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3章: 补天池(三) - 最强妖孽

第1363章: 补天池(三)

始母神……补天池……末日审判……昔拉…… 这些文字疯狂萦绕在徐阳逸脑海,让他分不清真实和虚假。 理智上告诉自己是真实的,心理上却完全拒绝。 “是啊……”他苦笑道:“如果看成一个修行世界,从神话的桎梏中解脱出来,这……居然又说得通……” 南华蝶母看着他的眼睛:“我理解你的想法。但,真实不容虚假。真的就是真的,不会因为怀疑而改变。” “在我的时代,地球还有一些雅威。但本宫的境界,说是雅威之下绝对强者,也绝不为过。以本宫的实力,拥有多个身份丝毫不奇怪。”她的声音有些傲然,一道道光华再次凝聚身旁,光影朦胧中,一个清脆如黄莺的声音出现:“或许你还在怀疑,没有关系,我这里还有另一个证据。同样是我本身。只不过比起神的证明,不是那么确凿罢了。” “你不应该怀疑神。” 须臾之间,光影落定。一个穿着苗族服饰,带着苗族女子典型头饰的女人,已经出现在面前。 美丽,无暇,如同九天明月。纯洁地难以用任何语言形容,背后一双蓝绿色的翅膀,周围星辰一样镶嵌着黄色的斑点,完全由灵气构成,美轮美奂。 张开双翼,就像来到了春之世界,那种迎面而来的蓬勃之力让人感觉精神一振。 “这是?”徐阳逸真的不认识了,尽量压抑下狂跳的心脏,沉声问道。 “蝶母神,苗族的护佑者。苗族……是一个永远被神灵眷顾的种族,因为……” “姜赐启?”徐阳逸的思维已经无比迅速,听到苗族,立刻说道。 南华蝶母愣了愣,惊讶地看了一眼徐阳逸:“没错……但本宫更惊讶,你居然能知道一位雅威大人的真名。” 徐阳逸无声苦笑,是啊……神灵庇佑的种族。当年蚩尤就是苗族大神,率众出十万大山,迎战黄帝。虽然现在已经知道这中间还有猫腻,不过不妨碍他记住蚩尤的真名。 “我知道的仅限于不归仙界,所以将不归仙界的所知告诉你。”南华蝶母须臾的震惊之后,又恢复了平静,淡淡道:“在某些我不清楚的事情之后,蚩尤大神……再也没有回来过,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而我接到了一道命令,庇护他的族人。” 她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这条无人可知的密令,来自于有熊氏雅威……也是当代最强雅威,姬轩辕。” 她以为徐阳逸会惊讶,但是对方并没有,她目光微动,很好,这样的人,才有共同话题。 看来……他比自己猜测的,还要知道的多得多。 “我投身枫木林,孕育出来后,与‘水泡’‘游方’,生下十二个蛋,孵出了龙、虎、水牛、蛇、蜈蚣、雷和姜央。这是苗族记载,姜央是苗族的祖先,所以苗族尊我为祖也无不可。在苗族的语言中,我又叫做‘妈妈,’或者……”她顿了顿,缓缓道:“春神。” 春神? 徐阳逸已经被这个匪夷所思的故事完全吸引,此刻听到,只觉得这个名字非常熟悉。 春神……春神? 他皱眉沉默了数秒,猛然抬头:“您是……” “没错。”四面八方再一次聚集光华,一个远比之前更加高大的身影从光华中踏出。 鹰头,双翼,身着黑色长袍,伟岸而五方,身体中庞大的灵力海潮一样冲击周围。 “句(gou)芒……”徐阳逸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喃喃道:“少昊的后代,名重,为伏羲臣。死后成为春神,主管树木的发芽生长。太阳每天早上从扶桑上升起,神树扶桑归句芒管,鸟身人面……” 南华蝶母看着他淡淡道:“所以说,一位高阶修士的化身,是谁都不太奇怪,你还有怀疑么?” 徐阳逸苦笑摇头,心理已经不再挣扎了。 句芒……这种神话中的人物居然真正在面前出现,彻底击碎了他妄图反抗的世界观。 和小青不同,句芒……那是正史神话!开天辟地系列的神话人物!小青只是野史,甚至传说。 这个人物,确实活了太久太久,而南华蝶母的解释本就无懈可击。 但是,他仍然不想接受,这是本能的不愿意,这个世界观太颠覆了,颠覆到本能都在抗争。 “那,为什么说是您带来的洪水?”他急速问道:“圣经中记载,上帝下达末日审判,而昔拉是执行者,这何以解释!” “很简单。”南华蝶母身形一闪,再次回复凤钗绫罗的姿态,坐了下来,缓缓道:“第一,圣经不足信。经过两次诸神黄昏,古老的记载已经缺乏了很多。口语相传难免遗漏。无人见过圣经原本。” “这不够。”徐阳逸目光如火道。 “所以本宫说是第一。”南华蝶母不徐不疾:“第二,你想想,洪水是从哪里蔓延的?” 