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6章:绝杀(三) - 最强妖孽

第1316章:绝杀(三)

三双目光死死盯着肯德拉莫的手,无形角逐在沉默中如履薄冰。徐阳逸仍然没有动,尽管他的心已经狂跳如鼓。 他知道,那个怪物同样紧张万分。肯德拉莫或许没有注意到,但是他能感觉到,一种极其神秘的力量笼罩他体外十米,不强,却锋锐如同万刀凌空,刀刀生寒。 只要有一丝异动,后果难以想象! 永远不要用生命去试探雅威的深浅。虚弱是相对的,一个能几秒钟吃完一位魔王的雅威,再虚弱,也绝非他能敌。 只有一次机会…… 最后的五十秒。 空气中,带着一种死寂的寂静,只能听到钥匙敲击在心脏上的咔咔声,肯德拉莫颤抖的手一点点扭动钥匙,随着一声轻轻的“咔擦”,整个金龙棺猛然从内部喷射出无数金光,棺材四角齐齐朝外面一推,一片金色的光幕倏然冲上天际。 欲望第一柱神的呼吸不着痕迹地粗重了一丝,破烂斗篷下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却被它以绝大的控制力压抑着,嘶哑开口:“快一点,孩子。” 肯德拉莫嘴唇颤抖,浑身如同筛糠,咬牙将钥匙轻轻一拧,刹那之间,光幕轰然展开,天光无数,地涌金莲,四面八方自虚无中响起一片片恢弘的吟哦之声,如山如海,极光一般的帷幔铺满虚空,数不尽的玄奥符文,带着沧桑,古老的味道,穿越数亿年,好似帷幔上绝美的刺绣。 四十秒,肯德拉莫屏住呼吸,钥匙随着它抖到不行的手缓缓扭动,每一次转动,天空中的吟哦之声越来越恢弘,牵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很奇怪,事到临头,面对一位古老的雅威,徐阳逸居然完全安静了下来。 他的手已经摁倒了地上,五根修长的手指指节泛白,身体如同最好的运动员,绷成了一张拉满的长弓。弧度优美,充满爆发的力量。 那是冰与火之歌,用寒冰的外表,包裹着烽火连天,惊涛骇浪的内在。 卡卡卡的声音不绝于耳,随着一声悄然传出的机括声,四面八方,涵盖苍穹的吟哦猛然一顿。欲望第一柱神眼睛倏然张开,浑身一抖,紧接着用尽全力抬起左手往前一拉! 如同共工撞毁不周山,瞬间,整个虚空金字塔都发出一阵不堪重负的哀鸣,刺穿它手腕的锁链哗啦一声绷得笔直,如同虚空之剑,封神之刻,紧接着,它扬天发出一声压抑数万年的叹息! “呵……” 无它,这一次……没有符箓出现! 大音希声,徐阳逸几乎没有听到这一声的声音,那一瞬间耳朵都仿佛失聪,只能看到整个第九空间震荡不已,堪比十级地震。 三十秒,肯德拉莫已经浑身是汗,它占据的是徐阳逸的人类形态躯体,原本野性的年轻外形,此刻满头白发,皮肤布满老年斑,皱褶满脸。手如同风中烛火,钥匙随着每一次转动没入孔中数毫米,如今,只剩下几厘米还露在外面。 这是最后的时刻,欲望第一柱神已经用出了它积蓄的全部力量,逼迫着肯德拉莫在这股可怕的伟力下噤若寒蝉,徐阳逸的人类形态……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然而,识海中的徐阳逸仍然没有动。 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霆。 他的灵体周围,神识云雾已经被完全排开,看似没有一点点力量溢出,却在周围千米形成真空地带。无形的狂风吹动他的头发,化为一道道灵光丝线四处扬起,仿佛苍鹰展翅,黄龙出海。 最后的三十秒。 无论如何,他必须出手。 二十秒。 随着咔的一声,所有钥匙没入棺材,那尊数米大的棺材轰然一振,摇曳出漫天金光,那无边的佛国开始缓缓飘散,随风而去,成为柳絮一般满天飘飞的金色光点。 一方天幕上,炸裂出无穷无尽的符箓,随着这些漫天萤火虫一样的光点旋转,开始暗淡,塌陷,崩溃。肯德拉莫已经脱力一样匍匐在棺材上,就连拔出钥匙的力气都没有,干涸的鱼一样喘息不已。 短短几十秒,却耗尽了它所有心力。 刷拉拉……无尽的金光飞旋之中,欲望第一柱神缓缓站起,抬起双手,仿佛拥抱宇宙,斗篷下发出一声似哭似笑的声音,胸口急剧起伏着。 “呵……”铺天盖地的金色符箓形成海洋包围着它,映照出深邃而神圣的身影,它的声音颤抖而嘶哑:“我……回来了……”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它左手的锁链当一声断裂,下一秒,它的躯体陡然膨胀,破烂的斗篷仿佛无边无际,形成一个深紫色的星云漩涡! 