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5章:血祖(三) - 最强妖孽

第1335章:血祖(三)

这些目光是如此炽热,燃烧地血祖脸无端地烧了起来,太虚一招拿不下阳圣,说是威严扫地都不为过。他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本王小看你了。” 最后一个字落下,身侧三个曼陀罗阵悄然凝聚,血魂三杀,但是这种程度远超灭欲不知道多少倍,整片湖水都轰然沸腾。这方空间所有血气颤了颤,万流归宗一样朝着血祖疯狂冲来。 血色漫天,入目只有一片猩红,让人心悸。随着一声咆哮,一尊远比灭欲强大无数倍的巨大骷髅战将出现,甲胄精雕细琢,眼中魂火如同火山,腰间长刀还未出鞘,就引动虚空剧烈的哀鸣。 就在此刻,徐阳逸终于再一次开口了:“前辈真的要和本圣君真正动手?” 话音未落,一片恢弘的黑雾陡然从他身侧缭绕,一道道血红的符箓爬满全身,一种同样心悸,同样恐怖的力量,轰然降临。 卡卡卡……身形剧烈抖动,一根根赤红的角穿出体表,漆黑的魔光照耀九幽地底,比黑暗更深邃,比魔鬼更邪恶。 黑潮汹涌之中,一个几乎和太虚平级的声音,仿佛天道之音,似黄钟大吕,振聋发聩:“您确定?” 声震八方,所有血族呆滞地看着这一幕,令人心颤的伟力,压迫一界的威压狂龙入海,撕裂着八荒虚空。终于,一位血族大张着嘴,颤抖着后退了好几部,声嘶力竭地尖叫起来:“太虚……这是太虚!!”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血族被这一声吓得浑身一抖,紧接着难以置信的惊呼声山崩一样响起“他……他竟然是太虚?”“这根本不现实!尊上绝不会随意和太虚动手!”“荒谬……太荒谬了!尊上既然出手,那他就一定不是太虚!起码几秒前还不是!现在这到底怎么回事!?” 几秒之内,尊圣变太虚? 开什么玩笑! “装神弄鬼!”血祖一声大喝,三方曼陀罗同时爆发,整片世界一片赤红,璀璨的金色符箓化为血族神国,就在同时,众目睽睽之下,徐阳逸身外万丈黑光铺天盖地,将那片天地渲染做墨黑的狂潮。 “魔王的……”黄钟大吕一样的声音,让地底钟乳石颤动不已,黑云滚滚之中,一点红色成为万众瞩目的火炬之光,紧接着,轰然爆发! “吐息!” 轰隆隆!! 黑龙翻滚,乱云惊溃,层层叠叠的黑雾之中,一点红芒如同照耀万物的日光喷薄而出,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和对方惊涛拍岸的血潮瞬间撞击在一起。 没有声音,没有光,两大太虚全力出手,已经超出了眼睛和耳朵所能接受的界限,所有吸血鬼在震撼和惊疑中本能地收拢双翼,瑟瑟发抖地挂在钟乳石上,哪里还有刚才叫嚣着要将徐阳逸抽魂炼魄的嚣张? 地下世界都好像被分割成了两块。左方血海滔天,右方魔威覆地,两股力量竟然在中央形成了一个黑红交加的漩涡,时而红色压倒黑色,时而黑色吞没猩红,如同黑色和红色的巨人在疯狂撕扯。 “好胆!”血祖眼中符箓转动,要是之前还有压迫的心态,现在已经完全被打出了真火,冷哼一声,整个源血界地面都是微微一颤,纯白的身体飘飞出无数血雾,忽然,他瞳孔陡然一缩,云雾一般的血潮立刻被收进躯体。 而对面的徐阳逸同样发现了什么,魔气同时偃旗息鼓,两人仿佛商量好了一般。 就在两人中央,一个黑红相间的巨大漩涡嗡鸣旋转,一道道可怕的雷霆游走四周,这个漩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坍缩,越来越小,但是越小越可怕!最后……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 深邃,无尽,带着令人压抑的毁灭之力。 “这是……”灭欲呆滞地看着这一幕,此刻再也顶不住,喉咙里咕咚一声晕了过去:“否极泰来!” 战斗的双方如果力量完全相等,不分轩轾,就会形成这种极其罕见的情况。 虽然体积变小了,但是谁都能感觉到其中湖区恐怖的力量,谁再多一分,这个漩涡都会立刻爆炸! 然而,血祖刚刚放松的心还没有彻底放下,忽然看到徐阳逸抬起眼睛,朝着自己微微一笑。 这一瞬间好似定格,所有血族都看到了这一抹邪性的笑容。 随后……完全失控! “住手!!”“尊上!救命啊!”“前辈住手!”“不……不!!别这样!” 顿时,所有吸血鬼都吓得魂飞天外,真的是太虚……和血祖大人不相上下的太虚!而这位太虚要做一件让它们永世不得超生的事情! 无视他们的尖叫,一道魔气已经冲出黑云的世界,朝着否极泰来箭一样射去。 很轻。 