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9章:一日囚(二) - 最强妖孽

第1319章:一日囚(二)

刷……无形目光扫过,肯德拉莫尖叫着化为灰烬。无数的浩瀚魔气朝着上空飞奔而去。 但就在此刻,粗大光柱中的徐阳逸忽然动了动。右手一招,一个巨大的漩涡在肯德拉莫头顶出现,随后全力吞噬着! “不……不!!”肯德拉莫残存的一丝神识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拼命尖叫着,然而没有肉体的他,神识又接近崩溃,怎能抵挡吞噬符箓的吞噬。 虚空金字塔中,恶魔烘炉绽放着无上的威严,无数的生物虚影从诸天万界被吸纳,生物链一样进入太阳的中心,再化为更多的恶魔身影爆发出来,无穷无尽,连绵不绝。 残破的狼毒动了动,随后升腾起漫天黑光,化为徐阳逸的身影。 他的状况不能说好,只能说无比糟糕。 恶魔躯体已经残破得不成样子,整个左半身完全消失,右腿也不见,四肢只剩下了两肢,血在身下喷涌着,形成一个不小的血池。 伤残的地方拼命蠕动,不过这样重的伤,即便以恶魔的再生能力,也不是几年可以好的。 但是,他没有绝望,而是非常平静,他此刻正处于月亮图案的正中心,目光如同星辰大海,遥望头顶的虚空。 “结束了……” 许久,他才嘶哑开口:“一切都结束了……” “提拉冈底斯啊……万魔之巢……我居然真的能从这里杀出来……”他闭上了眼睛,丹药的力量奔走全身,拼命修复肉体,剧痛已经过去,现在只剩下肉体新生剧烈的瘙痒。 又过了几秒,一阵笑声响起,随后,化为带着血沫咳嗽的哈哈大笑:“最后站着的……是我……” “是我站到了最后啊……” 苍茫虚空,只剩下一个人类的声音,猫八二,法海,阿尔法,根本看不到。 悲凉,但足以自傲。 以人类之身,在提拉冈底斯的万魔盛典刻上自己的名字。 以凡人之躯,从两大魔王,一位雅威的博弈中逃出生天。 在这种根本不可能活下来的战斗中,他活下来了,而且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来到提拉冈底斯,以狼毒之身为始,离开,亦以狼毒之身为终……这就是所谓的轮回么……”无尽的困意冲上心头,妖化的后遗症充盈全身,他深深看了一眼永夜的虚空,喃喃道:“好好活着……” “我还会回来的……” 就在此刻,他的头顶忽然爆发出万丈光芒,欲望第一柱神的身影出现其中。 “开始了……”它没有看向徐阳逸,然而声音却是对徐阳逸说的:“无尽的囚牢……终于开始了……” “看看吧……看看雅威的手段,如果你以后能走到这一步,记住今天这一幕……” 话音未落,整个苍穹猛然闪了闪,七根锁链忽然拉直,尽头符箓闪现,下一秒,改天换地! 这里成为了一片星空,周围无数的碎裂星辰,而欲望第一柱神的身影傲然站立。 “这是……”强压住心中的震撼,徐阳逸用力睁大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一切。 这里还有太多没有解开的谜题,比如苏星瑶具体做了什么,比如深渊角斗场和恶魔烘炉的关系,他不想遗漏一丝一毫。 从星穹变化的一刻,他就有了一种明悟,这里已经换了另一个空间,除了他,七尊棺材在同一空间。欲望第一柱神在这里,却也不在这里。 能看到,却永远不能触摸,对方……已经到了一个诸神的囚牢。 它垂下双手,无数的紫色手臂从残破的斗篷中伸出,徐阳逸感觉到,对方的神识已经完全不在他身上,而是……如临大敌。 它已经达到了自己的巅峰状态,虽然这方天幕隔绝了两人,他感觉不到对方有多强,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这是真正的,完美的,最强状态的欲望第一柱神,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初代雅威。 它就这样平静地站立虚空,诸天星辰都仿佛为之颤动。一秒……两秒……三秒后,一只湛蓝色的大手猛然从头顶摁下,与此同时,欲望第一柱神仿佛遇到了前所未有,穿越无数时空的强敌,怒吼着一掌迎击。 轰!! 即便空间被隔绝,徐阳逸都能感到这一击有多么强大,四面八方的行星带纷纷碎裂,化为宇宙的尘埃。 然而还不等他感慨,那只蓝色大手猛然捏住了欲望第一柱神,带着难以抵抗的力量,将对方死死握在手中,猛然一捏!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数不尽的紫色光华从巨手之中崩溃而出,宇宙出现无数的裂痕,星穹都在颤抖不已。 “呵……”徐阳逸眼睛猛然睁大,差点坐了起来。 