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8章:兵发参天城 - 最强妖孽

第1348章:兵发参天城

虚空的氤氲疯狂波动,仿佛遭受着无数巨蛇的击打,钟离权不管不顾说道:“你是不是在天剑山庄杀过宋家的人?” 宋家? 徐阳逸抬了抬眉:“我认为我杀的是一条狗。” 轰隆隆! 就在这个字落下的时候,四面八方氤氲全部崩溃,他目光一动,就在钟离权背后,无数的紫色触手万蛇乱舞一般密布虚空,感受到氤氲崩溃,闪电一般冲入了他们百米禁区。 滋啦……越来越近,所有触手从中分为两半,竟然形成一张硕大的嘴。钟离权无视这些,更快地开口:“别小看他们!宋家,四世三公,你杀的或许是宋家支脉的人,但是宋家主脉却是毫无疑问的甲级势力!” 沙沙沙……一道道触手将周围形成紫色海洋,徐阳逸灵气运走全身,恶魔之体即将爆发,钟离权却一把握紧他的手腕,眼中带着难以言说的恐惧,深深摇了摇头。 “不要……” “你不是它的对手……它不是人……有机会去镇魔殿,你就明白了!” 无形的风暴,暗夜的刺刀,那种可怕的逼迫感如同实质,从四面八方席卷过来,死死抓住人的心脏。同时,那个恢弘的声音再次响起,已经带上了一股难言的怒意。 “钟离权!!” “你……在背叛本圣么?” “本圣在呼唤你,你可有听到?” 钟离权回头走向触手的海洋:“飞流海通道完全堵塞,不可能有人飞升。此人我已经帮你料理了,但是宋家已经起了疑心,两亿五千万灵啊……你知不知道你显露出来的实力给你带来了多少危险!宋家已经知道你杀了他们的人,特意去飞流海求证,却一直按而不发,他们在等什么?” “也正是因为这个人,我才知道宋家在调查你。而且他们主力正在……” 刹那之间,虚空旋转,那些诡异的触手扭曲着形成虚无的黑洞,带着钟离权瞬间消失在原地。 啪……无声的破碎声响起,那种和世界隔阂的感觉完全消失。真实的星空月夜再现,然而徐阳逸没有动,原地沉吟着。 刚才钟离权的话很简短,可以看出,对方的处境也在走钢丝。不过,他从简短的对话中捕捉到了极其有用的信息。 虚晶……这,应该就是神格的原型。 一步步完善虚晶,完善领域,最终达到神格的地步,而不老大圣对于自己名字的反应,也和太虚一般无二。 “雅威之路……”他狠狠握了握拳:“距离我已经不远了……” “而大争之世,如果真的是法宝,那就太可怕了……是谁铸就了它?为什么铸就它?是以前的雅威遗留?昆仑之战?还是……天道自然生成?” 摇了摇头,他的目光变得坚定。 刚才的交谈彻底打消了心中的顾虑。 “既然你用大争之世的名额作为诱饵,那么,就让我来杀个天翻地覆吧……”嘴角挂起一抹嗜血的冷笑,胸中的卡俄斯之种仿佛感觉到了什么,轻轻嗡鸣着。 ……………………………………………… 一日之内,整个七界全界哗然! 空虚尊者陨落在即,七界门扉首次被太初叩响,独步亲自参战,数万年来,从未有过如此严峻的形式! 以位面为单位的战争机器完全启动,三途河,北具神,曼陀罗……七界全面战备,无数的流光在位面传送法阵之间川流不息。一位位颇具盛名的修士从位面旅行中归来。 一个个隐世门派,传世家族,纷纷扬起了自己的战旗,随着两位大圣的号召,无穷无尽的钢铁洪流自各处洞天福地中升起,直奔五王二后本阵。 一片千万米巨大的湖泊上方,忽然整片湖泊都炸起滔天巨浪,附近居住的无数人群愕然看着这一切,巨浪落下,一只足足数十万米的傀儡巨龟,背上楼台林立,已经在漫天水雾中,带着青绿的瘢痕和全身的水草冲天而起,数不尽的修士御剑飞行,群星拱月一样冲向三途河。 小雷音,一座巍峨巨山,仙云缭绕,白鹤飞翔,陡然绽放万道金光,随着一声苍老的“阿弥陀佛”周围万里无根金莲飘动,一只木做的巨鱼傀儡于诸天佛国之中呼啸而起,直冲天际。 北具神,整整一个上午,不见阳光,所有凡人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场面,天空中剑光飞翔,北具神盛产剑修,此刻已然是剑的天地,剑的海洋。 一剑下天山,一柄十万米巨剑斩破青冥,化作一条金龙翻腾云海,算不清的剑修站立背上。又万剑飞鸿,一座接天仙山之上,剑光如雨,数不尽的修士响应号召,飞向北具神的王后凌波仙子所在,混元一气殿。 