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8章:一日囚(一) - 最强妖孽

第1318章:一日囚(一)

两秒! 恶魔烘炉已经爆发出万丈光华,投影近乎满月,同一时间,星云漩涡上空飘飞的绿叶渐渐消失,露出了其中一抹璀璨的光华! 如同绿色的水晶,耀眼而无暇,似天上的明月,光耀万界。 那是一枚一尺长的结晶,布满了玄奥无比的符箓。藏于狼毒被斩飞的枝叶中,之前根本没有看到。 “这是……”它愣了愣,随后嘶哑惊呼道:“卡俄斯的遗泽……混沌之刺?!” “刚才……是你在这里!?” 这怎么可能! 凡物,是无法调动雅威的东西的!卡俄斯……它如何不知道对方混沌之父的威名,当年的战争,这个该死的生物硬生生阻拦了自己的一只大军!这样的高阶雅威……怎么可能被人类调动! 就算是遗泽,也不过是寄存在凡物体内,根本不可能离体而出! 但现在就是这样,孤零零地悬挂高空,成为弑神之剑! 没有回答,狼毒此刻已经近乎光秃秃的了,随着一声撕裂空间的巨响,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成为此刻唯一的光芒。 “你……”**第一柱神难以置信地看了狼毒一眼,随后力量全面爆发,伴随着怒潮一样的嘶吼,仅存的雅威之力火山一样冲了上去。 刷! 绿光一闪,混沌之刺透体而过。 不在乎有多少抵抗。 不在乎是谁抵抗。 神说杀,那就是必杀。 虚空中留下一道翠绿的痕迹,经久不散,星云漩涡抖了抖,寂静了半秒,随后,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 “啊啊啊啊啊啊!!”难言的剧痛冲击着**第一柱神的每一条神经,虚空禁制,混沌之刺,还有希望的完全幻灭,三重压迫之下,它终于无法保持平静。 卡拉拉……它感觉到全身每一个细胞都被混沌吞噬,混沌之神,万象之父……它直觉是可以挡住的,毕竟是遗泽,并非本人操控,但是事实却大大出乎它的预料。 然而,仅仅零点一秒,星云漩涡再次一颤,它猛然睁开眼睛。 不对…… 不对!! 这是……真实的欺骗! 它战斗经验何其丰富,立刻明白了,确实,它可以挡住混沌之刺,不过,这是假象。 无论任何时候,它都可能看出,但绝非是封印了无数年,又仅剩两秒的现在! 为了抵御这一击,它倾泻、了所有力量,那么……真正的攻击呢? “真是想不到……”它没有再动,长叹一声:“被封印了这么久……这个宇宙……已经出现了这样的后辈么……” 扑! 下一秒,一点翠绿的光芒从漩涡中心爆发!带着**第一柱神撕裂天际的哀鸣,开始只是一点绿芒,紧接着化为漫天绿霞,一道道符箓奔走星云漩涡全身,虚空中七道锁链被绷得笔直,绿叶环绕为海洋,整个金字塔瞬间出现无尽裂痕! 就在他身后,魂狩无声闪现,吞噬符箓覆盖,藏匿虚空,牵引着混沌之刺,于无声无息中刺出致命一剑。 卡拉拉的锁链晃动之声弥漫空间,无数的生物灵体从漩涡中飘飞而出,仿佛被它吞噬的灵魂,形成蔓延无际的海洋,随着它每一声哀嚎而波动,静静地在天空中看着这位雅威最后的结局。 光。 只有光,无限的光,神圣的光。 璀璨,绚烂,无法言说,绿色的混沌让这里成为森绿的圣殿,于破灭中展露新生。 “你不错。”**第一柱神的声音响起:“相当不错。” “我很欣赏你。” 它的目光看向了对面,漫天绿叶风暴中,一株残存的植物,树冠全毁,枝叶百不存一,躯体也十去六七。只是它的根系,已经蔓延到了满月的光晕之中,正在烘炉正下方。 可想而知他肉身已经到了怎样的状态,说濒临破碎都毫不为过。 “啊啊啊啊啊!!”下一秒,绿光旋转,伴随着它绝望的哀鸣,整个漩涡疯狂收缩,最后,再次成为那个只有一米六七的生物,背上一根晶莹的绿色晶体,喘息着趴在地面,颤抖不已。 零秒。 轰隆隆……一股令心灵颤动的力量铺天盖地而来。那是积累了数万年的宏伟,是宇宙的奥秘。 十八地狱,所有恶魔抬头看向天际,就在它们上空,一个黑色的太阳已经完全成型,从宇宙中涌来的无尽力量,形成浩瀚的漩涡。这些漩涡中,有魔气构成的恶魔虚影,有其他诸多生灵的虚影,就像生物进化的链条,恶魔烘炉就是它们的中心。 “终于……”虚空之上,十八魔君感慨地看着上空,一位位魔君举起翅膀,挡住自己的眼睛:“虽然发生了很多事,甚至我们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终于开始了……” 无数的角斗场上,数不尽的恶魔站起,神色虔诚而谦卑,紧接着,由魔王带头,所有恶魔齐齐跪在了地上。 低沉的吟哦声响了起来,紧接着越来越大,欺骗之间,原初之间,寒冰终结之间……一个个地狱,一位位恶魔,念诵出响彻地狱的华章,仿佛在宣告着一切的终焉。 