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创团仪式(五) - 最强妖孽

第134章:创团仪式(五)

楼下,灯火辉煌,人潮如堵。 人人脸上一片和颜悦色,互相恭维,吕敢当如同传花蝴蝶一样行走在人群。借助这个机会,和各大家族,各大势力攀上关系。 “我们尖峰军团绝不会让您失望的。”此刻,他正压抑着兴奋,对着一位中年男子拱手笑道:“我们尖峰军团,绝非某些浪得虚名的军团。而是实实在在的,接任务,完成任务的实干派。我不会闭关,我只会在任务中提升自己。虽然尖峰军团目前境界不高。但,二十年后,我吕敢当敢保证,他必定是明水省顶尖军团!” “吕道友客气了。”中年男子笑容和蔼,团团作揖:“以吕道友的资质,第一只是时间问题。” 双方大笑着别过。吕敢当兴奋地脸色都在发红! 刚才……那可是明水苟家的副族长! 苟家的丹液,在全国都是薄有名望,就算对方打个0.5折,他都能省下好大一笔灵石! “等着吧……”他咬着牙,目光如火地看着楼顶:“闭关?可笑!” “懦弱的体现……现在你他妈还以为是古修年代?或者修行小说看太多?闭门造车的苦修士,在末法时代的资源争夺战中,你就是最先被踩下来的那个!” “没有资源,任你再如何天才,也只能成为我的踏脚石!” 就在此刻,忽然之间,一股磅礴的灵压,如同山海崩塌一般,疯狂席卷全场! 现场,刚才还交谈得热火朝天,这一刹那,顿时鸦雀无声! 筑基灵压! “刷……”一个人放下了茶杯,接着是第二个人,第三个人……每一个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带着无比崇敬的目光看着传出灵压的大门。 练气,筑基,天堑之隔,一朝筑基,四方来朝!筑基,这两个简单的字,是全场修士最大的野望! 吕敢当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目光火红! 这,就是筑基修士的无声威严。 他,势必能走到这一步! 他是第一个镇定下来的,立刻拱了拱手,高喊一声:“恭迎千刃舵主……” “刷拉拉!”他话音未落,一道人形的灵气,带着无边的狂风,如同轰炸机一样,从所有人上空飞过!带着风急火燎的势头,所有人都没看清,迅速消失在门口! 从头至尾,没有一句话。 吕敢当愣住了。 这是怎么了? 千刃舵主……不是来给自己撑场子的吗? 怎么……话都不说一声,就这么走了? “怎么回事?”他想到的,其他人也想到了,一位老修士愕然道:“这是……发生了什么急事?” “千刃前辈,怎么话都不说一声就离开了?”“好像真的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否则不会这么急……” 吕敢当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他的心,不知为何忽然涌上了一丝慌乱。 一切的事情,好像出现了什么变数……楼上仪式提前召开,紧接着千刃舵主一声不吭疯狂离去……就好像……好像…… 他咬了咬牙,不敢继续这个念头。 就好像……楼上发生了什么大事一般? “哒哒哒!”就在此刻,一阵急促的皮鞋声响了起来,所有人都愕然地看着门口,只看到两名青年男子,眼睛都红了,贴着神行符就朝外面冲去! “这是……”一位老妪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是千刃前辈的第一,第二秘书……” 绝对发生了大事……而且是不同寻常,难以想象的大事! 否则,不可能在楼里贴上神行符!状若疯狂!根本没有一丝秘书必备的沉稳素质! “刷!”两位男子正朝门口冲去,一个不高的人影,拄着拐杖,却站到了他们面前。 来得太快,两位秘书堪堪来得及停住脚步。却根本没有看眼前的人,或者说,他们此刻眼睛里已经容不下别的,嘶哑着声音喊道:“让,让开!快让开!” “发生了什么事?”头发斑白的老者怒喝一声,两位秘书没有焦距的瞳孔这才有了些许神采,但随即立刻被一抹疯狂所遮盖。 他们的脑海,此刻只剩下了一个字。 丹。 丹道重现!丹道时隔两百年后再次出现! “说!”老者再次怒喝,两人根本没有任何考虑,几乎是齐声喊道:“丹道!丹道出现了!!!” “刑天军团的创团仪式!即将举行丹道拍卖会!!!真正的丹药!” 老者的面部表情,停顿在了愤怒上,仅仅零点几秒,立刻转化为无比震惊! 嘴巴忍不住地微张,上下嘴唇甚至在微微颤抖!眼睛瞪得比鸡蛋还大! 下一秒,随着“嗖”的一声,老者人去楼空! “老贼!!!”