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3章:血祖(一) - 最强妖孽

第1333章:血祖(一)

沉默一秒,黑甲军顿时掀起惊呼的狂潮。 就在深坑之中,吸血鬼已经被打得不成人样,浑身是血,四肢不自然地弯曲,却正在飞快愈合。高贵的黑袍已经残破成布条,绑的好好的白发也披散下来。正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标枪一样站立的人影。 还是那个人。 还是那副波澜不兴该死的样子! 然而,这个人身上衣角都没有碎一片!头发都没有散!就像刚梳理过那样整齐! “拍成什么?”徐阳逸微笑着回过头,看向吸血鬼,他没打算要对方的命,自己是来求人的,在源血界动手可以解释,但杀了对方一位尊圣…… 还是提拉冈底斯好啊……那么多的尊圣,杀一两个也无所谓,哪像现在还要考虑…… “恶魔刽子手”徐阳逸如是想道。 万籁俱寂。 他声音响起的时候,所有声音都沉默了,黑甲下一双双震撼的眼睛。吸血鬼大张着嘴,眨了眨眼睛,随后身体一抖,尖叫着轰然炸开,化为漫天蝙蝠四散飞走。 怪物! 这他妈哪里来的怪物! 居然能挡住太虚一击!而且云淡风轻,于是……自己惹上的其实是隐世太虚? 他惊恐万分的尖叫是如此刺耳,回荡在整个大厅。而虚空中,一双布满一圈圈符箓,灵气凝聚的眼睛已然张开,正意外地看着徐阳逸。 “你不是人。”许久,那个声音才雷鸣一般响起,随即,一片强大的灵气潮水一样蔓延。 它是如此的浩大,如果说吸血鬼是血湖,那么这片灵气就是血海。 无边无际,烟波浩渺,堂堂皇皇的太虚之力。 徐阳逸抬了抬眉头,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太虚……不够看。 对比起肯德拉莫那种让人窒息的压迫,对比起新路雅德让人绝望,好似面对星空的魔气,还有灰熊亲王,圣炎余孽大公那种大巧若拙,深藏不露的无底深渊,这股灵气…… 嗯,很强,但,还不够。 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这就是下等上界和准仙界的差距?”徐阳逸叹了口气,心中暗想:“太大了。” “你是妖体。”不管怎么样,这也是真正的太虚,徐阳逸的一切在对方眼下毫无遮掩。可惜,就算肯德拉莫都看不到无限之真,这位太虚也就到此为止了。 声音缓缓道:“杀我族人,藐视我族,该当何罪?” 徐阳逸目光一眯:“杀?” “你有杀意。”声音肯定道:“不过我很疑惑,规则神雷居然没有将你化为劫灰。看来你是有备而来,数万年来从未发生过这种事。” “所以,我给你一个说服本王的机会。” “如果你能让我满意,我可以不追究你的冒犯。” 一道血光飞到徐阳逸面前,闪烁红光,晃了晃,当先朝着通道后飞去。 徐阳逸脸色平静扫了一眼黑甲军,道路中央,还有几十名黑甲军没有被刚才的冲击波击飞,现在浑身一抖,如同被巨兽盯上,一言不发,拿起自己的盾牌长矛,老鼠一样跑到柱子之后。 “养成猪了么?”他微微冷笑,声音不大不小,所有黑甲军都脸色泛红地低下头,看着这道挺拔的背影消失尽头。 就在他离去之后,传送阵再次闪耀,所有黑甲军一愣,立刻笔挺地站好。至于地面上的大坑,血迹…… 没看到…… 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看到…… 枯骨观的队伍出现传送阵之中,无比恭敬,冷魂仙子出来就是一拜:“七界势力枯骨观,造访源血……” 话音未落,她也愣了。 后方所有人都愣了。 接引者呢? 还有……这满地残骸怎么回事? 徐峰圣君也不见了……这……不会是…… 大闹源血界? 不怕规则神雷? 这……这是不是太彪悍了? 她收敛心神,恭敬地朝着四方一躬,高声道:“还请接引者通禀。” 对嘛…… 周围的黑甲军挺了挺胸,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但……怎么心中总是这么憋屈得慌呢…… ………………………………………………………… 光华很快,带着徐阳逸在巨大的源血界飞行。这显然是源血界的中心,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应有尽有。 但是徐阳逸根本没有心情,数百年的等待,今日终于有了这个机会,他的目光只是死死盯着那道红芒,数十分钟后,终于停在一片巨大的血湖之前。 