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创团仪式(六) - 最强妖孽

第135章:创团仪式(六)

丢脸? 不重要了……节操?也不重要了。 对于千刃这样活到一百多岁的老怪物,境界最为重要! 为了修为精进,他可以接下黑杀令。此刻,为了失传的技法,他同样可以压下满心杀意,和颜悦色。 徐阳逸将千刃的所有表情都看在眼中,对方心神失守之下,表情变化不可谓不丰富。 他就这么看着,看了足足数秒,看到千刃眼中的杀意几乎凝聚为实质,才微微一笑:“有。” 千刃眼中的杀意,倏然散尽。同时,呼吸立刻粗重了起来! 丹药,不能多吃,是药三分毒。但是,有些丹药,修士根本不可能避得开! 破障的丹药……提升境界的丹药,甚至还有传说中……无副作用的名丹! 他的心,在此刻,乱了。 然而,等了数秒,现场却一片沉静。 徐阳逸毫无表示,他问,他就答。就这么简单。 你他妈一句有就完了?! 千刃此刻恨不得一巴掌将徐阳逸拍成肉酱!用他灵识点天灯! 羽林卫一省之尊,问这句话的意思,是让你拿出来看!不是让你回答有没有! 他很清楚,这是……徐阳逸在等着让他问!让他求!让他堂堂筑基修士求! 杀意,期待等种种情绪疯狂交杂,诡异地在他脸上形成了一张……笑脸? “呵呵呵……”他强硬挤出来的干笑声,在半空中如同夜枭一般,随后…… 他降下来了! 他降下来…… 他降下…… 他降…… 他…… 所有人都愣住了。 筑基修士,主动摆平姿态。而且,还是明摆着不喜欢徐阳逸的一省之尊。此刻,公公平平地,轻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 千刃无视了周围的一切,从那句“有”开始,他是很想将徐阳逸一巴掌拍死。然而,现在谁敢动徐阳逸,他绝对会上去拼命! “小友……”他努力维持着脸上的干笑:“不如取出一观?” 徐阳逸笑道:“好。” 手在储物戒指上一抹,一颗黑色的丹药,跃然手心。 千刃一动未动。 或者说,在这个东西出现的刹那,他只剩下眼睛可动,灵魂被牵动。 筑基修士的灵识,远超练气修士。就在丹药出现的一瞬间,他立刻扫了个一清二楚。 四种药效……却和谐地成为一股。药香四溢…… 这,是丹药。 他的手,情不自禁地轻轻颤了起来。他万万想不到,在这里,在他明水省,出现了这种东西! 失传近两百年,丹道再现! 这个消息,转瞬之间,便会成为修行界的一颗重磅炸弹!炸的现代修行文明体无完肤! 干系太大了……大到他都不敢想! “啪啪啪!”“咚咚咚!”“老周!你挤个甚!”“什么?明明是你在挤我!!” 就在此刻,门口,一阵乱响,紧接着,上百人,疯狂地冲了进来! 之前在下面,拿腔拿调的各位族长,副族长,各大势力的代表,此刻,根本没有一丝修士的模样,而是眼睛都红了,上百双眼睛,死死钉在徐阳逸身上。 确切地说,是他的手上。 他手中那颗滚圆的丹药上。 刹那之间,上百道炙热的灵识,从丹药上扫过。徐阳逸微微一笑,并未阻拦,反而放开一切禁制,任由观看。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创团仪式,本应大家交杯换盏,听团长诉说日后展望。然,此刻,针落可闻。 一股热到让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的气氛,在人群中无声涌动。每个人都明白,那叫渴望。 然,无人上前一步,并非因为他前方的千刃。在此刻,千刃那道不高,却足以震慑明水省的身影,自动消失在人眼中。 每个人,都死死盯着那枚丹药,眼中的渴望,形同实质。 不上前,是不敢上前,生怕自己多走一步,面前的一切就化为幻影消失。 “羽林卫……”就在此刻,千刃嘶哑的声音开口了,他不能不开口,现场,看似平静,实则早就成了一个桶!只要轻轻一点就能着! 而他的身份,是最不容易点火的人。毕竟,徐阳逸是他的下属! “愿意出一万中品灵石,购买小友手中所有丹药!” 没有犹豫! 没有一丝丝顾虑! 他知道,近两百年未现世的丹药,他们,绝对是抢不到的。这一次……金丹真人极大几率会出手! 他们或许不会亲自前来,然,他们的助理,他们的第一秘书,却必定会带着金丹真人的谕令前往明水省! 一旦拍卖会召开……这会变成金丹真人的杀场! 不! 还不止! 他目光陡然闪烁。刚才,他算的是人族金丹。 这一次……恐怕妖族三大金丹,黑山真人,魃真人,山君真人,甚至会化身赶来! 活了数百年的他们,经历过丹药年代,妖族比人族寿命更长,他们更清楚丹药的作用!甚至无数次午夜梦回,他们可能都在怀念,几百年前助自己超脱的那枚灵丹! 三大妖族金丹化身……两大华夏上下院院长,五大人族金丹真人代理!至少筑基中期以上的大修士! 他现在不争,日后怎么可能争得过! “千刃前辈!”他话音刚落,周姓老者毫不犹豫地出列:“奇珍异宝,有缘者居之!周家不才,愿付出高额价格!求/购徐道友手中丹药!同时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和炼丹师本人合作!” 丹药一出,势必会造成巨大震荡!但是,何尝不是巨大机遇! 