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9章:天道有数 - 最强妖孽

第1329章:天道有数

一切都在不言中,此时无声胜有声。 勒得骨头都发痛的拥抱之后,三人脸上都洋溢起了笑容,开始是低声笑,后来仰天大笑。仿佛发泄着数百年不见的情绪。 “我还以为都看不到你了。”楚昭南目光闪烁着战意:“没有你,七界都没什么意思。” “走。下去说。”赵子七偏了偏头:“三位尊圣在这里给别人当猴看呢?” “找什么地方?”楚昭南一笑:“看我的。” 随手一挥,一只纸叠的船飞到空中,立刻化为一艘百米大船,金碧辉煌,雕梁画栋,尽显豪气。 “不愧是金刚道的少主,出手就是阔绰,是在下输了。”赵子七打趣地说了一句,三人一步踏上了大船。 …………………………………… “哒……”一只如玉的手,皮肤光洁,却指节修长不显女气,反而平添了一抹贵气。此刻正掐着一朵碧绿色的七层花朵,停在半空,肉眼可见,花朵飘摇了几下,立刻凋零了。 “哎呀……师兄,这可是七星碧玉呢,师尊说了今日呈上去泡酒,就剩这一株了呢。”一位娇小可人的女子微皱眉头,然而唇角却挂着饱含春色的笑意,偷偷看着身边的修士。 无它,这位修士太过出众。 一席青色长袍,用的是流火之川限量供应的吞云金蝉丝,下面用缕金丝线密密麻麻做了一层暗纹,绣工之复杂,眼花缭乱。 头顶一顶白金逍遥冠,用一根碧玉钗穿起,面若桃花,丹凤眼一挑,似蕴含无限柔情。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空虚尊者座下大弟子,柳眠风,此刻捻着枯萎的七星碧玉静静矗立原地。 “师兄……师兄?”女修连喊了几声,柳眠风才回过神来,笑容若春风拂面,声音似溪流入泉:“不好意思,师兄出神了。你先走一步,我去去就来。” 说完,也不等女修答应,身形化为无数柳叶消失原地。 下一秒,他已经出现在一方密室之中,脸色无比凝重。 “他出现了……”他深深呼吸着,呼吸中带着灼热的味道,眉心中,一个如同吞噬符箓一般的符文,正绽放出道道金光:“符箓之间彼此呼应……我感觉到他了……” “别想跑!!”他猛然睁开眼,艳若桃李的脸上,闪过一抹森寒杀意,冲淡了他的女气,竟然显出一分果决的英气。 “宿六,迁七。” “在。”两道声音从虚空中传来,仿佛鬼魅。柳眠风刷一声展开扇子,闭上眼睛数秒,睁开时,已经恢复平静:“师尊还没死么?” “没有。尊者仍然在苦苦支撑。”一个声音回答:“但是,他老人家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今年腾雷山大败,已经证明他无法再执掌太虚之力。” 柳眠风没说话,端起身边的茶杯抿了一口,随后茶杯啪一声化作齑粉飞舞,他舔了舔嘴唇:“这老不死……” “老而不死是为贼,他怎么能拖着本尊者炽热的心活到今天?他还打算活多久!!” 轰!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甚至就在提拉冈底斯都极其罕见的恐怖灵力海潮一样席卷方圆数十米的房间,两个声音立刻道:“主上,尊者大人已经拖不了多久了。我们必须马上做好准备。” 柳眠风深呼吸了一口,淡淡道:“去。” “找一个尊圣。这个月刚回来的尊圣。然后……”他顿了顿:“探探他的底。” “是!”两道声音只是元婴境界,却毫不犹豫接下了这个任务。他们离开之后,柳眠风打开了折扇:“谁呢?” “数百年前,吞噬符箓完全查找不到,以往我们都只能感觉到他在七界。这一次却是完全消失……吞噬符箓可以隐藏自身已经被确定。不过现在又忽然出现……” 他目中寒光一闪:“莫非……你想和我眠风公子争大争之世?” “那么……你应该有了觉悟才对。” “毕竟……天道有数啊……” 同一时间,五王二后,蛇母的万蛇殿,一座奢华的洞府中,寒雪尊者的目光忽然睁开。 “你还敢回来……”他冷峻的面容上,杀意凌冽,深深舔了舔嘴唇:“数百年前忽然消失,现在忽然出现,你显然背景不够硬,现在……你是觉得翅膀硬了么?” “不用出手,柳眠风比我更急,空虚尊者即将陨落,却没有指定他接任神虚门下一任门主,看来,对这个表里不一,两面三刀的弟子,他倒是到死看透了。” “可是,有什么用呢?”他冷笑着站了起来,喃喃自语中朝外面走去,洞府装修得比宫殿更豪华,两侧全都是重甲卫士。随着他一路前行,随手从卫士手上拿起一杯茶抿了一口,一席黑衣从天而降稳稳披在身上,他走到洞府面前,一把推开了大门。 