越来越大,越来越猛烈,吞噬一切,毁灭一切。 “啊……多么美妙的味道……” “这让人清新的空气……” “北辰……卡俄斯……艾克利斯,米迦勒……我们还真是……好久不见啊……” “哈哈哈哈哈!!!” 死神展翼。 最后的十五秒,被囚禁数万年的魔鬼,从六大雅威的封禁之下,脱困在即! 刷刷刷!一道道恢弘的紫光从漩涡中爆发,绚烂地如同位面新生,星穹毁灭。就在这一刻,识海中的徐阳逸目光豁然一亮! 肯德拉莫体外的力量,那严密如河堤的封锁,松动了一丝! 松懈了! 终于……这个不老不死的怪物,终于松懈了! 无数年的囚禁,一朝脱困……无论是谁,这一刻都再也无法保持镇定。 他甚至感觉到一种狂风骤雨中的独特宁静。 仿佛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就在这种时间都停顿的宁静之中,他的神经都还没有反应,身体已经如同最精密的仪器,自己动了起来! 双瞳顷刻化为黑洞,无限之真在冰一样的平静下岩浆一般全部冲入自己肉身的右手,肯德拉莫的右手,也是…… 握住钥匙的那只手。 轰!!一片黑色的魔气冲天而起,欲望第一柱神的狂笑戛然而止,震惊地看向肯德拉莫。下一秒,它就听到了一声震颤心神的声音。 卡。 钥匙……在往回转动! 零点一秒的死寂。 “不!!!”下一秒,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与此同时,本来即将消散的符箓,化为金色海洋漩涡,围绕着第九空间旋转的光点猛然一顿,紧接着……众神归位! 刷刷刷!漫天风雨之声响起,所有符箓若时间倒转,有序地逆流起来,第一个,第二个……第十个,第一百个,一万个……第……无数个! 阵阵嗡鸣声中,即将溃散的符箓全部回到了原有的位置!绽放出漫天华彩! 从希望到失望。 从天堂到地狱。 身体的操控褪去,肯德拉莫立刻从磅礴的威压中醒来,但是还没有出手,数千米外,一片难以言喻的浩瀚伟力已经勃然爆发! “打开它!!!”深紫色的漩涡中,一声如同雷霆的声音炸裂虚空,一只苍白而布满周围的数十米巨手猛然伸出,虚空中一道铁链轰然绷紧,无穷的符箓刺入它的躯体,透明而神圣,绞杀着它体内的一切。 “以神之名,我承诺赐予你不败的生命!!” “打开它!!” 回答它的,是钥匙飞快扭动的声音,四面八方虚空符箓越来越凝固,欲望第一柱神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随后完全炸裂:“凡人……你找死!!” 天风炸裂,怒卷星辰。虚无的空间中符箓爆闪,万神镇魔,伴随着欲望第一柱神压抑着剧痛的闷哼,一个数千米的黑球出现手掌之中,不知道由何种力量构成,银白的符箓萦绕其中,仿佛宇宙坍缩。 那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毁天灭地的力量。长波浩渺,飞镜无根,天河倒挂,万星高悬。 在这个湮灭一切的黑色球体之下,是人独自面对宇宙的恐惧。是恒河沙,无穷大与无穷小的剧烈反差。 这种让人心灵战栗的感觉吞没一切,席卷心灵。识海之中,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下一秒,魔气冲天而起!黑潮浩荡之中,一道人影若离弦利剑,直冲对面宇宙一般的漩涡! 狭路相逢勇者胜! 九秒。 “给我滚回去!!”黑色光球轰然爆发!群星暗淡,天穹晦涩,天堂到地狱的体验绝不美妙,欲望第一柱神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种难言的怨毒:“打开它……人类,我承诺,一切既往不咎!” “我以神明的名义发誓!!” 回答它的,是一片恢弘的黑雾全面绽放,虚空黑莲,于苍穹中俯瞰地狱。数不尽的狰狞的倒刺顷刻间高耸入云,接踵摩天,纠结成为一闪恢弘的门扉! 轰隆隆!随着一声巨响,无往不利的杀生瞬间破碎,如同纸糊,一片漆黑色的雾气风卷云涌,四面八方,若亿万旌旗直逼宇宙漩涡。 弑神之毒! 八秒! 苍茫黑雾之中,欲望第一柱神眼中杀意无限,还有三秒时间,只要给它五秒钟,它有希望将这个禁制打出一个破绽,前提是对方彻底打开那具棺材。 没有说话的时间,也没有考虑的机会。 这是终焉之刻,这是欲望第一柱神的诸神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