灰熊亲王半跪于地,眼中还带着不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次恶魔烘炉喷发太过诡异,这中间……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然而,没有时间给众恶魔考虑了,零点几秒之后,黑色太阳缩了缩,紧接着,诸天万界,全都能看到提拉冈底斯巅峰,爆发出一片恢弘到极点的光华! 黑。 纯粹的黑。 划过宇宙的寂渺,撕裂永夜的沉寂。 明明是黑色,却比阳光更加耀眼,比群星更加璀璨。 那是停留心底的伟岸,和光亮无关。 那是唤醒位面的神泽,数万年一度的辉煌瞬间 虚空神国。 无数光年外,都能看到一片无法直视的黑芒,任何位面毁灭,新生,都无法相比。 光之所过,一切生物膜拜,所有提拉冈底斯麾下位面,无一个生物可以在这片伟力之下站立。紧接着,随着一片片震天动地的吱吱吱的声音,铺天盖地的黑点,太阳黑子一样,随着黑光炸开,化为无穷无尽的流星,喷洒到提拉冈底斯四面八方。 这是新生,也是一个轮回的终结。 虚空金字塔,徐阳逸已经看不到这一幕了,这里的空间和外面完全不同。他只能看到头顶的太阳绽放出万道光华,闪耀无数位面。 狼毒躯体没有进入圆月印记之中,但就在那里,数条根系不知何时已经伸了过去,徜徉在黑色的海潮之中。 识海之中,他的灵体猛然一颤,随后仰天长啸,抬起头,眉心绽放出一片银白的光华,残月逆十字的图像毫无征兆出现,一股银白的雅威之力喷泉一样冲了出来。 就在他面前,还有最后几百士兵,将他牢牢保护。外围,则是数不尽的,如山如海的恶魔。 仿佛黎明的曙光,照耀整个识海。 “这是……”肯德拉莫目光一颤,随后怒喝道:“杀了他!!全军出击!!” “杀!!”同时,所有保护徐阳逸的华夏士兵长矛平举,齐声大喊。 迎接它们的,是无穷无尽的黑色海潮。 劣魔,魅魔,永生魔,空间魔……连绵不绝,爆发出疯狂的嘶吼,强烈的冲击让识海都在颤抖。放眼皆是燃烧着火焰的恶魔躯体,而徐阳逸的士兵,就是地狱火海中的海中孤岛。 万魔汇海。 魔影遮云蔽日,仅存的数百士兵瞬间崩溃,化为灵气飞散空中。三百米……两百米……肯德拉莫眼中已经露出了无比的杀意。 只要能斩杀这个杂碎,彻底夺舍……自己还有一条生路! 然而就在此刻,整个识海轰然一震! 有什么东西降临了…… 肯德拉莫全身颤抖,灵体如同蒸发一般升腾不停,紧接着,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该死!!!”猛然跪倒了地上。 烘炉之力降临。 所有恶魔的先祖,孕育和诞生,死亡和毁灭,随着徐阳逸被照射,已经冲入了他的识海。 轰隆隆……一道道金色的霞光从识海云雾中投射下来,似神国降临,无论是雷霆,还是云雾,这一瞬间云淡风轻,汇聚为一个浩大的云洞。 下一秒,一道粗大无比的光华,轰然笼罩了徐阳逸全身。紧接着,一声穿越星穹,超越时空,悠久而伟岸,愤怒而绝望的声音,响起在肯德拉莫耳中。 “不……不……不!!!” 肯德拉莫跪在地上,死死咬着牙,它知道,这是来自于玛门,从神话中传来,踏破万载虚空,直击心灵。 “为什么……”它扬天长啸,声音悲凉:“外面的……一定是雅威……是魔神!他……他怎么可能做到在雅威手下逃出生天!” “这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 “我不相信!!” 它死死盯着光柱中的徐阳逸,对方沐浴在神光之中,显得静谧而安详。眉心中无数银白色的光华喷射,随着巨大的光柱被吸入空中,消散于世界。 光华越来越盛,抵御力量越来越弱,十秒后,随着一声充满哀怨的“不!!!”整个印记,终于完全崩溃! 滋啦……残月逆十字,化为一片黑色的青烟,骤然消散。 “呵……”肯德拉莫苦笑着摇着头,双手撑在地上,绝望地呻吟:“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魔神印记消失不可怕,和它无关。 和它有关的是……恶魔烘炉能去除任何不属于本体的东西,而它的熵魔之心……正在此列! 它已经感觉到了,就在玛门印记消失的瞬间,一道来自于虚无空的目光,无可抵抗,也无法抵抗,已经看向了它。 “逸.费勒斯……”它全身都在这道目光之下飞散,升腾,那些潮水一样的恶魔大军,好似沙子一样溃散。肯德拉莫睁着发红的眼睛,看向光柱之中悬浮的灵体,咬牙切齿道:“我诅咒你……” “我永生永世诅咒你!!你不得好死!你一定会在地狱的烈焰中灰飞烟灭!!灵魂受到魔神不计轮回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