周围生长着诡异的红色树木,这片血湖非但没有出现腥臭,反而有种异香扑鼻,周围的法阵极尽奢华之能事,几乎将所有源血界的灵气都汇聚到了这里。 刚落下脚步,血湖倒倾,紧接着,一个巍峨的光影出现虚空。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更加灼热,因为,这个光影……是白色。 纯白。 没有一点瑕疵。 这是……纯血吸血鬼! 纯白色的虚影,在血湖之中无比醒目。如同刚才那只吸血鬼差不多的长相,却布满了一道道金色的符箓,面部更加类似恶魔。明明形体诡异,却感觉不到一丝丝扭曲,甚至能感到一种莫名的神圣。 巍峨,浩瀚,即便不如提拉冈底斯的魔王,太虚之力仍然如山一般压迫着徐阳逸。他眼中顿时出现了无边血海,接天壤地,虚影如同神灵端坐虚空。耳边响起连绵不绝的哀嚎,如坠九幽地狱。 可惜,从地狱杀出来的人类,体会过更强大的威压,本身也拥有二十分钟太虚形态,他的身形好似磐石,丝毫不动。 “见太虚为何不拜?”虚影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缓缓开口。 因为你不值得。 这句话徐阳逸没说,毕竟是有求于人,微微鞠躬,拱了拱手:“见过血祖。” “哦?你为何知道本王乃血祖?”虚影淡淡道:“源血界没有记录过你的灵气。你是第一次见到本王。” 徐阳逸貌似恭敬:“这里是整个源血界灵气最为浓厚之地,如果晚辈没看错,这满湖血液乃是顶尖的星界兽之血。源血界修行血脉功法,越纯净的血液对于功法越有好处。这一湖血何止万吨,价值恐怕买下小半个墟昆仑都不差。能享受这种待遇的,怕只有前辈了。” 血祖虚影终于睁开了眼睛,和所有吸血鬼不同,他没有瞳孔,眼中是一圈一圈金色的符文,不停旋转。 “从来没有过。” “数万年来,源血界从来没有过,能在这里动手,却不被规则神雷惩罚。仿佛……神明容忍了你在这里放肆。” “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四面八方虚空震荡,血湖沸腾,若亿万生灵虚影腾空,强大的太虚之力已经封锁四周。太虚就是太虚,敢当着他的面动手,就算对方接下了他分神一击,却绝不代表他不会维护自己的威严。 徐阳逸看了一眼对方,当着对方动手了,对方现在却不动手。这就是亮肌肉,实力的表示。 “前辈也知道,这是神明容忍了我在放肆。”他不退反进,走前一步,笑的非常深奥:“那么……您知道么?神灵为什么会容忍我放肆?” “我看到了接引血神殿的壁画,没想到源血界了解得这么清楚,居然连卡俄斯的本体都雕刻了出来。” “卡俄斯!?”这三个字,血祖漫天杀气骤然一顿,巨大的眼睛死死盯住徐阳逸,仿佛要看进他的心里。 徐阳逸坦然应对,就在刚才,他的想法有了一些改变。是啊……这是七界,自己有绝对把握在任何太虚手下生还,自己不会面对神孽堕天使这种变态,忍气吞声作甚? 你要肌肉,我就给你亮肌肉。 我要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会得到。但平等与否,前提是大家站在公平的位置上。 我就不信,你能知道的比我多。七代血祖只是诸神黄昏的过客,却代表了你们源血界的根源。 你焉能不动心? 看样子……你连卡俄斯的名字都不知道啊…… 四面八方一片寂静,徐阳逸没有再开口,许久,血祖才缓缓道:“你知道什么?” 声音居然温柔了一丝。 徐阳逸微微一笑:“很多。” “比如,源血界为什么有神明承诺?” “比如,神明为什么容忍晚辈撒野。” “也比如……”他再次强势地踏前一步,血祖却一声不吭,尊圣在太虚面前平等对话,这简直闻所未闻,他却视而不见。 “是那一代血祖和哪一位神灵因为什么事交换了这个承诺。还比如,那位血祖当时身边有谁?” 身边有谁? 这一代血祖的呼吸已经急促起来,尽管他表面一如既往,然而四周虚空却在随着他的情绪微微波动。 一个尊圣,搅乱了太虚的心湖。 “最后一个比如。”徐阳逸微笑着跑出杀手锏,心中却无比炙热与期盼:“那位给源血界打下基础的血祖,他的尸骸在哪里?” 答应我吧…… 说完这句话,他的呼吸也乱了。 安琪儿在无声看着他,默默等待着他,这是他所有可以交换的底牌,为了对方,他愿意抛弃这具身外化身,只换对方一个点头! 以心换心,以情换情,概莫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