但,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住手!”血祖同样吓得汗毛倒竖,一股寒流从尾巴通到头顶,想都没想,立刻大喝:“本王承诺,绝不对你出手!以第三百四十七代血祖之名起誓!若有违背,五雷正法!” 四面八方虚空微颤,一种无形中的存在仿佛扫了这里一眼,这是天道誓言被天地认证的表现。 紧接着,这一丝魔气烟消云散。 黑云翻涌,太虚魔气缓缓收回,徐阳逸丰神俊朗的身体一步踏出,缓缓扫了一眼四周:“前辈的这些子孙,可太差劲了些。” 啪啪啪……如果刚才还是无声的耳光,这一次全部实实在在扇到了脸上,但是却没有人说得出一句话,全都低下了头。 谁都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否极泰来一旦爆炸,威力是原本神通的数倍,且不说这里的血湖有多珍贵,单单普通血族的损失,绝对可以让源血界发狂。 谁能管他们? 血祖就算能,能管几个? 是这些血族让血祖立刻立下天道誓言,委曲求全,明白这一点的血族,没有一个吭声,之前的趾高气扬就像从未出现过,用蝠翼遮挡着自己羞愧难当的面容,雕像一样挂在钟乳石上。 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骂也不是,战也不是。 走不脱,留不下,不敢骂,不能战。 进退两难中,齿轮一样碾磨着他们的羞耻心和脸皮,一道道求助的目光隐晦地看向血祖。 血祖牙齿磨得咔咔响,刚才交手的瞬间他就了解到了,对方很强……绝对不比他弱,他看不懂对方的力量形式,不过可以肯定,是和灵气同等级的力量。而且……心狠手辣,刚才自己只要慢说一秒,对方就敢弄爆否极泰来。 拿这个卑鄙而强大的人类暂时没有办法,他已经无比后悔让对方到这里来。 明明以为是一位尊圣,现在是吃也吃不下,吐也吐不出。 崩碎了一嘴牙。 “还等着看什么!”无边的怒火只能朝窝里撒,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滚回去!废物!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出来!” “丢人现眼的东西!给血族丢脸!” 顿时,尴尬,羞愧,耻辱地无以复加的血族们,乌鸦一般扑啦啦地一阵响,黑云溃散地飞回自己的洞穴,一道道禁制无声升起,将对方完全挡在光幕之后。 只剩下血祖和徐阳逸面对面,徐阳逸忽然主动开口了:“我理解您。” “却不代表我认可。” “刚下来,您是骑虎难下,您也是一族之长,不得不出手。而且,我知道这么多秘密,以您太虚的身份,自然可以对我出手。能无偿拿到的东西,为什么要有偿?” 打过了,证明了自己的肌肉,大家站在同一个平台上,自然要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毕竟,这一次是自己有求于人。 “幸好这次是我,如果是别的太虚……”他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周围蜂巢洞穴,缓缓地开口,一字一句,无比清晰:“这些血族……可真的不怎么样。” 又来一次! 所有躲在禁制之后的血族,眼睛都有些发红,打就打了,这还来补一刀,如果不是因为忌惮对方的实力,他们现在拼命的心都有! 血祖死死盯着徐阳逸,许久之后,才合上了双翼,强压怒火的声音雷霆滚动:“说吧。” “你的所求,和你的所知。”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心脏在掌心下剧烈跳动,数百年的等待……刚才所做的一切……都为了一个公平的交谈,他深深鞠了一躬:“我的爱人,是一位纯血吸血鬼。” “她……为了救我,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成为了一尊石像……” “请血祖出手,为她解除这份痛苦。” “这就是我唯一的要求。”他睁开眼睛,直视血祖:“只要答应这个条件,我在上面说的一切都一丝不差地告诉您。” 话音刚落,血祖双翼中的眼睛陡然一亮,声音带上了一抹凝重,刚才的不愉快仿佛不翼而飞:“你确定,是纯血?” “我很确定!”徐阳逸沉声道。 血祖微微转动了一下身子,巨大的身形展现出一种优雅的神圣,巨大的双翼让徐阳逸根本无法观察他的表情,过了足足一分钟,才听到它干巴巴的声音:“那你恐怕要失望了。” “这个诅咒,无法可解。”

下一篇   第1336章:种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