一击击毙…… 欲望第一柱神居然被一击击毙! 毫不拖泥带水,没有半点反抗,强如对方,竟然好像蚊虫遇到了巴掌,没有丝毫抵抗力! “这是……神王?”他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 这一掌,他不知道怎么说,很简单,很普通,然而却大道至简,仅仅看外形,他自己设想了一下,却根本不知道如何闪躲。 一掌之下,天穹都为之掌握,无论逃到哪里,都是对方掌中佛国。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这不是一掌。 这是道,一条神王之道。除了神王,任何生灵都无法掌握。 “这……就是当日神王击溃欲望第一柱神的一幕?”他愕然看着头顶的天穹,无比感慨。那一掌在脑海中翻腾不去,几乎要驱散了狼毒爆发的后遗症。 眼前越来越黑,然而就在此刻,天空中再次明亮。 欲望第一柱神仍然站在原地,仍然是同一个姿势,气势仍然恢弘。就连星河中刚才破碎的行星带,都完全复原。 “这是怎么回事?”徐阳逸猛地咬了下舌头,惊讶地看着天穹。然而下一秒,又是一只磅礴巨手自天外而来,再次一击即溃对方! 狂暴的冲击波仿佛要冲过隔绝的空间爆发出来,不等他惊讶,天空再次变换,欲望第一柱神第三次出现!而不到十秒,又是第三次神王的攻击,对方第三次湮灭! 他强撑着昏昏欲睡的精神,短短一分钟,对方陨灭了数次,然而,这个无限的轮回根本看不到尽头! 一日囚! 徐阳逸倒抽一口凉气,他明白了,这个禁制完全发动,是将这位鼎鼎大名的雅威,永生永世囚禁在失败的那一刻。 没有尽头,没有时间,它将会在这十几秒中进行看不到尽头的忏悔,永远无法逃脱的无限死亡地狱! “不……这……不是一日……”数秒后,他才深吸了一口气收回目光:“这是……一刻囚……” “十秒的永生,十秒的死亡……无限循环……” “太可怕了……这就是雅威的手段吗?已经完全超越时间和空间范畴的理解……” 自此,他更加坚定了要小心翼翼的决心。 自己现在还没有得到这种至高无上的待遇,那是因为自己不够强,蚂蚁搬山,雅威们根本不介意。对方高高在上,掩盖历史的真相。但是一旦他达到太虚,或者独步,势必会引来可怕的目光。 玛门只是开始。 远非结束。 而玛门的真身,正在七界某个地方看着他。于无穷黑暗之中俯瞰七界,威淩绝顶。 黑暗如影随形,他的眼睛已经越来越重,正要完全闭上,忽然,眼角一片金光流动。 “苏星瑶的棺材?”他眼皮只剩下一条缝了,用尽最后的力量,手指一勾,魂狩游龙一般射出,在棺材里轻轻一卷,仿佛卷到了什么东西,不过,他再也无法仔细看了,终于完全昏睡过去。 一个漩涡,随着他最后的力量落入身体。如果他醒着就会发现,这个漩涡和欲望符箓一模一样!不……就好像是,欲望符箓并不完整,而这里,才补上了它最后的短板! 卡卡卡……虚空崩溃,恶魔烘炉高悬顶峰,下方是永远被囚禁在这里的欲望第一柱神。烘炉好似君临一切的君王,吞吐着,喷薄着,成为宇宙中最辉煌的光芒,创生着,也毁灭着。 空间裂开无数裂缝,似崩溃的房屋,不停掉落虚空的残片,他没有看到,就在他晕过去不久,四面八方闪烁出无穷无尽的光华,形成十八道树形图,江河入海一般汇入恶魔烘炉。 铺天盖地的金光从树形图上奔腾过来,越来越浓郁,越来越伟岸,随着最后轰的一声,恶魔烘炉缩了缩,绽放出有史以来最辉煌的一道闪光。不仅是这里,就连整个提拉冈底斯都赫然可见。 而在这道闪光之中,他已经悄然恢复了人类形态。 人形态仍然是熵魔之心银白的瘢痕覆盖的躯体,此刻在这道照亮宇宙的火炬之光下,瘢痕潮水般褪去,数秒后,他所有血肉成为飞灰,只剩下骨架和跳动的心脏。最后,随着一声无比不甘心的哀鸣,心脏上绽放万道黑光,一个扭曲的符箓化为黑烟升上天穹。 如春阳化雪。 烘炉之下,回归原初。就算玛门印记都无法逃脱,更不要说肯德拉莫。 只要存在,就会复原。至此,费勒斯家族副议长肯德拉莫彻底化为宇宙尘埃。 就在同时,砰砰跳动的心脏上,出现两个沧桑的符箓,欲望与吞噬,一黑一紫,悄然浮现,随后……围绕着徐阳逸开始了疯狂的厮杀! 没有人看到这一幕,提拉冈底斯,上“京”的恶魔都在遥望天穹的绚烂,看着宇宙中一道道喷薄而出的恢弘冲击波,诸天万界,齐齐俯首,对这万年一度的宇宙盛况而膜拜。 轰!!夺天地造化,争日月精华,烘炉的光华照亮孤寂的宇宙,这是从未有过的大爆发,万年的凝聚,史无前例的辉煌,伴随着一道让所有恶魔闭上眼的光芒,十八地狱齐齐一震。 同时,徐阳逸所在的空间也猛然震动,他就像风中树叶,被这一次狂暴无比的爆发彻底冲向了未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