外面,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上百旗帜林立,下方万军听命,旌旗如雨,无数魔兽战车列阵左右,形成钢铁洪流。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煞气冲霄,枕戈待旦。 只等一声令下。 “大势已成。”他欣慰地看着这一切:“无论我,还是眠风公子,或者地哭上人,谁都做好了大争之世的准备。突然回归的你,无法走上太虚,又有什么资格和我们作对?” “咱们四人……谁先到太虚,谁就通吃。” “天衍四十九,大道有数,敢和本尊者争这个数,就算诸天神佛,我也杀给你看!” 这一切,徐阳逸都不知道。 他透露出吞噬符箓,就是告诉所有人,我回来了。此刻的我,已经完全不需要顾忌你们。 他用到吞噬符箓的地方还太多,与其时时担心他人暗算,还不如亮明阵仗,告诉他们,要么相安无事,要么……你让太虚来。 太虚以下,无人是他一合之将!就算太虚,他也能保证安全离开。 这等实力,哪里需要千日防贼?敢伸手,就剁手。 他正在和楚昭南,赵子七交谈,畅谈阔别近两百年的过往。天风吹拂,重逢故交,实乃人生一大乐事。 他们谈了很多,大多数是楚昭南和赵子七说,徐阳逸听,果然,金刚道和枯骨观都是识货之人,在两人身上下了重注。 “你们师尊教导有方。”他微笑着举起酒杯,毫无诚意地朝着一个方向举了举,笑道:“我本来以为你们现在在元婴期,没想到居然跨过了尊圣这道大坎。从此,我们兄弟天高海阔,七界尽可去得。” 楚昭南正好端起酒杯,听到这句话却并没有喝,目光隐晦地看了赵子七一眼,赵子七想了想,点了点头。 “你们这是?”徐阳逸愕然道。 “大哥,有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赵子七神色凝重了起来,一字一句道:“大哥,你觉得……我们怎么会这么快进阶?” 徐阳逸抬眉,没说话。 不是没有疑惑,他的进阶快是怎么来的?丹霞宫,巴别之塔,万界大战,深渊之战……一步步用血拼出来的,而且有万古丹经王的加持。对方就算再怎么厚积薄发,也不可能跟上自己,而且金刚道和枯骨观一个乙下,一个乙中,没有太虚,怎么能让他们进阶如此快,而且灵气如此稳定? 楚昭南深吸了一口气,手一掐诀,整艘飞舟爆发出一片光芒,禁制完全激发,一字一句道:“因为……有人帮我们!” “谁?”徐阳逸沉声问:“不是门内人?” 赵子七摇头:“不是。” “立地成圣夺天丹,你听说过没有?” 不等徐阳逸开口,楚昭南接着道:“应该没有,我们都没听说过,而且,我问过数位尊圣,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枚丹药的名字。我特地去过丹盟,丹盟都查不到!但是……这枚丹药确实存在!” 徐阳逸也凝重了起来:“是‘他’给你们的?” “没错……”赵子七沉吟:“这枚丹药只有一个用处,立地成圣,任何古籍上都没有,它的效果简直夺天地精华,争日月之辉,简直……简直就不是人能够炼出来的!” “对方出手过四次,全都是我们两进阶的时候,我怀疑……” 没有说下去,三人目光交接,心中一片雪亮。 能拿出这种丹药的,绝非尊圣,必定是太虚! 甚至还不是普通太虚,实力恐怕超越五王二后,至少都相等! 但是。 凭什么无故献殷勤? 自己在七界闯荡,一穷二白,毫无背景,有什么值得对方看重?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对方有什么特征?”徐阳逸沉吟问道。 “身上有很浓的草木香味,那是根本无法根除的,常年炼丹的气息。”楚昭南开口道:“范围很小,实力极强的太虚,而且极擅炼丹,能拿出这种丹药,对方炼丹实力……我在历练时看到过几位大宗师,我觉得,对方只高不低!” 丹尊? 徐阳逸目光一闪。 一位丹尊的善意? 还是那句话,凭什么? 不……他脑海中豁然一亮,忽然想起一件遥远的事情。 “或许……真的有可能……”他欲言又止,不过还是说道:“他有没有说过什么?” 本来不报希望的话,赵子七却点了点头:“有!” “最后一次,也就是数年前,我进阶的时候,他……说了两句话,第一次开过口。声音非常苍老,听不出所以然。” “第一句:天道有数!大道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