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7章:绝杀(四) - 最强妖孽

第1317章:绝杀(四)

无言中的焦灼,急切,随着它一声响彻虚空的怒喝,积蓄的所有力量全面爆发,漩涡中……伸出了七十二只符箓凝聚的巨手。 卡拉拉!随着它困兽犹斗的全面爆发,虚空中七道锁链好似斩破天穹的利剑,死死拉住了它的身形,绷得笔直。随着锁链每一次剧烈震荡,这方天穹都好似崩溃,无数符文汇聚锁链之上,竟然响做一片海潮,全力锁住这只疯狂的古神。 “陨星湮灭华章……”伴随着它呢喃一般的声音,七十二只手扭曲成一个规则的圆形,其中烟波浩渺,霞光普照,不到半秒,竟然出现一颗恒星虚影。 它没有立刻出手,磅礴的神灵伟力撕扯着濒临崩溃的虚无,仅存的一丝神识疯狂扫荡四周,然而,其中却根本没有徐阳逸的影子! 吞噬符箓发动! 恶魔行走虚空,欲望第一柱神只是看了一眼,随后所有锁链疯狂嗡鸣起来,铺天盖地的符箓之海横贯苍穹。然而,这一切都无法阻拦它手中那颗恒星一般的光华闪耀,光裂大地,神临人间,恒星虚影伴随着它痛彻心扉的闷哼,全面炸开! 以它为中心,无穷无尽,层峦叠嶂的漆黑光华扫荡九天十地。震慑亿万生灵。在这威临位面的天光扫荡之下,一道身影闷哼着倒飞而出。在云层般的黑雾中展露出恶魔的外形。 徐阳逸死死咬着牙,浑身都是血,此刻的他已经是恶魔形态,但恶魔翼近乎完全破碎,一道道可怖的伤痕出现体表,深可见骨。如同身处十级台风,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该死的怪物!”他焦灼无比地看了看恶魔烘炉,虚空中一圈一圈黑色的波纹被疯狂吸纳进去,因为剧烈的汲取而颤抖,已经在第九层形成了一个残月投影,此刻正飞快朝着满月进化! 而对方,就在满月之中。 应该只能在月影之中才能接受恶魔烘炉的爆发……他血淋淋的双翼猛然一抖,硬生生停住身体,不管身上火烧一样的剧痛,疯狂朝着前方再次冲去! 冲锋之势,有进无退! 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的时间,现在能做的只有冲,冲,冲! 卡卡卡!双臂成为盾牌,下半身双腿膨胀,全身长出无数倒刺,殖入装甲覆盖,如同重型坦克,拉扯着狂风与暴虐,极速的冲击让浑身燃火,流星一般轰鸣着撞了过来! “蛆虫!!”就在此刻,一个暴怒无比的声音在徐阳逸体内爆发,肯德拉莫几乎都要疯了,神识中的声音如同雷海:“你怎敢……你怎么做到的!” “一魂双生……你竟然敢欺骗伟大的肯德拉莫!!” 图穷匕见,随着这一声落下,正在全力冲击的他狠狠咬了咬牙,一种难言的感觉从体内爆发,肯德拉莫已经再不掩饰,他的体内全面告急,熵魔的力量化为一片片银色瘢痕,疯狂冲击着他所有基因。 “该死!!”他狠狠骂了一句,猛然停住前冲的步伐,内忧外患,这种力度根本不足以冲破神明的牢笼。 七秒! 最后的七秒! 七秒钟到不了千米的满月范围,魔神印记无法被抹消,熵魔之心也无法消失!而他……距离恶魔烘炉还有整整八千米! “你找死!”徐阳逸眼睛也红了,什么后手?现在完全不需要了,争分夺秒的时刻再无顾忌,放开一切,只有拼死一搏! 杀! 神识猛然暴动,丹田中南明离火轰然爆发,卷起滔天火浪,紧接着,欲望符箓,吞噬符箓,如日月西沉,一东一西,从识海中缓缓浮现,围绕着心脏旋转不已。 “这是……”神识中,肯德拉莫倒抽了一口凉气,然而徐阳逸已经没法去管了,调动出这三个压箱底杀招的刹那,他已经如同利剑,再次冲击出去! 殖入装甲第二次变化,这一次……他双手都化为长剑,防御是不可能了,肯德拉莫在他体内的战斗瞬间翻江倒海,一道道血液从他毛孔七窍中喷涌而出。现在只有用最强的进攻去换取防御。 “该死……”欲望第一柱神眼睛也红了,深紫色的宇宙漩涡猛然膨胀,一颗颗星辰漂浮其中。 “银河星爆!!” 轰!! 这里已经没有一个活人,如果有,它们就能看到金字塔顶峰炸裂一轮刺目的太阳,照亮诸天万界,照亮永夜的深邃。 新生和毁灭交缠,它的眼角都在抽筋,最后的六秒……很可能时间已经不够了!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 一层层群星陨落的爆炸绽放虚空,拉扯出死亡的虚无,就在这毁天灭地的场景之中,它陡然看到了一道绿色的影子,闪电一样朝着它刺来! 刷!