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5章: 世事如棋 - 最强妖孽

第1365章: 世事如棋

徐阳逸的身形迫不及待地冲出空间旋涡,外界的星空让他深呼吸了一口,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身后飞快消失的旋涡。 以后见单身女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他的身体在诺亚方舟的世界是实体,出现之后再次化为灵体,随着一阵无名的风缓缓吹向遥远的雁归来号,他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神色已经凝重起来。 南华蝶母知道很多。 对于整个星河的大势她可能不清楚,但是对于地球的大势,对于地球在这里扮演了什么角色,她却比任何人都清楚。而这恰恰是他最想知道的事。 然而对方没有说的打算。 别看对方和颜悦色,说得挺多,实际上仔细听听,就知道从头到尾对方都没有透露自己的需求。 双修? 不,那只是娱乐,是寂寞的必然产物。 一个被囚禁在补天池中十万年的修士,看到第一个生物进来,不问问外面到底怎么了?而且是和自己同位面的人类,不问问这些神灵还在不在?她不需要修行资源? 她有所求。 不过却并不直接开口,而是用语言一步步地让徐阳逸主动询问,他也是到现在彻底冷静下来,才察觉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从“十万年来首次进入补天池,最有可能给蝶母带来帮助”的角色,变成一个“孜孜不倦的真知者。” 主客易位。 “狡猾的家伙。”深深看了一眼身后无尽虚空,幽灵一样飘过一层层舰舱,雁归来号的所有修士仍然处于停顿的一秒,直到他回到原地,虚空中仿佛无形地震了一下,时间再转。 周围的一切都鲜活起来,徐阳逸第一时间扫了一眼地面,赫然发现,之前的十枚妙蛙种……不,宝石种子已经完全消失了。 这一点,南华蝶母提都没有提。 “是吃准了我还会回去,所以有恃无恐?”他目光眯了眯,不怀好意地打量起楚昭南来。 身高不错,长相不错,身材不错。要不要用他填这个坑呢?真是顺手又好用啊……好用得都想就地取材了…… “大哥你的眼神很古怪。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赵子七眼睛忽闪。随后被徐阳逸一巴掌拍开,沉声道:“你们仔细感觉了一下,有什么不对劲?” 两人微微皱眉,随即闭上眼睛,数秒后睁开,同时摇了摇头,疑惑地看着徐阳逸:“没有。你怎么了?” 记忆抹消…… 徐阳逸垂下眼眸,掩下眼底的一抹心惊:“没有么……” “到底怎么了?” 他微微摇了摇头。心中隐隐升起一种不安。 他知道很多雅威,但是真正稍有接触的,只有玛门。 而玛门……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征,就是记忆抹消。 能记住的,只有它允许的。 他不敢肯定这是所有雅威都能达到,还是某一位雅威的特殊性,如果是后者,那么…… 他身体微不可查地一寒。 娲皇的补天池,南华蝶母说这里就是阿勒山,也是不周山,话题却立刻掐住,玛门也在这里,而且是真身!一位真正的魔神!初代雅威! 甚至……大母神也在这里。 这个曾经的诸神战场,恐怕还隐藏着一些东西。一些……足以让雅威聚集的东西。 “补天池……”他的目光看向舱顶,仿佛透过这里看到虚空:“南华蝶母一定知道些什么……我……还真得回去一次。” “冥王法旨。”就在此刻,一个极其隐晦的声音在徐阳逸脑耳畔响起。他目光一闪,询问地看向楚昭南赵子七,两人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所有尊圣都能听到? 不等他多想,耳畔的声音有些急促,立刻继续说道:“是口谕,不得诉诸于口,不得让第三人获知。” 还不等他说完,徐阳逸敏锐的神识清晰地感觉到,一种无声无息的,如果不是他的神识如此之强根本感觉不到的力量,悄无声息地萦绕周围。 很薄弱,量很少,但是……质却高得难以想象! 无形无相,如同一个看不见的人睁开眼睛,不看楚昭南,不看赵子七,死死钉在了他的身上。 太虚…… 他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楚昭南和赵子七,楚昭南没有反应,反而赵子七微微皱了皱眉,不过马上恢复正常。 耳畔的声音沉默了一瞬,随后凝重的问道:“你们……记得吗?” “什么?”徐阳逸皱眉开口,有些莫名其妙:“晚辈不懂界海王大人的意思。” 对方没有回答,三秒后,声音再次说道:“冥王法旨,从即日起,雁归来号不可进,不可出,暂时划为禁地。