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2章:冲顶(四) - 最强妖孽

第1312章:冲顶(四)

话音刚落,他的身后骤然展开十六片金色羽翼,流星一般冲向第六空间。 迎接他的,是已经和神孽同等强大,恐怖至极的魔气! 浩瀚如海,巍峨如山,让整个第六空间都在震颤不已。 “真知者,你确定要淌这趟浑水?”黄昏领主的声音划过天穹,如同万魔咆哮,已经扭曲到了极致。 刷……阿尔法面容渐渐年轻,眼中带着冷冽的杀意,天神一样降临在第六空间,身旁无数奥术符箓环绕,冷笑道:“就凭你,还没资格质问本馆长。” “本馆长想来就来,想管就管,你算什么东西?没有魔神秘法加持,本馆长让你一个小时都撑不下。” 没有废话,第六空间瞬间爆发恐怖的灵气和魔气的海潮,日月星辰,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一圈圈五颜六色的波纹撕裂虚空从上方爆发。而半蹲在楼梯上的徐阳逸,已经全身灌注捕捉着上方的一切。 只剩自己了…… 无人再可为自己分担。但正因为这样,才不能辜负他人苦心。 第六空间的战斗异常激烈,阿尔法和黄昏领主棋逢对手,真知者和魔神化身的决战撕裂虚空。他心急如焚,却死死按捺着已经快凶兽出笼的焦灼,肌肉紧绷却脸色平静地等待。 五分钟,十分钟……十二分钟的时候,他的身形骤然射出,化为一片黑光,瞬间冲过门口。 第六空间已经成为真正的地狱,魔气沸腾,火焰燃烧在一片片植物之中,虚空坍塌无数。他全力冲向边缘的石梯。黄昏领主目光一闪,正要出击,却猛然回过头来,死死盯着阿尔法。 禁术…… 九环魔法! 阿尔法面前,形成足足九道魔法环,光暗,植物,空气,水……一圈一圈,化为深邃的宇宙,正中央的他如同被神明加护,微微抬起手指。 “神罚!!” 轰隆隆!一道磅礴的光柱从空中冲下,将黄昏领主完全笼罩其中。而就在同时,徐阳逸已经一步踏上了第七空间的石梯。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百四十分钟,还有七八九三层空间,两大看守者。 仿佛孤独的猎鹰翱翔于虚空,随着靠近第七空间,一股超过了神孽一丝的魔气,仿佛战书一样恢弘喷发,而且……非常熟悉。 戴斯卡德里波谷! “是你啊……”他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住心中的波动。狠狠咬了咬牙。嘶哑开口:“肯德拉莫。” 事到临头需放胆! 一路上,阿尔法已经和他完整了整个计划,谁都没有犹豫的时间,更没有反悔的机会,一旦下注,买定离手。 直呼对方的名字,然而肯德拉莫却没有丝毫怒意,反而带着一丝隐藏得极好的急促呼吸立刻问道:“你决定了吗?” 徐阳逸微微张嘴,心脏已经狂跳起来,谋划太虚,从语言,到态度,甚至语速,都必须达到演技的巅峰。 “对手……很强。”他答所非问地说道。 肯德拉莫的声音沙哑中深藏着一抹极致的悸动:“比神孽更强一丝,毕竟,这是挖掘了所有生命潜力,用数千年寿命换一天的完全爆发。” 心战,已经无声展开。 谁都以为对方不知道,心怀鬼胎的两人,在这个小小的,却危险无比的舞台上互飙演技。 徐阳逸再次沉默了下去,数秒后,肯德拉莫终于忍不住问道:“那么,你决定了吗?” 徐阳逸仿佛极度犹豫,最终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可以。” “但,只是一部分。” “一部分?”肯德拉莫的声音也透露出一种关切,好似真的全部为对方考虑。徐阳逸拉了拉斗篷,隐藏下晦涩不清的目光,沙哑道:“你是太虚。” “即便你怎么衰弱,也是太虚!” “如果你连一个尊圣都无法几分钟斩杀,那我还带着你做什么?另外,如果你敢趁机做点什么,我……会把你拉入神识战,不死不休!” “你多虑了。”肯德拉莫只是微微一顿,立刻开口:“我们是一体的,我怎么会害你?” 徐阳逸脸上已经浮现一抹冷笑,无限之真的视野中,银灰色的瘢痕已经侵吞了他身体的五分之二。 不会害我? 收敛眼底的寒芒,他神识之中完全放开对自己身体的控制,顿时,一股混乱,阴冷的气息,仿佛饥渴的风沙,瞬间冲入他的身躯。 滔天魔气瞬间旋转,成为一个恐怖的旋涡,肯德拉莫降临! 一里一外,貌合神离。徐阳逸的神识在识海之中呼吸急促,强压着要跳出胸腔的心脏,死死盯着对方一举一动。 来吧……咬钩吧…… “啊……”徐阳逸肉身浮现出一抹邪气的笑容,随后闭上了眼睛,几乎是颤抖着感受全身喷薄的活力,肯德拉莫嘶哑欲哭的声音哽咽响起:“年轻的滋味……” “真……好……” “快一点!”