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2章:降临与召唤(二) - 最强妖孽

第1322章:降临与召唤(二)

回到七界之后,大争之世即将拉开,五王二后的嫡系传人,手持另外三块破碎神格虎视眈眈,他离开了这么久,天剑山庄什么样还不得知,他急需强有力的援军! 有什么援军能比震慑万界,拥有数千太虚,十八独步的地狱位面更强? 没有! 这就是一只嗜血,疯狂,而带有强烈掠夺欲望的怪物军队! 至于代价? 他舔了舔嘴唇,圣阶炼金术师够不够? “把这个带给回去,交给圣炎余孽大公和安得丽娜。”他抛出一方玉盒:“告诉它们,搭建召唤本圣的传送阵,我……很快就会回来。” 沟通两大位面,其中的好处大得让人颤抖! 其实更让他兴奋的,是玉和…… 以为老爹走了就能逃过魔掌吗? 呵呵……天真! “是……”玛利苟斯毕恭毕敬,它没有丝毫想将这个玉盒据为己有的想法,且不说能不能打开。能在几位魔王面前露脸,这种好处足以弥补它被莫名召唤过来的损失。 “请问伟大的超越者还有什么吩咐吗?” 徐阳逸摇了摇头,对方保持鞠躬的姿态,亦步亦趋回到大门之中,随着大门轰然关闭,整个漩涡一颤,它消失在虚空之中。 他并没有立刻飞行,而是闭上了眼睛仔细斟酌,许久才睁开,脸上已经带上了一抹喜色。 他站了起来,负着手在虚空中缓缓踱步:“有欲望符箓的存在,我的召唤不是被动召唤,而是……我可以选择被召唤到哪里,就像我刚才触碰对方的欲望一样!” “那些黑色蛛网,应该就是我‘名气’的具体体现,只有被诸天万界知道了名字,才有可能被召唤,看来,我现在的名气还算响亮。” 这一点绝不简单,一旦可以主动召唤到其他位面,就等于…… 空间跳跃! 回到七界还不知道要多久,一旦能在七界的路途中选定几个点,自己主动召唤过去,不知道省了多少时间! 这需要在苍茫星河中找到七界的位置,如此磅礴的星河,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但就算如此,也比自己飞回去强得多。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他还没有解开。 “两大符箓应该是合二为一了,为什么会这样?” 事情回到了原点,他沉吟许久,眼睛忽然一亮。 最后……自己在苏星瑶的棺材中,是不是拿走了什么东西?会不会和这个有关? 当时意志太过模糊,他几乎都快忘记了。现在回想起来,立刻在储物戒中巡视,不多时,目光陡然一亮,倒抽一口凉气。 “原来……是这样……” 一块拳头大的晶体,沉沉浮浮地徜徉在储物戒中。 它是如此的美丽,哪怕最纯粹的钻石,也根本无法比拟它的无暇。 它是如此的纯粹,就算宇宙中的永恒新星,也无法遮掩它的光芒。 如果只看字面,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这句诗简直就是为这块结晶量身定做。任何珠玉在它面前都只能感觉自惭形秽。 它的周围,所有储物戒中的东西都蒙上了一层寒冰。徐阳逸只看一眼就知道了这是什么。 永恒精金…… 拳头大的永恒精金! 雅威禁物,整个宇宙都求而不得。只是几颗粉末,就让自己的魔体,人体融合,无限之真以后还要吸纳其他种族的身体,达到万寿无疆的地步,这东西绝对不嫌多!名副其实的超级珍藏! “她棺材里怎么会有永恒精金?”他摇了摇头,将心中炽热的欲望压下去。小心翼翼地伸出一点神识。 就在神识即将接触永恒精金的刹那,上面忽然爆发出一股绝强的吸引力,将他的神识立刻拖了进去。 四面八方的虚空在不断破灭,重生,仿佛一瞬间穿越无穷空间。数秒后,眼前一亮,他已经处于一片苍茫的黑暗之中。 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道虚幻若仙的身影,负着手背立在前方。 仿佛触手可及,伸出手去,却缥缈无踪,只余满手芬芳。 “记忆结晶。”徐阳逸倒抽一口凉气,太奢侈了,居然用永恒精金作为结晶的载体,永恒精金既然号称永恒,想必是万古不灭,所以,对方的神识才能保存如此之久。 不等他多想,苏星瑶的身影已经轻声开口了:“我叫苏星瑶,来自于一个现在可能已经不存在的位面,真武仙界。” 一如既往,和她的人一样,简单直接。 “我不知道拿到我记忆的你,是在几百,甚至几千万年以后。