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创团仪式(三) - 最强妖孽

第132章:创团仪式(三)

酒店第三层。 这里,一片金碧辉煌。 每一把椅子,都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整个房间被装饰为一片古风,一只只多宝阁出品的精巧机关人偶,为在座的客人端上一杯杯灵茶。茶杯口一层薄薄的灵气云烟雾绕。桌子上摆着的,也是有年份的灵果。 单单从装潢,陈设上来说。这里显然投入了血本。而作为今天的主人公,吕敢当带着一抹志得意满的微笑,将一个个小巧的锦囊恭敬地递到第一排的观礼者手中,笑道:“今天是在下大喜的日子,小小薄礼,还希望各位前辈不要嫌弃。” “当不得,当不得。”一位胖胖的老者,笑着伸手,仿佛是推辞,缩回来的时候,小巧的锦囊却已经了无踪迹:“老夫也不过练气大圆满而已,怎当得前辈两字。” “且不说前辈已经大圆满,不消五六年必定筑基。就算作为明水甄家,传承三百多年,也当得这两字。”吕敢当笑道。 他自认为,自己会做人,比那些懦弱的修士好太多了。 甄老爷子笑了笑,也不再拒绝。 “徐前辈。”吕敢当将一份锦囊递了过去:“初次见面,日后在下还在明水省发展,还请前辈多多指教。” 一位清瘦的中年男子面无表情地接过锦囊,不动声色地掂了掂,这才挤出一丝笑容:“后生可畏,指教不提,携手大道方为真。” “前辈指教得是。” 他走到了另外的人旁边,甄老爷子和徐老爷子悄然交换了一下眼色。甄老爷子传音道:“你也没去徐道友的创团仪式?” “千刃前辈就在这里。”徐老爷子一句话,让甄老爷子闭上了嘴:“他老人家亲自坐镇,这个面子,咱们磐山市本地家族,不卖也得卖。筑基修士一怒,不是你我能承受得起的。” 沉默了数秒,甄老爷子笑道:“你觉得,此子如何?” 徐老爷子眼中闪过一抹嘲讽:“自以为是……自作聪明。” “五年前,他还在天道之中,根本不知那一役如何惨烈。能在半步金丹的老妖手中活下来,徐道友的资质可是他表面文章可以糊弄过去?” “然也。”甄老爷子赞许地说:“此子行事看似沉稳,实则功利心太过明显。也是徐道友流年不济,千刃前辈与他貌合神离,今日便一清二楚。否则今日哪里轮得到他上位……” “老甄!”徐老爷子的语气严肃了起来:“筑基前辈的是非,不是你我可以评论的!” 此刻,吕敢当已经发完了所有锦囊。一位助理模样的女子走了过来,在他耳边悄然说了两句。 “懦夫!”听完对方的话,吕敢当已经脸色发红,眼睛里都是火气。 竟然提前开始! 就这么怕和他面对面! 修士的耻辱!孬种!谁他妈知道你五年前怎么活下来的! “立刻禀报千刃前辈!” 助理离开了,他死死盯着天花板,忽然,冷笑了起来。 “提前又如何?” “像你这样的懦夫……提前只不过是让你少丢两分面子而已……修行界的资源,只有自己抢!自己争!一步退,步步退……从此,修行界再无你徐阳逸,只有我吕敢当!” “我今日,就要踩着你的脸上位!你又能如何!” 财法侣地,财占第一,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放过。 就在同时,楼上,数台摄像机,照相机,炮筒一样对准了主台,那里,只有一个人。 现场,本来准备了一百多个位置,现在,五分之一都没坐满! 就在一个小时前,许多已经答应来的,却临时改变了主意,同样是来这间酒店。同样是参加仪式,却绝不会踏进他的大厅。 就连剩下的记者,也是无精打采,全都是一些小型修行杂志的记者。 “今天,我很高兴来到这里。”楚昭南咬牙听着主台上的发言,他吃不准徐阳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仅对方不急,就连他身边的助理,那个叫牡丹的女人也不急!一脸神闲气定的模样! “你可别让我们失望……”深吸了一口气,他沉着脸看着徐阳逸的发言。 徐阳逸微微顿了顿。 他的目光,危险地扫过全场。 现场孤零零的人头,满屋空缺的座位。他看了看手中几页的稿子,眉头轻轻一扬,潇洒地一个火球烧成灰烬。 “上面的,都是废话。”他提了提领带,看着所有人:“今天,在这里,我就一句话。” “啪!”他打了个响指,身后,一副巨大的旗帜猛然降落下来! 