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归宗(一) - 最强妖孽

第1343章:归宗(一)

无法预知的地点,只知道在长生海,不过现在长生海的七界势力已经岌岌可危,据说被太初攻进了腾雷山,腾雷山在哪里他都不知道。 下意识地摸上了自己的脖子一侧,那里有两个暗色的痕迹,那是安琪儿的烙印,纯血烙印。 就在这时,他的手顿了顿,一个更加古怪的想法出现心中。 “大母神为什么要伪装卡俄斯……他对自己没有恶意,反而……像是卡俄斯的守护者那样?而最后,为什么我询问卡俄斯的所在,会出现长生海?” 太初……出现才多少年?居然能形成无比巨大的长生海,横贯银河?双方都不介入? 如果真的这么强,处于两大势力的夹缝中,应该最早被消灭才对,森罗大帝难道比得上神创王朝?然而对方偏偏创造了一个如同神创王朝一般庞大的帝国,简直就像宇宙的疤痕。 想了很久,不知不觉已经走出数千米,却没有头绪。 “还是境界不够啊,连参与游戏的资格都没有……”他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外面阳光漫天的黑色沙漠:“算了,不想这些,现在最重要的,是既然知道了身外身的地点,这一次七界之链,就是最好的机会!” 遥望天际,仿佛看破虚空,达到了永生海中。 “太初。”许久,他嘴角才挂起一抹冷笑:“就让我们在不同的时空,算一算同一笔总账吧…… …………………………………………… 天剑山庄。聚仙城。 这个七界三大势力汇聚的中心,上有大夏王朝,左有万灵归一宗,右有血飒国,这里反而成了三国的缓冲地带,在附庸天剑山庄的小型城镇中,不时能看到三大势力服饰的修士。 然而,平日热火朝天的附庸城市今日却没有半点热闹的气氛,人群仍然川流不息,但是谁的脸上都带着凝重。就算平日摩擦最多的三宗弟子,此刻看到也只是眼中火星四射地互瞪几眼,又匆匆赶路。 整个聚仙城笼罩着一片肃杀的沉寂,人群沉默而默契地进入中央巨大的城主广场。就在那里,十余艘数百米长的巨型浮空飞舟横陈天际。这显然不是普通的货运飞舟,每一艘上都布满了符箓,周围数十个眼球状的圆球悬浮,群星拱月一般,散发出令人心悸的灵力波动。 飞舟之下,一凳,一桌,一书,一笔。一百个台位依次排开,一百位九真九难门筑基弟子端坐其后,每一个台位前,都已经排满了上百米长的人龙。 一方台位之前,一位年轻的修士双手递上一枚玉符,沉声道:“戊等家族,聚仙城陈家请战。” 九真九难门的修士拱了拱手,接过玉符,在面前玉简上一划,顿时一行青色小字出现“聚仙城,陈家,戊等。” “戊等势力,入辅兵听调,可?” “愿听调遣。”青年修士一拱手,顿时,天穹上浮空飞舟射下一道光华,修士的身影瞬间消失原地。 天穹上无数旌旗猎猎,最前方的一艘飞舟上,迎头一面太极旗迎风舞动,在它下方,一位身着黑白相间太极袍的元婴真君,手轻轻从架在两侧的巨大灵力炮上划过,感受着指间冰冷的钢铁意味,狂风吹动他的头发黑鸦一般舞动,沙哑开口:“多少人报名了?” “聚仙城报名人数目前为止两千四百三十二人。”身后一位身穿黑甲的筑基修士立刻半跪于地,沉声道:“这些人全都是聚仙城的戊等势力,墟昆仑目前为止募兵一千万零七十二人,可上战场者……不多。” 元婴修士没有开口,目光看向天外,许久才喃喃道:“腾雷山大败……尊者大人情况已经非常不妙了……就算临时募兵,下一批修士还未完全成长起来,这是杀鸡取卵啊……” 筑基修士没有开口,和其他城内修士不同,他们身上带着浓郁的杀伐之气,精气神和普通修士根本不一样。 这是上过战场,在和太初的星河大战中活下来的精锐。 别看是筑基大圆满,次一些的金丹还真不能保证击杀对方。 也正因为如此,他更加清楚现在的局势之紧急。 腾雷山,七界门户要冲之一,修行星空要塞,号称不坠的堡垒,去年终于告破,上亿太初潮水一样冲入觊觎数万年的七界内部,数十万里星域所有生灵无一幸免,星界兽都死绝。如今吞并三大总旗窥视参天城。若参天城再破…… 后果不堪设想! 两位大圣紧急下达征召令,不老大圣亲自出马,前往参天城,虚无军团三位副军团长同期而至,双方隔着迢迢银河隔海相望,而整个七界,也完全沸腾起来。 炽热之中众志成城。 丁级就是最低的宗门势力,至于戊级,本身没有这个划分,这是宗门都算不上的小家族,恐怕只有不到三四十名修士,但现在根本顾不得了,人,人,还是人!