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绝杀(二) - 最强妖孽

第1315章:绝杀(二)

“咕嘟……”狂喜瞬间消失,它干吞了一口唾沫,颤抖着往前看去。 就在骸骨前方,坐着一位斗篷褴褛的生物,不高大,最多一米六七左右。极远处,有七座小小的棺材。 不恢弘。 一点都不恢弘,更像某个地球古代私刑监狱。斗篷生物有一双惨白的手,下方翻涌着一种力量体系不明的气息,就这么背对无尽虚空,静静地坐在原地。 但肯德拉莫的心脏都几乎停滞了,在看到这个生物的一瞬间,它就浑身抽风一样颤抖,冷汗潮水一样蔓延。 刷……它仿佛看到了这个生物背后涌起无数血海狂潮,那是魔王……不,甚至魔君都完全无比比拟的可怕。好像它 扑通……毫无知觉,它的身躯已经五体投地,牙齿格格作响,以额触地,无比谦卑。 无法攀越的高山…… 无法航行的大海…… 宇宙中最深沉的罪孽……无尽的欲望…… 自己在这个生物面前,简直如同幼、童一样的可笑,一样的渺小。 “雅威!?”神识之中,徐阳逸的神识灵体在看到这个身影的同时猛然颤抖,仿佛下一秒就要溃散。就算隔着肉体,那种极端的恐怖,也如同海洋一样席卷全身。 他是树叶。 是狂风暴雨中的一片树叶,即便对方什么都不说,就这么安静地坐在那里,却让他感到心底发寒,灵魂中升起的膜拜。 若面对群星,似站在无尽的宇宙万族之前。微渺的风吹起对方身上漆黑破烂的斗篷,仿佛巨龙展翅,扬起不朽的旗帜。 “这是……”徐阳逸感觉头皮都快炸了,嗓子无比干涩:“欲望第一柱神……” 不需要什么恢弘,它的存在,就是恢弘。 它在这里,就是永恒。 手中,卡俄斯之种已经爆发出万丈绿光,甚至……从未有过的带着凛冽杀气。 谁也没想到,第九空间居然是这样。 即便是了解这一切的徐阳逸也没想到,这和他预想中的恢弘囚牢完全不同。 万籁俱寂,时间恐怕只剩下最后的四分钟,那个生物仿佛艰难无比地抬起手,徐阳逸这才看到,对方手上戴着一个小小的镣铐,被极细的锁链锁住,困在远方七尊棺材之上。 而就在对方抬起镣铐的时候,正片虚空仿佛都被扯动,其中一方爆发出无穷无尽的符文,那是根本难以表述的符文,玄奥,古老,连绵成海,完美无缺。 一根锁链,带动一方虚空。 “打开它……”生物的声音仿佛嘶哑无比,却带着根本不掩饰的急促:“立刻。” “快!!!” 最后这一声拼尽全力的怒吼,虚空隆隆震颤,斗篷下睁开一只金色的眼睛,一点都不邪恶,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神圣之感。怒吼之后,身影咳嗽不止。 “打开它……”它极其艰难的重复着:“我……满足你的任何愿望……” 肯德拉莫没有动,徐阳逸背心湿透,卡俄斯之种早已化为一道光幕,挡住那穿透诸天万界的恐怖威压,他可以理解,肯德拉莫不是不动,不是不开口,而是在这种情况下,如此恐怖的压力下,已经完全丧失了身体的操控能力。 深吸了一口气,他死死握住卡俄斯之种。 这个怪物…… 这个活了不知道多少万,甚至是亿年的怪物……诸神黄昏的源头,一直被锁在这里,这种东西……恐怕已经被无尽岁月折磨地饥饿无比,新路雅德……不是被杀死的…… 而是被吃掉了…… 几秒的时间,对方吃掉了一位魔王,显出完全身体的魔王!这个身体足足有数百米大小,却在这个一米六七的生物面前没有半点反抗力。 不能紧张…… 亦不能激动…… 灵体急剧起伏着,他发红的眼睛看着肯德拉莫,他在寻找,寻找在这个怪物手中可能的一丝机会。 肯德拉莫颤抖着,如同小猫一样从地上爬起来,雅威之下,没有雅威的庇护,根本不可能扛得住如此可怕的威压。 只能听从于生物本能的服从。 “尊敬的阁下……”它谦卑地匍匐在地:“我……要怎么做?” 斗篷生物艰难地抬起手指,轻轻一勾,同时,一个棺材上锁链猛然拉直,又一方虚空轰然作响。一道道浩瀚的符文,顺着锁链直冲它的手臂。 滋啦啦……斗篷上爆射出无穷神纹,那一块对方的肌肉都透明了,神纹直接进入躯体,疯狂杀伐,然而,对方只是浑身颤抖着,一句话都没说。 “好强大的禁制……如果不是禁制在,这一眼,就足以杀死我……”徐阳逸心跳如鼓,这里破烂吗?没错,对比其他重犯的囚牢确实破烂。然而……六大雅威锁住这个怪物的已经不仅仅是禁制了,而是这方天域! 天道囚魔,谁能做到? “它不是不痛,而是已经叫不出来了,这仿佛是对它的力量有反应……等等!”他脑海中霍然一闪,瞬间明亮起来。 不同…… 对方的态度……不一样! 在感觉到卡俄斯之种的时候,哀求放过它。但是,它对待肯德拉莫的态度完全不同,而且,摆出了一幅星空万界我为王的态度。 