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7章: 太初尊圣 - 最强妖孽

第1357章: 太初尊圣

满地血腥,却唤醒他们对于太初的仇恨,唤醒了他们作为新丁第一战的决心。 “威……”一位金刚道的新丁,中年元婴目光赤红,毫无意识地握紧手中大盾,顿时,灵气升腾,宝光千道,一尊威武的佛陀出现其上。 他的眼中,已经从刚才的惶恐化为坚定。而这轻轻的一声,仿佛波澜一样扩散,那些呆滞看着这一幕的修士,只感觉心中一热,第一次握紧了手中法宝。 死死握住,灵魂入骨。 “威……”又一位元婴哑声道,同样巨盾上金光绽放。紧接着,是下一位,一个个,一片片,这只数千人的队伍,找到了自己的魂,找到了自己的战意。 威!威!威! 随着一声声镇定却饱含热血的嘶吼,一面面巨盾树立,笔直如墙。一根根长枪挺直,绽放万点寒芒。后方的手持灭仙弩的弓弩队,放在手上的弩箭没有一丝颤抖。狼牙一样顶住了对面的无穷太初。 精气神不同了。 徐阳逸用一个多小时的暴虐镇压诠释了对敌人的手法,现在,被他唤醒的军魂在他身后凝结为一尊威武的金刚。数百米高大,死死拦在通道。 金刚怒目。 就算太初都看得出来,然而,它们对于墙的理解只有……打碎它! 彻底粉碎,没有人能拦在征战诸天万界的太初军团面前! “杀!!”一声狂怒的咆哮从太初之中爆发,顿时,所有太初身体为之一沉,身上散发出比刚才更加狂猛的气势。 “其他将军已经攻入第一层障壁,本将还被拦在这里……一个人,对方只有一个人!你们……想死吗?” “杀光它们!不计代价!就算堆,也要给我冲过去!给本将……全军出击!!” 出击击击击……徐阳逸猛然捂住了胸口,脸色顿时泛红。 “少宗主?”“大人!”后方的修士倒抽一口凉气,随着天剑山庄一位元婴大喝一声“保护少宗主!!”数千流光下意识地飞出,灭仙弩拉出道道银线,风驰电掣,然后炸裂绚烂的火花。 但,不够。 距离太长,而且他们空有战意,而无战技。这对于老兵来说极端的距离,反而应为他们队列不整,你争我赶而慢了下来。 徐阳逸什么都听不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刹那,他清楚地看到了太虚的尊圣。那种感觉非常奇特,世界仿佛变成了一片老旧的电视机画面,无数的画面围绕着他在碎裂中组合,又在组合中破碎,对方的声音无限循环在脑海中,然后…… 他看到了一只蝴蝶。 巨大的蝴蝶,麒麟角,凤尾,完全由灵光组成,庞大的身躯宛若位面,翱翔宇宙。 南华蝶母…… 她被一道流光击飞到这里,浑身都覆盖满陨石,紫色的光华从其中炸裂出来。仿佛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打到了这里,随着越来越深入,身上紫色的光华越来越越弱,最后,但闻轰然巨响,这块陨石完全炸裂,一个穿着青铜色铠甲,身形不高的身影,背上长着的居然不是蝶翼,而是长满羽毛的十六翼! 宛如天使。铁甲天使。 恢弘而优雅的外表,甚至忽略了她不高的身躯……越来越多的画面冲击进脑海,挤得他大脑都要爆炸,过目不忘根本记不住,忍不住抱住头颅,大吼了一声。 “啊!!!” 庄周梦蝶,这一瞬间仿佛游历千年,惊醒之时,冷汗涔涔,触觉,视觉,嗅觉渐渐回归身体,一片令他心烦意乱的嘈杂之声陡然响起耳际,他还没来得及大喝一声闭嘴,逐渐清晰的呼喊已经将他完全拉回神。 “少宗主!”“小心!”“少宗主!你防御啊!” 轰隆隆的修士踏进之声,心急火燎的呼喊声回荡耳畔。一秒的梦回千年,眼前的画面近乎定格,数千道漆黑的身影形成的一片阴云之墙,甚至能闻到对方身上腥臭的味道。下一秒,天穹崩塌一样压了下来。 几乎是本能反应,魂狩呼啸而出,覆盖吞噬符箓形成一片金色的长河。 万刃加身,刀光拂面。变生肘腋,就连太初都没想到遇到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对方决断何其果决,黑色狂潮无边无际,进入吞噬符箓的太初瞬间被吃得只剩残肢,然而后面的海浪惊涛拍岸,不过数秒,居然在魂狩外堆起一面厚实的太初之墙,裹成一个方圆数百米的太初之球。 紧接着,所有太初从皮肉中亮起一道道符箓,身形飞快扭曲,撕裂的灵气竟然将徐阳逸周围形成一个恐怖的黑洞。 “自爆?”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他已经连续战斗了一个多小时,次次面对差不多神孽强度的一拳,灵力已经开始告警了。这一次略有些仓促的防御,绝不会好受! “死吧……凡人!”