一周后抵达参天城,届时,所有尊圣前往面圣。另,三日之后,统计本次战斗功勋且下发,道友作为三宗首领,务必亲自交接。” 徐阳逸微微颔首,虚空中传来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声,那缕神念已经消失不见。 耳畔,传旨完毕,声音轻松了起来:“道友,同喜啊。” 徐阳逸笑道:“何喜之有?” “面圣不老山啊……”声音带着一丝难掩的激动,根本看不到徐阳逸眼底的寒芒,笑着开口:“朝圣大圣,聆听圣旨,这是何等机遇?即便我等,有生之年能看到大圣真容也是邀天之幸!一旦大圣兴之所至,点拨些许,我等也少走十年弯路。” 徐阳逸负着手,身侧吹过的风让他感觉有些冰冷,笑容却如同春日阳光:“哦?从来没有过?” “当然,除非大圣千岁整寿,或者点名面圣,否则没有人可以得见天颜!七界见过大圣真容的,可能只有五王二后七位有面圣资格的至高存在!若不是这次事态紧急,不老大圣亲临,我等怎能有此等机遇?” 是么? 徐阳逸嘴角荡起一抹冷笑,不动声色地岔开话题:“冥王大人这条法旨是……” “不清楚。”传旨的修士声音也疑惑道:“太虚前辈的想法,又岂是我能可以妄自揣测?” 闲聊数句,徐阳逸微微有些不耐,但对方并不觉得,这次雁归来号遭遇突袭,太多人看清了这个人的实力,能套近乎谁也不想多一个敌人。毕竟……七界之链指不定有多少需要麻烦对方的时候。 足足三分钟,对方才心满意足地微笑告退。他的脸色已经完全凝重了起来。 不妙…… 这里的太虚只有一位,就是军荼利冥王,并且……对方已经感觉到了记忆的消失,并且开始怀疑自己了。 或许对方记不得他消失了什么记忆,但这个信号极其危险。 为什么新丁一到,雁归来号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表现最出彩的自己,毫无疑问第一个进入太虚的视野。 这一定会查,毋庸置疑。 然而……他们经不起查! 不是说这件事经不起查,而是他们的底细。在他们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泄露来自地球是何等后果,他根本不敢想。就连一位丹尊太虚,钟离权那样的人物都只能隐姓埋名,他们呢? 如芒在背,寒刃临身,面圣不老山,这不是嘉奖,而是…… 彻查! “该死……”他揉了揉太阳穴,世事如棋局局新,这个变化简直始料未及。 尤其……这个彻查的地方还是在该死的参天城! 参天宋家,虽然还没有面对面,但从他的了解已经知道这是一个何等的庞然大物。万宗会战参天城,这一刻的传世家族可谓权势滔天!他们可是去过飞流海的人,看到这种机会,可能放过? 恰逢其会,无解的死结。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深呼吸了好几口,他才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他不打算将这条消息告诉赵子七和楚昭南,现在还不确定这场大彻查的规格,没必要徒惹人忧。一切都等到了参天城再说。 理顺思维,他已经进入了绝对冷静的状态。届时一旦败露,他必须做好能在独步面前强行打开通往提拉冈底斯大门的准备。 虽然传送阵还没有建立,贸然过去很可能会进入空间乱流,甚至迷茫星际不知道多少年,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至于实力的提升……”他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喃喃道:“南华蝶母……我还真要谢谢你。” “你让我想起了一个忘记很久的东西……” 说做就做,化为一道遁光飞入修炼室,一重重禁制和大门一起轰然关闭。室内符箓齐齐亮起,他立刻进入了修行状态。一口纯正的灵气入体,顿时感觉封闭已久的毛孔舒展开来。 “嗡……”室内虚空如同被猛兽吞吐,一张一缩,边界模糊,仿佛看不见的气浪潮水拍击四周,丝丝缕缕的白色灵气如雾如霭,身体传来一阵久旱逢甘霖的呻吟。 哪怕他可以转化为魔体吸收储物戒中数以亿计的魔晶,但他的身体本体还是人类。他计算过,魔气对比起灵气,大约要损耗1%左右。 对于尊圣,1%已经是一个极大的数目了。而且,这是一个小周天中的损耗。 神识入定,魂游灵台,心如止水。很快,他彻底沉浸了下去。如同坠入星河徜徉,如鱼得水。 越来越深入,穿过白雾缭绕的识海,没入记忆的深层,拼命寻找着。 无数的画面在眼前飞逝,他神识稍触即离,越来越往内,游走于记忆的长河,终于,他眼前一亮,在一片金光之前停住了身形。 “果然在这里!”

下一篇   第1366章: 偷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