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1章:源血之门(二) - 最强妖孽

第1331章:源血之门(二)

“两位大圣已经在联络其他位面,援兵将在三年后到达七界。然而,据闻虚无军团第四,第十二旗两方共进,七界之链最前沿第一大城参天城危在旦夕,不得已重新打开源血界。而这一次强行打开之后,恐怕要九百年才能再次进入。” “您看到的这些人,都是本宗内定前往参加参天城之战的弟子。七界大部分军力已经枕戈待旦,所有超远距离传送阵全部打开,丹道宗师们纷纷出马,随时准备支援参天城。晚辈在枯骨观有幸荣膺堂主之位,就在一周前获得消息,参天城前方七十二镇,已经被吞没十二个!” “一旦参天城告破,后方三大重镇岌岌可……” “行了,我知道了。”徐阳逸制止了对方的说话,七界关他屁事?有好处可以捞一点,没好处想让自己上七界之链? 做梦! 就算七界被太初吞噬了,自己去地狱就是,圣阶炼金术师的身份,混哪里不行? 况且,现在哪里有心情去关心七界? 就在这时候,一阵嗡鸣之声轰然响起,那扇通天之门中绽放起无数华彩,形成一个绚烂的漩涡。 徐阳逸和冷魂仙子对话本身就是消磨时间,如今通往源血界的道路再次打开,他怎能掩盖心中炽热,灵光一闪,瞬间第一个冲入传送之门。 眼前光影流转,不过这种程度对他完全算不得什么。足足一个小时,他才感觉四周压力一松,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正站在一座恢弘的宫殿之中,仍然是华夏古风建筑,如果说七界是明清时期的建筑学大成,这里就是浓郁的汉唐之风,带着一种极强的粗狂侵略的简约风格。 一根根仙鹤异兽烛台,浮夸而精致,火龙一样蔓延朝外面的通道。下方是汉白玉的地面,大气而广袤。这座宫殿起码有上千米高,三分之二以后已经没入云层,仙云缭绕,一队队黑甲覆面的重甲士沿着前方唯一的高大拱门蔓延出去,在火光的照射下宛若钢铁长城。 徐阳逸神识蔓延,浩大的神识将周围一切尽收眼底,忽然,他目光闪了闪。 四面八方高大无比的墙壁上,竟然雕刻着无穷无尽的壁画,它们蜿蜒向上,掩映云中,他首先看到的,是一条巨大的尾巴。 仿佛蛇尾,却长着无数羽毛的小翅膀,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冲上心头,他信步踏入虚空,所有壁画随着升高越来越清晰,几十秒后,环绕宫殿的壁画尽收眼底,让他深吸了一口气。 那是一片崩溃的星空,然而,在几乎化为宇宙尘埃的行星带和星云之中,有一条巨大无比的,长着羽毛的星河巨蛇! 羽蛇神! 难以形容这幅壁画的栩栩如生,幽壑鱼龙悲啸,倒影星辰摇动,海气夜漫漫,涌起白银阙。羽蛇神仿佛跨越千年活过来一样,围绕这座仙宫翩翩起舞。 “这是……当年羽蛇神毁灭困龙界,血祖陨落的时候?”他目露沉吟之色,目光上移,在接近云雾的地方,所有羽蛇神的壁画完全雕刻完毕。 “这……才仅仅三分之二,那么最后的三分之一,莫非是……” 抿了抿嘴,化为一道遁光再冲数百米,云分雾散中,一个庞然大物君临宫殿顶端。 那是一个巨大的漩涡。 无穷大,恒河沙,比羽蛇神更加巍峨,如果说,看到羽蛇神的浮雕感觉到的是极度的强横,那么看到这个漩涡,就只能感觉到渺小和恢弘,从心底发起的膜拜。仿佛不是漩涡,而是生物! “这是卡俄斯。”他深吸一口气落回地面:“混沌之父……也只有它,有这个资格凌驾于羽蛇神之上……也只有它和血祖的关系,够资格刻印在这里。” “道友可还看得愉快?”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入徐阳逸耳中,同时,一股极其强烈,毫不掩饰警惕与敌意的气息冲天而起。 徐阳逸抬眼看去,就在通道中央,道道光华流转,一位长相极其怪异的“人类”出现在面前。 面部甚至带着野兽的痕迹,嘴如同蝙蝠一样伸出,鼻子塌陷,几乎只能看到鼻孔,毛发稀少,偏偏生命力极度年轻,完全不像因为衰老而脱发的迹象。耳朵很大,比常人大三倍以上,而且是精灵一般的尖锐。穿着一身宽大的黑色长袍,上面明月鹰飞图栩栩如生,稀疏的白发挽成道髻。 强大的力量与徐阳逸针锋相对,尊圣初期的实力展露无遗。 无论任何人看到它都只能感觉两个字,妖修,诡异。然而徐阳逸只感觉嘴唇发干,心脏猛然跳动起来。 这不是妖修…… 这是……吸血鬼! 远离地球无数光年,居然在七界出现了吸血鬼! 