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8章:负伤败犬 - 最强妖孽

第1388章:负伤败犬

轰…… 彼岸花开,绚烂星穹。 三层青红金的气浪,三色轮流炸开,形成一片浩瀚无边的光芒之海,灵力之山,周围所有位面瞬间被淹没。下方的腾龙口,这座数万年的营地,终于消失在历史长河。 这只是开始,仅仅十秒后,数不清的光柱从彼岸花中绽放,刺透无尽的黑夜,五千米……五万米……十万米……五十万米…… 层峦叠嶂的冲击波伴随毁灭的极光,构筑成毁灭之神的脚步,行走星空,踏碎苍穹。徐阳逸紧紧抓着楚昭南,只来得及骂了一声艹,背后如同被亿万斤巨锤击中,对直朝着前方拍飞出去。 真正的太虚伟力,尊圣根本不能抵挡。 他头晕了几十秒,当终于能看清的时候,忍不住苦笑起来。 身体完全不能控制,而就在前方,噎鸣圣境已经赫然在目! 距离……不会超过三万米。身后,如山如海的大爆炸仍然将他毫无反抗地推向前方。 “这下……真的出事了啊……” ……………………………………………… 参天城。 星穹边缘已经能够看到漆黑如墨的太初线,一门门歼星之门随时随地都处在打开的状态,一尊尊巨大的傀儡,足足上千米高,走在这座堪比月球的巨大要塞之中,每时每刻符文闪耀,成为星空中的不夜城。 数不清的修士在其中化作流光飞遁,这里是寂静的,是肃杀的,谁都在等待着太初拉响炸药包的那一刻,届时……这片星域,没有一个生物能躲过这场毁灭的战争。 云生楼,楼高九十九层,直插云霄,中央的一层上,一座数千米大厅中,一片千米巨大的灵气沙盘之旁,数百位尊圣神色凝重地坐在椅子上。 在七界,任何一人都是位高权重的一方豪强,太虚之下的中流砥柱,现在,却没有一人开口。 元婴领班带领着金丹侍者穿行于大厅,将一杯杯灵茶换上,一个沙哑的声音响彻空间:“太初再次增兵……它们的兵力已经高达五亿……确定可以包围整个参天城。本圣君认为,他们是在逼我们动手。给我们造成心理压力,我们不宜率先出动。” “本尊者不太认同青阳道友的话。”话音刚落,一位阴尊皱眉道:“我们针对太初的战术,全都是切断他们的增援渠道,若太初大军在此地拼命屯兵,我们是打还是不打?” 顿时,议论声响做一片,正中央一尊九龙椅上,宋二公子玉树临风,靠着椅背,缓缓道:“好了。” 声音渐渐小了下来,这一战落在参天城,说不定这座万年重镇就毁了,宋家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谁都不介意给对方几分面子。 “暂时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宋二公子淡淡开口:“不如……” 话音未落,他如遇雷击,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腰侧。 就在那里,一个上面绣着扇子的香囊,竟然无火自燃,刹那间成为飞灰! 怎么可能……这完全不可能! 他脑海中瞬间一片空白,死死盯着腰侧,仿佛要证明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觉,数秒后,才从极度的震撼中反应过来,身边有尊圣疑惑道:“二少,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事……”宋二公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脸上竟然出现一种魂不守舍的神色。他想强自镇定,却怎么都办不到。 “抱歉。”现场聒噪的声音是如此刺耳,数秒后,他猛然站了起来,摇了摇头,强压着锥心之痛,嘶声道:“本尊者……有些不适……有要事要办,恕我离开一日。” 不等回答,他就化为金光飞走。 现场尊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许久后,一位中年女修问道:“这是怎么了?宋二少脸色如此难堪……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身边的尊圣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但绝对是了不得的大事,就连太初陈兵五亿,他都没有露出如此神色。” 这些议论,宋二少听不到了,金光出现在一栋高大的建筑前,就连守门的都是两位尊圣。他拿出腰牌一晃,脚都有些发软,身形却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进去。 里面非常大,分为很多房间,他熟稔地绕过几个房间,猛然推开一扇大门。 数秒后,房门中响起了一声如同野兽负伤,声嘶力竭,却死死压抑的哀鸣。 “怎么可能这样!!”