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2章: 揽天海(二) - 最强妖孽

第1372章: 揽天海(二)

“大人!”不等他多想,现场的修士已经忍不住了,一位头发苍白披散的元婴修士,精神疲惫不堪。但却透露着一种诡异的亢奋,这一刻如同被抽走了骨头一样,发软地瘫跪在地上哽咽开口:“恭迎大人!” “恭迎大人!”身后所有修士齐齐半跪于地,嘶哑开口。不少人目光一直偷偷打量后方的传送门。徐阳逸笑了笑,挥手之间,庞大的传送阵一片波动,数千道流光喷薄而出。在满是硝烟的战场上拉出一片璀璨的长河。 旌旗猎猎,怒龙卷涛,数千修士杀气迸发虚空。这一片突如其来的光华在战场上是如此清晰,以至于四面八方的修士齐齐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欢呼,单薄无比的光幕都再次明亮了一分。 人虽不多,但这是一个信号。 援军将至的信号! 周围的冲天硝烟,光幕之外繁星一样的太初灵光仿佛停滞了一下。一栋栋残破的阁楼中,连徐阳逸神识都达不到的遥远城墙上,一位位年轻的筑基修士抿着嘴唇,手指都在颤抖----那是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的痉挛,身旁残破的旗帜迎风怒吼,他毫不犹豫握紧了手中法宝。 就在各大要冲面前,三千米外的光幕已经裂开一道道蛛网纹,如同破碎的玻璃,即将崩溃的符箓维持着最后勉强完整的形体。死亡的华彩从蛛网纹中喷薄而出,一线光幕之隔,后面代表死亡的太初无边无际,就像被堤坝拦住的无尽长河。 就在刚才,外面星辰一样闪烁的流光消失了。他们明白,这不是停战,而是黎明之前最后的黑暗。 如果援军是曙光的话。 一个防守点的修士点亮宝光,第二个防守点亦然,紧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和外面太初的平静相比,无论徐阳逸的神识看得到的地方,看不到的地方,连绵不绝的灵光冲天而起,在这方天域形成灵光的烽火台,点亮诸天。 “这就是生命延续的方式……”徐阳逸收回神识,心中隐隐有些感悟,所谓生命,无一不是在竞争的残酷中蜕变,如果不能蜕变,就只能等待消亡。 “大人。”看到他不紧不慢,元婴修士心急如焚,这种炸裂前的死寂握紧了所有人的心脏。他猛然磕了个头:“揽天海危在旦夕!禁止破碎就在眼下!寒苦尊者说了,您不需要通报,他也没有时间迎接!正面的禁制已经被太初削弱到了最薄弱的地步!还请大人马上出兵!” “晚了。”徐阳逸看着天空:“它们已经到了。” 话音刚落,整个揽天海都震荡起来。如同被无形巨手掐住,在虚空中拼命摇荡。 “刷……”密不透风的太初黑云深处,陡然绽放十三点流星燃烧起炽热的火焰,拉出数万米长的光尾,开始只是一个光点,但速度超出想象的迅速!越来越块,越来越大!甚至……能看到其中狰狞的身躯。 太初尊圣出动! 十三位尊圣……下方所有修士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就在同时,揽天海中最高的建筑上光华冲宵,四道身影挟裹尊圣气息轰然冲出,直对上方滔天凶焰。 徐阳逸目光微动,为首是一位脸色苍白的老者,身穿八卦洞玄道袍,手捧拂尘,背背长剑,端坐于一只头生灵芝的仙鹤之上,仙风道骨,但是,对方身上赫然洋溢着阳圣威压! 阳圣后期! 后方三位阴尊,一位矮小童子,红肚兜,端坐烈火莲台,浑身一道火焰凤凰如同混天绫一样盘绕。另一位中年妇女,穿着如同村妇,厚重的阴尊大圆满灵威慑六合。最后一位是一个带着银色面具,浑身白色斗篷的人,分不出男女,但灵压赫然也是阴尊大圆满! 三位阴尊大圆满,一位阳圣,全都距离太虚只有一线之隔。可见七界对于参天城一战何等重视! 哗哗哗……整整十三声闷响,十三位太初尊圣齐齐展开身体。形成了一把把星空巨伞。 那是十三只一模一样的太初尊圣,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如同章鱼一样的十六足生物,每一根触须之间都连着一层薄薄的膜,伞一样悬停在光幕之外,就在他们身后,起码几十万道灵光冲霄而起。 白色的光华撕裂漆黑的星空,成为绚烂的极光,无穷无尽,形成光的海潮,光的神国。 徐阳逸目光陡然跳动了一下,就在绿色的视网膜中,他看到了一幅诡异的画面。 