哪怕他穿着华夏的古服,哪怕它一身纯正的中式味道,在无限之真下也完全掩饰不了和人类根本不同的基因符箓! 其中代表的意味,机会,太过长久的等待,让他几乎有些迫不及待。 “道友心跳很迅速。”这位尊圣负着手,目光丝毫不离徐阳逸:“道友也应该知道,源血界修行的功法不同,本尊者能从血液的波动中听出道友身体的变化。道友这是……慌了?” 他上前一步,冷冷道:“道友面相陌生,到了我源血界没有丝毫尊重,不经允许胆敢肆意打量。倒不知道号为何?不如让本尊者长长见识?看看在血祖大人眼皮底下,是谁如此不把我源血界放在眼中?” 字字锋芒,步步紧逼,上来就扣大帽子。徐阳逸微微皱了皱眉,按照他的性格,他的实力,哪有什么废话,现在早实力说话了。一位阴尊也敢和阳圣叫板,他难道以为自己是神孽? 不过,他此来是为了安琪儿,并不想和源血界交恶,脸色漠然地拱了拱手:“奔雷圣君,请教了。” “阳圣?”吸血鬼目光一闪,顿时化为竖瞳,却没有七界那般惊讶,冷笑一声:“果然是有恃无恐,难怪敢在血神殿肆无忌惮。不过巧了,本尊者作为这次的接引者,从未听说有阳圣前来。” “也从未见过如此不知章法的阳圣。”他冷冷斜了徐阳逸一眼:“源血令呢?” 徐阳逸手一挥,一道光华飞入对方手中,正是在安临城下得到的七代血祖源血令。 吸血鬼伸手招来,令牌稳稳落入手中,他仔细看了数秒,屈指弹了回来:“这里不欢迎你,立刻回去。” “怎么?”徐阳逸没有这么好的耐性,源血界他是非来不可,心中的焦灼此刻已经让他有些不想等了,声音冷了下来:“这不是源血令?” “是,但不是这一轮的源血令!源血令一轮一换,你用数百年前的源血令进这一次的源血界?前朝的剑可斩得本朝的官?”吸血鬼哼了一声,回头便走:“念你初犯,本尊者不为上报,回去。否则,就凭你刚才肆意打探血神殿,本尊者就能让血神卫将你投入血牢。” 刚走了三步,一个声音在后方缓缓响起:“本圣君有急事拜见血祖,还请通报,必有重谢。” “血魔军。”吸血鬼头也不回,淡淡开口,通道两侧黑甲卫士顿时全部半跪于地,朗声道:“听尊者吩咐!” “三十秒内,不退者杀,视为挑衅源血界。” 他嗤笑一声:“血祖大人的天颜,岂是你一个七界尊圣想见就见?你以为你是谁?” 身影如君王巡视群臣,傲然走过通道。 徐阳逸垂下眸子,嘴角挂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如果本圣君非要过去呢?” 吸血鬼豁然转过身,眼中凶光大盛:“别给脸不要脸,源血界地位稳如泰山,规则庇佑,就算七界阳圣三甲本尊者都训得,何况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阳圣!” “不过是一条雅威的狗……”徐阳逸轻轻抚了抚袖子:“也敢说的这么光明正大。” 话音未落,五指伸出,虚虚握拳,四面八方虚空骤然一紧,空气中竟然响起道道弓弦紧绷之声。 “牙尖嘴利的野狗,在源血界动手,你找死。”吸血鬼嗜血地舔了舔嘴唇:“你可知,一旦你出手,源血界的规则神雷会立刻将你轰为碎片……”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落下,砰砰砰,四声弓弦断裂之声,虚空破风,四道看不见,却如迅雷疾风一样的指弹,直指他眉心,咽喉,胸口,丹田四大要害! 好快! 好强! 吸血鬼瞳孔骤然收缩,一出手,他就知道有些看走眼,随着这四声,虚空立刻被撕扯出可怕的裂缝,刺耳的嗡鸣不绝于耳。然而,他并没有动。甚至灵气护罩都没有张开。 凭什么他一位阴尊敢对阳圣这种态度? 因为……这是源血界。 神明承诺,永镇源血,血祖不绝,源血不灭。 任何在这里动手的,都会遭到那位神明的规则神雷攻击,轻则重伤,重则陨落,无一例外! 这才是源血界敢于高高在上,甚至对于太初和七界的争锋都不管不问的底牌之一! 太初又如何?独步又如何?在源血界,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 自己对于这个阳圣已经警告过了,算给了他一个面子,既然听不懂,那就别怪血牢无情! ¥¥¥¥¥¥¥¥¥¥¥¥¥¥¥¥ 作死的一周终于结束了……明天回复2更……容老夫休息一下……脑细胞死光了,我感觉我变蠢了……我的意思是比以前更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