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4章: 补天池(四) - 最强妖孽

第1364章: 补天池(四)

徐阳逸谨慎地再退一步,盘算着把楚昭南拉过来垫背的可能,对方的野兽身材一定能够满足她……干咳了一声,尴尬中带着警惕:“如果……晚辈不答应呢?” 南华蝶母仍然微笑,却没有回答。 “原来如此。”徐阳逸抿了抿嘴唇,躬身抱拳:“那就恭敬不如……” 从命两个字没说完,他身形已经化作一道流光,朝着来的地方急冲而去! 那里的空间旋涡,正在轻轻旋转。 跑! “调皮。”南华蝶母嫣然一笑,素手挥出,顿时,四面八方景色完全虚幻起来,如坠梦中。 “本宫面前,你也太没了礼数,就让本宫好好调教调教你吧……小青妹妹舍得下嘴的男人,想必滋味不错的……” 刷刷刷……抬手之际,四面空间陡然梦幻起来,似有仙女飘摇,绿树成荫,神识就像陷入一个温柔的泥沼,不仅仅是神识,身体,就连五感,都在缓缓陷落。徐阳逸猛地一咬舌尖,剧痛让自己清醒过来。无限之真全面运转,扭曲的天际中爆射出通天黑光,独属于太虚的灵力形成环形波纹扩散。 四面八方空间带着旖旎的淡香无声收拢,一朵花开,万朵花开,桃花影落,碧海潮生,无穷无尽的瑰丽带来磅礴无匹的压迫。就算新路雅德都难以媲美。他根本不敢怠慢,就在那一层层七彩烟云挤压过来之际,胸口飞速鼓起,一道数百米的魔息轰然炸开。 若黎明的烟火照亮黑夜,整片空间都微微一震,桃花低伏,树叶沙沙作响。赤红的地狱之火化为笔直的利箭,粗暴的魔气撕碎娇柔的面纱,人影已经随着火箭电射而去。 直扑空间旋涡。 “太虚?”南华蝶母微微一愣,眼角都挂上了笑容:“真好……” 徐阳逸一背鸡皮,这个真好的含义很深奥。修士的肉体和修为是成正比的,太虚的肉体强度和尊圣的肉体强度…… 他抽出一丝神识看过去,来时的空间旋涡还有千米,对于太虚来说可谓近在咫尺,但南华蝶母仍然不徐不疾,越是如此,他越感觉一种如山的压迫。 那是成竹在胸,安然自若的表现。 对方吃准了他离不开这里,并且在娇柔的外表下,是无比的自信。 “该死……”头痛欲裂,现场气氛极其复杂,尴尬和激烈汇聚成诡异的沉默,他速度更快,只能听到一连串的音爆,就在靠近五百米的时候,一个微笑的声音响彻天际。 “轮回幻梦真解……锦瑟迷影。” 艹! 徐阳逸差点没骂出来,这一招,就是对方击溃困龙界灵的一招,居然用来对付自己?还真是看得起自己啊…… 一念花开,沙罗双树摇曳,天空中星穹密布,面前的景色突兀变化,无缝连接,根本没有一丝灵力波动的痕迹,美得让人心颤。 技近乎道,道成自然。 南华蝶母笑盈盈地站起,轻启朱唇。但一个字都还没说出来,陡然一束金光贯穿了她的眉心,她愣了愣,仿佛没想到徐阳逸竟然会反击。紧接着皱眉一弹,空中有什么东西叮的一声溃散开。她淡淡道:“真实的欺骗?你在提拉冈底斯获得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啊……” 她语速并不快,这一句话说过,已经过去了两秒,就在同时,徐阳逸已经到了旋涡前方三米。 “后会有期!”心中大喜之下,他仰天一笑,全速冲入空间旋涡之中。 南华蝶母无喜无悲,甚至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心中毫无波动。 下一秒,随着虚空一声闷响,徐阳逸竟然目瞪口呆地被那个旋涡“吐”了出来,他微微一愣,紧接着再次冲了过去。 就在此刻,在他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面前的空间旋涡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旋转,缩小,顷刻间归于虚无。 沉默。 现场一片死寂,他出神地站在原地,半秒后,手猛地摸了过去,却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 神识立刻散开,天地依旧,却根本感受不到空间通道存在过的痕迹。 “想不到再会如此之快。”南华蝶母终于微笑着放下茶杯站了起来:“多少修士曾经自荐枕席,比你英俊的多的是,体格比你好的也多的是,尊圣有,太虚有,甚至独步也有。你还吃亏了?” 那你去找他们不行吗! 徐阳逸抿着嘴唇,摁着太阳穴,突突跳地痛。对方仍然没有一丝杀意,他脸色难看地转过头:“您做的?” “别您。”数万米之外的南华蝶母,在他转头的瞬间,已经靠近了他的身前,柔软的食指带着一丝撩人的脂粉香摁在他嘴唇上,柔声道:“我说过,这里没什么前辈后辈,既然留下来了,就等我达到雅威那天……” 轻轻拨动了一下徐阳逸的嘴唇,她满意地一笑:“咱们一起出去。” 被调戏了…… 徐阳逸青筋暴跳,第二次了……第一次是小青,第二次是南华蝶母,自己平时也没什么桃花啊?怎么飘来的桃花一朵朵都如此生猛? “你是独步?”