月下潇湘,蛇母的万蛇殿左右,恐怖的禁制全面启动,层层叠叠,浮空法宝若群星璀璨,穿透一层层光幕,荡起无穷无尽的涟漪,千舟汇聚万蛇殿,让这里成为修士的天穹。一面面代表各大势力的旗帜遮天蔽日,万宗来朝。 最中央的的巨蛇冰山之上,一道完全看不清面容的身影盘坐虚空,可怕的太虚之力横扫天际,让一切在她面前都缓慢下来。 墟昆仑,大夏王朝,随着一声鼓响,三百战舟拔地而起,清一色的太极图,国教教宗沈沉央盘坐最前方的飞舟之上。同一时间,极远之地,万灵归一宗数十万灵火飘荡,在最当头如同烈日的魂火带领下,成为接天壤地的灵火旋涡,幽灵一样飘向九真九难门。 七界并起,声势若滔天填海,改天换日,未时,流火之川三大甲级势力,琅琊宫,南山陶家,杏岭川主参战。七界参战人数达到一亿四千万人。 申时,小雷音,曼陀罗共八大甲级势力,一百七十二乙级势力抵达五王二后本阵,参战人数已经突破两亿人! 申时末,遥远的天穹爆发出一片银灰,傍晚彻底成为深夜,两只数万人的军队,一银白,一金黄,天神降临一样踏入传送法阵。 广寒圣宫,大圣亲卫队,桂花,玉兔,出阵。 戊时初,墟昆仑。 所有修士集结完毕,所有五王二后的宫殿中,一个超大的传送法阵正在徐徐打开。周围数万飞舟升空,地面千万修士站立,从九真九难门界海殿一路弥漫出去何止千里。黑甲覆地,泾渭分明,一面面代表各大家族的旗帜猎猎飞扬,无数的宗门,家族,王朝,这一刻放下所有争执站在一起。 此刻,整个墟昆仑已经聚集了整整四亿青壮修士,三位太虚,十二位阳圣,一千零三十阴尊,五万元婴,金丹筑基练气不计其数。几乎拿出了所有可以拿出的实力。 万宗剑指参天城! 徐阳逸在天剑山庄的阵地之中,目光淡定地扫过周围,这一幕,让他想起了万界大战。 “呵……”他周围一位年轻修士搓了搓手,不过筑基后期,抓紧了手中的长枪法宝。年长的元婴沉默着,金丹率领弟子检查自己最后的准备。整个接踵摩肩的九真九难门,在压抑的火热之下,保持着绝对的井井有条。 就在他们前方,一个足足有百万米的超级传送法阵正在缓缓凝聚,一个个玄奥无比的符箓点缀虚空,丝丝缕缕的灵气将中心汇聚为一个巨大的旋涡。谁都知道,穿过这里,就将踏入七界的最前线,那种无声的期待,让诸多初上战场的修士忐忑而兴奋。 徐阳逸收回了目光,看向最前方盘坐的三道人影,目光微微一眯。 太一教教宗,沈沉央。太虚中期。 万灵归一宗太上长老,莫一奎,太虚中期。 血飒国护国长老,赤天王,太虚初期。 这三人的身影就像三枚定海神针,散发着令虚空都颤抖的灵力,那些新兵菜鸟一旦心生畏惧,看向三人,顿时神色都舒缓一分。 兵为将之威,将乃兵之胆。 “可笑。”他闭上眼睛,做着最后的调息:“真正上了战场,谁又管的了谁?” 天剑山庄和枯骨观,金刚道在一处,但是现在谁的神经都绷紧到了最高,大家都没有引人注目地寻找彼此。 时间一分一秒流走,随着当的一声,虚空微微震颤,一口异兽骨所制大钟在传送法阵之下敲响,声震四野。 戊时结束。 就在此刻,徐阳逸猛然睁开了眼睛,同时,一道恢弘的冲击突兀然爆发,狂风吹动所有修士衣袂猎猎作响,数万旗帜怒卷飘扬。一道模糊不清的身影,如同明月照大江,已经毫无征兆的站立虚空。 这是一位男子。 也只能看清这是一位男子。 衣着,长相,都被隔绝在体外灵光之后,模糊不清。然而这一刻,数千万人眼中,都只有这一个身影。 只有他。 只能看到他。 现场无数的人,无数的尊圣,甚至三位太虚,在他面前都仿佛萤火,就连对方身后庞大的百万米传送法阵,也不过米粒之光。也只有他,才配称得上天穹皓月。 人总是看到了皓月,才有闲暇去看周围群星。 霸道的灵气无孔不入,他们就像海中水滴,而对方才是大海。仅仅是一个人,就压下去了三位太虚。 如神祗亲临。 徐阳逸站了起来,而周围的修士……不,全场的修士,灼热的呼吸都在此刻汇聚成一片低沉的音浪。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亮,到了最后,数千万人除了前方三位太虚,齐齐半跪于地,激动的声音冲霄而起,撕裂黑夜的沉默。 “拜见界海王!” 群龙俯首,万修来朝。

下一篇   第1349章:六圣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