这个机遇,不仅仅是给他们和丹药有挂钩的,这个机遇……是给所有人的! 就算不是丹液方面不是灵植方面,又有什么关系! 转型,何难! 在丹药这种失传旁门重现的现在,任何家族,只要不是傻逼,都能看得出来,抛弃以往的基业,只要对方点头,振兴就在不日! 这一刻,千刃的身份,和数十家族振兴比起来,就算冒着触犯筑基前辈的巨大危险,他们也必须硬着头皮强上! “小辈……”千刃的目光,此刻已经到了一种焦灼的地步:“你再说一次。” “前辈……”周姓老者浑身颤抖,汗出如浆,却毫不犹豫地跪了下来,以头触地:“进门之前,晚辈已经和族长取得联系……” “他不是在闭死关?”人群中,忽然有人喊道。却立刻不说话了。 傻逼! 所有人心中都冷笑一声。 死关? 丹道重现,死关算个吊? 死人都能活过来! 周姓老者恍若未闻,颤声道:“族长大人……已经动用周家云霞飞剑,在修士航道上赶来……恐怕……一小时内,必定到场……” 该死……该死!! 千刃的手都快被自己绞碎了。 第一位筑基修士赶来了……接着,是第二位……他很清楚,在座的,家族里有筑基修士的,不下五位! 但是,数秒后,他的手停了下来。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彻骨的冷笑。 怒极之后,心中出现了一丝清明,他想到了一个更关键的问题。 行……有你的。 但是,你又有没有想到,消失近两百年的丹道重现,你作为单方向联系人,对你来说,是巨大的机遇,同时……也是巨大的杀机! 这,是以一人之力触动近两百年丹液旁门的巨大利益,想以一人之力推动修行界的变革。遇到的阻力之大,绝难想象! 多少家族,部门以丹液为生?作为唯一一个可以联系到炼丹师的修士,如果,那些巨擘没有联系到炼丹师,如果,那些巨头没有得到合适的答复……作为单方向联系人的你……焉能独善其身? “呵呵……”他用看死人的目光扫视了徐阳逸几眼,不再开口。 等着吧……小辈,你自己点起来的火,恐怕不用本座亲自动手,就能将你杀得灰飞烟灭。 “晚辈不敬,业已通知族长副族长!”同时,另一位老妪也毫不犹豫地跪了下来,嘶哑的声音中带着极度的兴奋:“磐山蒙家,北三省第一家族,族中三名筑基大圆满,已经动用瞬移符,前往此处!” 千刃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一口恶气,拂袖而去。 蒙家……一家三筑基,三名大圆满!北三省第一家族! 他……还惹不起。 老妪死死盯着徐阳逸,脸上的笑容,是谄媚,是奉承,是极力讨好,努力营造出一种“恐怖的慈祥”气氛:“徐道友,三大筑基前辈,在电话中,已经说明,答应炼丹师的一切要求。是一切。” “辽远省康氏药业!愿意提供刑天军团一切资金!只求见面!!”“明水省伟峰灵植集团!愿意提供刑天军团日后一切灵植!只希望给一个炼丹师本人竭诚合作的机会!”“辽远省冯家,出价八百八十八中品灵石!只求和炼丹师本人见一面!!一面即可!” 刹那之间,人声鼎沸,比谁的声音大,比谁的态度更诚挚。 但是,就在此刻,一个冷清的声音响起。 “秦皇朝,十颗……极品灵石。” 刹那间,所有人噤声。 “希望和炼丹师本人见一面。”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一位中年妇女身上。 极品灵石! 这种东西……都不算灵石了!可谓天才地宝! 兑换成下品灵石,就是一万块下品灵石!但是一万块下品灵石根本兑换不到极品灵石! 极品灵石的用途根本不是吸收,某些顶尖的符箓,顶尖的法阵,全部都要用到这种东西。甚至……是修行界禁制流通资源! 这个企业,所有人都知道,很有钱,但是却绝对没想到,有钱到这个地步! “你并不是修士!”一位修士忽然冷哼道:“这是修士的事情!” “我也只是奉董事长密令行事而已。”妇女不亢不卑地鞠了一躬:“各位前辈,还望见谅。” 哪里来的苍蝇啊! 恶心死人不偿命啊! 你说你一个凡人企业这么热衷修行干嘛!干嘛! 徐阳逸并没有理这一切,他目光微微波动,因为,有的事情,还没有说完。 “各位道友,请稍安勿躁。”他说道。话音刚落,全场诡异地寂静了下来。 一张张老的或者年轻的脸,带着无比炙热看着他。 “首先,我要声明。炼丹师说的很清楚,他目前只能炼练气期的丹。并且,他在丹道大成之前,绝不和任何人见面。” 所有人听着,所有人置若罔闻。 不见,利益不够而已。 利益一旦足够,神仙都会下凡! 只能炼练气期的丹有什么关系? 且不说现在练气期修士占大多数,就算不占,炼丹师难道就不晋级? 这根本不成其为不见的理由! “另外,这是他的第一次作品。只委托我们刑天军团拍卖。”他仰天叹了口气:“我对他有过一次救命之恩,因果报应,我也不曾想到。” 呵呵呵…… 所有人脸上仔细听着,心中羡慕地跳脚! 你这因,就米粒大!结果报了一个几万斤的金瓜!你要脸! 那个无奈的神色装给谁看?! 说!心里是不是笑烂了! 莫装逼,装逼招雷劈! ¥¥¥¥¥¥¥¥¥¥¥¥¥¥ 之前设定金丹三百岁,前面的已经改过,改成四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