随着一声凄厉的嘶吼,一位中年男子,身上在一秒内贴上了三张神行符,疯了一样朝楼上冲去! “我的天!”“丹道!?失传近两百年的丹道!?”“拍卖会!?这,这怎么可能!” 忍不住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但是,惊呼归惊呼,他们的动作,丝毫不慢! 惊呼的同时,无数的神行符,贴到了不同的人身上,一道道身影,如同离弦利箭,飞快地消失! 目标,只有一个! 此刻,无数人心中升起了一抹极度的后悔,自己……为什么当初不在楼上? 刷刷刷!一分钟之前,高朋满座,一分钟之后,人去楼空! 当最后一个身影消失的时候,吕敢当脸上的肌肉都在发抖,死死握着拳站在原地。 他,没走。 他甚至连挽留都说不出口! 这一刻,自己心中极度的愤怒,刹那间压倒了对丹道的渴望! 什么是打脸? 这才是打脸! 自己放出了话,千刃亲自帮手,没想到,楼上就一句话,全部叛变! 千刃,甚至是第一个离开的!其他的人,走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考虑过他! 灵茶满桌,灵果满桌,机关傀儡还在没有任何感情地布置会场,然而,这一刻,只是他一个人的狂欢。 “啊!!!!”数秒后,他用尽全力一声怒吼,手上陡然冒出一米长的灵气刃,信手一挥,面前的一片桌椅,纷纷碎裂! “杂种!!”他疯了一般,反手再次一挥,一道深深的沟壑,斩断无数桌椅。 这种裸的嘲讽,比直接扇他一耳光更难受! 原来……自己做的一切,还比不上对方的一句话! 原来……自己做了这么多,对方没有一丝反应,根本不是畏惧,而是早就胜券在握! “丹道……丹道!!!”他的声音都有些嘶哑,足足发泄了几十秒,这个会场,已经被他毁得体无完肤! “咔咔……”碎裂的机关傀儡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咔擦声,一地灵茶,满屋残骸。随后…… 他用更快的速度,贴上神行符,疯狂冲向楼上! 他不服! 凭什么!凭什么什么好事都被对方摊上了! 丹道!这可是丹道!区区两个字,毁了他十几年的苦修!让他十几年苦修,斩获魁首,登上人生第一个奖台,修士第一个起飞点,在这两个字中灰飞烟灭! 都是因为这一个人!徐阳逸……都是因为你! 他的脸在飞奔中,甚至已经扭曲。 你何德何能……何德何能事事占先! “轰!”就在同时,楼上的大门,已经被一股澎湃的灵压,轰然砸开! 没有任何声音,一股海潮一样的灵气,让所有人心中一滞! 筑基灵压! 千刃亲临! 那股完全爆发,对于练气修士山崩海啸一般的灵压汹涌而来,让每一个人都呼吸不畅!长久的积威,筑基修士的名称,让几乎所有人条件反射似地半鞠躬,立刻拱手:“恭迎……” “让开!!!!!”千刃的咆哮,夹杂在滚滚灵压之中,刹那之间,全部的人,几乎被弹飞了数米之远! “轰轰轰!”所有座位,四处翻飞!竟然千刃硬生生在仪式场中冲出一条空白的路来!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 那股如山如海的灵压……形同实质,仿佛在他面前展开了一个无边的修罗场。练气修士,来上百个,恐怕都只有最顶尖的那几个能勉强活下去。 这就是全面爆发的筑基之威吗…… 丹道二字,让千刃的感情刹那间爆发,这一刻,筑基威能,铺天盖地! “刷!”下一秒,他眼睛甚至来不及眨,千刃的身影,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两人,目光猛然相对。 针尖对麦芒。 徐阳逸没有鞠躬,没有拱手,就这么平静地看着千刃。 千刃没有开口,背负双手,站在半空之中,凭虚御风,带着无边的冷意,无比的复杂,强压的杀机,死死盯着徐阳逸。 没有说话,没有开口,只剩千刃身边无数灵气翻涌,如同大天使展开了他的翅膀,瑞气千条! 沉默,千刃忽然发现,他不知道说什么。 自己赞助吕敢当,布置了这么久,结果竟然自己是最先过来的! 楼下,他甚至不敢想变成了什么样。 这个无形的耳光,不仅扇了吕敢当,更扇在了他的老脸上! 练气修士的耳光,偏偏,他现在根本不敢发作!无从发作! 甚至……还要好好说话! 急怒攻心,期待攻心,难言的心绪蔓藤般蔓延,负在身后的双手,绞得咔咔作响,他苍老的喉结抖了好几抖,道神使鬼差地,说出的却是这句话。 “小……友,本座听说,你……徐团长这里,可是有……” 咬了咬牙,他强硬地挤出一丝笑容:“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