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4章:血祖(二) - 最强妖孽

第1334章:血祖(二)

“这是我所有价码,换前辈一个条件。”他深深一躬,无比诚恳。不为血祖,而为了那尊地球的望夫石。 “你怎么会知道的!”话音未落,血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声音波动地厉害,这种在晚辈面前把所有隐秘掀开的感觉……让他如同赤身**一样难受 “你怎么知道地这么清楚!” “那位血祖死前身边还有人?是谁?为何没有记录?” “前辈。”徐阳逸绵里藏针,温和的声音中强势至极:“晚辈可没说……是死前啊……” 哗啦!! 血湖疯狂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朵一米大小的白莲从其中飘出,飞到徐阳逸脚下。而漩涡中心,一道旋转阶梯蜿蜒向下。 “进来。”血祖暗哑开口:“千年来……你是第一个踏入本王寝宫的修士。” “你最好解释清楚刚才那些东西,否则……你出不了源血界!” “如果你真的可以,我不介意给你一个太虚的承诺!” 随着话音落下,虚影消失血湖,徐阳逸化为一道遁光飞入漩涡。 对比起源血界的奢华,里面反而平淡无奇,一圈圈高大的蜡烛随着旋转向下的阶梯延伸,周围刻画着无数壁画,却并没有什么意义,那是源血界的发展历史,记录每一个血祖的丰功伟绩,徐阳逸对这些毫不在意。 足足几十分钟,才达到阶梯的底部,让人意外的,这里是一个巨大的洞穴,没有一丝光亮,盘龙烛火到这里完全消失,一种如同雨滴落下的声音,淅淅沥沥响起黑暗之中,起于虚空,没于深邃。 “刷……”就在此刻,黑暗中两团金色的光芒亮起,金色符箓闪耀,赫然正是血祖本体。 大。 非常大,每一只眼睛都有数米大小,玄奥的符箓奔腾不息,仿佛上天恩宠的造物。 徐阳逸目光微动,随着火炬一样的眼球光华,他已经稍微看见了一些,这是一个巨大的山洞,上方悬挂下来无数钟乳石,地表的血湖仿佛经过了一层过滤网,顺着钟乳石滴滴答答地落下,到这里形成一种结晶般的黑色半结晶体,在地面形成一个千米大小的湖泊。 比上方的血湖缩小了十倍,然而灵气浓郁了十倍都不止!这些灵气之浓厚,已经差不多化为实质,伸出手甚至能感觉一种湿润感。 “尊上!!”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刚才的吸血鬼正躺在湖泊之中,周围的湖水飞快修复着他残破的躯体,如同活物,满汉怨毒地嘶吼道:“您要为孩子做主啊!” “一个人类……一个区区人类!竟然敢进入源血界挑事!这是在藐视我们血族的尊严……咳咳咳……也是……也是在藐视血祖您的尊严!” 沙……无声之音,所有钟乳石中央,倒挂着一尊巨大的白色身影。沉默于黑暗,展翼于苍茫。在仙雾缭绕中缓缓舒展开自己的双翼,随着双翼一起展开的,还有光华照耀不到的黑暗中陡然亮起无数红点,越来越多,密布整个洞穴! 四面八方,就在周围的山洞上,布满了蜂巢一样的孔洞。一只只大小不一,半人半蝙蝠,仿佛妖修的血族,正倒挂在洞穴之内,用血红的目光死死盯着这个千年以来的不速之客。 血族老巢。 “人类!”一个隐含怒意的声音响起,在洞穴之内如同雷鸣:“就是你把灭欲道友打成这种模样的?” “尊上,您怎么能放任一个异族进入我血族的祖地!对统御源血界的血族挑衅,万死不足以赎其罪!你居然还敢踏入源血界祖地?以为在祖地磕头认罪就能偿还你伤害尊贵的血族的罪孽?” 顷刻之间,海潮一样的斥责汹涌而起,然而徐阳逸根本恍若未闻,缓缓道:“所以,这才是源血界真正的统治者么?” “那么,源血界的人类,是你们豢养的血奴?” 金色的目光波动了一下,同样探究地看着徐阳逸:“豢养这个词太过难听,那是人类对于牲畜的形容。而我们早就在千万年的进化中不吸人血,与其说是豢养,不如说是共荣。” “不同物种之间的共荣么?”徐阳逸若有所思地说道。 “尊上!”湖泊中的灭欲再一次哭泣着嘶吼出声:“咳……您的孩子只有我们这些啊!我们兢兢业业为了血族的源血界努力,您怎么忍心放走这个践踏血族尊严的凶手……” “是啊!尊上!若让七界修士自由来去,源血界不可冒犯的威名岌岌可危!