但是……后来者,你既然能拿到我的记忆,说明封禁已经被打开,那么,请你安心听下去,这里或许有你要的答案。” 她的背影如同雪中仙子,没有一点弯曲,平静道:“我所在的真武仙界,非常强大,所谓真仙,真神,其实都是一种生物,不过叫法不同而已。但是,对于这种超越一切的生物,诸天万界有一个共同的称呼。” “雅威。” “有活着的雅威存在的位面,才能被称为仙界。真武仙界……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我一直以为,我的任务就是修炼,冲击那至高无上的真仙之境,保护我们的位面,这几乎是所有敢称作‘仙界’的位面,每一个修士最高的目标。” 她的声音低沉了下来:“我知道,我的天赋很好,好到近乎前无古人的地步,师尊也说,我是冲击雅威最好的人选。而且,我领悟的规则,是亿万不存一的空间神则。可以说,我走上雅威的道路,不过是时间问题。” “或许十万年,或许百万年,但我很肯定,也很坚信,我会达到那个地步。” 她绝美的背影动了动,仿佛叩问苍天,一头秀发低垂,微微抬起头望向天穹:“直到那一天……” “我看到了雅威。” “它是那样的强大,那样的……难以形容,和我心中所想一模一样。我以为是我的天赋入了它的眼,但是,它……只是漠然地问了我一个问题。” 她仿佛回味着什么,或许是曾经的美好,数秒后才说道:“它问我……愿意为诸天万界奉献一切吗?” “它说,我……会以另一种方式永生,但忘记我是谁,丢掉所有修为重新来过,但……我的名字会在所有雅威之中被铭记,被知道这一切的生物铭记。而且,我不孤单,还有六个人陪伴我。” 徐阳逸安静地听着,对于苏星瑶,他是佩服的,实力超强,同境界也是无敌的存在。如果和他同处于七界,那就是帝后相争的大争之世。 可惜,对方还是败了。 他并不后悔。 他的安静,也是尊重,尊重这个神孽之前最强大的对手。 沉默。 许久,苏星瑶的声音才再次响起:“我答应了。” “或许是对于雅威的敬畏,或许是……心中的虚荣,对于永生,强大的实力,和被这样的神灵铭记的虚荣,我答应了。” 徐阳逸闭上眼睛,七个人……这,就是七大符箓的载体。 苏星瑶的声音很坚毅,对于这个选择,没有半分动摇,直至现在:“我随着一位不归仙界的雅威,攻破了太多的位面,用它们的欲望,凝聚了一枚……可怕的东西。” “我看见一个个位面在这位神灵的仆从一指之下湮灭,看到了它们悲惨的呼号和无助的眼神。我第一次有了迷茫。” 说是迷茫,她的声音却没有半点改变:“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只知道必须这么做。既然我无力改变,还不如等待解脱。终于,在第四个位面之后,陪伴我的神灵告诉我,这叫做欲望神格,是从一个罪孽的怪物身上得到的。它让我不要担心,这些罪孽不需要我们来承担。” 她微微顿了顿,随后竟然笑了:“它小看了我。” 徐阳逸也笑了。 是啊,走到她这样的地步,为何而修,这个答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既然对方不说,就必定有不能说的理由。没有必要再刻意开导。她不像那些白莲花一样软弱。 就算是花,也是玫瑰,带刺而怒放,妖娆而不群。 随着这位神灵来到了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地方。” “这里矗立着一座巨大的虚空金字塔,不像建筑,更像一个囚牢。而我惊讶地发现,这里居然聚集了上百位神灵!” “很强大,非常的强大,如同我真武仙界真仙那般强大的神灵,就有十余位。它们聚集在一起,弹指间星河色变,一位叫做昊天的神灵从虚空中挖出了一片空间,又和其他神灵一起,打开了数万个传送门。” 徐阳逸目光肃然,越来越接近故事的主线了。 对比起鸿蒙契约之书的记载,苏星瑶的经历是苍白的。不恢弘,也不可歌可泣。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苏星瑶原来明白的内情比他现在还少。 但……这是一个在大势之下的小人物的历程,在那几乎颠覆星河的一战之中,身不由己,随波逐流。所谓天才,所谓妖孽,在胜利的前提下,都不再会有人看重。 沉默的聆听,是对这七位以身镇魔的修士最好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