有些磨牙地说道。 “别瞎猜。”南华蝶母青葱玉指顺着往下滑动,在喉结上挠了挠,就像猫的爪子,又香又软:“我可不是独步。” 不是? 徐阳逸目光微闪,随后倒抽一口凉气。 “尖……峰……之境?”他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你猜?”南华蝶母笑着收回手,盈盈一福开了个玩笑:“来吧,妾身备了些薄酒,你不是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么?不是想知道这里是哪里么?不是想知道你怎么进来的么?妾身一点点告诉你……不留一点隐瞒。” ……已经开始妾身的自称了么? 按捺下心中复杂的情绪,徐阳逸后退一步,认真地一拱手,沉声道:“抱歉。” “前辈,辜负你的美意了。晚辈已有家室,而且……晚辈还有急事。” “只要您能放我走,我肯定带给您解闷的人来。”顿了顿,他尴尬无比地咳了一声:“男人。” 南华蝶母有些愕然的看着他,也收敛了笑容,轻启朱唇:“可惜,你走不了。” “不是我不放你走。而是你听完这个故事的开头,就已经被七界排斥。” “你以为这里是哪里?”她抬起手,风吹动绫罗飘荡,复杂地看着黑色太阳,金色巨舟缓缓道:“这里可是补天池……女娲补天的所在,这里是历史的伤痕,只有我一个历史的囚徒。你以为空间通道为什么会消失?” 她淡淡道:“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所以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明不允许你出去。这是规则。七界的规则,也是这里的规则。” 徐阳逸眼底闪过一抹寒光:“你从一开始就在算计我?” “难得有个男人让本宫看上眼,不多陪陪我怎么行呢?”南华蝶母素手擦过云鬓,柔声笑道:“我知道你不情愿,不过我们的时间还很长。漫长的时间足以消磨一切。我很肯定。就算你一百年,两百年,三四百年不和本宫说话。那么……一千年呢?” “一万年呢?” “寂寞最是难熬。”她缓缓拉起徐阳逸的手:“寂寞……也足以将一位杀神变成大家闺秀。在时间面前,一切皆为云烟。” 就在此刻,没有一点点征兆,徐阳逸身后的虚空骤然扭曲起来,随后一个黑洞缓缓展开,外面无数残破的位面高悬,繁星如洗,行星带,灵气拉出一道道宇宙的瘢痕。 外界的天空! 消失的空间通道,竟然再一次打开! 两人都愣住了,随后,目光不约而同地对视在一起。 南华蝶母还拉着徐阳逸的手,空间之门就在他身后,他却根本不敢动一动。 别看南华蝶母雍容华贵,毫无怒气,但能走到她这种地步,而且还是妖修,女修,真的波澜不兴? 数万年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那种孤寂,就算她活了不知道多久,就算她能穿越梦境排解孤独,又怎能比过一个鲜活的肉体? 距离太近了……一个有可能是最接近雅威的怪物,一秒钟就可以定他的生死。他不敢去试探对方的底线。 “你走吧。”还不等他说话,对方意外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仿佛对他瞬间失去了所有兴致那样,虚空只是微微波动,就坐回了原地,古井无波地轻抚茶杯。徒留徐阳逸的手还停在半空。 太过意外的反差,徐阳逸反而没有动,再次拱手道:“那……晚辈真的走了?” “怎么?还想留下来?”南华蝶母莞尔一笑:“不必了,你身上有一位雅威的遗泽,只有雅威的遗泽才能打开这里的通道。” “它允许你走,我就留不下。” 徐阳逸点了点头,立刻冲入空间旋涡。随后,旋涡马上消失。 这方世界再次回复了静谧,只剩永远航行不到头的诺亚方舟,在朝着女娲印记缓缓前行。 就如同这里的岁月,没有开始,也不会结束。 南华蝶母捧着茶杯一动未动,手轻轻拂过蹲下来的独角兽,葱白的手指从对方七彩的鬃毛中划过,许久才幽幽叹了口气:“我本将心赵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你还会回来的……一定会的。”她终于微笑着抿了口茶:“在娲皇的地盘上踏入独步,没有始母神的允许,又怎么可能做得到?” “天道有数,可是她老人家亲自定下来的规则,并且……七界的真相,只有我知道啊……而你,我可是闻到了真知者的味道。” “以真知为目的的修士,真是罕见……”她眼中露出一抹怀念:“或许……也只有你这样的修士,才能走到那个地步吧……” 数秒后,她轻轻放下茶杯,手一翻,一朵七彩花,绚烂无比,已经出现指尖。 她笑的非常邪恶:“人是留不住的,不过迷情花这种东西,却足以留下你的心……和身体。”

下一篇   第1365章: 世事如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