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创团仪式(二) - 最强妖孽

第131章:创团仪式(二)

这句话,让所有人的脸色都冷了下来。 “这算怎么回事?”一遍的高野脸色铁青:“刑天军团创团仪式,舵主前辈不去,反而去了一个新学员的签约仪式?这不是明显的打脸吗?” 这是一种态度。 告诉所有人,老人,已经过时了,咱们在意的,是新人,这位新人的潜力,甚至比老人更大! 古修的打压,是不给你好的功法,不给你修炼的场所。现在的打压,看似文雅,实则更加残酷。 那是完全不给人崛起的机会!将一位天才从人的记忆中抹去! 火气,渐渐冒了起来,楚昭南看着吕敢当,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杀气说道:“给老子听清楚。” 他凑近对方,两人的脸只隔了十几公分,他一字一句地说:“我他妈不!赏!脸!” 吕敢当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楚道友……”他暗自磨了磨牙,貌似诚恳地说:“徐道友的出现,是抢了你的风头,本来一枝独秀,变成了南通双龙。你能忍不下去这口气?” 高野,罗三丰见了鬼一样看着他。 这小子……真够胆啊。 他们的表情,却被吕敢当认为是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眉毛一抬,继续说道:“尤其,徐道友又选择了明水省。这不是明摆着打道友你的脸?” 楚昭南怜悯地扫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滚。” 说完,理都不理他,朝着电梯走去。 “装什么比?”看着关上的电梯门,吕敢当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恨恨道:“老子都不知道你在怕个鸟?舵主给咱们撑腰,你几年前被姓徐的打破了蛋不成!” “一帮窝囊废!”他胸口起伏着,朝着另一架电梯走去。 废物……都是废物!上一届就没一个看得上眼!全他妈胆小如鼠!唯唯否否! 深吸一口气,他调整了一下表情,走上了电梯。 “兹拉……”电梯上,高野咬牙道:“楚哥,舵主的做法太不地道了吧!徐哥可是上届魁首!这么快到了练气中期,开发过神经元,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资质有多优秀!别人可是在天下独步就冲击了练气中期的!要不是有人打搅……” 楚昭南瞪了对方一眼,高野忽然想起了打搅的人貌似就是……立刻跳过这个话题道:“他算老几?我他妈都没听说过!” “他能比得上徐哥我给他磕头!”罗三丰咬牙:“他要能把老子一脚踢飞,我他妈认了!不是我小看他,就凭他?当年的我他都不行!” 高野目光深了几分:“没经历过上一届,他们真以为当时尸山血海是吹出来的。” 楚昭南没有开口,而是咬合肌狠狠错了错。 够狠……这是终于要出手了吗? 只有他清楚,浮云真人的黑杀令,做的是一个想吃掉对方,然后优雅地擦擦嘴的梦。徐阳逸一天威名不消,他们就得满嘴血腥地吃下去。这个后果,一旦变成修行法院和金丹修士的对峙,浮云真人都担不下来这层干系。 所以,对方在耐心等待机会。等待一个可以一击必杀的机会。 他出关了……就会执行任务……一旦执行任务,千刃作为羽林卫一省主事,让徐阳逸不声不响的消失的方法太多太多了。而这一次,就是对方的第一次试探。 连名字……都不想给徐阳逸留下。 要让他,存在的痕迹都泯灭于世上。 即便死去,修行界的反应也只是“哦,又有军团长殉职。好,大家继续吃饭。”而不是“什么?刑天军团的军团长陨落?这怎么可能!” “他不来?”就在同时,楼下的大厅休息室中,一声笔挺西装的千刃,手中把玩着两个油亮亮的核桃,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的吕敢当淡淡地问。 “是,舵主。不仅不来,还口出狂言。说他要去哪,舵主您根本管不着。” 千刃目光微闪,看着没有抬头的吕敢当轻轻笑了笑:“哦?” 吕敢当没有开口。 他嫉妒! 凭什么!凭什么比自己早五年就能得到这种待遇? 签约仪式,他看了,数以吨计的灵石,凭什么对方就能得到? 第一名?他也是第一名!不过早生了几年而已!放到和自己一届,自己能让对方心甘情愿地舔自己的鞋。 千刃微微一笑:“记住了……” “在这里,我才是主人。” “你渴望权利,我给你权利。你需要资源,我给你资源。”他靠在了椅子上:“本座甚至亲自来给你助威。” “但是。” “你对我说,徐阳逸不过尸位素餐。不过运气使然。所以,你向我要了这次叫阵的机会。我也给了。你希望羽林卫为你造势,将那个只知道闭关的碌碌无为之徒比下去……这一切,我都答应了。” 他不带感情地看着吕敢当的眼睛:“我答应了你需要的一切,你的团队策划了你的签约仪式。你的签约仪式,本座帮你打通关系,请来各方修行媒体。再帮你布置地比楼上的创团仪式大厅富丽堂皇不知几何……如果,你达不到你的要求,你当如何自处?” “前辈。”