不是十三个…… 而是一个…… 明明眼中看到的是十三位太初,但是视网膜上只有一个红点,这个红点远超十三位尊圣,如果说尊圣是月亮,这……就是一轮烈日。 浩浩当空,威严无匹。 “小心。”徐阳逸垂下目光,不动声色给所有尊圣传过去一道神识:“这……恐怕不止尊圣。” 然而已经没有人能仔细分辨他的话,下一秒,喷薄而出的灵光仿佛受到了吸引,疯狂地朝着十三位尊圣冲去。 万流归宗,百川汇海,这些灵光全部冲击到太初尊圣身上,刹那之间,他们的身体成为一种圣洁的莹白,不仅没有毁灭,反而上半身飞快鼓起,无穷光华从七窍毛孔中喷薄而出,形成十三轮煌煌烈日。 这一秒,寂静无声,浩大无边的宇宙盛景为杀戮的舞台拉开序幕,一位位金丹,筑基,死死抓紧了手中法宝。二十道尊圣灵力虚空对峙,暴风雨前的宁静,是为毁灭前的华章。 虚空在震荡,舞动地狱的哀嚎。狂暴的风压无孔不入,在光幕上吹动层层涟漪,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十三道凝聚了数十万太初倾力一击的光华从尊圣口中爆发,轰然冲向揽天海! 卡啦啦啦!没有任何悬念,笼罩数万年的护山大阵瞬间湮灭在吞噬一切的光华之中,化为点点灵光漫天飞舞,数千万里内,白光吹雪,雪舞苍穹。 这一幕极美。 灵光之雪纷飞,倒映着宇宙折射的光晕,美得不真实。 这一幕也极残忍。 因为这种美,终将会被鲜血染红。 大音希声,时间仿佛放慢了,一位位领队修士张开嘴,用尽全力喊出的冲锋。那狰狞的面孔,声嘶力竭的怒吼全部被光华吞没,也无人听到太初传达诸天的号角,苍凉的声音被淹没于恢弘的光芒之海,随后,数以万计的太初雨一样冲下。 有的是龙一样的躯体,背生双翼,有的是吸血鬼一样的人形蝙蝠,还有如同鹰身女巫一样的双头怪物,密密麻麻,无穷无尽,这一瞬间诸天星落,无比震撼。 就在同时,四道流光一马当先,悍然冲向星穹之中。光华所过,所有太初成为飞灰,在空中拉出一条真空通道,然而没有一只太初试图围拢截杀,尊圣和下四境不在一个战场。徐阳逸三人正要冲上,赵子七却忽然开口:“等等!!” “怎么?”楚昭南也停了下来,赵子七眼中出现了一抹少有的惊惶,倒抽了一口凉气:“死气……” “好重的死气!” 他倒抽了一口凉气看向四周,漆黑的星穹星落如雨,却给他一种被世界孤立的震撼:“从未感觉到过这么浓郁的死气……你们听……” 不需要他多说,徐阳逸和楚昭南的神色已然无比慎重。因为……他们听到了。 海潮的呼唤。 哗……哗……一种熟悉无比,却绝对不应该在这里出现的潮起潮落之声,响彻整个空间,越来越近,越来越庞大!紧接着……随着一声轰然巨响,天,塌了。 真正的天穹崩溃,漆黑深邃的星穹如同被彻底打碎,紧接而来的……是无穷无尽的洪水! 真实的水! 海神东过恶风回,浪打天门石壁开,无人能形容眼前这一幕的震撼,天穹崩溃,黄龙起舞。似打破了瑶池,倾覆了天河。四面八方,只有轰鸣惊天的洪水之声,吞没了现场数百万战士的喊杀,掩盖了如星飞落的太初,天地间只有一片苍茫水幕! 根本生不起抵抗的心,那是令人绝望的末日审判。所有修士倒抽了一口凉气,徐阳逸等人二话不说,灵力完全爆发,将方圆数万米笼罩在内。准备迎接滔天洪水。 “怎么可能……”楚昭南有些不自觉地摇着头,张着嘴喃喃道:“这里是星空……头顶没有什么大气层,没有什么天空……只是漆黑的星穹!怎么可能存在水!” 哗啦啦……天穹崩塌速度何其之快,就在他们刚刚撑起护罩的时候,那如同神灵之拳的洪水就已经压了下来,无数的惊叫声中,他们带来的修士死死闭上眼睛,嘴唇咬得死白,双手防御头前,每一块肌肉都绷紧如铁块,做好了迎接这倾天一击的准备。 那是人类对于不能抵抗之物的本能反应。 但是,没有。 没有什么粉身碎骨的撞击,没有震荡天际的冲击,涛声依旧。数秒后,一位三宗修士强硬睁开了紧紧闭着的眼睛,心脏还乱跳在胸腔中,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让呼吸都急促无比,然而,刚看了一眼,他就呆滞了。 “老天……”数秒后,他才失魂落魄的说了一句。 这些洪水如同被引导,呼啸着绕过揽天海,竟然在这座巨城周围形成一片浩荡的海洋,仿佛……这里就是一个海中漏斗,四面八方水幕奔涌,形成了一个海底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