法目光骤然闪烁,仿佛拉通了什么,嘶哑开口:“所以它才拼命对你低语,想让你自己放开身体的‘控制权限!’” “只要肉身被对方完全掌握,对方就有信心击溃你的神识,完全夺舍!” 这是纸面上的事情,然而他下一句话,就让所有人心头发寒。 “那么,你可能对它打开肉身的全部控制权吗?” 三人的目光霍然闪耀,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看向金字塔顶峰。 原来如此…… 对方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机会! 藏得太深了。 “真是好深的心计。”沉默,数秒后,徐阳逸才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但是,它忽略了一件事。” 鱼肠眯起眼睛:“我觉得我们想的是同一件事。” 阿尔法嘴角也带起一抹杀意。 一道细微的魔气从徐阳逸手掌中蔓延,他的右手化为苍白魔体。随着猛然一握,魔气倏然消失。 有的东西,藏在眼皮下的阴影处,根本想不到的地方。但一旦找到,它就再也无法遁形。 他眼中带着一抹灼热,沉声道:“可行?” 无人回答。 五分钟后,阿尔法抬起头来,迎向他火热的目光,深深点了点头:“可。” 没有多话,谁都知道这一个字有多么沉重。 太虚……那是一界之尊,探索规则的存在,无数的位面奉它们为尊,哪怕最弱的太虚,也是一域之主。 谋划太虚……那是刀尖上跳舞! 但不兵行险着,这种危若累卵的情况又怎么能龙出生天? 时间,就是无形的致命尖刀。 三人不动声色点点头,再次化为流光,直冲上一层。 距离第五空间,还有最后的一千米。 鱼肠骤然爆发,四大器灵一字排开,身后万剑冲霄,直冲平台之上。 与此同时,上方如同泰山的魔气轰然压顶,这一次……已经和神孽只在伯仲之间! “玛门大人第三百零一化身,孽潮领主在此!” “敢于挑衅魔神威严的人类,你踏入了死亡的禁区!” 看着鱼肠一剑当先的身影,徐阳逸抿了抿嘴唇,什么都没说。 现在谁都清楚谁留下来更有价值,他们的计划还未补完,阿尔法不能倒在这里。所以,鱼肠挺身而出。 也所以,徐阳逸没有阻拦。 “轰!!”第五空间,灵气与魔气瞬间爆发,和猫八二,法海一样,上来第一件事,鱼肠就是展开万剑的苍穹,全力爆发,将孽潮领主围困在剑雨之中。 “无知的器灵……就凭你?还不是我的对手!”伴随着对方的咆哮,魔气贯空,虚无都在震颤不已,徐阳逸和阿尔法半蹲在石梯上,半分钟后,两人的身影闪电冲向第五空间。 万剑悬空,剑光烈烈,四大圣剑盘旋空中,形成巨大的剑莲,如同太阳。万千剑雨之下,孽潮领主竟然一时半刻分身不得。 没有试探。 亦没有防守。 出手就是以命换命,倾力一搏! 不管孽潮领主实力强于鱼肠多少,也难以突破拼命的剑域。而就在同时,两道身形飞速冲过剑域,直射第六层! “找死!!”孽潮领主目光都红了,这一刻,它们已经从开始的必胜生出了一丝忐忑。 第二层,数百永恒之钻的无尽之墙崩溃,全部在剧毒中化为飞灰。 第三层,不灭之魔苏维斯和猫八二激战正酣。第四层,法海死死拦住了地狱领主阿曼。如今……他们居然能冲过自己这一层! 后方只有三层有人守护,他们还有两人? 卡卡卡……孽潮领主全身骨骼倏然巨响,一个个巨大的狗头喷涌烈焰布满全身,死死盯着离开的身影:“万魔的……” 身躯急速膨胀,仿佛巨大的气球:“吐息!!!” “尔敢!!”就在同时,鱼肠一声大喝,四面八方骤然漆黑,一道璀璨的剑光横陈虚空。 皆杀! 然而和其他时候的皆杀不一样,这一刻,龙渊器灵,干将莫邪,同时出现虚空,四剑皆杀! 锵!剑出如龙,剑光如凤,虚空斩月,这片天际被这苍茫四剑斩地支离破碎,数百道刚刚喷出的魔息瞬间化为飞灰。 徐阳逸根本没有停,这种时候,只能选择相信对方。 看着两人逐渐消失的身影,孽潮领主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冰寒,全身杀意无限地转过身来:“器灵……看来你真的是不想活了啊……” “是吗?”鱼肠冷峻的脸上露出一抹森寒杀意:“你可能没有听说过不归仙界的名字……” “不过,希望今天以后你能记住。” “如果你还有命记住的话。” 神识之中,正冲到第五空间边缘,石梯之前的徐阳逸猛然回头。 就在刚才,鱼肠和他的神识切断了。 “怎么?”阿尔法急道:“还不走!?” “没什么。”徐阳逸深深看了一眼三个空间,咬牙朝着上方急冲。 什么儿女情长,伤春悲秋,如果这样自己都离开不了,那才是对不起别人! 拿得起,也要放得下。 嗡嗡嗡……第五空间,整个地面都嗡鸣起来,一股恐怖至极的剑气从虚空中爆发。 那是纯金色,带着无数的符文,玄奥而古老。孽潮领主的脸已经完全凝聚了起来。 它感觉到了……这是这把剑的投影,但是……这把剑仅仅一个投影就如此强大? 这到底是什么剑? 四道器灵的虚影傲立虚空,鱼肠的容貌再次急剧衰老,一把握住了虚空的长剑,随着猛然一拉,身侧所有虚影呼啸着没入剑身。在苍穹上拉出璀璨的火花。 “半剑轩辕。”鱼肠喘着气,明明衰老,却让孽潮领主瞳孔更加紧缩。 好强…… 不是器灵强……而是这把剑,带着一种雅威的强大意志!即便握在器灵手中,也有开天之威! 这他妈到底什么剑? “准备好了吗?”鱼肠没有动手,面前孽潮领主严阵以待,它看了一眼已然消失的徐阳逸阿尔法,一声大喝:“剑指三界!” 刷拉拉……虚空中绽放出无数光华,毁天灭地的气息侵吞四野,诸天万界,仿佛都在这一剑之下崩溃。 身后化为金色的海洋,虚空震颤。徐阳逸没有再回头,第六空间已经近在眼前。 最后的三千米。 阿尔法脸色平静了下来,他知道,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 丢车保帅,只有徐阳逸有这个实力,能将所有人都拉回去。 而恶魔烘炉爆发的瞬间,一切都将宣告结束。 一道流光飞入徐阳逸手中,他接过来一看,是一块书本模样的令牌,上面刻着一只真知之眼。 “持我令牌,如我亲临。”阿尔法看着越来越近的第六空间,反而平静了下来:“有空,到亮琴图书馆来,我会等你。” 徐阳逸点了点头:“你确定自己不会死?” “呵呵……”阿尔法冷笑:“真知者有一万种方法脱离死亡,你还是担心你的几位同伴吧。如果我们的计划失败,你们全都得死在提拉冈底斯。” 他顿了顿,满含杀意地看向第六空间:“我呢……只不过求一个心安。” “这么多人死在这里,就我一个人活下来,好歹,也要拿点利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