吕敢当终于抬起了头,眼睛中闪过一抹对于丰富的修行资源,对于名利的渴望,沉声道:“我辈修士,逆天争命。无论是资源,还是人脉,都靠我们自己的手去争,去抢!一个只知道闭关,连抢都不敢抢!等着坐吃山空的懦弱修士,凭什么得到这么高的待遇!” “如果晚辈连这种胆小如鼠的人都比不过,晚辈甘愿受罚!” 千刃看了他半晌,挥了挥手:“记住你的话。” “叮咚……”同时,电梯轻轻响了一声,楚昭南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仪式会场。 “这,这是仪式场?”高野愕然看着大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徐哥这是在玩我们吧?!” “他……以前有这么节俭?”高野呆呆地看着会场,同样难以置信。 这个会场……不大,甚至……有点寒酸。 没有什么修行界的奇珍异宝到处摆放,更没有什么灵茶灵果奉送。只有清茶一杯,数位修士记者,以及十几位他不认识的人。 太……简陋了。 楚昭南心头由不得一股火冒了起来。没钱?不。刑天军团现在富有得很!那就是对方根本没放在心上! 他到底知不知道创团仪式关联着多少东西? “来了?”徐阳逸一眼就看到了对方:“这几位道友,你应该还记得吧?” 楚昭南憋着一肚子火,走到了几人面前,一看,是秃鹫和丁香,他拱了拱手,压着声音道:“你这是做什么?你没把这件事上心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楼底下正在搞什么鸟东西!” “怎么了?”秃鹫愕然看着两人:“楼底下?发生了什么?” “没事。”楚昭南烦躁地咬了咬牙:“有个王八羔子在下面摆签约仪式,千刃舵主亲自参加!” “什么?!”丁香眉毛都差点竖了起来:“他这算什么事?告诉所有人徐道友资质不如对方?告诉全部媒体徐道友的刑天军团就是个笑话?”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徐阳逸淡然一笑:“急什么。” “你不急!”楚昭南靠前一步:“我急!” “这可是咱们16届南通学员的面子!你撤了这里,我两个小时之内把这里布置得比他好一万倍!” “不需要。”秃鹫冷笑了一声:“筑基前辈亲临造势啊……真是好大的排场。我不敢惹他,但是一个区区新学员,我身为一方堂主,还不看在眼里。” “传我的话。”他扫了一眼身后的助理:“提两百块中品灵石来,今天,到者有份。” “各位道友。”就在此刻,一位女秘书带着微笑走了过来。 她走的很慢,走得很优雅,仿佛踩着高高在上的云朵,不肯低下头看一眼下方的凡人。 同样是练气初期,然而,她,却是千刃的第三秘书。 “舵主让我来通知一下各位,一个小时之后,吕道友的签约仪式,和徐道友的创团仪式,同时开始。噢……徐道友这里还没有准备好吧?人怎么这么少?”她故作惊讶地笑道:“楼下可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呢……如果还有哪些渠道没到,希望徐道友及时通知。” “创团仪式,可是大事呢。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早就过了,刑天军团日后的人员招募,团费融资这些,都是从这里开始。如果就这么点人,徐道友确定不需要临时雇佣些人充充场面?” 话很刻薄,一代新人换旧人,千刃这是明摆着告诉所有人,他不看好徐阳逸,更不看好刑天军团!宁愿去参加一个新人的签约仪式,也不愿来参加老牌修士的创团仪式。 她摸到了主人的意思,又怎么会怕得罪徐阳逸? “你哪来的废话?!”话音刚落,高野和罗三丰就忍不住怒喝出声。 他们的声音,被一只手制止住了。 徐阳逸举起右手,左手端着茶杯,带着。 “回去告诉你的主子。”他端起茶杯,做了个送客的动作:“物竞天择,优胜劣汰,不是最优秀的那个,就算穿上了新衣,也笑不到最后。” “是。”秘书微微笑着鞠躬:“确实,不是最优秀的修士,怎么可能得证大道。偶然的高高在上,也只不过是镜花水月。” 徐阳逸笑意更深:“去吧。” 秘书笑着离开,楚昭南瞪着徐阳逸:“几年不见,你越来越……” “越来越什么?”徐阳逸放下茶杯:“畏首畏尾?首鼠两端?” 楚昭南哼了一声,不再开口。 “你错了……”徐阳逸收敛了笑容,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我会让所有人知道,谁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 他转头看向还在忙碌的牡丹:“准备通知所有人,半小时后立刻召开创团仪式。” “啊?”牡丹愣了愣。 “他不给我面子,我凭什么拿他当舵主?”徐阳逸冷笑:“想让我消失?我就给他看看,末法时代的资源,只要我徐阳逸想要,他要拦我,就算他是筑基前辈,也照样拦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