太初后方,数个声音带着疯狂的杀意同时响起,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道恐怖的白光瞬间吞噬整个通道。 世界仿佛没有了声音。除了最开始的“轰!!”接下来只有不断的嗡鸣。 世界也好似失去了颜色,除了最开始让所有人下意识闭上眼睛的黑光,再也看不到其他。 光华何其短暂,一秒之后,所有人齐齐睁开眼睛,天剑山庄一声惊呼“少宗主!!”全军压上。 在他们面前,只有硝烟弥漫,虽然自爆的太初境界低,但是数目太多了,除了开始的,后面的太初前仆后继,根本不止几千。这条通道让徐阳逸拦住了这只太初军队一个多小时,却在此刻成为了一把双刃剑。 舰舱完全变形,呈球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如此小的范围,如此密集的爆炸威力何等可怕?天剑山庄的修士眼睛都红了,金刚虚影飞快推进,然而就在冲入硝烟之中数十米时,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还好?”一个声音于硝烟中响起,徐阳逸的声音带着一抹笑意:“太及时了。” 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悬浮空中,幽魂怒号,孟婆,阎王,使君,无常,四位幽灵手举宝镜,光耀千米,打开冥界的通道。 而那些爆炸的冲击波,居然被这个通道全部吸入其中。 “四照宝鉴?”枯骨观的修士愣了愣,随后全部兴奋地大喊道:“恭迎少宗主!” 硝烟之中,赵子七和楚昭南不知何时已经赶到,幽冥之门洞开,旋涡将三人牢牢包裹其中,赵子七脸色凝重,磨牙道:“愣什么?” “杀光它们!!难道一直躲在大哥身后吗!” 一句话,所有修士眼睛都红了。 数千人的战线,却让一夫当关。对方用他的战法,他的道,唤醒了这些新丁的战意。但是刚刚爆发,却眼看这根顶梁柱陷入危险之中而救不得,赵子七这句话,无疑是在沸水中泼下滚油! 都是修士,都是七界修行到金丹元婴的中流砥柱,谁又比谁差? “各位!”天剑山庄的修士尤其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痛,心中与有荣焉,一种名为荣耀的感觉在血脉中沸腾。最前方,一位元婴中期的修士猛然扬起巨盾,声嘶力竭地咆哮道:“杀!!” “为三宗正名!以七界之名!!” “杀光它们!!” 战争的号角吹响,第一次,踏足通道的第一次,新丁的第一次,数千人法宝爆发出道道金光,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威!!”钢铁洪流义无反顾地冲向对面黑色海洋。 真剑对白刃。灵气对肉体,沉重而凌乱的步伐,完全没有百战精锐的整齐划一,却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有进无退,踏破硝烟,大江一样绕过徐阳逸三人,冲向数百米外无穷无尽的太初。 越来越近,空气中几乎都能感觉到冰冷的杀戮火焰,五百米,三百米,一百米! 无数的新丁握紧法宝,随着三宗修士一声异口同声的“杀!!”这场近身战斗全面爆发。 咚!肉体和法宝的撞击同时响起,大洋撞上巨山,一圈圈波纹宝光绚烂,最前方是修为最高的元婴修士带着金丹修士,随着一声大吼:“威!!” 卡卡卡,他们拼死挡住了这一波太初的冲击,青筋暴起,盾牌前的光幕剧烈颤动,身后所有长枪爆发出万丈金光,从盾牌的缝隙中冲出,瞬间将前方一排排太初撕扯地七零八落。 血肉的气味充斥鼻端,唤醒生物残忍的本能。太初眼睛赤红,一声声嗜血的怒吼狂风一样扫过。前方的太初还没有被绞碎,后方无尽的黑潮已经蜂拥而至。 “吼!!!”狰狞的面容近在咫尺,数秒转瞬即逝,却已然承受了成百上千次冲击!金刚虚影剧烈地波动空中。光华越来越暗淡,就在同时,身后灭仙弩随着一声“放!!”化为布满天际的银河,在金刚虚影上荡漾出一圈圈细密的涟漪,绽放出毁灭的华彩。 “吱吱吱!”又是稻草一样的太初倒下,在这堵住整个通道的虚影之前,它们的尸体瞬间堆起几米高,新的太初又悍不畏死地踩碎旧的尸体,形成更高的尸墙。 漫天血雨,杀戮成为唯一的旋律。就在灭仙弩刚过,三排修士齐齐蹲下,而他们身后,道道吟哦之声响彻天际,数位金丹一组,面前一卷金色卷轴虚空震荡,无数玄奥的符文在周围升腾不已。 道成异象,队伍后方金光万道,莲花,白鹤,佛陀……可怕的神通风暴在酝酿,前方拼命顶住惊涛拍岸,短短数秒,最前锋的修士已经感觉身体都要散架,金丹修士们七窍中已经被活活震出鲜血,却踩在满地血腥残肢中无一人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