徐阳逸貌似急促的催促从神识中响起:“恶魔烘炉即将爆发,我没有时间!” 肯德拉莫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无知的蛆虫…… 熵魔之心是无解的,居然敢对本王大呼小叫,卑微的人类……死亡是你最好的归宿。 “别担心。”虽然已经给徐阳逸打上了死人的记号,但是它的声音却如同春风拂面,温柔无比:“上面的魔气,达到了尊圣中最强的境界。” “不过,还不是我的对手。” 话音刚落,他抬头看向顶峰。 “太虚魔王……压制到尊圣境界……”他深深看了数秒,嘴角忽然浮现一道微笑。 果然。 这里有一个无上的存在。 那……才是自己真正的机会! 神识之中,徐阳逸死死盯着这一切,不放过肯德拉莫任何一个表情。已经屏住呼吸。 就在对方刚刚获得肉体五分之三的操控权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对方的魔气瞬间波动了一下,非常轻微,如果不是他用无限之真全神关注,根本不会感觉到。 而瞬间平息,是因为看到了庞大无比的新路雅得。徐阳逸捕捉到了这道极其隐晦的目光。 咬钩了…… 这个老奸巨猾的太虚,终于咬钩了! 他咬牙摸上了自己的胸口,闭上了眼睛:“你动心了啊……刚才……你差一点就要立刻动手,毕竟,取得我五分之三的控制权也是一大进步。” 他扬起一抹森寒的笑容:“但是……如果能取得全部所有权呢?” “身为恶魔的你能放过这种毫无危险夺舍的机会?” 徐阳逸可能打开完全的使用权吗? 有! 因为……新路雅得! 如果说,戴斯卡德里波谷是肯德拉莫得到一部分肉体控制权可以斩杀的对手,但新路雅得绝对不是! 这是一个衰弱到极点的肯德拉莫都必须全力以赴的对手。是真正的太虚之战。直白说,新路雅得根本不是肯德拉莫获得徐阳逸五分之三“身体权限”可以战胜的对手。 只要徐阳逸要走到恶魔烘炉巅峰,就必须给肯德拉莫完整的身体。这是无解的死结。 所以,肯德拉莫没有动,他要放下徐阳逸所有忌惮,即便这次拿到了五分之二的控制权,它仍然选择了忍。 “真的是死结吗?”徐阳逸舔了舔嘴唇:“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 所谓谋划,不是看有多么精细,而是看对方的执念够不够深重。 刷……他的肉体平地一闪,直接出现在第七空间。就在它面前,一头仿佛半人马的巨大恶魔,浑身燃烧绿色火焰,头顶一道深深的沟壑,浑身鳞甲,傲立于第七空间中心,对着他发出一声剧烈的嘶吼。 “人类!” “我们终于见面了!” “来吧,死在我的刀下,是你的荣耀!” “蛆虫。”徐阳逸的肉身神色带着难以言说的邪恶,黑发斗篷齐齐飞扬,桀桀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 他张口吐出一只漆黑的骨质手掌----这是它的本命法宝。藏于灵魂。 顿时,漫天黑云弥漫,顶峰的新路雅得深深看了一眼,就在刚才,它感觉到这个人类不太一样? 不过,它发现自己的神识居然无法穿过这片黑雾。冷笑道:“蛆虫,故弄玄虚。” 它不知道,就在黑雾之中,徐阳逸的身体骤然爆发出一声根本不似人类的尖啸,闪电一样朝着第七空间冲去。 戴斯卡德里波谷挥舞着巨大的战刀,然而就在这一声尖啸响起的瞬间,浑身都抖了抖。 “这是……”它以为自己听错了,浑身鳞甲都倒竖起来,一种震慑心灵的恐惧无声侵入心脏。 四面八方,一片黑暗,它感觉自己就像海中孤岛,一只恐怖的海妖正在层层黑暗之中凝视着惊慌失措的自己。 怎么可能…… 自己现在有多强,它非常清楚,魔神伟力激发了它所有潜力,就算只剩下这一天,也足以拦住那个该死的人类! 刷……忽然,黑雾中无声分开,徐阳逸的身形缓缓走出,带着一抹邪性的笑容,它情不自禁地抖了抖,想咆哮,想高呼,却什么都喊不出来。 反而死死抓紧了手中长刀。 “因为我赶时间。”徐阳逸肉身沙哑开口:“所以,你该庆幸。你会死的很愉快。” “你……你到底是谁?!”戴斯卡德里波谷深吸了一口气,凝重开口。 这不是那个人类!对方张开嘴,吐出每一个字都仿佛打开一条地狱裂缝。就像……就像太虚…… 它疯狂想传递神识,然而根本出不去。徐阳逸沙哑道:“别多费心了,本王的本命法宝你还能传递出去,简直笑话。” 他手猛地一合,虚空崩裂之中,四面八方出现血红的裂缝,夹杂着断裂的规则链条,轰然冲向戴斯卡德里波谷。 太虚魔气涌动,遮云蔽日,戴斯卡德里波谷愣了愣,下一秒爆发出惊恐至极的尖叫! 不是像魔王…… 这种恐怖的魔气,这种地狱深处的杀意……这种被世界孤立的恐怖感…… 他,他就是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