若非神明承诺,我等早被七界吞并。此人竟然能不惧规则神雷,孩儿认为应该剥皮抽筋,搜魂夺魄,这个口子决不可开!听灭欲道友说,看到您的伟力出现,他竟然还敢动手,胆大包天,以凡人之身挑战神明的承诺!非转化为血奴不足以震慑七界!” 声浪再次潮水涌现,血祖如同群星拱月,并没有表态。 许久,他的声音才再一次响起:“我很疑惑。” “你一个区区尊圣,面对太虚,竟然没有丝毫畏惧。” “你是真的认为有足够的底牌,就敢视我源血界为无物?” 徐阳逸微微一笑:“我是怕前辈您舍不得杀我。” 无声的对视,数秒后,血祖重新用双翼遮挡了自己:“人哪……贵在自知。” 话音未落,一道血光以一种根本难以辨识的速度,撕裂虚空,直斩徐阳逸胸口。 徐阳逸瞳孔骤然收缩,事出突然,他立刻感觉到这一招绝非虚假,对方是真的想杀了自己,再在自己灵魂中寻找答案。 果然啊……走到这一步的,从来没有心慈手软之辈,杀伐果断是他们的基本属性…… 千钧一发之际,徐阳逸竟然闭上了眼睛,陡然睁开,瞳孔已然化为黑洞。 看到了! 这道红芒是无数巴掌大的,灵气纠结的血色蝙蝠汇聚而成,所过之处,虚空都染上了血腥,带着血祖浩瀚的太虚之力,然而…… 不完美! 比饕餮魔王差距颇大,这一招的缺点在无限之真中毫无隐藏,下一秒,他不退反进,化为黑芒直冲血潮。 哗!! 四面八方所有吸血鬼齐齐展翼,万千黑色身影鬼魅一样齐飞,在银白之山一样的血祖身侧形成一片漆黑的龙卷,刺耳的怒斥声不绝于耳。 “尊圣胆敢面对太虚一击?!你狂妄!面对一位太虚,纯血血族,以你卑贱之躯竟然还敢还手?!你应该跪在地上忏悔你的罪孽!然后主动迎接陨落!大逆不道……这简直是大逆不道!君要臣死,臣焉敢不死!” 徐阳逸根本听不到这些,殖入装甲瞬间爆发,在无穷的血族怒号中,越来越快,形体越来越扭曲,零点几秒后,但见一道金色的流光,滚滚魔气划过孤寂的虚空,踏碎血雾的浪潮,化为一把金色的屠神之矛,毫无畏惧地直面浩荡血潮。 轰隆隆! 红光炸裂,若艳阳初升,似明月坠地,天风浩荡,无形的冲击波连环炸开,无数的血族欢欣地挥舞着,九地之下群魔乱舞,独立于世的源血界再一次证明了它的强大。 得意?自满? 在源血界血祖面前,一个尊圣还敢摆架子? 碾死你不过是分秒之间! 血祖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所有血光潮水一样汇拢手中,神识打开,搜寻着徐阳逸的魂魄。对于这一招,他有绝对的自信。 然而就在此刻,他的瞳孔忽然缩了缩,愕然抬起头,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神通中心。 这…… 四面八方的尖叫声如同来的时候一样,消失的无比突然。第二位吸血鬼呆滞地看着中心,接着是第三位,第四位……不到三秒,上万血族仿佛全部成为化石,黑色龙卷停止舞动,震撼地看着烽烟消散的中心。 是……自己看错了么? 怎么……冲击波之间,好像有一个人影? 数秒后,烟云散尽,狂风如潮,吹动徐阳逸黑发猎猎,他的目光平静地扫了一眼忽然间鸦雀无声的现场那是真正的死寂,血族齐齐收拢了翅膀,大张着嘴,倒挂在钟乳石上,以至于针落可闻。 如同一个无声的巴掌扇过,无形却响亮,将他们的欢呼,所谓的骄傲,全部扇到了地底下,再狠狠踩了一脚。 “很意外么?”万籁俱寂中,徐阳逸微笑着看口,明明只是一个人,此刻的气度却震慑得所有血族一言不发,只能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相互交接。 “怎……怎么可能……”数秒后,一声宛若困兽的嘶哑尖叫从湖泊中响起,灭欲死死盯着徐阳逸,大张着嘴,嘶声喊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你……你,你是尊圣!你,你怎么可能在太虚一击之下安然无恙!” 名为难以置信的感情电一般传遍全场,所有血族的嘴巴好像被封上了一样,灭欲喊出了他们心中的疑惑,现场是如此诡异,诡异到它们只能用一道道惊惧的目光齐齐射向血祖,传达着同一个意思。 您放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