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9章: 抗令 - 最强妖孽

第1379章: 抗令

刹那之间,他心中的杀意简直铺天盖地。竟然敢玩到他的头上! “天剑山庄元婴修士出列。”他的声音如同寒冰,让现场温度都低了三分:“马上!!” 这两个字振聋发聩,城楼都在颤抖,无人敢耽误,三道灵光立刻飞出,面容疲惫,衣服破损,却立刻半跪于地:“见过少宗主。” “说。”徐阳逸的声音平静到冰冷,毫无一丝感情:“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回少宗主……”三位元婴修士咬牙答道:“确实……没有援军。” 卡卡卡……城楼蔓延出一片裂缝,徐阳逸的黑发无端飞舞了一下,随后立刻平静下来:“从头到尾都没有?没有联系过雁归来号?” “没有!”一位性格刚烈的元婴修士恨恨开口:“从头到尾都没有!太初围困周围,信息根本发不出去!也没有解释!揽天海没有一个人到场!” “我等苦战数个小时,没有一兵一卒相助!” 现场一片死寂,徐阳逸居然笑了。 “枯生……” “你好大的胆子!”猛然一拍城楼,整片城墙嗡鸣不定,他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杀意毫不遮掩,直冲远处的传送法阵。 幸好这一次尊圣之战有变,如果他亲自坐镇指挥,和对方尊圣兵对兵,将对将,势必陷入苦战之中,到时候苦等援军不到是何等局面? 自己在前线力战太初,背后递这种刀子? 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回到雁归来号,一刀两断。灵气毫无掩饰,瞬间横渡虚空,怒到顶峰的杀意让虚空都颤抖不已。四面八方噤若寒蝉。 传送门前,早已经有一群人,寒苦尊者率先一步到达传送门,正在询问什么,忽然抬起头,看向杀意毕露的徐阳逸,杀气之浓郁让他都忍不住抖了抖,强压心中突兀爆发的不安问道:“道友?” 没有回答,徐阳逸黑发飘飞,衣袂狂舞,如无声死神。 寒苦尊者目光一动,立刻明白了什么,马上站在传送法阵面前,急道:“道友!使不得,使不得啊!” “让开!”徐阳逸一声怒喝,灵力如潮,寒苦尊者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觉得自己处于惊涛骇浪之中,顿时被推开。情急之下,袖中飞出一道青龙,缠住了徐阳逸的手:“道友!无论如何,先上报参天城!这里是七界大军!势力错综复杂!乱了军纪谁都保不住你!” 就在此刻,传送法阵之中光华一闪,一位中年修士手握一方卷轴当先一步踏出。 中年模样,和枯生尊者面貌有些许相似,阴尊初期,显然刚进阶不久,灵气都还有些波动。 白袍紫金冠,腰缠碧玉带,举手投足之间贵气自成。随着他的出现,身后十位金甲修士,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走出,铁甲覆面,浑身都洋溢着杀戮之气。 “成何体统?”中年修士极其风流地轻轻一撩耳发,眼角微斜看了一眼徐阳逸:“大战现场,将不管兵,兵不知将。军纪不严,肆意奔逃,奔雷圣君还真是好大的面子。” 徐阳逸笑了,笑的很愉快。但后方的修士齐齐打了个寒颤,寒苦尊者更是感觉浑身冰冷。 他就像站在一座火山面前,这座火山随时都可能爆发。他不由得运转灵气,青龙死死卷住对方的手。 徐阳逸的目光看到了尊圣的胸口上,四剑破日,参天宋家。 “你是宋家的人?”他笑着看向对方,阴尊眉角抬了抬,冷冷道:“七界之链没什么这家那家,谁都是为七界努力。到现在还存着家族观念,何其可笑?” 徐阳逸笑的更加愉快,身后的寒苦尊者几乎都在发抖了。灵气相连,两亿五千万的灵气他怎么承受得起。但是他更不敢放开,他有种预感,一旦放开,这里要出大事! “来,说说看。”徐阳逸说道。 阴尊扫了他一眼,轻轻一哼,双手抬起,极其有气势地一抖袖袍展开手中卷轴,声音充满了宣旨的自得和高傲:“有令。” “着奔雷圣君,并三宗修士原地修整。另,揽天海城门之战调度无方,暂取消指挥权,等待参天城传唤。暂驻腾龙口,如无召唤,不可入城。等待处理。” 刷……卷轴卷起,他微微偏头,似笑非笑地说道:“奔雷圣君并三宗,接令。” 徐阳逸没有接。 很好…… 就算自己没有全力为了七界对付太初,好歹也是流血流汗,现在反手给一巴掌?还是自己等待处理? “就这些?”他笑容没有了,静静看着阴尊:“援军呢?” “什么援军。”阴尊也笑道:“可能有别的调动,本尊者并不清楚。” 徐阳逸点了点头:“这是谁的解释?枯生尊者的?还是其他人?” 枯生尊者没这种手笔,也没这种胆魄,更做不到这样手眼通天。 “是宋二公子的解释,是参天城大帅的军令!”这种平静中的针锋相对,阴尊目光一挑,声音也高了起来,往前一步,直视着徐阳逸,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不满意?” 徐阳逸嗜血地舔了舔嘴唇:“也就是……没有解释?” “那你就自己去问二公子!”两人几乎脸对脸,阴尊低喝道:“搞清楚一点!这里是参天城,尊圣数千,太虚十几,独步大圣亲自坐镇,在这里质疑宋家?道友还真是稚嫩到可笑……” 刷…… 话音未落,一道血柱冲天而起。 呆滞。 所有人都呆滞了。 寒苦尊者微微张开嘴,机械一样看着前方,手中青龙本来困得严严实实,就在刚才,对方仿佛挣脱一道绳子那样抬抬手就断了。 十位金甲修士也呆滞了。 就在他们前面,徐阳逸轻轻一手就抓下了对方的头颅,此刻那个上一秒还在喋喋不休的人头,正披头散发被对方抓在手中,眼中还带着生前的高傲。喷出的血液撒了对方满胸,他却看都没看一眼。 没人看到怎么出手的。 没人感觉到一丝征兆。 画面凝固于这一秒。 “你……来人!来人啊!!”下一秒,十位金甲修士尖叫着,身形爆退。为首一位修士大喊道:“奔雷圣君造反!抗大圣令!速速拿下!!押往参天城听候发落!” 四面八方的揽天海修士没有动。不是不动,而是脑海中一片空白。 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有少数反应快的,听到金甲修士的话条件反射的要直起身子,却立刻被旁边的人拉住,死死按住,一句话都不敢说。 尊圣暴怒,谁动谁死! 就算他们也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恐怖的杀意。甚至在这片杀意下瑟瑟发抖。 “奔雷圣君!你居然敢不接军令!你在公然挑衅宋家!你竟然敢击杀宋家传令使!这是不老大圣落印的军令!大圣亲自过目,你敢藐视大圣!” 徐阳逸脸上还沾着一点血,冷冷看了他一眼,新手一弹,顿时,数位叫的最欢的修士瞬间炸裂,在空中化为一朵彼岸花。 轰隆隆……彼岸花开,光华照耀出寒苦尊者苍白的脸,他浑身颤抖,倒退了好几步,张大嘴巴想说什么,却一个字都不敢出声。 杀人了…… 先杀阴尊,再斩传令使……他做梦都想不到,心脏都几乎停跳。 杀一个阴尊没什么,以他恐怖的灵力,谁都看得出价值,但是……这里是参天城!对方来到等于参天宋家亲临!杀宋家一个阴尊,这是直接扇了这个万年不易的世家一耳光! “杀了就杀了,哪来这么多理由?”徐阳逸看着剩下几个四散飞逃的金甲修士,缓缓开口:“给本圣君停下。” 嗡嗡嗡……四面虚空巨震,奔逃的金甲修士仿佛撞到无形墙壁之上,拼命摸索着,数秒后,脸色惨白的转过身,铁甲微微颤抖,背靠无形墙壁,惊恐无比地看着徐阳逸。 即便厚重的金甲都挡不住他们胸口的起伏,过度的惊恐和难以置信让脑海一团乱麻。对方的身影在他们眼中简直是魔鬼的化身。喉咙干瘪地抖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个尊圣啊……一个平日高高在上的尊者啊,转眼间就死了?没有一点点反抗? 他怎么敢?怎么敢在宋家的地盘上杀宋家的阴尊!还敢对传令人动手?他不知道抗令是何等大罪? 而且当着这么多人……他就不想想怎么收场? 徐阳逸手一扬,将阴尊的人头丢到他们面前,看也不看:“告诉枯生和他背后的人。” “在我这里,没什么道理好讲。” “他们要动手,只管来。我能去的地方多的是,他当真以为……”他目光一寒,从所有人脸上扫过:“本圣君非七界不可?” “如果宋家不信,只管来试试,来几个本圣君杀几个。再敢动手,就剁手。再敢起小心思,就等着去和阎王报道。” “滚!!” 无人敢应。 杀气太过可怕,震慑全场没有一个人敢站起身。只有寒苦尊者死死抿着嘴唇,脸上一片苦涩。宋家的几个传令使再不敢说一句废话,拿上阴尊的人头连滚带爬跑进传送阵。 “道友……”寒苦尊者长叹一声,拱了拱手:“你……太过冒失了。” “冒失?”徐阳逸冷笑一声:“那我还得把右脸伸上去?” “你以后在墟昆仑如何立足?”寒苦尊者急道:“这可是参天宋家!参天城真正的主宰!他们的势力遍布七界!就算其他六界也得买他们的面子!一位阴尊何等尊贵?你当众说杀就杀,就算你实力超群……” 不等他说完,徐阳逸已经寒声打断了他:“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寒苦尊者愣了愣,还不等问什么意思,徐阳逸冷笑道:“你真的以为,我刚才是说着玩?”

上一篇   第1378章: 援军?

下一篇   第1380章: 宋二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