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7章:丹鼎传人(二) - 最强妖孽

第1347章:丹鼎传人(二)

“我真的想不到啊……” “当年我没有遇到,我还以为您已经离开了,或者……陨落了。这个印记从没有被触发过,它不存在自我引导的功能。” “我很好奇。”他感慨地看着星空:“您是谁,哪位华夏历史上的顶尖大能?竟然能从蛛丝马迹中找到我的存在。我又是哪里露出了马脚?” 四面八方一片寂静。 许久,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你认为,不归界和七界的修士,孰优孰劣。” 徐阳逸微笑开口,声音同样平静,两人都仿佛蕴含激烈感情的海面,只是没有到爆发这一步:“这不重要。” “哦?” 徐阳逸舔了舔嘴唇,手陡然化为恶魔形态,一股属于太虚的力量横陈虚空:“现在,我才是他们七界尊圣最强者。即便面对太虚,我也有自保之力。” 沉默。 一道若有若无的神识缭绕徐阳逸的右手,数秒后,一个轻轻的笑声忽然响起天穹,紧接着越来越大,最后化为一片张狂的大笑。 “哈哈哈哈!!!” “善!!” 这一声几乎是吼出来的,压抑的情绪瞬间炸开。虚空中一片幽光闪烁,紧接着,一位脚下踩着芭蕉扇,满脸络腮胡,穿着肥大的白裤子,蓝短褂,头上竟然扎着两个红色辫子的中年男子,徐徐从虚空中走出。 四目相对,谁心中都感慨万千。 一别数千年,他界遇故知,这种感觉非修士不能体会。 也没有拥抱,没有尖叫,只有一种属于强者的含蓄。 徐阳逸一掀长袍,半跪于地,拱手道:“晚辈徐阳逸。华夏人士。” “千载以来,前辈形单影只,辛苦您了。” 对方没有扶,而是感慨地坦然受了一礼,声音因为激动而沙哑,待徐阳逸起身后,同样诚恳一躬到底:“老夫钟离权。” “钟前辈……”徐阳逸一句话还没说完,猛然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男子:“钟离权……汉钟离?!八仙?!” 虽然早就知道,能在墟昆仑过了千年还活的滋润,甚至晋入太虚境界的,绝对是地球有数的顶尖修士。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是钟离权! 八仙中第二年长的修士,正阳开悟传道真君,正阳开悟传道重教帝君,全真教正阳祖师,十试纯阳祖师吕洞宾……头衔多的数都数不过来,传奇故事应有尽有,这种位列仙班的人物,居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对方身上的太虚之力宏伟到不可思议,甚至……丝毫不逊色肯德拉莫,新路雅德,却根本没有太虚的架子,微笑着看向徐阳逸:“怎么?不相信?” “相信。”徐阳逸笑道:“只是有些难以接受而已。我们几乎是听着你们的故事长大的,不过,也是数百年以前了。” 钟离权哈哈一笑,赤脚从扇子上走下,走到徐阳逸面前,两人都在深深打量彼此。 “你很不错。”数秒后,钟离权微笑开口,手一挥之下,一份玉盒飞出:“一点见面礼,推脱就见外了。” 徐阳逸伸手接过,刚摸到玉盒,竟然狠狠颤抖了一下,仿佛有灵,要冲出他的手遁入虚空。 “这是?”感受着玉盒中浓郁无比的草木灵气,他心中隐有预感,打开一看,一枚龙眼大小的丹药,内部仿佛蕴含宇宙,晶莹剔透,散发着从未感受过的灵力。 就算蒋老的丹药,也不及它十分之一! 就在盖子刚打开的瞬间,这枚丹药竟然好像活物一般,嗖的一声化为流光冲入天穹,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丹药蕴灵?” 虽然早知道对方能拿出立地成圣丹,炼丹水平绝对奇高无比,但是丹药蕴灵这种东西,几乎是丹道传说! “咄!”钟离权眼皮都不抬,一声轻喝,四面八方虚空齐齐一颤,那枚丹药哀嚎一声,准确地没入玉盒。 “您……丹道什么境界?”徐阳逸愕然问道。 钟离权呵呵一笑,摸出一把小扇子摇了摇:“小技等闲聊戏尔,无人知我是真仙。” 丹尊! 徐阳逸深呼吸了一口,丹尊在丹盟中都不会记录!这是真正的一只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比蒋老不知道高了多少个层次。 “你可知为何那位前辈会留下印记与我等?”钟离权复杂地看着徐阳逸:“你……是老夫同道中人。” 这个同道中人范围有点大了,徐阳逸拱手道:“何解?” “你修炼过周易参同契?”