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4章:绝杀(一) - 最强妖孽

第1314章:绝杀(一)

“轰隆隆!”无尽的魔气游走第九空间,虚空片片碎裂,两大太虚全力出手。恶魔的战法和人类不同,大多依靠本体。它们本体带起的狂暴魔气简直堪称毁天灭地。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疯狂爆发。 病虎遇饿狼,它们竟然战了个半斤八两。 雷霆奔走的识海中,徐阳逸屏住呼吸,死死盯着一切。 借力打力,驱虎吞狼。新路雅德不会容许肯德拉莫过去的,而肯德拉莫必定会过去,恶魔烘炉才是它重来一次有希望冲击魔君的关键。 他在等,等待两位魔王两败俱伤的时候,只要发动无限之真,就能变换恶魔躯体重新掌握主动权! 随后恶魔烘炉爆发,一切在此终结。 说易行难,多了一秒,晚了一秒,结果都完全不同!两位太虚魔王交手何等迅速,千载难逢的机会恐怕只是白驹过隙。外有恶魔烘炉爆发越来越逼近,三方的巨大的压力,让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咔擦……咔擦……无声的秒针仿佛响彻他的脑海,心跳都为之安静。忽然,他的眉头皱了起来。随后立刻站起,警惕无比地看着四周。 就在刚才,仿佛耳边有什么声音划过,但立刻消失无声。 刷!!还不等他仔细听,欲望符箓骤然划出漫天紫芒,将徐阳逸牢牢包裹在内。 雷海一般,天际将倾的神识海中,欲望符箓就像一只充满警惕的眼睛,正死死戒备着虚空中一种难以言说的东西。 徐阳逸神色凝重了起来,因为……他也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存在,已经悄无声息地进入这里。 很……微渺,却带着难以言说的宏大,很难形容这种感觉。 这可是他的神识空间!他的识海! 而且……肯德拉莫没有丝毫察觉! 有什么东西……是谁? 灵体化的他死死盯着四周,然而,四面八方一片安详。 数秒后,毫无动静,他皱了皱眉:“难道是我听错了?” 就在此刻,耳中一个非常低微的声音再次响起:“卡……卡俄斯……” “你……来了……” “我已经废了……救救我……我不想死……有人……有人打开了诸神熔炉的永生禁制……求求你……看在……” “看在……我们也战斗了几万年的份上……” 声音谦卑,甚至说是可怜。然而就是这个声音,让徐阳逸全身都冒出一层鸡皮,整个灵体都波动不已! 诸神坟墓,能叫出卡俄斯名字的……只有一个人! 欲望第一柱神!诸神黄昏的源头! 它果然还没有死! 随着对方最后一个字落下,他胸口中从未主动反应过的卡俄斯之种爆发出万道绿光,经脉一样密布徐阳逸的全身,闪烁了好几下,随后暗淡了下去,重新回归徐阳逸的胸口。 “你……”声音颤抖了起来:“我认输了……不要……还有最后几分钟……我不想成为这个可怕禁制的囚徒……” 刷……卡俄斯之种再次爆发出一片绿芒,随着一声竭嘶底里,却毫无中气的惨叫,那个声音完全被隔断。 徐阳逸站在原地愣了数秒,随后呼吸急促的看着光幕,狠狠骂了一句。 “艹!” 巨变将至…… 现在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变化! 而且……是一个人力根本无法掌握的变化! …………………………………… “滚。”外界,已经完全魔化的肯德拉莫双翼展开,挥洒之间滚滚魔息喷出。此刻的徐阳逸肉体,已经成为一个高大的银灰色恶魔,身体中央一只巨大的眼睛,极其有恶魔特色。 回答它的,是一声剧烈的咆哮,银色星光充斥天穹,所过之处,虚空尽皆化为虚无。星辰龙翼横空,行走之间,星辰陨灭于脚下,狂风撕裂虚空,身后爆发出巨大的旋转黑洞。 “想去恶魔烘炉?那就先过了本王这关!不过,我还真要感谢你,帮我捏死了那只恶心的蛆虫。” “该死……”肯德拉莫暗暗骂了一句,这条魔龙实力远超想象,毕竟是压制境界的太虚,太虚威压和一些小技巧对对方根本不顶用!而时间……恐怕只剩下最后的五分钟! 虚空之上,太阳一样的恶魔烘炉已经在一张一缩,黑光滔天而起,一种宇宙都为之湮灭的威压轰然而起,虚空都在它的凝聚下颤抖,那些一圈圈的符文,此刻甚至形成了一种诡异的旋涡,生物链一样朝着太阳中心涌动。 不能拖下去了…… “本王再说一次。”肯德拉莫双翼一振,后退百米,眼底带上了一抹决然:“离开这里,本王欠你一个人情。” “就凭你这个后辈也敢和本王讲条件?”