宋二公子大张着嘴,脸上肌肉都在抽筋,眼前,三十六个排位,其中一块刻着扇子的灵碑从中断裂。他只感觉这一瞬间从头凉到脚底。 掌宝使陨落…… 不可能三个字,成为从刚才到现在他想的最多的字眼。这可是掌宝使啊……太虚境界的镇族神兵,怎么会陨落?!谁能让他陨落? 在自己手中陨落一位掌宝使……他简直不敢想后果会如何! 扑通……他双膝一下子软了下来,无力地跪在地上的蒲团上,手软得如同面条,死死抓紧了面前香案上的布,一只手捂着心脏,五官都开始扭曲起来。 “啊……啊!!!!”三秒后,他拼命咬紧牙齿,嘴唇都啃出了血,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席卷整个心房,却又不敢让人听到,让他哽咽地哀鸣了起来。 这件狭小的屋子中,他抽着气,嘶哑地,却小心地发泄着,心口抽筋地痛。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面部颤抖地站了起来,手都得和鸡爪一样,死死握住了那半截牌位。 闭上眼睛,一片黑光闪耀,房间中沉寂了下来。 足足十几分钟,他猛然张开眼,抓着牌位的手青筋暴跳,猛然一用力,牌位生生碎成齑粉。 “奔雷……奔雷!!”他从嗓子眼里低嚎出这个名字,眼睛一片赤红:“你……好大的胆子!!” “一个卑贱的修士……承蒙我宋家福祉,居然敢斩杀宋家掌宝使!我发誓……没有机会便罢……一旦有机会……我会让你永世不得超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低沉而不敢让人听到的诅咒,只能不被人知地发泄,他颤抖着挥了挥手,灵光将一切掩盖。随后,行尸走肉一样朝外面走去。 安步当车,越往外走,他的脸色终于越来越正常,走到门口,已然完全恢复了平日的模样。 两位看门的尊圣微微点了点头,他化为遁光缓缓飞行,明明体内洋溢着杀人的欲望,却很清楚,多少宋家嫡子的眼睛正在看着自己。 他不敢出错,如履薄冰,却在奔雷这里栽了这么大的跟头! 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太虚之下所向无敌的掌宝使竟然会陨落! “我不是那个杂种的对手……”他牙齿咬得卡卡响:“能击败沙拓罗,我绝对会被对方迅速斩杀……该死的!大争之世就要开始,竟然出现了这样的怪物!” “留不得……大争之世前,他必须死!” 他的目光阴冷地扫过参天城,一切尽收眼底“一旦能进入五王二后,就等于和宋家平起平坐,我也再无掣肘,不能……不能让他进入大争之世!参天城之战,有的是机会让他送死!” “恐怕没那么容易。”就在此刻,一个平静的声音传入耳中,他猛地抬起头,神识骤然打开:“谁!” 无人回答。 “敢做不敢当?”宋二公子毫无惧色,在参天城,就算太虚都不能让他有所畏惧。他目光如刀打量四周,眼中暴虐的杀意几乎跳出来,一字一句道:“滚出来。” “趁我还没发火的时候。” “呵呵……”虚空中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宋二少不用心急,本尊者这次亲自前来,就是为了和你谈一笔生意。” 宋二公子嗤笑一声,挑眉道:“就你?” “就我。”声音严肃了起来,虚空中一点寒光,一个东西飞到了宋二公子手中。他看了一眼,瞳孔微微一缩。 “虚空殿……眠风公子?”玩味地丢了丢腰牌:“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 “当然是闻到了虚相宝的风。”柳眠风的声音微笑道。 这句话一出,宋二公子眼角抽筋了一下,冰冷的目光拼命寻找着柳眠风的身影,刚平息下去的杀意疯狂跳动起来。 揭他的伤疤……而且……这个人居然知道这件事! “所以,你以为有资格了?”宋二公子并没有找到对方,数秒后,冷笑一声,拂袖而去:“虚空殿……三千年的暴发户,也敢和宋家相提并论,柳眠风,你他妈想多了。” 柳眠风的声音不徐不疾:“我试探过他的底细。” 宋二公子没有停。 “六位排位五百名内的尊圣,化身瞬间被毁。” 仍然没停。 “你应该知道,这种人去了大争之世,会是怎样可怕的场景。到时候所有参加我们麾下的人,都将是以后的从龙之臣,不是杀不死他,但要杀死他需要多少代价?需要死多少肱骨重臣,本尊者死不起,你死得起?” 宋二公子的身影终于停了下来,半侧过头,淡淡道:“哦?” 一道身影,从虚空中走出,轻轻一晃手中折扇,香风拂面,笑颜如花:“一艘船如果要翻,那就先把最胖的乘客丢下去。” “大争之世不能进来这种破坏平衡的人,你……可懂本公子的意思?” 无人开口,数秒后,宋二公子压下眼中寒芒,垂下眼眸:“代价?” “我告诉你师尊坐化的地点。”柳眠风轻轻一打折扇于手心,扬眉道:“确切的地点,以及……时间。” “首先,在入围的资格赛上,就让这种破坏平衡的东西滚出去,我们才能进行公平的游戏,不是吗?”