为什么要这么作? 他呼吸瞬间急促了起来,很可能……面对卡俄斯的态度才是它真正的状态!而它面对肯德拉莫的态度……是因为……它在装蒜! 也因为……毫无威力的雅威根本不足以让人害怕!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中陡然出现。 非常突兀,却如同树根,蔓延无际,深深刺入他的脑海。 “数千万年的囚禁,恐怕早已耗光了它的力量,看到如今这种机会,它不得不凝聚了最后的力量拼死一搏。它已经没有功夫管卡俄斯了,它只能摆出这种姿态!才能在毫无力量的情况下压迫肯德拉莫!” 一个虚有其表的雅威…… 一个被雅威吓破了胆的太虚…… 没有说话,徐阳逸猎豹一般半蹲身体,每一条肌肉都绷紧到了极限,神经如同紧绷的弓,所有灵力都调整到了最巅峰的状态。 秒针的声音在耳畔伴随心跳响起,识海中一片寂静,如同暴风雨前的洋面。 等…… 肾上腺的飙升,却被身体本能死死压住。让他如同最老练的猎人,屏息静气地等待着终结的瞬间。 空气中都似乎想起秒针的卡卡声,没有任何人想到,这里还有第三双眼睛。随着生物刚才的一勾,一个东西从徐阳逸肉身储物戒中飞出,散发着道道光华。 钥匙。 正是肯德拉莫交给徐阳逸的钥匙! 而七座棺材之种,有一具正是华夏金龙棺! “呼……”生物发出一声痛楚的哀鸣,威压丝毫不散,金色的眼睛看着肯德拉莫:“鸿蒙钥石……你恐怕它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吧……” 徐阳逸很佩服这个数千万年仍然健在的老怪物。只剩下一分四十秒了,然而对方仍然不徐不疾,如果不是之前神识中的交流,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强弩之末的怪物。 “任何拿到它的人,都自然能感应到它和恶魔烘炉的联动,所以你尽管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却带着它上来了,很聪明,我喜欢聪明人。” 声音尽量平静,却仿佛拼尽全力,才说出一句连贯的话。 也不得不佩服,在这种争分夺秒的环境,对方还能如此稳若泰山。 它的手再次抬起,轻轻一弹,肯德拉莫原地消失,下一秒,出现在了金龙棺之侧。 “打开它,孩子。” “我承诺,给你无法想象的宝藏。” “是……”肯德拉莫颤抖着蹲下身,抚摸着金龙棺上龙嘴中的锁孔,那种巨大的恐惧让它已然成为提线木偶。抖抖索索地伸出了手。 徐阳逸呼吸轻微却灼热地,死死盯着这一切。 距离那个怪物,现在已经有三千米。 时间,还剩下两分钟。 然而,就在肯德拉莫摸上金龙棺的刹那,他猛然一震,一股过电的感觉,让他鸡皮都起来了,眼睛倏然睁大,比刚才猜测到欲望第一柱神出现更加难以置信! “这是……”他失神地倒退数步:“怎么可能……” 金龙棺盖上,刻着一行金碧辉煌的大字。 真武仙界.苏星瑶。 持欲望之主破碎神格,封禁欲望第一柱神于永恒神墓。 他愣了半秒,猛然看向更远的棺材。 “源生虫巢.甘苏。” “持不破龙神破碎神格,封禁欲望第一柱神于永恒神墓。” “三色之地.血吼。持无畏战神破碎神格,封禁欲望第一柱神于永恒神墓。”等等。 眼前一片眩晕,他忽然明白,苏星瑶对于符箓的执念从何而来了。 这根本不是什么符箓…… 而是……神格! 七大神明,七大神格,七大符箓!说得通了……一切都拉通了,苏星瑶毁灭困龙界之后,来到了提拉冈底斯,打造了恶魔烘炉,并且……在这里打造了神王! 神王怎么出现的? 融合所有雅威神格残片……而他手中已经有了两枚! 如果这些神格能再次合一……是不是…… 他猛地甩头,将瞬间波动的欲望压下去,但无数纷乱的想法根本压不下去。 七大破碎神格为什么在七界? 数字的巧合,履历的巧合,真的是巧合? 七界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不……更可怕的是……七大符箓在七界现世,那么……是不是说明这里的封印已经快要失效了?所以……恶魔烘炉才提前喷发? 七界,昆仑,提拉冈底斯,斯克提奥斯……不同空间,不同的文明,相隔无数光年,现在回顾,居然是在一条完整的时间线上! 卡……就在这时,机括转动之声响起,肯德拉莫的手已经开始打开苏星瑶的棺材,那枚小巧的钥匙转动之声,心脏一般响彻虚空。 “七界……”徐阳逸深吸一口气,猛然睁开眼睛,一片炽热。 “我,要回去!” 最后的一分钟,胜负就在这一分钟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