新路雅德仰天大笑:“颤抖吧……然后毁灭吧,无论是谁,在魔神的代言人面前只有死路一条!” “很好……”肯德拉莫深吸了一口气,下一秒,身后魔气暴涨,层层叠叠,好似海啸奔腾。 这片魔气是如此的浩大,仿佛天幕,瞬间新路雅德周围群星暗淡。而一尊巨大的虚影,磅礴无边,已经模模糊糊凝聚在肯德拉莫身后。 它是如此庞大,就算对比第九空间,也丝毫不小。 它是如此伟岸,以至于只要遥望一眼,就能被这种无上魔威折服。 黑雾横空,魔气裂地,一尊巨大的虚无巨人在它身后凝结。 肯德拉莫缓缓抬起手,横布虚空的魔气巨像也同时抬起手。它的脸上无喜无悲,带着一种难言的漠然,猛然一掌摁下。 刷!新路雅德头顶骤然出现一个巨大的云洞,一只巨大的魔气之手,带着冲天烈焰轰然从中爆发,笼罩方圆上万米,地面都随之轻轻一沉。 “难怪敢对本王狂吠。”新路雅得瞳孔尖锐了起来,全身星图立刻闪耀:“很有底气嘛……” 轰隆隆……双翼展开,若宇宙旋转,浩瀚的星辰汇聚成海,波动为扭曲的虚空,一尊比新路雅德庞大雄伟了无数倍的虚影,正在其中升腾不已。 “贪婪的神谕!” 万星同闪,一片璀璨星云冲击波从它身体处轰然扩散,瞬间掠过万载虚空。这是徐阳逸最好的出手机会,两大太虚底牌尽出!下一秒就会决出胜负。然而,他没有出手。 神识海中,他已经浑身冷汗地半跪于地,手中卡俄斯之种颤抖不已,爆发出一道道闪电一般的绿色电芒,深邃,浩瀚,无任何词语可以形容,远比规则宝藏更加可怕! 卡俄斯之种仿佛活了一般,死死握着它的徐阳逸灵体晃动不已,他从对方身上居然感觉到了情绪的存在! 愤怒……杀意,还有漫无边际,如同面对宇宙的战意。他不知道新路雅德和肯德拉莫感觉到没有,但是他已经清楚地感觉到,第九层之上……有什么东西,一种……无法言说,甚至穷尽词汇都无法形容的绝大恐怖,正无声无息地生成。 不能出去…… 这四个字,此刻无比清晰地回荡脑海,哪怕他看到了两大魔王倾力一击,但是他更清楚。 现在,谁出,谁死。 轰隆隆!两大神通凌空交接,这里成为风暴和力量的苍穹,撕裂一切,吞噬一切,没有声音,没有光亮,一切的一切都归寂于最初的“无。” “滋……”肯德拉莫恶魔翼几乎成为碎片,断线风筝一样倒飞出去,而新路雅德双爪在地面上拖拉出深深的沟壑,嘶哑地尖叫着飞退数百米。身后虚空玻璃一样层层碎裂。 “该死……”肯德拉莫眼中赤红,四分半……最后的四分半!这条魔龙的实力强到匪夷所思!它猛然一用力停住倒飞的身影,身后魔像虚影绽放出万道黑芒,双手合十,一圈圈锁链一般的符文正要涟漪扩散,忽然,眼睛却动了动。 不见了…… 新路雅德居然不见了? 魔气消失了,神识中再也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 它愣了三秒,随后,一种极度兴奋的感觉过电一样布满全身,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疯狂地朝着第九层冲去! 新路雅德被击飞,第九层的大门前,终于空无一人! “我来了……”看着越来越近的第九层,它终于发出了兴奋至极的大叫,面容都为之扭曲,肢体都开始不协调,如同沙漠中看到绿洲的疯子,沙哑着,尖叫着,疯狂着冲向第九空间,双眼一片血红。 “我来了……我来了!哈哈哈哈!” 越来越近,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刷!一道身影展开双翼,嘶吼着冲上顶峰,下一秒,爆发出狂喜的尖笑。 “啊哈哈哈哈!!!”它傲立烘炉之巅,残破的恶魔翼颤抖着,毫不掩饰心中的极度激动:“恶魔历史上从未有恶魔到达过距离恶魔烘炉如此之近的地方!只有我!只有我!!” “第十八次恶魔烘炉喷发,赢的是我!是本王!!” “本王才是天选之人!” “看啊……”它无比激动地睁开眼睛,兴奋到发抖的手正要伸出,仿佛去抚摸恶魔烘炉,刚低下头,扭曲的笑容已经完全凝固。 它呆滞地看着第九层中央,再看看顶峰,紧接着,浑身都微微颤抖起来。 一尊巨龙的骸骨散步在那里,星光熠熠,还带着道道血迹,无数星耀的瘢痕横陈其上。 这是新路雅德……但是,怎么可能?! 无声无息,只剩骸骨,这里……在刚才几秒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一只蚂蚁,如今站在恒星的面前。 一位太虚魔王,魔神化身……凭空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