钟离权一句话就点破迷雾:“老夫还有一个身份,丹鼎南派奠基人,南五祖之一。万古丹经王乃不传之秘,算起来,你和我乃是相隔数千年的师徒,可惜……” 他叹了口气:“你改了功法,而且,你身上的功法老夫观之,甚至还在万古丹经王之上。这个师伯,老夫却是做不得了。” 就在此刻,虚空忽然波动了一下,钟离权神色一肃,凝重地看向周围。许久才转过头,脸上笑容已经完全收敛。 “你一定很疑惑,为什么老夫会如此久才和你见面?”他的语速加快了几分:“实在是无奈之举,数千年前我就托身不老山,但是那只怪物从未相信过我。他知道我是不归仙界的人,幸好老夫丹道出神入化,这才留的一条性命。” “怪物?”徐阳逸也慎重了起来,沉声道。 钟离权深吸了一口气,欲言又止,最后说道:“现在你境界还不够,什么时候你真正晋入太虚,老夫会设法和你再见一面。此丹名为七宝破障丹,可助你百倍吸收灵气一半年,你距离阳圣后期已经相去不远,参天城一战异常危险,多一份底气,就多一分活下去的机会。” 徐阳逸沉吟:“我必须参加?” “必须!”钟离权立刻肯定说道:“我找你的朋友带话给你过,天道有数,你记不记得?” 徐阳逸点了点头,这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句话。 “这是大道,只有独步可以摸索到,也只有独步可以看得清,老夫被那只怪物软禁不老山千年,才隐约知道一些。” “一旦你达到太虚,就会看到体内生成一枚六边形晶体,它名为虚晶,是所有太虚精华所在。我等所悟的天地规则,对于生命的感悟,全部浓缩其中。而大争之世,只有用它才能唤醒!” 徐阳逸眉头微皱,忍不住道:“唤醒?如何唤醒?这应该是天地大道吧?不存于形式,何谈唤醒?” 钟离权目光深邃,若有深意的说道:“如果……它是一件法宝呢?” 法宝? 徐阳逸霍然抬头看向钟离权,对方好像没有感觉到,迟疑着什么,最终咬牙道:“如果……它是一件只有虚晶才能开启的法宝呢?或许,虚晶才能开启的另一片天地?” 话音刚落,四面八方轰然响起一片嗡鸣之声,一道道虚空漩涡若有若无的出现,一种难以形容的意志,透过无穷星空看向了这里。 很熟悉…… 非常熟悉。 “这是……”徐阳逸感受了一下,立刻睁开眼睛:“不老大圣?” 轰隆隆!这四个字出现的时候,虚无裂缝中陡然传来九幽地狱一样的尖叫,阴风阵阵,有什么东西就要从里面出现了。 “你……”钟离权目光波动,立刻无声地张嘴说了几个字。 徐阳逸看的清楚,那是……圣名不可说! 心中无数的思绪立刻交缠,六边形晶体,和神格几乎一模一样,看来,到了太虚才开始真正触摸到雅威之路,独步很可能已经具有了雅威的一些特性,比如……一旦提及姓名,诸天万界,对方都会隐隐有感觉。 “别在意。”钟离权苦笑一声:“老夫出来本来就不能太久,你只不过加速了被对方察觉的时间而已。” 徐阳逸踏前一步,抓紧时间问道:“大争之世只能在五王二后陨落之后打开,是否……真的如您刚才所说?” “谁知道呢?”钟离权身后已经雷霆嗡鸣,狂风激荡,吹动他全身衣袂飞扬,有些出神地看着天际:“或许……所有太虚,独步的灵魂,都在这个法宝之中,天道无缺,一旦陨落才会有数……我没有时间寻找这个答案,但是你或许有一线可能。” 就在此刻,一根根深紫色的触手,根本不是人类,从虚空裂缝中悄然伸出,探索着,肆意蔓延着,就像盲目的蛇。同时,一个宏大如妖兽的声音,密布在这片虚空。 “钟离权。” 它的声音带着浓郁的回声,充斥着恐怖和杀戮,如同唤醒幽灵的夜魔,让人不寒而栗。 不老大圣?徐阳逸用无声的口型说道。然而刚刚说完这四个字,就算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数千裂缝中的出手顿了顿,紧接着齐齐扬起,蛇一样盯向了他! “该死!”钟离权神色一寒,弹指之间,数百道寒光骤然密布星空,随着一声轻喝,所有寒星瞬间化为碎片,一片浓郁无比的氤氲包括两人,将那些诡异的触手完全隔离在外。 “我拖延不了多久!”他再也无法镇定了,直视徐阳逸的眼睛,语速飞快:“下面的话,远比上面重要!你千万要记住!一个字都不能忘!” 不等徐阳逸点头,他立刻说道:“有人去过了飞流海!”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这是最大的隐患,自己伪造的飞升道路,他相信没有人去查证,现在终于有人动心了。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