即将爆发的参天城大战就像吞噬一切的巨口,除了用双方生命去堆,没有任何办法。 谁都没有开口,数秒后,黑甲修士涩声道:“回真君……哪怕杀鸡取卵,也……总比鸡都没有了好……” 元婴真君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所有城市防御打开了么?” “回真君,已经全部打开,所有要冲之地,但凡有超过尊圣以上的大人入城,必定会被侦测。没有记录在金册玉书上者,特殊时期一律不允许入城。” “好。”元婴真君睁开眼睛,眼底一片战意闪过,稍纵即逝,看了看下方报名的人群,摇了摇头:“希望……这场从未有过的大战之后……他们还能回来吧……” 就在此刻,整个聚仙城微微一震,元婴修士猛然愣了愣,随后脸色一变,刹那之间化作一道流光冲出。 狂风呼啸,伴随他一起冲出的还有一柄如同蛟龙的长剑,广场附近的修士齐齐抬起头,还没看清对方的动作,一声雷霆大喝就从空中传下:“开镇灵兽!” 嗡嗡嗡……城门口一块刻着巨兽的石碑绽放金色光华,上面刻度着无数计量,此刻,一道青黑色灵气正从下方飞快上升! “这是……”广场周围,一位正在抱着酒葫芦喝酒的黑黝黝大汉一把抓下葫芦,任凭酒洒在胸口上,激动道:“界海王阁下亲自布下的禁制被激发?任何超过禁制计量的灵力,全都会被反馈到聚仙城主阵上。这是哪位尊圣亲临?” 广场中顿时扬起一片窃窃私语之声,带着兴奋的压抑,不知道多少目光瞬间看向了镇灵石碑,青黑色的灵气还在统计之中,仿佛冲破黑暗的光芒,吞吐不定。 “你们居然还轻松得起来?”就在此刻,身边传来一声凝重的声音,一位折扇修士的脸色不仅没有半分轻松,反而更加凝重。咬牙道:“你们以为这位元婴前辈如此着急是为什么?” 大汉有些不解,疑惑道:“怎么?不是尊圣驾临?” 青年修士刷一声展开折扇,上面灵光奔走,赫然已经进入了开启阶段,他死死扫了人群一眼,一字一句说道:“所有尊圣,一旦出行,首先要通报全城,以免误会引起灭宗的惨剧或大势力交锋。” 大汉眨了眨眼睛,随后猛然爆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呼,同时四面八方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海潮一样响起,全部修士的脸色一片煞白。 聚仙城……没有收到任何尊圣前来的通知! 恰逢腾雷山大败,七界防御已经出现裂口…… 来的是人,还是…… 就在此刻,镇灵石碑突兀地绽放出无穷红光,那条沉默的青黑色灵力如同脱缰野马一样冲了出去,瞬间就达到了一亿五千万! 刷! 天空中传来一个急刹车的声音,飞奔的元婴真君震撼地看着镇灵石碑,再呆滞地看着城门之外,那里,一个披着黑色斗篷,根本看不清面容的身影,正在朝着聚仙城缓缓走来。 “啪!”人群中,折扇修士猛地合上了折扇,所有修士都呆滞的看向了镇灵石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亿五千万,尊圣前三十的存在! 尊圣前百,行走四方必须通报,这是七界铁则。如今一位已经算得上尊圣前十的超级高手忽然现身聚仙城,而且没有半点消息? 不是他们多想,而是现在的情况不能不让人多想! 一种名为恐慌的心情瞬间滋生每个人心中,极度惊惧的眼神情不自禁地相互交接,寻找彼此的慰藉。一件法宝悄无声息的启动,紧接着是第二件,第三件……十几秒后,整个广场已然灵光浮动,万箭控弦,无数冷汗淋漓的手不需要提醒同时握紧了自己的法宝。 “举旗!!”元婴真君不愧为百战余生的老修士,只是愣了零点一秒,猛然回头大喝。顿时,所有浮空飞舟上一面大旗扬起,上面是一个诡异的图案。 一只手,镇压山海。 界海王王旗! 得见此旗,如王亲临! 川流不息的修士迅速从船舱中飞奔而出,下一秒,飞舟发出巨大的嗡鸣,船身斜斜排列,形成数千米钢铁洪流,横陈天穹。数百门灵气炮炮口吞吐不定,进入了严阵以待的备战状态。 “聚仙城根本挡不住尊圣发威!”元婴真君呼吸急促地展开一卷金色卷轴,数秒后猛然合上,脸色一片铁青。 所有前五十的尊圣……无一人外出! 所有七界传送阵,无一处记载排位前五十的尊圣使用记录! 来者……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