不周山…… 徐阳逸仿佛明白了什么,但是没有深想,而是死死盯着对方。 “回到我们的第一个条件,‘天’是实物,无上天道正神结界,不周山,是支撑它的核心,或者用修行的方法说,是阵眼。阵眼被毁,无上天道正神结界完全破裂。出现在诸天万界视野之中。天际倾覆,洪水滔天。这种事情,当然需要通知所有修士。无论东西方。” “本宫的能力,能极快穿梭现实与虚幻,那时候的不归仙界,可比你们现在的地球大得多……完全不输提拉冈底斯,所以,本宫担负了这份责任。” “我踏着洪水,穿过九州封禁来到西方,洪水随我而来,愚昧的凡人自然记录是本宫带来的洪水,这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 徐阳逸叹了口气,终于放弃了心中的挣扎。 罢了…… 真知么,不就是一次次打破认知的过程? 当年地球的科学先驱,发现日心说,原子的时候,恐怕也和自己一样,感觉世界观被冲得支离破碎吧。 “那……为什么诺亚方舟会在这里?”他想了想说道。 “因为,这里就是阿勒山。”南华蝶母缓缓说道:“或者……叫做不周山,可能和你理解,或者说和你知道的记载不一样,不过……” 她忽然笑了笑:“这是属于你答应我的条件后才能询问的问题。” “本宫已经给出了足够的诚意,你是不是应该决定答应我的条件了呢?” 徐阳逸愣了愣,随后心中暗骂一声狡猾。 对方说了什么? 对,说了很多,地球的变迁,历史的真实……但是他怎么来到这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她为什么在这里,那些宝石种子为什么有这个作用的话根本一句话没说! 她只是画出一个巨大的馅饼,而徐阳逸就是饥肠辘辘的旅人,一口咬下去,却怎么也吃不到其中的馅。 想知道更多,真正的内容,那就要付出代价了。 “请说。”他拱了拱手,压下心中蓬勃的求知欲开口道。 南华蝶母眯着眼睛看着他,眼中居然闪过一抹让他有些心惊的复杂光芒。 斜托香腮,玉臂横陈,透着一股猫一样的慵懒。 “我说的这些,因为我是经历者,所以我都知道。”她忽然笑了笑:“但是,这些东西是严禁外泄的。” 徐阳逸心中悄然升起一抹警兆,正要用七星神算算一下,却陡然发现四面八方都围绕了对方的灵气,如丝如缕,无孔不入,却压得他动弹不得。 “你以为我为什么在这里?”她继续微笑,笑容却让徐阳逸无比警惕,情不自禁地退了一步,南华蝶母却站了起来,优雅地理了理黑发,脸上悄然闪过一抹红晕,淡嫣然一笑:“因为……我知道的太多了。” “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宿命。我不想抗拒,起码,我还能偶尔出去。虽然是穿梭于梦境,非雅威不能看到我,不过至少不是每天面对着这漫天桃花。而且某位存在应允过我,只要我达到雅威境界,就能打破这道藩篱。” “有盼头,活着才有希望。不过……”她微笑着走向前方,站定在徐阳逸面前,素手轻轻抚上对方强壮的胸膛,柔声道:“你不觉得,这里很空旷么?” 徐阳逸谨慎回答:“这里……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对方动作太暧昧了,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南华蝶母根本不理他的转移话题,手指轻轻伸出,顺着他的胸肌一直滑到喉咙,在喉结上轻轻画着圈,感受着数万年没有感受过的雄性荷尔蒙,再画到了他丰厚的嘴唇上,微笑道:“我说过,我不喜欢强人所难。” “我的要求,你只要动动手就好,而且一定做得到。” “你这么聪明,现在肯定猜到了我的条件是什么。对么?” 徐阳逸心理差点骂了声娘。 他忽略了一件事……或许在他踏足这里,这就已经成了必定的结局。 一个被关了十万年的女人…… 一个只能穿梭于梦境,和虚幻对话的生灵…… 再美得景色也会腻味,再冷淡的心也会寂寞,再无欲的身体也会难耐。 她……需要一个男人。 而他,竟然蒙头蒙脑地冲了进来! 呵呵……果然是自己动动手就能满足,而且一定做得到的事情。 “长得不错,我对那些白面书生没有好感。”南华蝶母的手散发着一种淡淡香味,如同桃花,轻轻抚摸着他的脸,穿过他黑色的长发在颈脖上挑逗着:“骨龄……六百多一点?真是年轻,一代妖孽啊……六百多岁就能走到尊圣靠近后期……你很好,我很满意。” 她微笑着盈盈一福,如同大家闺秀,后退了两步,和刚才一瞬间春心荡漾的模样判若两人,落落大方:“现在,你做好决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