紫色星云骤然展开,里面是无数的手,带着凄厉的嘶吼疯狂抓向那道影子,忽然,影子顿了顿,颤抖不已。 神识之战…… 肯德拉莫毫不犹豫地在神识中发起了神识之战!苍白的识海之中,此刻已经电闪雷鸣,一方苍茫如海,一方奔腾似电,两座巨大的城堡轰鸣从云雾中拔地而起,成为遥遥而立的云顶天宫! “蛆虫……”肯德拉莫面容无比狰狞,身体都在颤抖,它无法想象,对方居然能做到这一步,逼迫它展开神识战。 那朵火焰还好说,但是那两枚符箓,刚刚一接触他就知道绝非自己可敌。 长久的谋划……数百年的忍耐……它无法忍受,更不能接受! 就算死,也要拉上这个该死的人类! “来吧……”它目光赤红,双手抬起,城门之外,无数黑雾凝聚,化为接天壤地,无穷无尽的恶魔之海。 徐阳逸神经同样绷紧到了巅峰,右手抬起,杀气四溢,万千鼓点同响,白色海潮中数不尽的古华夏士兵操戈而起。与对面的恶魔海潮遥隔星河。 “杀!!!” 双方几乎同时下令,苍凉的号角声响彻识海,无穷旌旗飘扬,万鼓雷殷地,千旗火生风。人魔之战瞬间化为杀戮的海洋,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数不尽的神识飞散。 与此同时,体外无数的欲望之手已经紧紧抓紧了那道绿色的影子,因为它使用了力量,七根锁链再次爆发出通天符箓吗,随着它响彻苍穹的悲鸣哀嚎,星云漩涡猛然颤抖,将影子拼命拉了过去! “人类……”欲望第一柱神的声音都嘶哑了:“打开它!你还有最后四秒!” “否则,就陪着我一起死……” 话音未落,漩涡忽然一抖,它难以置信地看着影子。 这不是人手…… 而是……植物…… 它目光微微一抖,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放眼看去,云分雾散,深邃的苍穹之中,一个数十万米的巍峨身影无声傲立,庞大的枝丫遮云蔽日,蔓地的根系虬曲苍劲,无穷无尽的黑色毒雾缭绕其上,仿佛黑夜中矗立的泰坦巨人。 狼毒原形! 枝叶摇曳,如同星汉,接天壤地,叶冠盖云,下一秒,所有枝叶全部扬起,矛一样对准庞大的漩涡刺来。 若万龙奔走,虚空瞬间破裂,这一秒,欲望第一柱神的心沉到了谷底。 没有办法…… 妖形太过庞大,以它现在的实力,被封印了无数年的力量,根本无法一秒内斩杀如此庞大的生物! “呵……”它闭上了眼睛,星云颤抖:“想不到……” “居然是一个区区人类……” “但是……” “弑神的罪罚,会让你永不超生!!” 随着这一声怒吼,四面八方瞬间化为永夜的黑暗,荡漾起死亡的漩涡,一只只紫色的手从漩涡中伸出,凝结成一个个诡异的法印。 “就和我一起去吧……” “去永世无法更醒的冥河,忏悔你的原罪!” “永夜天堂华章!” 轰!!! 无法形容这一招的可怕,整个虚空金字塔瞬间碎裂,成为行星带一样的石块萦绕周围,再被恐怖的冲击波湮灭,吞噬。一个方圆十几万米,遥无边际的黑洞呼啸着出现,所有狼毒根系……那些无往不利的枝叶简直玻璃一样破碎,成为一片绿色的风暴。 三秒。 决定一切的最后三秒。 神识之中,古华夏士兵忽然顿了顿,紧接着,百分之六七十带着一片哀鸣,成为风中飞沙,飘荡识海,代表徐阳逸神识的城堡只有最后一层薄薄的兵力防护。 身体受到重创,神识焉能保全? 肯德拉莫眼中凶光大炽,嘶哑地咆哮道:“杀!!” 不需要问为什么。 对方死了才是最好的答案! 玉碎,瓦焉能全? 随着响彻空间的狂呼,无穷无尽的恶魔潮水一样冲向徐阳逸的城堡,那座城堡就像卸掉重甲的士兵,已经完全袒露在它们面前。 徐阳逸灵体剧烈波动,身体受到重创……就连神识都无法防护了么…… “迎敌!!”随着他一声大喝,仅存的所有士兵持矛在手,如同海中礁石一样迎击着四面八方汹涌的恶魔之潮。 虚空金字塔,毁天灭地的力量将狼毒摧残得支离破碎,就在冲击波到达的一瞬间,徐阳逸已经用枝叶形成道道防护,然而根本没有用!带着这位神祗数万年的怨恨,带着对方积蓄不知多少年的力量,他的力量完全不足以抵挡。 “死吧……”欲望第一柱神闭上了眼睛,绝望的声音响彻虚空:“结束吧……让一切归于寂渺……” 然而就在此刻,在一层层的枝叶崩溃后,星云漩涡中猛然睁开一只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头顶。 头顶,绿叶纷飞。 弑神之毒对它完全没用,然而……它感觉到了一种更加恐怖的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