黑底,白色条纹,水墨风的刑天,握着两柄大斧,跃然旗上! “刑天军团,就此成立!” 下面,所有人都呆了。 楚昭南呆了,他完全没想到,徐阳逸如此特立独行!演讲都不需要了!直接旗帜一拉,宣布刑天军团创团! 秃鹫呆了,他更没想到,徐阳逸这是破罐子破摔的节奏? 丁香也呆了,他……连军团的发展目标这些什么都不说?就直接宣布成立? 这也太儿戏了吧? “不……或许……并非儿戏!”台下,一位老者深深眯起了眼睛:“他省略这些……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宣布……他很清楚,这些东西,大同小异,绝不是关注的重点……而等会儿要说的东西,这才是重中之重!” 他忽然感觉……有意思了起来。 他想到的,所有人很快都想到了。 “楚哥,徐哥这是要做什么?”高野低声问道。 “不知道……”楚昭南心稍稍放了下来,眯着眼睛看着台上的人:“但是……肯定是大事。军团的第一步,何其关键,他不是用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 “看那边。”他轻轻抬了抬下巴:“那老头,是明水易家的执事。易家,可是有筑基前辈坐镇的大家族。” “那边的老太,北三省最大修行企业浩闾原材片区总裁的助理。我和老头子吃饭的时候见过她几次。” “那个胖子,是北三省最大的拍卖行金斗堂的经纪人。我记得他姓李。” “还有那个看起来二十不到的年轻人。是修行界最大地产商千域洞府的高级经理。”他目光越说越亮,握着扶手的手都用力用力:“高野,咱们这儿,人不多,只有这么几个,但是,却真正都是北三省一等一的财主!” “只要徐哥等会儿拿出来的东西能引起他们注意,我他妈敢保证……”他兴奋地舔了舔嘴唇:“楼下的签约仪式,别想开下去!” 台上,徐阳逸微微停顿了片刻。 他知道,修行界,最大的风暴,即将从这里开始! 即便是他,眼中都闪过一抹难耐的兴奋。 “有些意思。”浩闾原材的老年妇女,饶有兴趣地直起了身子。徐阳逸此刻的表情,他们如何看不出来? 这次创团仪式,有底牌……他应该有让修行界都侧目的底牌! “小葛。”千域洞府貌似年轻人的男子,神闲气定地坐在椅子上,淡然对身边的助理道:“记住,如果他的提议真的不错,立刻提议,我们千域洞府包了他们十人的修炼洞府。而且全都是微型灵脉之上的真正洞府。” “是!” 易家的老者,难得地笑了笑。他们易家,以灵植闻名全国。族长乃筑基后期的大修士。同样,对比起毫无战功的新人,他更欣赏徐阳逸这种能从半步金丹的老妖手中活下来的修士。 “赵助理。”他淡淡道:“如果徐道友的提议确实不错,等会儿记得立刻报价,今天没人,也好。没有竞争对手,老夫选定的苗子,旁人哪懂得他的珍贵……” 他们是出价者,而喊价者,不会是他们。他们有自己独特的身份。 徐阳逸深呼吸了几口,平复了一下心情。看着台下所有人。 “下月底,刑天军团将组织一次拍卖会。” 台下,这一刻,忽然鸦雀无声。 刚才营造起来的期待感,这一瞬间,被打的灰飞烟灭。 “这是干什么!”罗三丰愣住了,甚至可以说完全呆了:“拍卖?卖什么?卖他的裸照?!除了这个他还有什么可卖?练气修士有什么能引得起修行界的瞩目?” “胡闹……”金斗堂的李姓修士,即便他本身就经营着北三省最大的拍卖行,此刻也烦躁地闭上了眼睛。 一个练气修士,有什么好卖?看他刚才的表情,还以为他有多好的提议!结果不过如此! 练气修士的拍卖,不是不可以举行,却只有练气修士们自己组织。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低阶修士根本没几个钱! 练气,修行的最初阶段,他们的拍卖根本引不起高端修士的注意。获利还无比菲薄,谁愿意去操这个心? 易家的老者,愣了数秒,直到身边的助手轻声提醒:“先生……请问还要提议吗?” 他这才醒悟过来。 满脸苦笑,他自嘲地摆了摆手。 看走眼了…… 曾以为这位徐姓修士是个好苗子,值得投资,谁能想到,竟然开了这种玩笑? “不必了。”他长叹了一声:“到此为止,从现在起取消对刑天军团的所有关注。回去之后,我会亲自请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