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0章: 混沌之始 - 最强妖孽

第1360章: 混沌之始

这是徐阳逸承载卡俄斯遗泽发出的一击,是对长生海的震慑。 境界所限,再过庞大徐阳逸的肉体必定撕裂,太虚境界还可以逃开,但其他太初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但见绿光扫过,万物生春,一根根藤条竟然从雁归来号的缝隙中爬出来,充盈全身,在没有空气,水流的星河中吐露嫩芽,开出花朵,数秒之后,雁归来号居然成为了一颗鲜花包裹的石头。 混沌之始。 春阳化雪,庞大的太初军团在这一击下成为无数的粉尘消失,飘散到靠近的所有位面,下一秒,它们就像是种子,让这些位面肉眼可见地染上了一层绿色,紧接着盛开五彩缤纷的花朵。 春意盎然。 “这……”军荼利冥王的神识已经突破雁归来号,难以置信地看着周围。看着位面绿,看着百花齐放,整个人已经呆滞。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肉眼可见,所有位面都齐齐一颤,雁归来号震了震,一个漆黑的灵气手掌横跨虚空,冲出雁归来号,在数百万米的地方,印出了一个方圆百万米的巨大掌印! 里面星辰密布,生灭不停,仿佛打开了位面的通道。 “圣境!?”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太虚,尊圣,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圣境就在他们的眼前被打出! 而且证明了他们以往的推断,圣境……是一种超凡入圣的境界打出的力量,千万年不破。 “这是?”快要脱力的徐阳逸同样愕然看着这一幕,深呼吸了一口:“圣境?” “不!”他立刻否认:“不是圣境……” “这到底是什么?在这个掌印中,我感到了混乱的灵气,仿佛……它背后是一片异面空间,本就残破不堪,这一掌只是打碎了它的表象,露出这片空间的真容。而且……” 他闭上了眼睛,这一切不是他看出来的,而是卡俄斯之种首次自动响应了他,透露的信息。 “有人……”他的声音都在微微发颤:“里面……有生物在!” “有一个强大的存在在那里……而且非常熟悉……我见过……我见过它!” 无数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耀,他猛然睁开眼,愕然看着布满星穹的掌印:“南华蝶母?!” 他没有动,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容忍他解开这个疑惑。绿光渐渐消失,整个宇宙都在为这一击沉默。忽然,雁归来号震了震,所有灵力再次回复。周围的通信符箓重新亮起,徐阳逸正要收回自己的神识,却目光一闪,豁然站了起来。 他看到了雁归来号。 或者说……是此刻的雁归来号。 无数的藤蔓交织,密布它的体表,而这些藤蔓居然形成了两只巨大的翅膀!带着无数绿叶,悬浮着雁归来号! “呵……”这一声不是他发出的,而是七星龙王岳山左,和麋鹿太虚发出的。 他们没有跑多远,这道波纹对他们来说威压简直是天威,但他们很快察觉到,这根本非人的实力,而是一种近乎森罗大帝……不……还要超过森罗大帝的存在。但是载体并不是特别强,起码对于它们来说是这样。 “一击……是极限。”活了太久,见了太多,能从万千毫无灵智的太初中杀出来,并且战功卓绝被赐予灵智,最后走到太虚境界的他们,一瞬间就明白了许多。麋鹿太虚咬牙道:“我‘青瞳鹿王’海涛天绝不会看错……而且针对太初,只有我们能感觉到……” “神迹……”七星龙王深深看了一眼雁归来号,此刻一只太初的灵力都感觉不到了,它们对视了一眼,再没有一句废话,朝着宇宙尽头极速飞去。 然而,就在它们刚冲出的时候,一个轻轻的“叮”声,无比清晰地响彻星河。 那是铜钱交击的声音。 “哪位道友?”两位太虚立刻停下遁光,七星龙王七个头的目光如同灯一样扫荡星河,冷冷道:“出来说话。” “能让我两看不到的太虚可不多啊……”青瞳鹿王同样谨慎,他们明明都感觉到了,自己身侧一片浩瀚似海的威压,比他们加起来都强,却带着英雄迟暮的死气,但就是找不到对方。 更古怪的是,雁归来号上,没有此人的灵力计数,更侦测不到,就算军荼利冥王都没有发觉。 “沙……”两位太初的神经完全绷紧,一声轻柔的,金属擦过什么东西的声音缓缓响起,它们明白,这是有人对它们拔剑了。 孑然一身,对着两位太初太虚亮剑! “狂妄。”这等侮辱,让青瞳鹿王谨慎中怒火焚天:“无胆鼠辈,真以为你能……” “青瞳鹿王。”不等它说完,虚空中一个声音响起:“虚无军团麾下第三十二副军团长,七千年前大破往生树重镇,和七星龙王焦不离孟,手下杀孽无算。” “可惜,你们不巧,今天正好遇到了本王。” 话音未落,虚空中一个酒葫芦扔出,顿时化为一片连绵不绝的虚空之海,将这片空间完全隔离! “这是……空无领域!”七星龙王愣了愣,随后失声惊呼:“五王……” 回答它的,是一道璀璨剑光。 不知从何而起,从何而终,就似天际星河,皎洁璀璨。 ………………………………………… 雁归来号,主控制室。 “你记不住?”青灯尊者深深看着面前的一位元婴,对方躬身道:“回大人,是的,刚才发生的什么……晚辈确实是不清楚。” “罢了。”军荼利冥王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这已经是你询问的第七十二名修士,中三境以下全部被抹去记忆。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 无人开口,许久,一位老妪阴尊才咬着嘴唇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本尊者只能感觉所有太初的气息消失了,干净得就像从来没有来过!” “能无声无息消灭太初,甚至……”她抬头看了一眼光幕,极远之处,一个硕大的掌印横陈虚空,宣告着神明曾来过。 “如果能找到,我们七界就有了消灭太初的希望!” 军荼利冥王也没有开口,数秒后,才再次响起他的声音:“立刻调查刚才的留影,看有没有记录,如果没有……” 他顿了顿,寒声道:“马上通报大圣,这或许是宝物,或许是个人,对七界来说太过重要。而且必定在新来的人中。红莲尊者,你即刻调查所有修士的底细,从出生到现在,什么功法,什么宝物,一个不能落。” 他收敛了笑容:“这次的事情太过重大,你们应该明白轻重。决不可泄露半点!去吧。” “是!” 刚恢复的灵力系统正在重新运转,各战地的画面还没有送过来,所以他们不知道,七号通道……不,所有通道之中,所有修士正愕然看着地面。 七号通道。 “洋芋,你看看这个。”楚昭南半蹲在地上,手轻轻触摸着地面,就在他面前,悬浮着十颗拳头大,宝石一样的种子。 上面布满了符文,呈现出一种完全不属于太初的纯净之力。并且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布满通道,好似天上繁星。 似灵力,却非灵力。 “从未见过这种东西。”徐阳逸已经恢复人形,皱眉看着十颗宝石种子,却并未去触碰,经历过永恒精金,自己差点被冻住的事情,他就绝不会在同一个坑里再翻车第二次。 神识感受之下,这些东西不属于任何力量。不是灵力,不是血肉之力,没有生命,也不属于魔气。 他也算见多识广,但这个东西居然不存于他认知的任何角落。 但是冥冥之中,他心中一直有一种催促,让他去触碰这些东西。他不动声色看了看楚昭南和赵子七的神色,对方绝对没有这种感觉。 赵子七看了半天,忽然指着拳头大的种子说道:“我大概知道这是什么了。” 徐阳逸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这种预感应验了。 “妙蛙花!”赵子七掷地有声。 楚昭南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拍下去,恨声道:“别胡说八道……明明是妙蛙种子!” 徐阳逸黑脸,你们两人爱好很广泛啊……记得也很清楚啊……你们到底几岁!他都快忘了好吗! “这到底……”话音未落,他的手已经在皱眉的表情中握住了一颗宝石。下一秒,所有宝石种子齐齐爆发出灿烂的光华,他的身影倏然消失原地。 怎么会这样? 这一瞬间,他愕然看着自己的手,自己……根本没有想动,手就自然握了上去。 而且…… 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正如同流星一样直冲舱壁,根本无法控制!就在他运转灵力准备防御即将来到的冲击之时。却根本没有感到! “这……”他睁圆了眼睛,眼看自己就像一道幽魂,缓缓透出舱壁,徐徐朝着宇宙中飞去,越来越远,越来越块。 目标正是那个刚刚出现,由卡俄斯一击打出的神灵掌印! 而在他这个“幽灵”的视角,这一刻,所有路过的地方,每一个人,每一道灵力,都保持了停止的趋势。 楚昭南仍然指着宝石种子的位置,即便那里已经空空如也。 赵子七还在说着什么,动作一动未动。 无数的修士也是如此,这一分,这一秒,就像从雁归来号上抹去。 时间停止! 刷……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成为一道流星,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直接冲入掌印之中。 没有预想的冲击,没有阻拦,眼前四周陡然加快,成为一种诡异的模糊。数秒后,他睁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周围。 身后是一个空间旋涡,直连外界的空间,还不等他仔细看,一个声音比他更加震撼,在不远处响起。 “你……怎么能来到这里?” 那是一个女人。 穿着青色的战甲,背后十六翼展开,和他之前看到的画面一模一样! 南华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